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2/10/23 9:52:09

(一)

上海从东海之滨的渔村,发展成为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在漫长的历程中,形成了数量浩瀚、内容丰富、颇具特色的上海档案。

明清更迭之际,上海地区官殿衙署、架阁库和各处大量档案均遭破坏,留存在民间的上海明代档案大多是一些诰命、度牒、碑记、书信等孤文。晚清以来,外强入侵、战火频仍,上海县署的官府文书损毁近无,而上海一些工商机构和民间组织,采取种种措施,躲避时局扰乱,保存了清乾隆三十八年~宣统三年(1773~1911年)的清代档案达12万余卷。主要有:上海官府调处商务纠纷、禁止不法经营的谕文、告示,征收地漕盐课的银钱粮通知单以及上海浚浦局、浦东塘工善后局、江南制造局、邮政局、铁路局、江海关、气象台、中国通商银行、交通银行、同业公会、会馆、学校、医院等单位的史料。

上海保存民国元年~38年(1912~1949年)民国时期的档案,包括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以及抗日战争时期伪政权的档案共有133万余卷又4万余件。在这些旧政权档案中发现,国民政府上海市政府的档案缺卷很多,其中1927年7月~1937年8月的档案仅有652卷;1945年8月~1949年5月的国民政府上海市政府调查处(即国防部保密局上海站)的档案解放前夕部分被销毁,其它运往台湾,机要室的档案亦残缺不全。上海解放前夕,1949年4月2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发布后,中共上海地方组织将《布告》广泛传播,对团结人民、分化敌人、保护上海产生巨大影响。5月27日人民解放军迅速解放上海,从而使上海开埠以来直至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档案归入人民手中。

上海租界档案,从1845年11月开始,至1943年12月,共有5万余卷,其中公共租界工部局档案占74%,大部分是英文档案;法租界公董局档案占26%,大部分是法文档案。在华的外国租界档案并非上海独有,唯有上海租界档案的数量最多、时间跨度最长、内容较为广泛。

上海地区的革命历史档案,系1922~1949年中共上海地方组织及其领导下的公开和秘密机关、武装、群众团体、企事业单位在工作中形成的文件、电报、会议记录、信函、传单、照片、调查材料和主要领导人的手稿、传记、日记等共1万余卷又7000余件,还有革命历史书籍、刊物6000余册,革命历史报纸1000余份。1931年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恩来布置中央秘书处,在上海建立中共中央秘密文库,负责收藏1922~1932年的革命历史文献。同时,周恩来还请瞿秋白拟制《文件处置办法》。这是中共第一个档案工作规章制度,由中央文库最先执行。管理文库的档案员一个接一个,保存档案的场所变换一处又一处,与敌人周旋斗争18个春秋,库藏档案安然无恙,其中有中共上海地方组织早期上报给中央的文件。1937年以后,上海地下党向中央请示汇报工作和中央对上海地下党的指示均以密码电报往来,使上海地下党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重要历史档案保存下来。解放以后,中共上海市委曾4次向全市发出关于收集革命历史文献的通知,许多革命历史文献,尤其在上海出版的大量革命历史书刊等资料,大多是在解放后收集到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49~1995年上海市级机关的档案达344万余卷,主要有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上海市人民政府、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员会,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法院、民主党派、群众团体,以及1950~1954年设在上海的华东行政委员会及其所属机关的档案。上海大中型企事业单位的档案达1918万余卷,重点是产品档案、科研档案、基建档案和设备档案。上海还收藏各种特殊的专门档案,其中有诉讼档案、婚姻档案、公证档案、指纹档案、会计档案、道契档案、工商登记档案、地名档案、商标档案、艺术档案、宣传报道档案、水文档案、测绘档案、气象档案等。

(二)

自古以来,档案管理是历朝历代政权运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元朝中央政府批准上海建县,翌年,上海县署主簿到任,典领文书与档案事务。明正德七年(1512年),明朝上海县署建架阁库,保藏官府档案。清朝上海县署,由书吏房收管档案。

