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3/1/14 9:05:13

上海的钢铁工业起步于19世纪90年代,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历经60年的兴衰起落,至1949年,仅形成3万吨钢、7万吨钢材的生产能力。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上海钢铁工业得到很大的发展。建国初期,按照“充分利用、合理发展”的方针,走自力更生,挖潜、革新、改造之路,恢复和发展了生产;经过“二五”期间的大规模建设和三年调整,逐步形成了一个比较完善的工业基础,成为中国主要钢铁工业基地之一。尤其自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改革开放的20年中,结合产品结构的调整,有重点地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关键设备,加快老企业技术改造的步伐,使上海钢铁工业的主要生产装备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并成为上海市的六大支柱产业之一。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国家在上海重点建设现代化的宝山钢铁总厂,使上海地区钢铁工业的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到1998年末,已形成1600万吨钢、1300万吨钢材和1200万吨生铁的年产能力,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钢铁工业基地。

上海钢铁工业起始于晚清的洋务运动。光绪十六年(1890年)清政府为制造枪炮需要,向英国购进3吨酸性炼钢平炉1座,在官办的江南制造局建造炼钢厂。翌年投产,日产钢10吨,开上海钢铁工业之先河。光绪二十年至二十一年,在城南高昌庙地区(今制造局路)辟地27亩,建设新的炼钢厂,又购进15吨酸性炼钢平炉1座,并陆续购置1吨转炉一座1.5吨、3吨电炉各一座,直径400~914毫米轧钢机4套、冷轧机5套、卷铁皮机1台,2000吨水压机1座等设备,生产圆钢、方钢、扁钢、角钢、工字钢、6~18毫米钢板、枪筒钢、炮筒钢等,供制造枪枝、快炮、舰艇及其他机件等军需之用。投产5年产钢7989吨,最高年产量2056吨。因其所产枪炮长期落后,抑制了炼钢生产,光绪二十四年后,钢年产量下降到500~600吨,炼钢厂陷入一蹶不振的局面。后该厂几经易名,独立建制为上海炼钢厂,于抗日战争前夕,主要生产设备迁往重庆,结束了上海首家钢铁企业的历史。

辛亥革命后,上海民族钢铁工业开始崛起。民国2年(1913年),民族资本家陆伯鸿受上海市总商会委托,赴美、英、法等国考察钢铁工业。回国后,利用其在实业界、金融界的影响集资合股,在浦东周家渡西村(今上南路300号)创建上海第一家民营钢铁厂——和兴化铁厂,向德国购进10吨高炉1座,于民国7年8月18日建成投产,日产生铁12吨左右,利润颇丰,开工3月所获盈利相当于原投入资本。民国9年又从德国购进20吨高炉1座,月产生铁1000吨左右,销与上海的兵工厂、机器厂、翻砂厂及铁号。时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西方国家的生铁来华倾销,导致和兴化铁厂严重亏损,被迫歇业。民国11年,和兴化铁厂追加资本,增地60亩进行扩建,从德国购进10吨酸性炼钢平炉2座,直径500毫米轧钢机1套,扩建成炼铁、炼钢和轧钢一体化的钢铁生产企业,定名和兴钢铁厂,民国14年2月投产,生产硬钢和竹节钢材,但又遭西方国家的压价竞争,民国16年2月,和兴钢铁厂又被迫歇业。10多年内,和兴厂接连两次遭到沉重打击,两起两落,陷入了困境。民国22年,中兴煤矿公司承租该厂,改组为新和兴钢铁厂,恢复生产。

上海的民营轧钢企业自民国10年开始发展起来。第一家荣泰管子厂,用进口带钢以手工加工方式复制成焊接钢管,供本厂制造西式铁床专用。由于铁床畅销,带动发展了合兴床厂、公兴铁厂、永兴机器厂、祥兴钢管厂等一批复制加工型企业。随后,民族资本家荣锡九等集资创办大通五金钢管制造厂,用进口带钢复制加工电线套管,产品畅销全市,并外销南洋地区,成为上海市第一家钢材出口民营企业,还带动发展了新成钢管制造厂、大成钢管制造厂等一批钢管企业。永大机器厂、鑫大拉管厂等还用进口无缝钢管通过拉拔复制小规格无缝钢管。民国17年起,还涌现了一批以进口带钢复制打包铁皮的专业生产企业。经历10多年的开拓,上海复制钢材行业的门类、品种和产量都获得了发展。

