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编后记 2002/2/6 16:07:02

上海体育在全国一直占有重要地位,但由于历史的变迁,史料的散失,已很少有人能了解上海体育的演变全貌。而体育是社会发展中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编写一部能统览上海体育发生、发展全过程的综合性资料书,已成为社会发展的需要,因此,编写《上海体育志》被提上议事日程。

1987年,上海地方志办公室成立后,将《上海体育志》列入上海市地方志专志系列,由上海市体委组织编写,市体委将此任务交给文史办公室承担。

市体委文史办公室成立于1982年4月,为配合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编写体育史书的需要,1982年就开始了史料收集工作,同时编辑出版了《上海体育史话》杂志。至1988年已出版史话杂志20期,约120余万字,收录了大量口碑资料,并购置了整套《申报》,收集了百余幅历史照片。从而为编写《上海体育志》作了早期的资料准备工作。

1988年10月,《上海体育志》纲目初稿拟就,刊登在《上海体育史话》上以广泛收集意见,后又四易其稿。至1989年,开始按纲目系统汇集史料。采取了查看档案、检阅史书、摘录《申报》、发函征询、调查采访等方法,千方百计地收集资料。在1988年前已有的资料基础上又收集文字资料500余万字,照片500余幅,翻译英文档案150余卷共20余万字。为编写志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汇集资料时,得到了大多数老体育工作者的支持,有不少章节的资料长篇,由资深的老教练亲自执笔。有些章节,历史上并无文字资料保存,由老体育工作者根据亲身经历,再进行调查访问,反复核实后才形成资料。部分条目的资料长篇,以后由文史办公室汇集成册,1989年出版了《体育人物》,1990年出版了《体育场地》等中间产品。

在收集到的史料中,有些史料对部分史实说法不一,为了确保资料的真实可靠,我们列出专题,发动了上海体育史专业委员会的会员,对有分歧的资料进行考证和研究。以后又召开了专题论文研讨会,确保了部分专题史料的可靠性。

1991年,开始初稿试写,试写稿先发到熟悉情况的老体育工作者手中征询意见,然后再修改成初稿。直到1994年2月,所有试写稿全部修改成初稿。同时开始录入电脑,至6月,电脑录入完成。初稿打印后再次发到老体育工作者中征求意见,7月下旬,反馈意见全部集中,再一次对初稿进行修改。10月,修改稿分送编委委员审核,得到了编委的一致通过。至12月,形成送审稿,于1995年1月5日,召开了评审会,评委们认为本志政治观点正确,资料翔实,门类齐全,专业特色鲜明,同意定稿,同时也提出了一些不足之处。会后,我们又进行了一次精雕细刻,4月底将验收稿送审定委员会验收。6月送交出版。

上海体育志的编成,历时七年。提供或采集资料、勘误纠错、编写长篇、参与总纂直到局部章节的审阅,参与者达百余人。其中不少人是近代体育发展的见证人,如冯公智、黎宝骏、梁兆安、张邦纶等老先生都有六七十年的体育经历,他们不仅提供了宝贵的史料,并都参与了部分章节的审阅。其它有许多资深的教练和老师,如梅福基、黄德国、洪源长、周元龙、杨宝藏、邵冠群、胡棣华、徐介德、程骏迪、陈士麟、赵之云、陆钟毅、俞宜震、赵昌辛、艾大钧、龚文珍、刘今鲠、翟凤珠、周士彬、聂宜新、屠景明、叶桂泉、杨恕、周克平等都直接参加了资料长篇的编写,当总纂成稿后,又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核实补充。这次志稿得以完成,首先应感谢这些老师和教练的大力支持。

《上海体育志》所记述的是上海体育发展道路上千千万万人的足迹,而编成它是靠数以百计的采编人员的共同努力。尤其是专职采编人员,他们自甘清苦,不计报酬,放弃了多少节假日,废寝忘食地浸沉于故纸和方格之中,他们中有的带病坚持耕耘,有的熬白了双鬓,百万言的《上海体育志》终于得到完成,这部志稿,是他们共同的智慧和心血的结晶。

《上海体育志》编写过程中,自始至终得到了各级领导的支持。市体委领导在经费、人员和办公条件等方面一直给于充分保证,市地方志办公室经常给于督促和指导,市政府教育卫生办公室方志指导组定期捡查并帮助介决实际问题,国家体委的文史工作委员会也给了及时的业务指导。这些领导的支持和督促,是我们能完成志稿的重要的推动力。在编纂过程中,还得到江苏、浙江体委文史办公室编志同行的帮助,他们将收集到的有关上海的史料无私地支援给我们,并定期举行交流,使我们在掌握和分析史料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多收益。在此一并表示谢意。

由于我们都是初涉志海,都在摸索中前进,编纂人员的知识面和笔底功力也参差不齐,加上种种历史原因形成的史料散失,进入总纂后,难免出现厚薄不匀和轻重不当之处,在成稿后留下的不足之处,恳请同行指正。

编者

1995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