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2/10/24 9:50:46

(一)

上海宋代设镇,元代设县,明代筑城,清初已成为“帆樯林立、海运要津”。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上海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古建筑,南市的豫园,至今仍为老上海的标志性建筑。上海古建筑中的寺庙、园林、会馆、塔类建筑,以及大量传统民居,在结构布局、地基处理、艺术装饰等方面都独具匠心,在中国古建筑中占有一定地位。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被迫开埠后,辟有租界,外国商人大量涌入,开始在外滩沿江一带筑路、造房,并先后设立怡和、仁记等多家洋行,从事贸易、土木营造。早期上海的西式建筑,多由外侨带入图纸,由中国工匠建造。19世纪50年代后,西方建筑师作为一种新兴行业在上海出现。咸丰三年或四年(1853年或1854年),英国建筑师史来庆(George Stracham)来上海开设泰隆洋行,从事建筑设计。其后,英国著名建筑师凯德纳(William Kidner),于同治五年(1866年)参加设计了圣三一堂(Holy Trinity Church)。19世纪70年代,设计了老汇丰银行大楼等。当时的公共租界工部局和法租界公董局,均设有工务处负责建筑管理。

上海工业工程设计,始于19世纪50年代。咸丰二年,美商在上海创办了伯维船厂。同治元年,李鸿章设立上海洋炮局,专门制造军火。同治四年,又在上海成立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其后,上海机器造纸局、上海机器织布局等相继创立,当时均模仿西方近代工业建筑,安装国外购入的机器。

咸丰六年,英人威尔斯(Wills)等以苏州河桥梁公司名义,设计建造了苏州河上的威尔斯桥,同治十二年被拆除。咸丰十年,英商在黄浦江畔旗昌洋行开凿了一口深井。光绪元年(1875年),外商格罗姆(F.A.Groom)在杨树浦路设计建造了自来水厂。光绪二年,英国工程师玛礼逊(G.L.Morrison)参加设计建设上海吴淞铁路。近代市政设施的逐步建造,为上海城市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光绪二十年,甲午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正式获得了在华设厂的特权,西方国家在资本输出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方的先进技术、图纸和建筑样式。19世纪末,西方建筑师和工程师大量涌入上海,或是独立开业,或是合伙组成设计事务所,大部分以“洋行”为名,计14家之多。上海绝大部分重要建筑、市政、交通和工业工程的设计几乎全被他们所垄断。其中玛礼逊洋行,是规模较大的建筑设计机构,设计了位于外滩的中国通商银行大楼和汇中饭店。通和洋行设计了招商局大楼。新瑞和洋行和协泰洋行设计的上海电话大楼(德律风大楼),开始采用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钢结构也有应用,苏州河上的外白渡桥和浙江路桥均由木桥改建为钢桁架桥;杨树浦发电厂一号锅炉间采用大型钢结构工业厂房;天祥洋行大楼采用多层钢框架结构建筑。