民国21年起,上海新建了一批利用旧料、边料加工钢材的民营轧钢厂,这些企业经济实力、生产规模、装备和职工人数均超过钢材复制加工企业。第一家是由民族资本家任友三和洋行买办鲍和卿等集资合股的中华制铁厂,先后设置热轧机组5套,用拆船钢板及进口的钢板边料作原料,轧制直条和圆丝,供拉丝、制钉和建筑等行业应用,利润丰厚。随后,相继涌现了兴业制铁厂、中国轧钢厂等一批同类型企业。

民国22年,留美回国的工程技术人员余铭钰与方文年合股创办了生产铸钢件的民营企业——大鑫钢铁工厂,先后设置化铁炉3座,1吨转炉1座,1吨电炉2座等炼钢装备,为机械、造船等工业以及公共汽车公司、铁道部门提供铸钢件、铸铁件。受其影响,机械行业的大陆机器厂和丰田汽车修理厂也设置电炉生产铸钢件,供本厂制造机器配套之用。

随着上海钢铁工业的发展,日本私人资本开始输入上海。开办公和伸铁厂,生产小型钢材。日本久孚洋行接盘国人黄鹏独资经营的大明白铁厂,改名为亚细亚钢业厂,增添30吨化铁炉1座,设化铁、拉丝2个工场,发展铁丝生产。

民国26年八一三事变后,日军侵占上海。日军为侵华军用物资需要,先后强占了新和兴钢铁厂、中华制铁厂、大鑫钢铁工厂、兴业制铁厂等一批钢铁企业,并扩建新和兴钢铁厂,添置线材轧机等。

民国27年,侵华日军采取“以战养战”政策,支持日商在吴淞地区强行占地50余亩,建设日亚钢业株式会社吴淞炼钢厂,设15吨炼钢平炉1座,冶炼普炭镇静钢,生产100毫米钢锭。日商亚细亚钢业株式会社在黄兴路圈地50亩,建设轧钢厂,设置1套半连续式线材机组,其所产线材拉丝制成铁丝、刺网等军用物资。民国32年,日商将日亚钢业株式会社吴淞炼钢厂、亚细亚钢业株式会社黄兴路轧钢厂以及日本商人在浦东开办的西渡炼铁厂合并组成中华制铁株式会社,将炼铁、炼钢和轧钢组成一体,统一管理。

日军侵占上海后,日本私人资本趁机扩张。日商亚细亚钢业厂在原有化铁、拉丝2个工场基础上,增添电炉及其他相应的配套装备,新辟制钉、镀锌铁丝、钢丝绳、拉管以及铸钢、锻铆等工场,发展成为以铸钢为主、兼营金属制品的工厂。日商兴亚钢业厂,在原有化铁、轧钢等生产设备基础上,增添相应的铸造设施,从轧制小型钢材发展到生产手榴弹、迫击炮、手枪等武器外壳以及马钉、煤锹和铁镐等产品,成为日军的军需工厂。日军侵占上海时期,国人也开办了茂兴钢铁厂、中国标准钢品厂、华丰铁厂、大沪钢铁厂和民生铁厂等钢铁企业,但都处于被压制的境地,其中茂兴钢铁厂开工仅2年多,就遭日军查封。

