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外资出版机构 2003/8/5 14:37:59

墨海书馆 (The 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Press) 1843年(清道光二十三年)英国伦敦教会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创立。其前身是设在爪哇巴达维亚(今雅加达)的印刷所,1843年迁移上海,中文名为墨海书馆。馆址在上海县城北门外。1850年迁至山东路(福州路以南)麦家圈。先后由麦都思、伟烈亚力(Alexander Wylie)和艾约瑟(Joseph Edkins)主持,编辑有王韬、李善兰、管嗣复、张福僖等。经费由教会资助。

墨海书馆是教会在上海开设的第一个现代出版机构。书馆从巴达维亚运入现代西方印刷设备,采用铅制活字排版,有大小英文铅字7种、中文铅字2种(等于2号、4号大小)。拥有铁制印刷机3台。“铁制印书车床,长一丈数尺,广三尺,旁置有齿重轮二,以二人司理印事。用一牛旋转机轴。”当时尚无电力,乃用牛为动力,在中国知识界引起轰动。孙瀜作诗咏之:“车翻墨海转轮圆,百种奇编宇内传。忙杀老牛浑未解,不耕禾陇种书田。”

该馆当时主要印刷《圣经》和其他宗教小册子。自1850年开始印刷部分科学书刊。从1844~1860年,共出版171种书刊,其中宗教书刊占80.7%,各种科学书刊占19.3%。

出版的数学书籍有,1853年(咸丰三年)出版伟烈亚力主译的《数学启蒙》2卷,是学习西方数学的入门之书;1857年出版伟烈亚力与李善兰合译的《续几何原本》,系欧几里得《几何原本》后9卷(前6卷由利玛窦、徐光启译出),至此,《几何原本》这一古希腊数学名著的全译本得以问世;1859年出版伟烈亚力与李善兰合译的《代数学》13卷、《代数积拾级》18卷,后者是近代中国第一部高等数学译著。

在物理学方面,1858年出版伟烈亚力与王韬合译的《重学浅说》,此书虽只有14页,却是近代中国第一本介绍西方力学的书籍。第二年又出版了艾约瑟与李善兰合译的《重学》,比较系统地介绍了西方力学的内容。

在天文学方面,1859年出版了伟烈亚力与李善兰合译的《谈天》18卷,是关于西方天文学的学术著作,在近代中国学术界有很大影响,梁启超曾在《读西学书法》中评价该书“最精善”,“不可不急读”。

比较重要的科学译著还有1859年出版的《植物学》8卷,其前7卷由韦廉臣与李善兰合译,最后1卷由艾约瑟与李善兰合译。此书是中国第一部介绍近代西方植物学的著作,奠定了中国近代植物学产生和发展的基础。

墨海书馆还出版了慕维廉与蒋敦复合译的《大英国志》以及英国医生合信(Benjamin Hobson)著医学书《西医略谈》、《妇婴新说》和《内科新说》(三书均管嗣复译);重刊了合信所著(陈修堂译)广州出版的《博物新编》和《全体新论》,前书广泛介绍天文、地理、化学、光学、电学、生物等科学知识,后书是第一部系统介绍人体解剖学的著作。

1857年1月该馆创办《六合丛谈》月刊(《Shanghai Serial》),由伟烈亚力主编,内容为科学、文学、新闻和宗教等,是近代上海第一份综合性中文杂志,也是中国最早铅印出版的杂志之一。

该馆除《圣经》等宗教出版物和《六合丛谈》采用活字铅印外,其他书籍(如译印的科学书籍)仍采用雕版印刷。1860年以后,美华书馆迁来上海后该馆停业。

美华书馆 (The American Presbyterian Mission Press) 1860年美国传教士创办。前身是1844年美国基督教(新教)长老会在澳门开设的花(指花旗)华圣经书房(The Chinese and American Holy Classic Book Establishment),1845年迁往宁波,1860年迁至上海,改名美华书馆。馆址先设在东门外,后迁北京路18号(江西路口)、北四川路(今四川北路)135号。

早期经营人是理查德·科尔(Richard Cole)。1858年由威廉·姜别利(William Gamble)主管。1869年姜别利离华后,先后由J.韦利(J.Wherry)、J.L.马提尔、W.S.霍尔特(W.S.Holt)、J.M.W.法纳姆(J.M.W.Farnham)、G.F.费启鸿(G.F.Fitch)等主持。