民国元年(1912年)上海县知事公署成立,内设一科,掌管档案。民国15年5月,北洋军阀孙传芳部占领上海,成立淞沪商埠督办公署,由总办负责档案工作。民国16年7月,国民政府上海特别市政府成立,设立秘书处第一科管理本府的档案,接收淞沪商埠督办公署的档案。民国19年7月,根据国民政府颁布的《市组织法》,将“上海特别市”改称“上海市”。民国26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政府上海市政府的重要档案,转移到四川重庆。民国34年12月,抗日战争胜利后,又将“留渝档案”运回上海,仍归国民政府上海市政府秘书处第一科档案股保管。同时,接收汪伪上海特别市政府的档案,包括上海租界档案。民国35年,全市32个区公所(第27、28区公所尚未成立),均设立档案室。

近代上海一些工商机构的档案管理,注重按档案性质分类和汇编文件。清同治四年(1865年),在上海建立江南制造局,内专设文案处,管理“公文案件”,陆续编纂《江南制造局记》10卷,为后人留下颇多的档案史料。清光绪四年(1878年),在上海外滩建立江海关书信馆,所存档案分为局论、半公函、邮政编案等11类。清光绪三十年,上海商务总会,将本埠商人组织的公函编印一册《历次奏案及案定详细章程》。民国35年,中央、中国、交通、农民四个银行联合办事总处,编印出版《银行人员手册》,在第七册“文书”卷中,对“国营各银行因组织制度之不同,处理文书手续亦甚参差”问题,提出“改进要点”。要求按点收、登记、分类、立卷、编目、装订、典藏、调卷、整旧、销毁点收与登记等10项管理程序进行处理。民国时期,上海政权机关档案部门普遍按“门、类、纲、目”分类法组卷,有的参照图书“十进”分类法组卷。民国27年,国民政府行政院发起文书档案改革运动,推行文件收发与归档统一编号、统一分类、统一登记的“连锁法”,旨在改变文书处理与档案管理彼此脱节的状况。上海市公用局采用连锁法的做法,被行政院档案管理处编入《档案管理与整理》一书,加以推广。上海市政府机关对档案进行逐月统计,档案利用,局限于本单位工作查考,且有严格审批制度,一般只能查阅本部门档卷,需查阅跨部门的档案,要经主管部门主管人同意。

上海租界档案,一般按照“部门—时间”或“部门—问题”进行组卷。公共租界工部局在民国20年设立档案室时,主管档案室的帮办对专职档案员提出12条训令,要求档案员“不能把自己的工作只看作单纯地、机械地保存档案,更重要的是熟悉所有档案的内容,协助总办做好工作”。民国22年,总办在其发布的第88号令中规定,设立新的分类法,把档案按内容性质分成非常明确的类,每一类中再细分一级档案和一卷档案,最后形成收文年代、卷内年代、卷号、专题卡片4种索引,使不熟悉档案的人都可以找到所需的案卷,并要求全体职工将所有的重要会议记录和新的文件或信件及时送往总收发室归档。法租界公董局在清宣统元年建立档案室后,为内部职员查阅档案提供服务。

民国10年底,中共上海地方组织一成立,立即建立起文件资料的管理工作,实行文件“传观记录”和文件清退等制度。民国20年春,中共中央在上海设立秘密文库,管理文库的档案人员,遵照周恩来审定的《文件处置办法》规定,视文件资料的多寡,先按成文机关或地区分为大类,再按文件内容和性质分为部类。每箱档案有一份“开箱必读”,其内容包括“装箱记”和“开箱注解”两部分,便于查找档案。

(三)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后,在中共上海市委和上海市人民政府领导下,上海档案事业管理体制开始形成,并逐步建设完善。上海档案事业经历了初创时期、全面建设时期、遭受挫折时期、恢复整顿提高时期和依法治档时期。

1949年5月~1954年10月,是上海档案事业初创时期。这一时期的档案工作,主要是接管旧政权档案,收集革命历史档案,组建机关文书档案室,建立归档制度,培训专业干部。从1950年起,新政权机关的档案资料工作,分别由中共中央华东局暨上海市委设立秘书处资料室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设立办公厅秘书处档案股管理。全市党、政机关的档案机构开始建立起来。1954年9月,大区撤销后,华东行政委员会和所属华东一级行政机关及中央派出机关撤销单位的档案全部留在上海,成立华东区临时档案保管处,作为政务院秘书厅的派出机构。