民国34年抗日战争胜利,国民政府接管所有敌伪控管的钢铁企业,按财产性质分类处置,第一类是被日军强占的企业,发还原主经营;第二类是敌伪财产的中小型企业,以优惠价格标卖给“后方复员工厂”的资本家,尽快恢复和发展生产;第三类是敌伪财产的大型企业——中华制铁株式会社,实行官商合股,由国民政府中央信托局出面,邀集上海金融、钢铁工商界著名人士沈熙瑞、余铭钰等,于民国35年12月成立上海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向国民政府经济部承购形式,将中华制铁株式会社下属的吴淞炼钢厂列为第一厂,黄兴路轧钢厂列为第二厂,以及浦东西渡炼铁厂作为官股入股。公司总资本法币250亿元,官股约三分之一,其余私股由众多钢铁企业投资入股。民国36年,公司租赁新和兴钢铁厂列为第三厂,公司职工900多人,成为当时上海最大的钢铁企业。

抗日战争的胜利,激励了上海民营企业的发展,先后开办了大中华轧铁厂,协昶久记铁厂、南华轧铁厂、荣昌铁厂、勤丰荣记轧钢厂、源顺钢厂、华胜钢厂、利用制铁厂、安远制铁厂、沪江制铁厂、华东钢铁厂、兴业钢铁厂、亚洲钢品制造厂、兴中铁厂、联一钢料制造厂、东方钢业厂等一批钢铁企业,推动了上海钢铁工业的发展。但随着国民党统治区经济崩溃,上海钢铁企业逐步陷入困境,就连官商合股的上海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也无法维持生产,不仅欠交客户1200多吨钢材,还拖欠职工工资。随着解放战争逼近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还派兵看守上海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亚细亚钢业厂、日亚钢业厂和茂兴钢铁厂等,强行征购钢材用筑碉堡。解放前夕,上海钢铁企业大多数处于停产歇业的窘境。

旧中国的上海钢铁工业,经历了60年兴衰起落曲折发展的道路,至1949年5月解放时为止,共有冶炼、热轧钢铁企业31家,冷轧钢、焊接钢管、复制无缝钢管、冷拉型钢等小厂34家。主要冶炼设备有:10~25吨高炉3座,10~15吨平炉3座、1~3吨电炉7座、1~1.5吨转炉4座。主要轧钢设备有:直径178~500毫米轧钢机29套、复二重式线材轧机1套。冶炼产品主要有:100毫米普碳钢锭、12吨以下铸钢件;钢材品种主要有:线材、竹节钢筋、中小型钢、冷轧带钢、打包铁皮、气焊管、冷拉复制钢管及棒材、元钉、鱼尾板等。全行业职工共4000人,企业规模较小,百人以上的企业仅12家,其中最大的官商合股的上海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也只有900多人。生产装备简陋,产品技术含量低,生产能力小。全行业年产钢的能力仅3万吨,钢材7~9万吨,实际生产水平更低。1949年上海解放当年钢产量仅5233吨,钢材15040吨。解放前上海钢铁企业60年钢产量累计10万吨,这就是旧中国上海钢铁工业的缩影。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重工业处派员接管旧中国官商合办的上海钢铁股份公司及其所属钢厂和亚细亚钢铁厂等6家钢铁企业。当年11月,华东工业部成立钢铁管理处,加强对钢铁企业的领导。为了加快恢复国民经济,中央重工业部要求上海利用原有设备挖潜增产,并从东北、华北地区老钢铁基地调运生铁、钢坯支援上海,各钢厂相继恢复生产。翌年,国家拨款在上钢一厂新建两座2吨转炉炼钢车间,增建1座15吨平炉。在国家加工定货和有关政策鼓励下,在三年经济恢复时期,相继办起一大批私营钢铁厂,全市钢铁企业从原有60多家发展到150多家,其中大多是不足10名职工的钢材复制加工厂,到1952年,全市钢和钢材产量分别达到7万吨和14万吨。