20世纪20~30年代,上海的外国资本和中国民族资本经营的工商业都有较大发展。机械、电力、纺织、轻工、钢铁、医药、化工等工厂纷纷设计建造,逐步形成杨树浦和曹家渡工业区。南京路上的先施、永安、新新和大新四大百货公司大楼,是上海商业建筑工程设计的先例。外滩一带集中设计了“南三行”(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浙江兴业银行、浙江实业银行)、“北四行”(盐业银行、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大陆银行),使这一带成为上海的金融区。这一时期,上海建筑设计机构不断增加,外商开办的有公和洋行、德和洋行、邬达克洋行、哈沙德洋行等,其中尤以公和洋行设计的工程最多,设计的永安公司(现华联商厦)、汇丰银行上海分行新楼(曾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楼)、横滨正金银行(现纺织局大楼)、外滩海关新大楼等,结构新颖,造型庄重典雅。德和洋行设计的先施公司(现上海时装公司)和位于外滩的字林西报大楼(现桂林大楼),也有独特风格。邬达克洋行设计的大光明电影院和国际饭店更享有盛誉。中国技术人员开办的建筑设计机构有周惠南“打样间”,曾设计过剧场、办公楼、住宅、饭店、娱乐建筑等等。一批受过西方建筑学教育的留学生回国,在当时外商垄断建筑设计的情况下陆续在上海开业,艰苦创业,逐步打开了局面。以后,又有一批中国建筑师、工程师在上海开业,形成了一支足以与当时在上海的外国建筑设计师相抗衡的设计队伍。著名的有庄俊建筑师事务所、华盖建筑师事务所、范文照建筑师事务所、董大酉建筑师事务所等。金城银行主楼(现交通银行大楼)是庄俊建筑师事务所的早期作品,其后设计的大陆商场(现东海商都)和孙克坚妇产科医院(现上海医科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成为“国际式”的现代建筑。范文照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美琪大戏院是上海新颖的剧院建筑。华盖建筑师事务所是近代上海最大的中国建筑师事务所,代表性的建筑有大上海大戏院和浙江兴业银行大楼(现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大楼)。创办于天津的中国最大建筑设计事务所基泰工程司,在上海也有较大影响。与此同时,外滩有11座建筑拆除重建。30年代后,又有少量建筑翻建,业广地产公司设计的百老汇大厦(现上海大厦)、公和洋行与陆谦受建筑师合作设计的中国银行大楼和法租界外滩的法航大楼(现上海机电设计研究院大楼),这3座建筑全部是10层以上的建筑,其中百老汇大厦为21层,高达76.6米,在设计中,采用了比钢架结构轻1/3的铝钢合金框架结构。在此期间,上海建成了不少公共建筑,连同徐汇、卢湾、长宁、静安、虹口区的各式花园住宅以及新式里弄,这些建筑形式多样,风格迥异,被人们称为“万国建筑博览会”。

民国16年(1927年),国民政府定上海为特别市。翌年,成立市政府工务局,主管南市、闸北、浦东等华界地区的市政建筑管理工作。同年,在江湾五角场附近,新建市中心区,由董大酉等建筑师事务所先后设计建设了一批公共建筑,其中有市政府大厦(现上海体育学院)、上海市图书馆、上海市博物馆和上海市运动场等。同时,由工务局有关部门设计,以市政府大厦为中心,在其周围敷设管道,辟筑道路,建设相应的市政工程设施。

抗日战争初期,租界成了“孤岛”。大批富豪为求安全拥入租界,租界内房地产商设计和建造了一批新式里弄、小型公寓和一部分花园住宅,供销售和出租牟利。日军侵占租界后,原有设施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抗战胜利,国民党政府对市内的城市基础设施勉强加以维护,很少新建工程。建筑设计事务所业务陷于停顿。

(二)

上海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了国民党上海市政府及所属的工务局、公用局等机构,并明确由新成立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工务局负责全市的建筑工程设计、施工管理及有关营建计划审照等事项。市政工程则由工务局、公用局下属的设计部门设计。1951年,工务局在下属材料试验所内,建立土工试验室和钻探队,为市政建设服务,这是上海最早成立的工程地质勘察单位。1952年,以上海市营造建筑工程公司设计组为基础,组建了上海市建筑设计公司(筹),同年5月,与华东工业部建筑工程公司设计组等部门合并,组成华东工业部建筑设计公司,以工业建筑勘察设计为主。

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1953~1957年),为适应国家重点建设工程的需要,中央及华东有关专业部门相继在上海组建了一批专业勘察设计机构,主要有:第一机械工业部设计总局第二设计分局、燃料工业部电业管理总局华东设计分局、轻工业部设计公司华东分公司和建筑工程部上海给水排水设计院等单位,为上海、华东和全国各地的重点工程建设服务。同期,在市建筑工程局设计科的基础上,结合对私营建筑设计事务所的社会主义改造,合并组建了上海市民用建筑设计院。自此,基本形成了上海勘察、设计行业的骨干队伍。

这一时期,勘察设计单位提倡向苏联学习,采用苏联的规范标准和管理制度。勘察设计任务主要由主管部门下达,按照国家规定的建设标准、设计规范、定额指标等进行工作。设计任务一般不收取勘察设计费,勘察设计单位的工资及各项开支均由国家按计划拨付事业费。

