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四节 化学纤维 2003/4/17 10:01:02

一、分配供应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纺织工业于1954年就开始使用从意大利进口的粘胶纤维,1955年起向日本、荷兰、联邦德国等国扩大进口粘胶纤维和合成纤维,利用这些纤维与棉、毛混合使用,并开始生产大批纯粘胶纺织品。1958年,上海国产化纤问世后,国营化纤厂的发展很快,国产化纤使用比重逐年增长。1960年11月,纺织工业部在“国产化纤暂行分配办法”中规定,国产化纤由纺织工业部提出分配方案,报国家经委批准下达分配计划;地方投资上马的小型化纤企业的产品原则上供应本省自用。根据这一原则,各省(市)每年要上报年度化纤生产计划和需用计划。经纺织工业部核定将国产化纤和进口化纤分配量下达给各地纺织工业厅(局),再由地方纺织工业厅(局)切块分配到原料经营部的分配计划,全部自行平衡使用。1961年,上海自产化纤仅1269吨,1962年猛增到5068吨,1964年为10921吨,1970年超过2万吨。迄1970年,纺织工业部首先将上海反帝人造丝厂(即原安乐人造丝厂,后改为第四化纤厂)生产的850吨粘胶长丝列入分配计划,供上海丝绸工业使用,作为以产顶进。其他各类化学纤维,当形成一定生产规模时,逐步纳入纺织工业部年度分配计划,但均列入上海所需原料计划中,以示鼓励。1973年,上海化纤产量超过3万吨,1977年超过4万吨,1978年超过5万吨。上海纺织工业从大量使用进口化纤逐步转变为以使用自产、国产化纤为主,以进口化纤为辅。

进口化纤除内外贸进料加工外,均由纺织工业部负责分配。即由纺织工业部牵头请各口岸经营部门填报订货卡片,然后统一委托外营部,各生产企业按计划向经营部门购料。上海由上海市纺织原料公司和毛麻工业公司各设立国产化纤经营部。1969年以前,上海丝绸行业接受外贸加工,需用各类化纤均由外贸丝绸进出口公司供应。以后,由纺织工业部单独下文,确定由上海市丝绸工业公司经营部门接受、分配、供应到工厂。

上海纺织工业自行生产的粘胶和合成纤维,初期均作为地方生产的产品,暂不列入外经贸部组织进口额度。上海化纤产品由市纺局计划处负责平衡、调度、分配。每季召开一次品种、规格、数量的对口衔接会议,以适应生产需要,从而推动了新品种的开发。70年代初,上海化纤生产厂和有关加工厂曾经共同研究首创中长仿毛纤维织物,成为化纤拳头产品。

纺织工业部对国产与进口化纤的分配比例原则是:凡是国产化纤质量能达到产品要求的,尽量使用国产化纤;国产化纤质量不符合产品要求的,分配进口纤维。从1962年试制涤棉布成功到1978年,化纤总用量已达10.6万吨,品种有16只。

由于计划内供应的纺织品数量受到原料资源限制,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内外贸市场需求。1979~1983年间,上海市计划委员会着手协调搞计划外原料,用以增产纺织品供应市场。出口纺织品所需的原料由各外贸公司自营进口解决,称为进料加工;内销纺织品所需化纤原料(因原棉无计划外资源)由上海石化总厂计划外增拨给市纺局,不足部分由内贸收购部门组织进口解决。这种方法通称来料加工。1981年6月,市计委同意以地方外汇进口粘胶长丝215吨,其中200吨由市纺局负责安排加工夹里绸,余15吨安排生产其他市场紧俏商品。同时,在下达1981年地方计划任务时,要求上海石化总厂计划外增产各类合成纤维3000吨,其中分配给市纺局1100吨。同年10月,市计委又将上海石化总厂计划外超产毛型腈纶700吨,涤纶短纤维400吨,涤纶长丝100吨,涤纶聚酯切片600吨,分配给市纺局用以增产市场商品。由于棉花资源紧缺,同年12月,纺织工业部又提出全国化纤顶棉花1148万担,其中上海抵用189万担。又发文规定:自1982年起,生产计划分为两大部分,即:国家资源部分,原料由国家统一分配供应;地方资源部分,由地方自筹原料组织生产,作为地方计划,包括地方承接来料加工和进料加工等。