1953年,国家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由于受西方敌对国家封锁,地处沿海的上海钢铁工业不可能大规模建设。上海钢铁工业主要对现有企业进行裁并改组、扩建改造。1954~1956年,根据中央对私营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对私营钢铁企业实行了公私合营。嗣后,又对装备简陋、技术落后的70多家合营企业,按照产品相同、地域相近的原则,分别并入上钢一厂、二厂、新沪钢铁厂和亚细亚钢铁厂,将部分合营企业分别组建成第六钢厂、第八钢厂和第十钢厂,形成线材、型材、带钢等产品专业化生产。另有229家钢材复制加工厂划归上海市钢铁加工工业公司领导。为解决轧钢所需的钢坯不足,在上钢一厂、六厂共增建3座转炉,上钢三厂新建年产20万吨的转炉车间,亚细亚钢铁厂增建了1座5吨电炉。同时,在二厂、三厂分别新建轧钢车间,增加炼钢和轧钢能力。至1957年,钢和钢材产量分别达到49万吨和60万吨,钢材品种有所增加,还发展了螺纹钢,窗框型钢、异型农具钢以及轻轨等产品。

1958年在“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指引下,掀起“以钢为纲,全面跃进”的热潮。根据中共上海市第一次党代会决定,上海钢铁工业要“充分利用,合理发展”,钢产量目标120万吨,“二五”计划铁250万吨,钢、钢材各300万吨。为满足国民经济发展需要,上海钢铁工业从既无矿山资源、又面临西方国家经济封锁的实际情况出发,采取“化铁炼钢、调坯轧材”的办法发展生产。

1958年1月,原属冶金工业部领导的上海钢铁公司下放上海市,改制成立上海市冶金工业局,在中共上海市委和市政府直接领导下,成立了“保钢指挥部”。各行各业全力支援钢铁工业,驻沪解放军上万名指战员在建设工地日夜奋战,全行业进行较大规模的基本建设,1958~1960年三年完成基本建设投资4.18亿元,新建扩建工程50多个,其中新建炼钢、轧钢和辅助原料厂6个,改建扩建14个轧钢厂以及3个辅助材料矿,包括上钢一厂新建一个年产22万吨铁水、有两座255立方米高炉的车间,2个年产40万吨的侧吹转炉车间,年产8万吨的无缝钢管车间和开坯车间;上钢三厂新建第二转炉车间、热轧中板车间、开坯车间和折叠式热轧薄板车间;上钢二厂新建1个制作钢丝绳的金属制品车间等。

遵照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关于“上海要生产合金钢”的指示,中共上海市委和市政府决定筹建合金钢生产厂,不到两年时间,在吴淞地区建立起年产20万吨合金钢的第五钢铁厂,包括两个电炉车间,1个侧吹转炉车间以及热轧型钢、锻压车间和耐火材料车间等;同时,分别新建了生产热轧硅钢片的上海矽钢片厂;年产4万吨无缝钢管、16万吨焊接钢管的上海钢管厂;为提供钢铁生产所必需的辅助材料配套,相应建设了上海铁合金厂、碳素制品厂;改造扩建了两个耐火材料厂,将亚细亚钢铁厂改建成机修总厂(后改称冶金设备总厂),为各钢厂加工制造专用设备、铸钢轧辊及备件;为了研究新工艺、开发新材料,将上海钢铁公司的中心试验室迁建成立上海钢铁研究所,设置高温合金、精密合金等8个研究室和4个中间试验车间;相继建立了上海冶金设计院和建筑安装大队(后改建为上海冶金建设公司)。在此期间,根据规模生产和产品发展的需要,将187家分散落后的小厂分别并入上钢一厂、二厂、八厂、十厂等9家大中型厂和合并新建的企事业单位。经过3年建设和企业重组,至1960年,市冶金局直属大中型骨干企事业单位18个和1个钢材加工工业公司(其所属中小企业有150多家),钢产量215万吨、钢材产量180多万吨,并试制成功100多种优质钢、合金钢,有汽轮机叶片、发电机转子用的高合金钢、制造手表的弹簧合金带,以及滚珠轴承钢、高强度工具钢等。初步形成能生产板、管、丝、带、中小型材等品种的钢铁基地,生产规模仅次于鞍钢,居全国第二位。