当时,上海因处于国防前线,国家投入建设资金甚少,上海勘察设计单位主要是承担内地的重点建设工程。与此同时,华东工业建筑设计院、华东电力设计院、上海轻工业设计院等大型设计单位都抽调了主要技术力量,共约3000余人支援内地建设。

在这同时,上海以有限的建设投资,采取充分利用,合理发展的工业方针和改建为主,新建为辅的做法,充分发挥原有工业企业的作用。上海工业勘察设计单位完成了一大批老企业的扩建、改建设计。设计中,充分利用老厂房和场地,适当扩建,增添设备,革新工艺,改善劳动条件,并进行了小厂合并。人民政府努力解决城市劳动人民的住房困难,组织有关勘察设计单位设计了曹杨新村和2万户工房以及与其配套的市政设施。这一时期建造的中苏友好大厦(现上海展览中心),是按照苏联风格设计而建设的大型公共建筑。同期兴建的上海锅炉厂、汽轮机厂、电机厂等三个发电设备主机厂,是在苏联和东欧专家指导下,完成工艺设计和总体设计,于1956年建成投产的。

1956年4月,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发表了《论十大关系》,提出“要好好地利用和发展沿海的工业”。上海勘察设计单位承担了新工业区和卫星城镇的工程设计任务。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初,为了适应上海工业基本建设、技术改造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需要,国务院各部、局所属在沪单位以及上海的有关部门又相继成立了一批勘察设计单位,主要有:冶金、纺织、化工、铁路、筑港、城建、隧道等专业设计机构。使上海勘察设计队伍得到扩大,力量有了增强。

1958年开始,在“以钢为纲,大力发展重工业”的指导思想下,上海设计改建和新建了一批工厂企业,主要有上钢一厂、上钢五厂、上海重型机器厂、江南造船厂、吴泾化工厂、吴泾热电厂等。与此同时,上海开始了地下铁道和越江隧道的研制和设计前期工作。进行了直径4.2米盾构的制作和推进试验,掌握了适应上海土壤特点的网格式盾构的设计、制造和施工方法,为后来进行的隧道工程设计取得了科学的依据。随着闵行、吴泾、嘉定、安亭、松江等5个卫星城镇及吴淞、彭浦、桃浦等工业区的拓建,设计了一批商住街区及相配套的道路、给排水、电信等市政、交通设施和铁路专用线工程。在这些工业区中,各厂的设计规模较大,采用的生产工艺水平较高,逐步形成了以闵行为生产发电设备的基地,以彭浦为生产冶金机械的基地,以安亭为生产汽车、地质探矿机械为主的基地,以吴泾、桃浦、吴淞为生产化工产品的基地。在此期间,上海勘察设计单位开始走上独立自主的设计道路,并开始承担援外设计任务。

50年代末60年代初,上海市勘察设计行业响应中央倡导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的号召,开展以勘察设计方法和设计内容为中心的“双革”运动,革新钻探和测量工具、制图工具,推广定型设计,编制资料手册,加快了勘察设计进度。由于受“大跃进”的影响,在“双革”运动中,曾一度出现片面追求速度忽视质量、片面强调节约忽视实用和坚固的事例,经总结经验后,及时得到了纠正。

1960~1962年,国民经济处于调整时期,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压缩基本建设投资,上海勘察设计任务一度锐减,但仍先后完成了一批解决当时急需的短线产品和支农物资的中、小型填平补齐工业工程设计项目。主要有:石油化工、人造纤维、胶片、农机、化肥及农药等工程。这一时期,各勘察设计单位认真总结建院以来勘察设计工作的经验,采用“一分为二”的科学态度,对原采用的苏联勘察设计工作程序、管理模式、技术标准、规范、规程等认真进行分析,凡行之有效、且符合中国国情的,继续采用;凡不符合中国国情或存在问题的,区别情况加以修改、补充和完善。同时,结合中国实际情况,制订和健全各项规章制度。市建委也加强了勘察设计行业的标准化管理,组织编制上海地方标准。其后,上海成立标准设计办公室,在科学研究和工程实践的基础上,组织编制工程建设的地方标准,及箱形基础,地基基础,给水、排水等地方设计规范,为设计和质量检验提供了依据。

