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节 羊毛 2003/4/17 9:59:50

一、自由采购

洋行代购 清宣统元年(1909年),上海首家开工生产的日辉织呢商厂,采购国产寒羊毛织制毡呢,但因品质低劣,后又通过洋行从国外进口澳洲羊毛纺制“企呢”。民国8年(1919年),承租日辉厂的中国第一毛绒纺织厂生产火车牌绒线,采用湖州、山东、西宁等地羊毛,但采购、供应均由洋行买办一手包办。民国12年,上海驼绒工业兴起,主要原料为毛线,当时多数驼绒厂都是有织无纺,所需毛线绝大部分由英商茂隆、德记,德商礼和、泰和等洋行代理进口。订货以包(每包200磅)为单位,每包可搭配各种色绒,既可成批订货,也可零星出货。在此期间,中国维一毛绒纺织厂曾经添置一套粗纺设备自纺毛绒,自纺毛线仅用来织造少量低档驼绒,而大部分原料由洋行代办进口。

30年代,精梳毛纺织工业兴起,各精纺厂还没有精纺锭的设备,所用毛纱完全依赖国外进口。当时,章华毛纺织厂生产的九一八薄哔叽,起先采用法国毛纱,后又选购比法国毛纱便宜10%的日本AG毛纱。民国24年起,章华、协新等毛纺厂,陆续添置精纺设备,但其羊毛、毛条仍需由洋行代办,从国外进口。30年代中期,国人相继开设一批绒线厂,出品红美牌、小囡牌、皇后牌、英雄牌等各种粗细绒线,年均进口羊毛、毛条等原料达5000余吨。

厂商自购 民国30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海运封锁,进口羊毛来源中断。一直以外毛作原料的绒线厂首先被迫停工,精纺呢绒厂也仅靠有限库存原料苟延残喘。民国31年,章华、协新、寅丰、元丰等四家实力雄厚的精纺厂联办“中国毛业公司”,经营羊毛织品及国产羊毛业务。其时,毛织厂与呢绒商也成立厂商联合会,在原料上相互争夺利益。民国32年,汪伪政府宣布“战时物资移动取缔暂行办法”,羊毛被列入统制物资。日商的毛纺厂和被日人占领的华商毛纺厂全都转为军需工厂,羊毛专供制造军需毛织品之用。在此情况下,许多厂商联合到湖州等地收购羊毛,维持一部分生产,有的工厂则利用日伪统制外的废毛、再生毛和废棉,绢丝(其中渗入少量羊毛)制造低档毛织品。抗战胜利后,民国35年,国民政府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从国外运到第一批羊毛500余吨,但均为官僚资本的中国纺织建设公司所用,民营企业一无所得。嗣后,虽又运到第二批“救济毛”,但“僧多粥少”,毛纺织厂仍处于“挨饿”状态。

限额争购 民国35年下半年,随着海路运输开通,国外羊毛、毛条陆续涌到,仅上海一地达4000吨,上海各毛纺厂相继恢复生产。但好景不长,是年冬,国民政府的低汇价政策遭到失败,物价不断上涨,外汇头寸逐渐短缺。11月18日,国民政府公布“输入货名的管制办法”,羊毛原料在限额进口之列,工厂须领得“输入许可证”后始能进口。各厂早先向国外订购的羊毛成为无证的输入,到埠后也无从提取。当时限额规定各厂按设备分摊总额,未运转设备按三分之一折算,未安装者不配。其时出现民营厂、官僚资本企业以及洋商厂争夺限额原料的斗争。有资金能力的企业尽量增加设备;有的全能厂将纺织一分为二,前后门各挂一个招牌;有的业外厂也纷纷申请转业毛纺,以求得配额。而一些资金单薄的厂则被迫停工或减产,个别厂停业招盘。民国37年,上海毛纺织工业共购用进口外毛7075吨,而当年使用国产羊毛仅85吨,外毛占原料总用量的98%以上。至1949年,上海的大小毛纺织厂已畸形发展到105家之多,占全国的70%以上。