1961年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上海钢铁行业缩减基本建设投资60%,关闭了“大跃进”时期仓促建设,简易投产,消耗高、质量差、装备简陋的8个炼钢车间,另有10个炼钢和轧钢车间停产,撤销上钢六厂,并入上钢一厂第三转炉车间,其炼钢厂房改建为上钢十厂的1个开坯车间。全行业钢产量从1960年的215万吨调整到1962年114万吨,钢材产量从181万吨调整到112万吨。

根据自力更生研制“两弹一星”,加强国防建设的需要,上海钢铁工业结合产品结构调整,大力发展“高、精、尖”的新材料,为国家填补空缺。在国家财政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上海市人民政府拨款1亿多元,对大中型骨干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和扩建。上钢三厂新建宽度1200毫米的冷轧薄板车间,改造扩建中板车间,为生产航空用高温合金板、不锈钢板以及舰艇和装甲防弹板创造条件;上钢五厂为发展合金钢提供坯料,建成750初轧车间,新建冷拔不锈钢管车间、冷轧带钢车间,增建自行设计制造的200公斤真空自耗炉,引进建成1吨真空感应炉和10吨真空自耗炉,初步形成以冶炼高温合金为主的特钢生产基地;钢铁研究所新建真空冶炼车间,增建4辊、12辊、20辊精密轧机及精密轧管机,形成研制精密合金管、带、丝、棒产品较完整的生产体系。1963年遵照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关于发展中国核工业的指示,中共上海市委决定由冶金局筹建金属材料加工厂,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取得突破性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行工业性的研制生产,不到2年时间,完成首批甲种分离膜,不久又研制成功丁种分离膜,继而又研制成功己种分离膜,为中国的核工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与此同时,上海市冶金工业局成立“高温合金领导小组”,组织各厂联合攻关,试制成功航空发动机的叶片、火焰筒和加力燃烧室三大件高温合金,在国内首次采用“双真空”冶炼研制的合金材料制作的发动机试用成功。至此,上海钢铁工业已基本形成高温合金板、带、饼、环和型材等品种配套的生产能力,成为国内第二个高温合金生产基地。

1965年上钢一厂三转炉车间改造成氧气顶吹转炉,并首创采用烟气净化装置;上钢十厂建成国内第一套200毫米热镀锡带钢试验机组,经过改造扩建,试制生产600毫米的镀锡薄板,填补了国内产品的空白;上钢二厂利用关闭的转炉车间,改建成合金钢丝车间,并试制成功300米鱼雷快艇用镀锌钢丝绳,填补了国内一项空白,医疗缝纫用不锈钢丝、高碳优质钢丝、弹簧钢丝、镀锌针布钢丝以及航空不锈钢丝绳等相继问世,农用复合断面钢材也在该厂轧制成功;上海碳素厂为核工业研制成特种高纯石墨材料;上钢五厂为航空工业试制成功15米长不锈薄壁钢管、400毫米宽航空不锈带钢;钢研所试制成功用于核工业和航空仪表的弹性合金带、用于导弹发动机壳体的高强度合金带、钎焊合金以及高性能冷轧取向硅钢带等多种新产品、新材料,为中国制造第一枚原子弹、导弹和卫星提供了所需的关键材料。