勘察设计单位通过这一时期的工作实践,逐步摸索了从国情出发,走自力更生的勘察设计道路。在各级党政领导下,坚持技术进步,不断推陈出新,有些工程设计当时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在工业工程设计中,有生产青霉素的上海第三制药厂、配有车速达250~300米/分长网造纸机的南平造纸厂、装有10万千瓦双水内冷发电机组的上海闸北发电厂等。在工业建筑和民用建筑设计中,有装配式混凝土结构多层厂房的上海铜仁合金厂新厂房、由10多幢公寓式楼房组合成区域性商住街市的闵行一条街、集现代化科学研究机构和大学于一起的嘉定科学城等。在市政交通工程设计中,有国内最先设计建成的预应力混凝土桥——上海北翟路一号桥、当时国内规模最大每日供水量30万立方米的长桥水厂一期工程、市话网5位升6位的拨号改建工程、张华浜万吨级码头等。这一期间,上海主要设计单位还承担亚、非、欧近20个国家的机电、船舶、电力、轻工、纺织、医药、市政和民用建筑等援外设计任务,至70年代初,共完成援外设计上百项。

1964年,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三线”建设的指示后,上海勘察设计单位纷纷派遣勘察设计人员,组成工作组,奔赴西南地区及皖赣等山区,承担“三线”及上海后方基地建设的勘察设计任务,开展现场设计,完成了一批重要工程设计。

1964年11月,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提出了在设计单位开展设计革命运动的指示,上海各勘察设计单位纷纷组织设计人员“下楼出院”,进行“三结合”现场设计,对重大工程进行设计大会战。在设计中加强调查研究,总结实践经验,不断提高设计技术水平,取得了新的成就。主要有:在摸索突破一跨百米以上的桥梁工程设计中,结合广西柳州大桥工程的试验研究,设计了当时国内跨度最大,主跨124米的T型刚构桥;设计单位与生产厂密切合作,联合进行系统试验和技术攻关,设计了30吨级氧气顶吹转炉炼钢车间;上海设计研制的T7小型探空火箭发射也告成功。

在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中,上海勘察设计行业受到很大干扰和冲击。开始时管理机构被撤掉,人员被下放,各设计单位除援外和“三线”工程等少数项目仍继续进行设计外,基本处于停顿状态。广大勘察设计人员,坚持工作,完成了一批重大工程的勘察设计任务。其中有:1.8万个座位,采用大跨度网架结构的上海体育馆,高达210米钢结构的上海电视发射塔,漕溪北路、陆家宅高层住宅建筑群,701航天工程和大屯煤矿、梅山铁矿、莱芜铁矿等工业、原料基地,以及位于金山县的上海石油化工总厂。该总厂的建设包括:在金山卫围海造地1.18万亩,用以建造厂房,一期工程18套生产装置和相应配套规模的水厂、热电厂、污水处理厂、机修厂等辅助生产设施以及公路、铁路、港口、内河码头、邮电、排水等市政交通设施和生活设施,还有跨越黄浦江的第一座铁路、公路两用大桥(现松浦大桥)和陈山原油码头等重大市政工程,共有23家单位参加了现场勘察设计大会战。1977年7月,一期工程全流程试车成功,投入正常运行。接着,上海勘察设计人员又投入了该厂二期工程设计和更大规模的国家重点建设工程——上海宝山钢铁总厂建设前期工作及工程设计。通过国家特大型重点工程建设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投运和实践锻炼,使勘察设计单位培养了人才,积累了经验,提高了技术水平。