1982年1月起,国家计委批准实施进口纺织原料许可证制度。其操作办法由纺织工业部根据国家计委下达指标,经过统筹后分解给各省(市)纺织工业厅(局)。市纺局计划处将分得的指标额度交纺织原料公司和毛麻工业公司,由各该经营部门具体办理申请进口许可证手续。1983年9月,市计委同意使用留成外汇进口化纤1445吨,耗资220万美元,其中一半由市纺局留成外汇支付,其余一半则由地方政府留成外汇负担。以后每年都要使用一定数量的留成外汇进口原料,称之为自有外汇进口原材料配额。

1985年起,化纤原料分配供应逐步走向市场,其特点是价格放开,供应渠道增多。具体表现为:国家分配的原料越来越少,地方和生产企业自筹的原料越来越多。如棉型涤纶1984年国家分配给上海纺织工业为53717吨,1993年计划分配涤纶棉仅8800吨;1984年分配腈纶数为35228吨,到1993年计划仅1750吨。生产企业要维持生产,只能千方百计多渠道地筹集原料。其方法除继续采用进料加工、来料加工、自有外汇进口、地方化纤企业计划外增产等有效措施外,又增加了导向性计划、中央(计划进口)转地方、以产顶进、减免税等多种方法、多种渠道。1987年,原由国家进口的一批原料继续压缩,部分原料改由地方进口。当年,上海进口15260吨,其中腈纶7050吨。

1988年,由市计委牵头,组织上海石化和高桥石化两大化纤企业努力增供计划外化纤原料,使地方纺织工业能多得一块原料增产纺织品。为使供需双方都有利可图,市计委提出返回“两金”的方法,即:化纤厂以出厂价将化纤卖给纺织原料公司,纺织原料公司再以比市价略低一些的价格卖给纺织厂,获得的利润通过财政返回给化纤企业作为职工奖励和福利基金。每年由上海石化总厂增供纺织原料公司和化纤公司的化学纤维有1000多吨,涤纶聚酯切片1000吨,聚乙烯醇3000吨(浆料用)。这项办法一直执行到1992年结束。

1990~1993年,纺织工业部对上海石化和仪征化纤等企业生产的涤纶、腈纶等实行导向性计划,即在人民币计价的基础上,再加收一部分外汇(美元)额度。其间,以文的形式下达地方外汇进口化纤减免税计划。上海纺织工业主要享受每年免税进口腈纶纤维1万吨左右。为适应市场经济变化,从1992年6月起,市纺局所属化纤公司各厂的化纤平衡对口会议制度宣告结束。各厂产品均由公司自营销售。

1992年12月,纺织工业部在全国化纤会议上宣布:从1993年起化纤原料价格全部放开,随行就市,人民币及外汇各收多少,均由供需双方自行协商决定。同月,上海石化总厂召开用户座谈会,规定从1993年起,化纤原料供应凡计划内数量(极微)按纺织工业部下达数供应,价格由上海石化总厂一个季度订一次价;如遇市场价格波动,允许临时调整。对计划外的化纤原料分主渠道即各省市原料经营部,辅渠道即市县级联销点及厂厂挂钩直接对口等三条线供应。

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市纺局对化纤的分配供应办法改为:凡是国家分配的腈纶由局计划处向使用企业颁发生产调度单购料;分配的涤纶短纤维因数量极少,只能与其他渠道购入的涤纶短纤维混价后一起供应。分配的原则是: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首先保证军工军需,其次是新产品开发及经济效益好的企业和出口产品。至于其他渠道购入的化纤原料,因全是市场价格,由纺织原料公司直接供应到厂,但必须先业内后业外。