经过3年调整和改造扩建,上海钢铁工业研制和开发了以高温合金、精密合金等为主的冶金材料新领域。在当时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经济封锁的形势下,发扬自力更生的精神和依靠社会主义大协作,生产出不锈薄板、不锈中板、搪瓷薄板、汽车大梁板、锅炉钢板、航空不锈管、镀锡薄板、硅钢片、冷轧硅钢带、异型钢管、冷拔型钢等各种优质钢材,形成了高温合金和精密合金板、管的系列产品。至1966年,已成为一个年产250万吨钢、205万吨钢材,产品门类比较齐全,能为国民经济和国防尖端工业提供各种优质钢、特殊钢的重要生产基地。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上海钢铁工业受到严重干扰,钢产量从250万吨降到1968年202万吨,钢材产量从205万吨降到174万吨。这一时期,由于广大钢铁职工和科技人员克服困难、排除干扰,坚持革新挖潜,全行业围绕扩大产品品种、提高产品质量、降低原材料消耗,开展技术革新,结合设备检修进行技术改造,推动了生产的发展。为解决炼钢所需生铁资源,1969年经国务院批准,上海市投资并抽调大批干部,在江苏省南京市郊建设年产100万吨生铁的炼铁基地(后扩建为梅山冶金公司)。在炼钢方面,上钢三厂利用停关的转炉车间改建成4座5吨电炉炼钢车间,将侧吹转炉车间改造成3座25吨氧气顶吹转炉,并首先采用自行研制成功的弧形双流连续铸锭机,转炉炼钢能力提高40%以上,开发了低合金钢,质量有了提高,消耗有所下降。此后,上钢一厂、三厂4座平炉先后改造成氧气顶吹,改革炉体结构,使平炉钢产量大幅度增长。上钢五厂自行设计建造成功真空自耗炉、增建一座5吨真空精炼炉,推广采用钢包吹氩、电磁搅拌、炉外精炼等新技术,开发了高温合金、钛合金等新钢种新牌号。在轧钢方面,先后改造上钢一厂、二厂、三厂3个630开坯车间,上钢一厂新建年产60万吨的热轧薄卷板车间;上钢五厂建成年产8万吨热轧优质钢带车间,改造1个年产21万吨的热轧型钢车间,为发展模具钢、弹簧钢、轴承钢和高速工具钢生产创造了条件;上钢十厂的开坯车间改造成450毫米的半连轧带钢车间,新建1个年产2万吨的700毫米电镀锡薄板车间;上海钢管厂经改造扩建开发了制造变压器的扁形焊接钢管、纺织棕架用的异型薄壁焊接钢管,以及用于汽车减震器、输油管的冷轧精密无缝钢管等。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经过企业整顿,生产得到回升,至1978年,全行业生铁产量达到148万吨、钢产量450万吨、钢材产量352万吨。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上海钢铁工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1977年初,上海市和冶金工业部鉴于上海地方钢铁工业长期缺铁,提出新建现代化炼铁厂的建议。1978年初,国务院决定全套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装备,重点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大型钢铁厂——宝山钢铁总厂,经过一期、二期工程建设和三期扩建,形成了年产928万吨铁、1016万吨钢和730万吨钢材的生产规模。在改革开放的20年中,上海地方钢铁企业通过体制改革、企业改组和技术改造,全行业的装备水平和产品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生产得到了新的发展。

1979年改革之初,国务院批准上海市冶金工业局自1979~1983年实行全行业“基数包干、增利分成”的扩权试点,即以1978年上交利润为基数,增长利润的60%上缴国家,40%留给企业。扩权试点使企业有了一定的积累,调动了挖潜改造的积极性,5年间先后完成技术改造334项,促进了钢铁生产,1983年钢产量达到489万吨,钢材达到423万吨。1984年上海市冶金工业局实行“简政放权”,将自筹资金项目审批权、厂长基金使用权、价格审批权等10项权力下放给企业,同时推行厂长负责制和多种形式的承包经营责任制;1991年又将生产经营的全部权力进一步下放给企业。1992年中共十四大以后,上海冶金转换企业经营机制,加快了改革步伐。先后在12家大中型钢铁企业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部分企业实行了股份制,建成了一批中外合资企业。同时,以大型企业为核心实行企业重组,将产品相关连的钢铁企业分别组建成一钢、浦钢和五钢三个企业集团。1995年7月,经中共上海市委和市政府批准,上海市冶金工业局改制为上海冶金控股(集团)公司,建立起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和保值增值的运行机制,全行业的管理体制进一步由计划经济的行政管理模式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管理模式转变。

改革开放以来,上海钢铁工业依靠企业自身积累,并充分利用国内外各种资金,加快老企业的技术改造。近20年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22亿元,完成了一大批技术改造与新建项目,特别是“七五”和“八五”两个五年计划,是上海钢铁工业投资改造规模最大的时期,共投资80多亿元,重点引进具有国际水平的关键装备和先进技术,对改变历史形成的“化铁炼钢”和“多火成材”的落后工艺、调整产品结构和增产短缺品种发挥了重要作用。