(三)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面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上海勘察设计行业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又成立了一批新的设计单位。有核工、石油化工、宝钢、邮电、地下建筑等设计院。原为设计所(室)编制的建材、电子仪表、航天、园林、高教建筑等设计单位陆续扩编为设计院,各区、县、局和大型企业及大专院校、科研单位也纷纷成立勘察设计机构。1986年,国务院批准上海建立闵行、虹桥2个经济技术开发区,1988年,又批准建立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随后,1990年4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鹏在上海宣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同意开放、开发浦东的重大决策,上海勘察设计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外省市勘察设计单位大量进入,日本、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和港、澳、台地区的设计机构也陆续来沪承接任务。1990年以来,上海城市建设和固定资产投资持续高速发展,特别是邓小平提出上海要“一年变个样,三年大变样”的号召后,上海勘察设计行业有了更快的发展。至1995年底,上海共有勘察设计单位580家,职工总数3.2万人,其中专业科技人员1.9万人,占职工总数的59.3%。专业科技人员中有高级职称的5318人,占职工总数的16.6%。

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使勘察设计单位的管理和经营体制发生了很大变化,逐步由事业单位向现代企业过渡。上海从1979年由两个设计院实行企业化试点开始,到1984年,各勘察设计单位都试行技术经济责任制,全面推行低收费,政府停拨事业费,打破行业界线,开放勘察设计市场,任务按招投标形式来争取。为加强勘察设计市场管理,提高设计质量和水平,上海市建设委员会先后设置了市场管理办公室、标准化办公室、质量监督站、招投标办公室。1985年,又成立了上海市勘察设计协会,协助政府加强行业管理,开展双向服务。1987年起,上海勘察设计单位分批推行全面质量管理(简称TQC),在此后的8年中,组织了8次大规模设计复查或勘察设计质量检查,在巩固深化TQC的基础上,开始宣传贯彻ISO9000系列标准。1994年,市建委组建了上海市建筑业管理办公室,管理上海市建筑施工和勘察设计工作。同年年底,国务院批准勘察设计单位逐步由事业单位转变为企业,1995年,上海有4家勘察设计单位被列入全国大型勘察设计单位“改企建制”试点,以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

改革开放初期,上海基本建设速度加快,除继续设计兴建大型工业项目外,又设计了一批市政交通、居民新村、星级宾馆和大型办公楼,这些项目开始扭转城市基础设施长期落后的局面,改善了投资环境。80年代初设计的上海宾馆,建筑高度首次超过国际饭店。80年代中期以来,特别是开发开放浦东后,内资、外资大量引进,上海设计了高速公路、高架路、地铁、市区黄浦江大桥、大规模的引水工程和合流污水治理工程。在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金桥出口加工区、张江高科技区、外高桥保税区等设计了大量基础设施。在浦西市区,设计改造了外滩、豫园地区和人民广场等工程,初步改变了城市面貌,且形成了新的景观。同时,对主要商业街如南京路、淮海路、四川北路等先后进行了改造,各区也开展了大规模的土地批租,一大批新设计的商业、金融、办公、旅馆大楼和居民新村相继建成。至1995年,上海高层和超高层建筑已达1500余幢。同期还设计了规模宏大的8万人体育场和10万平方米人民广场地下建筑群和总高度(包括避雷针)达468米的东方明珠电视塔。这一时期,上海勘察设计单位积极开展科学研究,采用国内外先进技术、先进工艺、先进设备、先进材料,提高了设计质量、技术水平和经济效益,使新建企业和改造的老企业走上现代化轨道,设计的市政交通、民用和公共建筑以及工业工程逐步接近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在市政交通工程设计方面,先后设计了延安东路越江隧道、南浦、杨浦和徐浦3座特大跨径桥梁(其中杨浦大桥主跨达602米)、地铁一号线、苏州河闸桥等,显示了上海在斜拉桥设计技术、软土地基大型盾构法隧道设计技术、地下连续墙设计技术和大跨度挡潮闸设计等技术,已进入当代国际先进行列。在设计的内环线、南北高架路、延安路西段高架路和沪嘉、莘松、沪宁(上海段)高速公路工程中,选线、路基和路面结构处理、交汇和匝道处理及全线的交通监控设施等,都达到了国内先进技术的要求。设计的黄浦江上游引水和以长江为水源的月浦水厂、凌桥水厂工程,不仅从水质上有了改善,而且在大截面、长距离给水管道和大型泵站设计上,有许多独特创造,并采用了先进的计算机监控系统。在环境卫生工程上,上海合流污水治理一期工程,是规模很大的排水工程,2座特大型排水泵站,设计采用的超大型地下结构和大型变速水泵,在国际上也是少见的。老港垃圾处置场,日处理生活垃圾3000吨,设计中采用了灭蝇、隔臭和污水处理及绿化等措施,保证了环境质量。在沪宁、沪杭复线,上海铁路新客站和外高桥新港区、10万吨级码头等工程设计中,都采用了最新计算机自动管理控制系统和新颖的结构设计。淀山湖大观园、佘山风景区、野生动物园等园林工程设计,除发扬传统造园艺术外,还吸收现代先进技术,并已将中国式的园林工程技术出口到日本、加拿大、埃及等国。电话交换已全部程控化,7位升8位的拨号改建工程首次在国内割接成功。