二、地方经营

1960年9月,市纺局供销处将其分管的化纤等业务全部划交上海市纺织原料公司。1964年2月,纺织工业部决定由上海市纺织原料公司代部承担进口人造毛条对江苏、浙江、四川、上海等省市的接收调拨供应任务。1964年4月,市纺局决定将毛型化纤业务划归毛麻工业公司经营。1966年7月,市纺局决定将进口毛型化纤业务(包括计划、价格、调拨、接运、分配、保管、财务等)由毛麻工业公司划回纺织原料公司继续经营。

1970年2月,纺织工业部军事代表业务组决定,上海口岸进口的粘胶长丝由上海市丝绸工业公司负责管理,并供应上海、江苏、浙江三个地区使用。1971年12月,纺织原料公司与丝绸工业公司共同商定,为了减少调拨层次,原由纺织原料公司经营的国产粘胶长丝业务划转丝绸工业公司经营。1975年9月,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工交组决定上海石化总厂试车阶段生产的涤纶、腈纶、维纶等化学纤维一律由纺织原料公司统一安排去向。

1981年2月,上海市化纤工业公司征得市纺局同意,锦纶1010牙刷丝不再由纺织原料公司统购,改由生产单位上海市合成纤维研究所自行销售。

1984年12月,纺织工业部决定进口丝型化纤的接收、调拨业务改由纺织工业部直属中国纺织物资公司上海分公司经营。1988年7月,决定进口棉型化纤业务,改由中国纺织物资公司上海分公司经营。1989年8月,又决定毛型化纤业务,也改由中国纺织物资公司上海分公司经营。

1988年,纺织工业部召开的无锡订货会议后,棉型、丝型化纤价格开始出现双轨制。上海纺织企业可向纺织原料公司购买,也可以向市场购买;纺织原料公司可以对业内供应,也可以对业外销售。1989年6月,进口毛型化纤由纺织原料公司全部调拨毛麻工业公司原料经营部,改为直接供应到毛纺织厂。1992年起,除纺织工业部指令性计划资源由市纺局计划处分配、纺织原料公司直接供应到厂外,其他非指令性资源,由纺织原料公司按照先业内后业外的原则自行销售,价格随行就市。

三、分配额度

减免税指标 纺织工业部1990年下达给上海纺织工业减免税指标为腈纶8960吨。1991年为腈纶6700吨,1992年腈纶7300吨,1993年腈纶1万吨,同时要加收货值5‰手续费。

导向性计划 纺织工业部下达分年度导向性计划指标给上海纺织工业为:1990年涤纶短纤维19200吨,每吨收外汇(额度,以下同)850美元;腈纶2315吨,条子每吨收外汇1320美元,散纤维1100美元;涤纶长丝400吨,每吨收外汇1300美元。1991年涤纶短纤维7850吨,每吨收汇800美元;腈纶2070吨,条子每吨收外汇1320美元,散纤维1100美元;涤纶长丝400吨,每吨收汇1430美元。1992年涤纶短纤维1.5万吨,每吨收汇500美元;腈纶2070吨,条子每吨收汇2880美元,散纤维2300美元。

返还“两金” 上海市计划委员会下达给上海纺织工业返还“两金”的指标,1988年是:涤纶短纤维1500吨,维纶短纤维500吨,涤纶长丝70吨,涤纶加弹丝940吨,涤纶聚酯切片2950吨,聚乙烯醇3200吨。1989年是:涤纶短纤维1500吨,维纶短纤维500吨,涤纶长丝200吨,涤纶加弹丝500吨,粘胶纤维600吨,腈纶100吨。1990年是:腈纶200吨,维纶500吨。1991年是:腈纶600吨,维纶500吨,涤纶加弹丝200吨。1992年是:腈纶200吨,维纶500吨。

以产顶进 1989年,纺织工业部发文明确化纤原料调拨要收取外汇,当年分配给上海纺织工业的指标是涤纶短纤维2.65万吨。1990年为1130吨,1991年为1200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