1954年11月~1966年5月,上海档案事业进入全面建设时期。这一时期,主要是建立市档案行政管理机构,集中统一管理党、政档案,建立企事业单位科技档案室,建立市、区、县国家档案馆,积极开展档案资料的利用工作,为国家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服务。1954年12月,为贯彻中共第一次全国档案工作会议提出的“集中统一地管理机关档案,维护档案的完整与安全,便利机关工作,反对分散保存”的档案工作基本原则,全市开始整理解放以来的机关积存档案,实行文件和电报合一管理。1955年1月,上海市人民政府颁发《关于机构撤销调整后档案材料移交管理问题的规定》。1956年1月,华东区临时档案保管处改名为国家档案局上海管理处。同年8月15日,上海市人民委员会向各工作部门及直属机构,各区人民委员会发出《为贯彻执行“国务院关于加强国家档案工作的决定”的指示》,规定:“本会决定在办公厅下设立档案管理处,负责指导和监督本会所属市、区各机关的档案工作;各机关亦应迅速成立档案室,直属办公室领导,负责管理本机关的档案工作;机关较大或直属单位较多的机关可设档案科,除负责管理本机关的档案外,并负责指导所属各企业、事业单位和分支派出机关的档案工作;各机关所属单位也要根据具体工作情况分别设立档案室或配备专职干部管理档案。”1957年2月,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档案处成立,对所属党委和群众团体机关的档案工作进行指导和监督。同年10月,经国务院同意国家档案局上海管理处划归上海市。至1957年底,上海县级以上的党、政机关和群众团体都建立档案机构,全市初步形成机关文书档案的管理网络,整理解放后的积存档案370万余卷、历史档案230万余卷。各机关普遍实行文书处理部门立卷制度。1958年,市人民委员会召开纺织系统技术档案资料工作现场会,推动全市技术档案工作在全国率先展开。同时,市人民委员会同意市人委办公厅《关于加强档案资料的整理和利用工作的报告》,确定全市档案工作“强调以利用为中心”,树立服务思想,改变服务态度和服务方法,主动提供档案资料为上海的中心工作服务。

1959年12月31日,中共上海市委遵照中共中央《关于统一管理党、政档案工作的通知》精神,决定成立上海市档案管理局和上海市档案馆。“档案局的主要任务是贯彻党和国家关于档案工作的方针、政策、指示、决定,负责对全市党、政、群机关和工厂、企业、大专学校、科研单位等部门档案工作的业务监督、检查和指导。档案馆的基本任务是集中保管市级机关需要长期和永久保存的档案,积极提供利用,为市级党政领导机关服务,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各项生产建设事业服务,为科学研究服务。”从此,全市各行各业的档案工作由市档案行政管理部门统一管理。1961年开始,上海城市基本建设档案实行统一管理。1964年初,全市大中型企业事业单位普遍建立科技档案工作机构。

1966年6月~1976年10月,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上海档案事业遭受灾难性的破坏。1966年“文化大革命”刚开始,改组后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即向全国发出了《关于揭发档案工作中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的通知》,全盘否定新中国成立17年来档案工作所取得的成就。由此,上海档案部门开始揪“黑线”人物,全市档案机构陷于瘫痪。许多档案馆、档案室遭受造反派冲击,抢劫、烧毁档案事件时有发生,致使国家档案损失严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出于篡党夺权的需要,于1967年借口清查敌伪档案,千方百计地控制档案的使用权。6月,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张春桥,在上海以“抓叛徒、查黑线”为名,调集6000多人,组成213个清档小组,收集所谓“对敌斗争”材料,歪曲档案内容,制造诬陷中央和地方党、政、军领导人的黑材料,造成了严重恶果。同时,不择手段地窃取历史材料,掩盖自己的劣迹。1968年4月12月,上海人民公开揭发张春桥丑恶历史,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惊恐万状,立即炮制出《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关于对敌斗争中严禁扩散恶毒攻击污蔑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内容的规定》。从此,有关林彪、江青一伙的罪恶历史材料都以“防扩散”名义被他们窃取、隐藏或销证灭迹。这一“清档”事件,历时5年之久,被抽走档案100多万张,贴盖档案字迹有2万多处,大量历史档案的原貌遭受严重破坏。