在民用和公共建筑工程设计方面,广泛开展了中外技术交流和合作设计,积极进行创作实践,大胆创新,设计出一批功能与形式相结合的优秀作品。已建成的华亭宾馆、华东电力大楼、新锦江大酒店、广电大厦、新世纪商厦、银都大厦等,都是功能相称、设备先进、结构新颖、造型各异、多姿多态的高层和超高层建筑。随着高层建筑的发展,设计的结构体系发生了很大变化,传统的钢筋混凝土框架已发展为框架剪力墙和框支剪力墙,并开发了外框内筒或筒中筒体系。在钢结构中,有钢框架、外钢框架内钢芯筒以及外钢柱内混凝土筒、下部钢筋混凝土上部钢结构等多种组合体系。同时,建筑向超高层发展,静安希尔顿大酒店43层,建筑高度143.6米,上海商城48层164.8米,世界金融大厦43层167.8米,已经设计正在建设的浦东金茂大厦高达88层420.5米。这些现代化大楼,不仅风格丰富多彩,而且在水暖、通风、消防、安全等设施上,均采用世界一流的自动监控设备,并配备了办公自动化、信息化、现代化的智能条件。在布局和造型上,上海国际购物中心、上海图书馆新馆和上海博物馆等设计,都各具特色。东方明珠电视塔设计,突破了混凝土塔惯用的单筒式结构,创造了带斜撑的多筒式巨型空间框架结构,把承重结构和走电梯的交通结构结合起来,结构新颖美观。

在工业厂房建筑设计方面,80年代起,向高层、大跨度方向发展。已设计建成8层以上高层厂房54幢,其中有高60米16层的表计大楼。上海色织四厂布机车间的20+20米两连跨6层厂房设计,首次采用混合配筋部分预应力混凝土结构,解决了预应力高空曲线张拉施工工艺,改进了预应力张拉的高效锚具,为推广大跨度、大柱网结构积累了经验。在设计的造船、钢铁、电力和重型机器厂中,主厂房跨度达到60米,干煤棚跨距100米,沉井达-28米,吊车起重能力达300吨。人民广场地下变电站,开挖直径62.4米,深度23.2米,主体井筒型结构,共分5层,采用地下连续墙造壁,内装每台重约300吨的变压器3台,属国际大型地下变电站。工业建筑设计中还满足了恒温、恒湿、密闭、净化、防辐射、防火、防爆、防腐蚀等特种工艺要求,其中为某研究所设计的涂胶室,达到了10级净化标准。秦山核电厂预应力混凝土反应堆安全壳设计内径36米,内高64.1米、壁厚1米的浅穹顶筒状建筑物,底板厚度最大部位达7.9米,采用后张法预应力有粘结群锚钢筋体系,内衬6~8毫米厚延性钢防泄漏薄膜,建成后实测的每昼夜整体泄漏率仅为允许值的28%。