二、计划统管

联合采购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毛纺织工业响应国家号召,开始积极采用国产羊毛,改变一向依赖国外进口的局面。是年8月,上海公私营毛纺织厂组织上海市毛麻纺织工业国产羊毛考察团,向华北、西北等12个省的产毛区进行详细考察,历时3个多月,掌握产区羊毛资源情况。同年冬,公私营工厂共同投资,成立国毛联购委员会,联合采购国毛。1950年,在国毛尚不能适应精纺、绒线工厂生产的情况下,国家又组织进口毛条原料330吨,支持私营厂的生产。是年6月,美蒋封锁海运,毛纺原料一度锐减,投机商乘机抢购囤积,羊毛价格比1949年9月上涨3倍。9月,华纺局将国毛联购委员会改组为华东区公私营毛纺织国毛联购处,1952年改组成立国毛联配处,在全国各产毛地区普遍设立收购站,收购渠道从已往通过小商贩转为依靠各地供销社。1950~1951年,上海毛纺织工业购用国产羊毛年均数量从旧中国的较高年份170吨激增至3000吨以上。至此,粗纺厂已全部采用国毛生产,精纺厂所需毛条原料,有易货方式进口,也有利用国毛自行梳制;一向使用外毛生产的长毛绒、驼绒也几乎全部采用国毛为生产原料。外毛量则逐年减少,以新中国成立前外毛年平均耗用为100%,1950年为15.17%,1951年为8.99%。

统购统配 1953年,国家开始有计划地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是年11月,国毛联配处改为羊毛联配处,开始办理外毛委托代购,负责全部毛纺原料的统一采购和分配供应。是年,拨交外毛3134吨,国毛3195吨,外毛占总拨交量的49.5%。1954年1月,上海毛纺织工业实行生产包销,全行业实行“以料定产”。与此同时,羊毛联配处又改组为羊毛供应处,由国家拨给资金,自行经营业务,对厂改为销售供应关系。1955年10月,上海毛纺织行业实行公私合营,国外采购,外毛进口、分配、供应由华纺局供销局管辖(1960年9月划归上海市纺织原料公司统管)。至此,毛纺织工业的供销都由国家统管。1957年,毛纺织行业试梳精纺毛条获得成功,增强了行业自梳自纺能力。1958年,经过毛纺织行业技术人员多年探索,开始掌握用山羊绒原料分绒和纺羊绒纱的技术,开始大量生产出口羊绒衫结束了中国一直出口山羊绒原料,进口山羊绒纱的历史。50年代末,上海毛纺织各厂开始大量应用化纤原料,生产各种毛混纺和纯化纤产品。

1953~1960年,行业统配毛纺原料共93373吨,其中国毛(原毛)27454吨,外毛(净毛)61011吨,化纤4365吨,兽毛543吨,国毛占总用量的29.40%。1964年,行业组建上海毛条厂,年产能力为16000吨,实现行业原料加工专业化,从而改变毛条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BF〗

1964年4月,市纺局决定,将原料公司管辖的国毛、进口外毛、毛型化学纤维统由上海市毛麻纺织工业公司(以下简称毛麻公司)经营。毛麻公司相应成立毛麻原料经营科。1966年7月,市纺局又决定,凡是纺织工业部委托代办的国产羊毛业务(包括计划、价格、调拨)进口羊毛、毛型化学纤维业务(包括计划、价格、调拨、接运、分配、保管、财务等)由毛麻公司划回原料公司继续经营。毛麻公司只管国产羊毛拨货、接运、结存、保管、加工、供应、包装、回收等业务。

在此以后,形成中央计划分配和地方外汇进口两种分配形式。国产羊毛分配,每年由纺织工业部、国家计量总局、畜牧部、农业部等部门下达指令性的收购计划,由毛麻公司根据计划直接同供毛的省、区畜产公司衔接计划,落实品名规格、数量、交接货等具体事宜。供毛地区主要有新疆、内蒙古、黑龙江、吉林、山东、西藏、河南、陕西、青海等产毛区。毛麻公司根据产毛区每年收购量的不同情况,派出代表长驻重点产毛区负责落实原料的收购、质量、发运等工作。每年计划履行率一般在80%以上,年收购量在15000~20000吨左右。60年代末70年代初,上海毛纺织工业参与绵羊育种改良和有关宣传活动,及时向新疆、内蒙古等牧区无偿反馈育种改良的毛样资料,免费赠送铝质小圈圈的羊耳标,用作羊的标记,以减少沥青毛和油漆毛,促进国产羊毛质量的提高。