1976年10月~1987年7月,上海档案事业进入恢复、整顿、提高时期。1976年10月,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后,上海档案事业获得新生,抢救了一部分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散失和损坏的档案。1979年5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为档案战线上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的全国性大错案进行了彻底平反。1979年9月,中共上海市委决定恢复市档案局;市委办公厅召开全市档案工作会议,传达贯彻全国档案工作会议提出的“恢复、整顿、总结、提高”的方针。1980年10月,中共上海市委和市人民政府联合召开全市科学技术档案工作会议,提出加快完成科技档案工作恢复、整顿任务。同时,市委原则同意市档案局《关于开放历史档案问题的请示报告》,凡1949年以前形成的历史档案除部分需限制利用外,均可向历史科学研究部门和有关单位开放利用。1981年9月~1982年4月,市档案局对全市档案工作进行检查,各级各类档案机构都恢复了建制,恢复整顿工作结束。1983~1985年,全市档案工作重点抓档案馆建设和科技档案工作。新建了几座专业档案馆。保管档案的种类,扩大到重大科技成果档案、重点工程项目档案和各种专门档案。许多企事业单位,把科技文件材料的形成、积累、整理、归档,纳入生产管理、科研管理、技术管理之中。1985年2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调整我国档案工作领导体制的请示》的通知,明确指出:档案工作是维护党和国家历史真实面貌的重要事业,是党和国家各项建设事业必不可少的环节。希望各级党委和政府进一步加强对档案工作的领导,把档案工作作为一项事业列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解决档案部门存在的一些实际问题,逐步实现档案管理现代化。大力开发档案信息资源,使档案工作更好地为党的总任务、总目标服务,为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服务。根据中央这一指示精神,7月3日,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批转市档案局《关于进一步加强档案工作和调整领导体制的请示》,同意各级档案行政管理机构既是党的机构,又是政府机构,列入政府序列,档案馆归口档案局管理,并由一位副市长直接分管全市档案工作。到1986年底,全市12个区和9个县都建立档案局,加强了区、县地方档案行政管理职能,档案工作初步形成市和区、县两级政府两级管理的格局,档案管理和利用的水平得到提高。档案现代化管理开始起步,部分档案机构开始研究和采用计算机辅助档案管理。

1987年8月~1997年12月,上海档案事业进入依法治档时期。1987年8月27日,市长江泽民视察市档案局馆工作,明确指出,我们国家已经起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草案)》,并提交人大常委会讨论,档案法公布后,将使我们的档案工作有一个依据和准绳;并指示要把上海档案事业的发展列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中去,要加强档案立法工作。江泽民题词:“努力开发档案信息资源,为改造振兴上海服务!”。9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颁布后,市档案馆首次向社会开放10万卷历史档案,接着区、县档案馆陆续向社会开放档案。《档案法》的实施,保障了新时期档案工作依法行政。从此,上海档案工作开始纳入市、区、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全市档案工作进行升级考评,实行目标管理,开展档案创效益活动,档案馆服务功能进一步拓宽。1995年10月1日《上海市档案条例》正式实施后,市档案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对全市重大建设工程项目、重大工业骨干项目和重点技术改造项目实行登记、验收和监控。11月8日,经市人民政府批准施行《上海市档案馆设置管理办法》。1996年向市档案局办理登记手续的各级各类档案馆共有48家。1996年,市档案局制定上海档案事业“九五”发展计划,明确提出争创一流的奋斗目标,重点做好依法治档、科教兴档、规范管档、方便用档、新领域建档5方面工作,“以一流的工作,一流的服务,一流的业绩,迎接21世纪”,使上海档案事业的发展与上海国际大都市的地位和功能相适应。

截至1997年底,全市有各级各类档案馆50家,专职人员899人,馆藏档案总量4373个全宗,5174024卷,音像带212761盘,照片319380张,底图2539957张,资料376799册。另据市级机关、大型企业、市级文化事业单位和地级科技事业单位共611家档案室统计,室藏档案总量1473个全宗,8780425卷,音像带44474盘,照片2098660张,底图28152610张,资料689950册;专职人员2110人。上述档案部门仅在1997年度提供档案利用共455370人次,2607094卷次又298533件次;提供资料利用共110501人次,540159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