在工业工程设计方面,随着对外交往的日益扩大,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工艺和标准规范,上海自行设计或合作设计了一大批重大工程。主要有:采用国产60万千瓦亚临界机组和进口60万千瓦超临界机组的大型发电厂、500千伏直流变电站、30万千瓦核电厂、能制造20万吨级船舶和大型海上石油钻井平台的船厂、单机70吨超高功率电炉炼钢车间、年产百万吨全连铸炼钢车间。采用干熄焦法日产200万立方米的煤气厂、联产每日176万立方米煤气、每年20万吨甲醇和热电的“三联供”工程,4.6万锭长绒棉纺纱厂、年产5万吨腈纶厂、年产45万吨涤纶原料的精对苯二甲酸车间、采用全酶法的年产5万吨葡萄糖车间、年产3000居里放射性药物全机械化的年产万吨黄酒厂等。同时上海工业成套工程技术开始出口,成功地承担了巴基斯坦的核电工程和印度尼西亚的双氧水工程等。在此期间,上海设计改建扩建的闵行发电设备3大主机厂,配备了可探测400毫米厚度的探伤室及可测200吨电机转子的高速动平衡试验室,可以生产各类大型发电设备。设计建成年产乙烯30万吨、合成纤维20万吨、合成塑料50万吨、合成橡胶5万吨的上海石油化工总厂二、三期工程及上海30万吨乙烯工程;年产铁650万吨、钢670万吨、钢材422万吨的上海宝山钢铁总厂一、二期工程;年产20万辆桑塔纳轿车的上海大众汽车公司一、二期工程;年产100万只彩管、10万只大屏幕彩管的上海永新彩色显像管厂一、二期工程以及年产410万台程序控制电话交换机的上海贝尔电话设备制造公司工程等,为上海发展汽车、通讯设备、电站设备、石油化工、钢铁及家用电器六大支柱产业奠定了基础。

在工程地质勘察方面,随着高层建筑和深基坑工程的不断兴建,上海开始向岩土工程领域延伸和发展,开拓了地基加固和基坑围护的设计和治理,承担了建构筑物岩土工程的监测和监理;开发出一批新桩型、新工艺和新设备。钢管桩、钻孔灌注桩、预应力钢筋混凝土管桩、深搅拌地下连续墙、沉井、沉箱等得到广泛应用,技术日趋完善;研制和引进了多种先进高效精密仪器设备,采用多种取土器,完成钻孔深度120米以上;开展静力触探、旁压、标准贯入、弹性波速等各种原位测试,取得了可靠的岩土特性参数,满足了国内外各项工程设计和施工的需要。90年代中期完成勘察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楼高460米,地上95层,地下3层,完成的钻探深度277.8米,大部分原位测试深度都创造了上海工程勘察史上的新纪录。在工程测量上,使用了各种高精度测量仪器和方法,满足了各种工程测量和施工放样的要求。1994年初完成的徐浦大桥精密控制网测量,使用卫星定位系统技术(GPS),只用2个星期就完成任务,网最弱点误差仅4.1毫米。同时,地质雷达等各种工程物探手段被广泛应用,不仅查明了地下水和水下的地质条件和人为障碍,还开展了基础等动力参数测试和桩基无损检测。

在勘察设计人员的计算和绘图手段方面,历来是利用简单器具,进行大量手工劳动。70年代以来,上海勘察设计单位,引进了各种微机和中、小型电子计算机,引进和开发了大量软件用于计算、绘图和数据处理,有的单位还建立了计算机辅助设计(CAD)工作站,计算机辅助管理也开始应用。许多单位在计算机应用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

80年代以来加快了上海市地方建设标准、规范的制订,1988~1995年,市建委发布的上海市工程建设地方标准共64项。上海勘察设计单位还承担和完成了大量国家和各专业部颁标准、规范的编制工作。

在设计质量管理方面,除开展质量检查、监督外,还对优秀设计进行评选,上海的评选工作始于1980年,1985年后形成制度化,每年评选一次。至1995年,共评选出优秀勘察、设计(含规划、标准)566项。获国家级优秀勘察设计奖111项。

上海勘察设计单位在工程勘察设计中坚持技术进步,积极开展科学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至1995年,共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23项,国务院有关部委科技进步奖及重大科技成果奖68项,上海市科技进步奖及重大科技成果奖162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