书馆主要出版《圣经》和宗教书刊及供教会学校用的教科书,还印刷出版了几十种自然科学书籍。1879年(光绪五年)出版的《英字指南》是中国近代最早的英语读本,1886年出版的《万国药方》是中国最早介绍西洋医药的译本,1898年出版的《格物质学》([美]史砥尔原著,潘慎文、谢洪赉合译)是自然科学常识教科书,《代形合参》、《八线备旨》([美]罗密士著,潘慎文、谢洪赉合译)则是数学教科书。还有《心算启蒙》、《五大洲图说》、《地理略说》等被作为教会学校教科书。

美华书馆在印刷技术上应用了姜别利的两项杰出发明。其一是用电镀法制造汉字字模,比传统的手工雕刻字模省时省力,又提高质量,制出的字模形象完美、清晰。姜别利的电镀法是中国印刷史上的一次革命。书馆以电镀法制成大小7种宋体铅字(即1~7号字),大量生产和销售,成为流行几十年的“美华字”。姜别利的另一项发明是设计了元宝式排字架,将汉字铅字按使用频率分为常用、备用和罕用三大类,在木架的正面安置常用、备用铅字,两旁安置罕用铅字,每类字依据部首检字法排列,加快了排版取字的速度。以后各印刷厂多采用这种排字架。

由于书馆运用了以上两项发明,大大提高了印刷质量和效率, 迅速发展成为当时上海规模最大、最先进的活字排版、机械化印刷的印刷机构,并取代了墨海书馆的地位,承印广学会的书刊,成为基督教在中国的最主要出版印刷机构。书馆从宁波迁到上海时有5台印刷机,到1895年已有滚筒印刷机4台和平台印刷机1台、大型手动印刷机4台、汽轮机1台。1902~1903年间,在北四川路又扩建了一所印刷厂,设有排字、印刷、装订、浇铸和照相制版等车间。工作人员从创立时2名印刷工人和1名排字工发展到1917年的200名工人。1923年出盘给商务印书馆。

土山湾印书馆 1864年,上海耶稣会在徐家汇蒲西路448号开办一个孤儿院。1867年,有孤儿342人,院内设置制作宗教用品和印刷书籍的工场,让12岁的儿童学习手艺。其印刷工场即后来的土山湾印书馆。1869年,出版的木版中文宗教书籍已有70种,大多是重刊利玛窦、南怀仁、艾儒略等人的著作。1874年,教区盘入上海一家印刷厂,买进一些印刷机和中外文字模,开始使用铅印,同年还设立了石印部,先后出版《益闻录》、《格致益闻汇报》、《圣心录》、《圣教杂志》等刊物。1875年引进珂罗版,印刷圣母像等图片。1894年,成立照相制版部,最先把石印术、珂罗版印刷和照相铜锌版设备和技术引入上海。1930年还进口西文浇铸排字机1台。印书馆规模进一步扩大,工人多至130人,每年出版中西文书刊百余种,是中国天主教最早、最大的出版机构。

该馆主要出版宗教书刊、经本、图像、年历、教科书以及中、英、法、拉丁文书籍。此外,还承印法租界工部局的文件、报表、通告等,印制一些附有地图和照片的有关中国气象、地质、水文、风俗民情的著作、资料。出版的第一本西文书是《1874年日历》。较有学术价值的西文著作是意大利传教士晁德莅(Zoffoli)的拉丁文著作《中国文学课程》,5册。第一本用铅字排印的中文书是《弥撒规程》。

有关西方科学的书籍主要是:《形性学要》(汇报馆译)、《西学关键》(汇报馆译)、《几何探要》(汇报馆译)、《透物电光机图说》(汇报馆著)、《五洲图考》([法]龚若愚译,许采白述)、《公额小志》(汇报馆译)、《墨澳觅地记》(汇报馆译)、《物理推原》([法]罗爱弟著,李杕译)等。该馆还出版《中国学丛书》、《扬子江上游图》、《江苏省份图》等,不公开出售,制成后寄往国外有关机构。该馆出版的书籍须经教会批准,其书上均印有教会当局准印的字样。1958年并入上海中华印刷厂。

点石斋书局 1876年英商美查(Ernest Major)在上海开设点石斋书画室,后改称点石斋书局。设址于偷鸡桥畔(今北京路浙江路口),聘用王菊人为买办,购置石印全张机3部,聘请土山湾印书馆邱子昂为技师,采用照相石印方法印行经史子集,以及中外舆图、西方书籍,故亦称“点石斋石印局”。其印刷所设于南京路泥城桥堍(今西藏北路),门市部设于抛球场(今南京东路河南中路口)。石印《考正字汇》、《佩文韵府》、《渊鉴类函》以及中英合璧的《四书》等。1878年影印《康熙字典》,初重版共印10万部,创当时出版物最高行销数,获利很大。另外还出版小说,如《新女豪》、《九尾龟》等。1885年创办《点石斋画报》,由吴友如等编绘,很有史料价值。至光绪中叶已发展成为上海规模最大的出版机构,并在北京、杭州、重庆、苏州、汉口等地设有20处批销分店。1889年发行所迁至抛球场南首三层红楼洋房营业。美查回国后,书局归王菊人,并迁址至南京路劳合路(今六合路)口对面(今大庆里)。申报馆由席子眉任买办后,接办点石斋。席子眉故世后,由其弟席子佩为经理。1907年,该局和图书集成局、申昌书局、开明书店合并为集成图书公司。