炼铁:1988年在上钢一厂增建1座750立方米高炉,设计能力年产50万吨;配置了132平方米烧结机,生产过程全部采用计算机控制,设计能力年产56万吨;1座2500立方米大型高炉于1995年12月开工建设,1999年建成后,对改变二次化铁的落后面貌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炼钢:继续改造2个侧吹转炉车间,使全行业4个转炉车间全部改为氧气顶吹,部分转炉采用顶底复合吹炼;在16座5~10吨电炉中,有3座改造成20~30吨电炉,并引进建成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3座100吨超高功率直流电炉;炉外精炼配置了VOD、AOD和LF炉等装置,推广应用钢包吹氩、喷射冶金等新工艺。进一步扩大连续铸锭能力,改建新建小方坯连铸机、板坯连铸机、不锈钢管坯板坯连铸机和特钢连铸机共20余套,20世纪90年代国内最大断面为300×2000毫米的板坯连铸机在上钢三厂建成,1个年产百万吨以上的转炉车间实现了全连铸。全行业连铸总产量达460多万吨,连铸比达70%左右。

轧钢:集中建设5大主力工程。90年代初,利用中外合资方式组建上海益昌冷轧薄板有限公司,引进建成年产30万吨,厚度0.17~1.0毫米的冷轧薄板机组,为轻工、家电、搪瓷、汽车等行业提供多种冷轧薄板。此后,又引进建成一套年产10万吨镀锡薄板机组,既开发冷轧薄板的延伸产品,又能提高产品附加价值;为了适应舰艇、造船、海上采油平台、电站、桥梁和石油管线等重点建设需要的特宽特厚钢板,在上钢三厂建成3.3米和4.2米双机架宽厚板轧机,其产品厚度可达150毫米、宽3.9米、长12米,年产规模75万吨,是20世纪90年代国内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厚板生产线,上钢五厂引进建成1套年产30万吨合金钢棒材轧机;上钢一厂引进建成1套直径420全连续中小型钢热轧机组,年产能力50万吨,为城市建筑、交通、桥梁工程提供多种优质型钢;上钢二厂引进年产50万吨高速无扭线材轧机。与此同时,上海钢管厂新建电站用高压锅炉管和轿车用精密无缝钢管两条生产线;新沪钢铁厂新建全连续异型材和棒材轧机;上钢十厂与美商合资建设精密不锈钢薄带机组等一批重点改造项目相继投产,一批20世纪40~50年代的落后装备随之淘汰,先后停关上钢八厂、战斗型钢厂以及新沪钢铁厂和上钢十厂等企业的部分轧钢车间。

经过改革开放20年的建设,全行业的生产装备已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有些重点产品的工艺装备已达到或接近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世界先进水平,生产效率和技术经济指标有很大提高,钢产量从450万吨增长到656万吨,钢材产量从423万吨增长到633万吨;产品结构中的板、管、带占钢材总量的52%以上;一火成材的产量占钢材总量的70%以上;70%以上的品种按国际标准组织生产;采用高新技术生产的产品几乎覆盖冶金新材料的各个领域;创出一大批获奖产品和名牌产品:有6个产品获得国家金质奖,20个产品获得银质奖,SWG牌高碳铬轴承钢、上三牌B级舰用结构钢板、一钢牌热轧带肋钢筋、三狮牌无扭控冷热轧盘条等173个产品被评为冶金工业部和上海市优质名牌产品。