进口羊毛和进口化纤分配,由原料公司作为纺织工业部的口岸公司转售给毛麻公司。每年末由毛麻公司提出下年度计划报送市纺局转报纺织工业部。再由部、局通过原料公司向毛麻公司下达分配计划。“文化大革命”期间,大批生产毛涤粘三合一混纺产品投放国内市场,以涤粘等化纤原料来弥补羊毛原料的不足。80年代后期,纺织工业部成立中国纺织物资总公司。1989年7月起,进口羊毛则改由中国纺织物资总公司上海公司计划分配,而毛麻公司承担对毛麻行业各厂羊毛原料的计划落实、分配、衔接等业务及经济责任。对外销及军工所需羊毛原料采用凭卡足量供应结帐方式;对内销产品所用羊毛原料按内销拨交量每米配0.25公斤羊毛,自销产品每米配0.15公斤羊毛。原料价格按“原进原出”,实现利润全额上缴,发生亏损由财政补贴。1983~1992年,由中央进口的羊毛共92184吨。

地方外汇进口 进入80年代,羊毛原料供应逐步由中央计划分配伴之以地方外汇进口。1981年,羊毛紧缺,纺织工业部原则上只按国家计划分配,超产部分所需羊毛原料由地方自行解决。1982年,毛麻行业开始用地方外汇进口毛纺原料。每年根据纺织工业部和市纺局下达的进口额度指标,委托上海市对外贸易总公司订购进口羊毛。毛麻公司依据货源计划分配到各厂,盈亏由毛麻公司承担。1987年,市纺局将外汇进口额度和外汇额度交由原料公司管理。毛纺织行业各厂使用地方外汇进口羊毛原料由毛麻公司统一向原料公司订货,统一结算。货到后,各厂凭调拨单到原料公司提货。1986~1992年,用地方外汇进口的羊毛达43411吨,占外毛总量的52%。

三、来料加工与自行采购

1985年,国内出现“毛纺热”,随之带来原料市场的竞争。同年7月,毛麻公司原料经营科改为原料经营部,开始摆脱计划统购统销的束缚。1986年起,纺织工业部对军需、工业用呢、制毡的羊毛原料按计划额度分配外,不再对国产羊毛实行计划分配。为此,毛纺织行业开始接收外贸进出口公司来料加工,当年由上海纺织品、服装、工艺等进出口公司提供进口羊毛、毛条、化纤等原料3800余吨。1987年,全行业所需毛纺原料2.4~2.5万吨,而纺织工业部计划分配三分之一,其余部分均由地方外汇进口,外贸公司来料加工和组织收购国毛等办法自行补缺。1988年起,试行外贸代理制,坚持以进养出“两头在外”(原料进口,成品出口)方针。是年,第三毛纺织厂率先实行外贸代理制,第二毛纺织厂被上海市政府列为全市18家试行放开经营重点单位之一。翌年,在行业出口企业中全面推行外贸代理制,取得外贸支援原料,争取商业来料加工,解决原料空缺。随着原料市场的自由贸易,毛麻公司原料经营部停止向牧区收购国毛。

1990年,羊毛原料价格随行就市,销售渠道增加,市场竞争激烈。毛纺织行业一部分企业根据各自需要,考虑经济效益,自行向国内外原料市场采购低价原料。是年,毛麻公司原料经营部的原料销售量比1988年下降59.8%。1991年,毛麻公司原料经营部在收购促销上也采取随行就市办法,数次降低原料供应价格,参与原料市场竞争。同时,扩大销售信息,举行原料发布会、洽谈会,以优质服务创造销售环境,扩大销售对象,按先业内后业外的原则,向社会开放。

1992年,毛麻公司原料经营部,由中央和地方进口原料7475万吨(其中中央进口羊毛404吨,地方进口羊毛4261吨,地方进口化纤2810吨),自行收购国产化纤5578吨,原料销售总量13782吨,其中50%以上销往全国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