图书集成局 1884年创办。英国商人美查在上海购置荒地数十亩(今热河路),建筑平房,设凸版全张印刷机,创制3号扁体铅活字,排印《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时四年余,于1889年印就发行。该书局隶属申报馆,但独立经营。美查回国前后,由席子眉、席子佩兄弟经营。后与申昌书局、点石斋书局、开明书店合并为集成图书公司。印行《二十四史》、《九通》等书,出版长篇小说《苦社会》等。为广学会代印《中东战纪本末》、《文学与国策》等书。1912年改组为民国第一图书局,迁汉口。

广学会 原名“同文书会”,英文名称为“The Society for the Diffusion of Christian and General Knowledge Among the Chinese”,1887年成立,1892年中文名称改为“广学会”,1905年英文名称改为“The Christian Literature Society for China”。广学会是基督教传教士在上海创立的出版机构,由英国伦敦布道会传教士韦廉臣(Alexander Willamson)联络林乐知、慕维廉等人发起创办。赫德兼任会长(当时称总理),佛克任副会长,韦廉臣任督办(后称总干事),主管日常工作。1890年韦廉臣病故后,由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主持,时间长达25年。广学会的会员主要是西方在华人士,即传教士、外交官(外国驻华公使及驻沪领事)、上海工部局官员、商人(洋行经理)等,只有少数华人,如蔡尔康等参加翻译西书工作。会员人数最初为31人,1905年有254人。广学会会址先后设在熙华德路(今长治路)25号、江西路41号、蓬路(今塘沽路)44号,曾在河南路445号增设发行所,又在北四川路(今四川北路)143号造三层办公楼,1932年在博物院路(今虎丘路)128号建成九层楼大厦。

同文书会原设有印刷部门,由于经营亏损,于1890年停业,印刷机和铅字等卖给汉口苏格兰圣经会。所有的印刷业务由美华书馆承办,广学会本身只搞出版发行业务,主要是翻译、编撰、出版书刊。自创办以来,共出版神道、哲理、法制、政治、教育、实业、天文、地理、博物、理化等十几个方面的2000多种书刊和图片,每年出版新书和重版书平均100种左右。出版物的种类包括书籍、刊物、图片、布道单张、美术月份牌等。

广学会出版的刊物主要有《孩提画报》(1888~1890)、《训蒙画报》(1888~1890)、《成童画报》(1889~1891)、《万国公报》(1889~1907)、《中西教会报》(1891~1917,1912年后称《教会公报》)、《大同报》(1904~1917)。其中《万国公报》是近代中国介绍西学内容最多、影响最大的刊物之一。

民国时期还出版过《女铎》、《福幼报》、《明灯》、《道声》、《女星》、《平民家庭》、《民星》等刊物。

广学会先后出版过韦廉臣的《格物探原》,花之安的《自西徂东》,李提摩太的《七国新学备要》、《天下五洲各大国志要》、《八星之一总论》、《列国变通兴盛记》、《百年一觉》(美国毕拉宓著)、《泰西新史揽要》(英国马恳西著),林乐知的《文学兴国策》(日本森有礼辑)、《中东战纪本末》等书籍,其中尤以《泰西新史揽要》和《中东战纪本末》两书最为著名。《泰西新史揽要》由李提摩太和蔡尔康合译,1895年出版。内容是19世纪欧美各国的发展史,特别是详述了各国变法图强的历史,出版后风行一时,印行3万部。《中东战纪本末》由林乐知和蔡尔康合编,1896年出版。该书内容为中日甲午战争的资料、评论汇编,其中林乐知等人对中国时局的评论发人深省,引起强烈社会反响,尤其是戊戌变法时期对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广学会各种书刊的出版大多有国外捐款,因此经常有送书刊的活动。早期赠书主要是委派各地传教士到科举考试的考场分送,以后又改向各级官员及各地学校分送,还采取了一种会员制度,入会者可免费收到年内出版的所有书刊。广学会的出版物最初由美华书馆和申报馆经销,以后委托申昌书画室和格致书室代销,并在北京、重庆、南京、镇江、福州等各大城市及朝鲜设立了35处经销点。1956年与其他基督教出版单位组成中国基督教联合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