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2002/2/19 15:47:11

经过五年的努力,《上海文物博物馆志》终于编纂完毕了。

方志,自古以来即与史书互为历史记录的经纬。中国人善史,也包括了编纂方志在内。相传孔子出游在外,得观“百甘国宝书”,亦不过是涉览了许多方志而已。史载晋之“乘”、楚之“梼机”、鲁之“春秋”,大抵皆为一方之志。这份遗产十分丰富,宋元以来所修方志保存至今的有八千多种,其类别除综合性通志外,专业志以图绘地形、记载风俗、描写山水、通览寺观、综述物产者居多,却无一种具有学科意义上的文博志。金石志一类,如关中、山左、中州的金石志不过是对文物的出土和收藏情况略有记录罢了。

文物博物馆单独成志,是社会历史进步的表现,也是文物博物馆的地位和成就的体现。中国历来就是一个文物大国,历代出土的文物难计其数,但当时的文物不过是一些世族大家掌上的把玩之物,文物秘藏的社会心理和习俗无法形成开放性博物馆的文化基础,亦无法形成科学性的研究学科。随着现代考古学和现代博物馆学在中国的兴起和发展,文物博物馆有了科学的定义,研究的目的、方法、手段也日趋进步,文物学、博物馆学都已成为有完整科学体系的独立学科,因而具备了独立成志的资格和前提。

《上海文物博物馆志》的完成,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显示了上海的历史地位和现实地位。上海的史前文明灿烂辉煌;上海历史时期的文明,虽谈不上波澜壮阔的宏伟,却也有静水流长的雅致;近现代的上海则是风雷激荡、高潮迭起的漩流中心,在这样的环境中,现代文物博物馆学很快地在上海生根开花。文博志的撰修也就水到渠成了。

盛世修史志。编纂具有时代性和科学性的文物博物馆志,成为当世所赋予的光荣使命。现在可以说,这个使命初步完成了。该志的撰稿者都是文物博物馆学方面的专家,他们埋头苦十、严谨认真、不计名利、团结协作,所撰志稿具有一定的广度和深度。他们的辛勤工作使这部文物博物馆的专业志具有高度科学性和准确性。

所谓科学性,表现在所占有资料的翔实、系统和真实,也表现在志书体例和结构上达到了历史与逻辑的统一。考古工作、古代文物、革命文物、近现代优秀建筑、博物馆与纪念馆、文物精品、文物事业的管理与代表性人物,各部分自成系统,又整合成有机的一体。这样一部志书,不啻是上海历史的见证。

所谓准确性,表现为叙述史实的实事求是,这内涵着编撰者的史德。《上海文物博物馆志》的准确性,将使它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当前,文物博物馆事业正处在一个黄金发展时期。新的管理、新的研究成果和新的博物馆不断出现。就在前不久,规模宏大、设备先进的上海博物馆新馆开馆,考古工作者又在奉贤县江海村的古海岸遗迹上,发现了良渚文化的遗物和马桥文化的陶窑遗存,由此想到,修志应是个不间断的过程。志书的编纂完成出版发行,是史志编修一个重要阶段的结束,但决不是修志的结束,下一部《上海文物博物馆志》续修的资料长编工作不能停顿,最新的文物博物馆事业成就不是已经催人上阵了吗?

马承源

1997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