上海钢铁工业经过近50年的挖潜、革新、改造和建设,逐步形成以大型企业为龙头(由大厂炼钢供坯)、中小企业专业化加工(轧钢成材)、企业之间形成上下工序一条龙生产的格局。既有钢铁冶炼和压延加工,又有铁合金、碳素制品和耐火材料等辅助材料;从科研、设计、生产到设备制造、建筑安装和商贸流通,形成综合配套比较完善的生产体系。能生产各种普碳钢、低合金钢、优质钢、合金钢、高温合金、钛合金、精密合金、粉末冶金、难熔金属、铁合金、碳素、高温陶瓷、耐火材料、熔铸件和轧辊等20个大类产品,冶炼1320多个钢种(钢号);能轧制板、管、丝、带、中小型材、异型材、金属制品等4600多个品种,22876个品种规格。产品面向全国,覆盖面广,20世纪80年代以前全国计划统配的钢材资源五分之一左右由上海钢铁企业提供,全市各行各业生产建设所需的钢材,绝大部分由上海地区钢厂生产供应。特别是为国防尖端工业,如航天、航空、核能工业等提供各类高、精、尖的新材料占全国总产量的八分之一,成为中国钢铁行业品种多、质量好、门类齐全、综合配套的重要生产基地。

上海钢铁工业自1949~1998年,由国家拨款的基本建设投资累计15亿元,由企业自筹和积累的技术改造资金累计122亿元,实际形成国有资本金97.2亿元,同期累计产钢1.625亿吨,产钢材1.472亿吨,平均吨钢投资大大低于新建的钢铁企业。利税合计494.3亿元,其中利润267.5亿元,税收226.8亿元,利税总额是固定资产净值的6.4倍,走出了一条投入少、产出多、经济效益好的发展道路。

上海钢铁工业在自身发展的同时,还从人力、物力和财力上,以各种形式积极支援各地钢铁工业的建设。20世纪50年代初期,抽调了一批专业技术人员支援马鞍山钢铁公司的建设;20世纪60年代,先后承担福建省三明钢铁厂、江西省新余钢厂、江西钢厂和云南省昆明钢厂等企业的建设;20世纪70年代前后,上钢五厂抽调大批技术工人和专业干部在四川省江岫建设长城特殊钢厂;上海市冶金工业局投资5000多万元,在安徽省贵池建成小三线的特钢企业——八五钢厂,形成年产合金钢6万吨能力;在休宁地区投资2000多万元,建成新光金属材料厂,形成精密合金生产基地(1986年,根据市政府决定,将八五钢厂、新光厂全部固定资产移交地方,两个厂的职工调回上海有关钢厂);20世纪80年代,为支援“老、少、边”地区,上海市冶金工业局筹资3500万元,为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建成1个年产10万吨的炼铁厂,上钢十厂帮助该地区新建一个年产5万吨热轧带钢的轧钢厂;为筹建宝山钢铁总厂,上海市冶金工业局选送了各类专业技术干部880多人、技术工人1090多人、培训操作人员7000多人次,并在设计和施工建设等各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为我国钢铁工业的发展发挥了老钢铁基地应有的作用。

上海钢铁工业为国家对外经济技术援助也作出了贡献。20世纪60年代,先后承担了东欧地区、越南、朝鲜等国家的冶金企业建设项目的设计和设备配套任务,为这些国家培训大批操作技术工人和管理人员;20世纪70年代又为阿尔巴尼亚承包建设了一个钢铁联合企业。

经过解放后近半个世纪的发展,上海地区的钢铁工业先后形成了三大体系:一是上海地方钢铁工业,是从20世纪50年代起形成的老钢铁生产基地;二是20世纪60年代末建设起来的上海梅山冶金公司;三是20世纪70年代末建设的属中央管辖的现代化企业——宝山钢铁总厂。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深化,面临着跨世纪发展的新任务,上海地区钢铁工业战略性的调整和重组势在必然。为有利于上海地区钢铁企业统一规划、合理分工、优化资源配置、防止重复建设;有利于加快老企业改造,推动技术进步;有利于实行规模化和集约化经营,增强市场竞争力,将上海地区钢铁工业建设成为我国新工艺、新技术及新材料开发的重要基地,1998年11月17日,国务院批准上海地区钢铁企业实行联合,组建成立上海宝钢集团公司,使上海钢铁工业成为中国生产规模最大、综合配套能力最强的企业集团。历经百年沧桑的上海地区钢铁工业从此翻开了新的发展篇章,以崭新的姿态迈向21世纪,开创更加光辉灿烂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