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2002/1/30 10:53:55

在世纪之交的时候,《上海出版志》的问世,是上海出版界值得祝贺的大事,对千百万读者来说,也是很有意义的大事。

二千多年前,中国就有了书籍。我们祖先很早发明了造纸术和雕版印刷术,它对中国人民交流思想,传播知识,积累文化,起过巨大的作用,对创造光辉灿烂的古代中国文明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19世纪40年代,鸦片战争以后,上海被迫开埠。外国传教士和商人纷至沓来,强行圈购土地,开书馆,办报刊,建印刷厂,在帝国主义侵略和资本输出的同时,带来新的出版观念和出版业。接着清政府也在上海办起了江南制造局翻译馆,民间的夏瑞芳、张元济、廉泉、俞复等有识之士先后创立了商务印书馆、文明书局等110多家新书馆、石印厂和铅印厂,并辐射全国。这便是中国新兴的现代出版业的萌芽。此后,陆费逵、汪孟邹创办中华书局、亚东图书馆,新书店如雨后春笋,竟达200家左右。其中商务印书馆拥有资本500万元,中华书局拥有资本200万元,这是中国两家大型的出版企业。它们纷纷出版教科书和各类图书,业务蒸蒸日上。这一时期,堪称上海出版业的成长期,在印刷技术上逐步以机械铅印代替雕版印刷,若干书馆、书局代替官刻、坊刻、家刻的传统格局,而形成全国的出版中心。

五四前后,以《新青年》为标志的现代报刊业盛行,上海也居全国首位。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促进了出版业的兴旺。30年代初,中国共产党创立人民出版社,鲁迅、瞿秋白、茅盾、巴金、郑振铎诸大师直接参与编辑出版工作,进步文化人创立春野书店、创造社出版部、光华书局、昆仑书店、南强书店等。30年代邹韬奋、胡愈之创办生活书店、读书生活出版社、新知书店,出书尤其活跃。近二十年间,外患内战不断,白色恐怖笼罩,但是上海出版业仍然取得了十分可观的成就。在极端艰险的政治条件、十分困难的物质条件下,一批中小书店果敢地翻译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主要著作,这是上海出版业最大的功绩。1936年上海出书9438种,1.78亿册,这是上海也是全国出书最多的一年。这是解放前上海出版业的鼎盛期。在此期间,上海出版业利用现代印刷手段出版了10多万种中外各类图书,整理出版大量古籍,介绍外国思想理论和科学技术著作,对中国的文化建设和中国民主革命起过重要的启蒙作用。

在抗日战争时期,上海出版界蒙受重大损失。商务、中华、世界、大东书局的出书业务大为收缩,主要出版教科书。生活书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战斗中成长,出版8种期刊,头三年就出版图书790种,在各地有55个分店,位居战时出版界的前列。

孤岛时期的上海,依然出色地发挥出版基地的作用。出版了《鲁迅全集》、《资本论》(全译本)、《西行漫记》、《大众哲学》等重要著作。

解放以后,上海进入出版的新时代。十几家国营和公私合营出版社的建立,私营书店的编辑出版业务人员参加到社会主义出版队伍中来,社会主义出版事业从小到大,欣欣向荣。1955年,出版社、书店、印刷厂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有了很大的发展,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的1952年,全国出书的种数和印数就超过建国前的出书最多的一年。此后的发展更加迅速,出版了一大批好书,取得了伟大的成绩。1957年以后,政治运动不断,受到“左”的错误影响,加以资金、设备、纸张不足,出版事业的发展不能不受到限制。特别是十年“文化大革命”,艰苦创立起来的社会主义出版业受到严重摧残,出版社的编辑出版人员被下放到“五七”干校,不少人被以“战高温”、“四个面向”(工厂、农村、基层、边疆)为名赶出出版系统。1978年,中共上海市委拨乱反正,决定重建上海市出版局,恢复下属10个专业出版社(1996年已增至36家),这是上海继续发挥全国出版基地作用的组织保证。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上海出版业进入全面腾飞、大展宏图的新时期。各出版社在邓小平理论指导下,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贯彻执行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科教兴国、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等一系列方针政策,拨乱反正,召集和扩建编辑出版队伍,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团结广大著译者,冲破长期来“左”的思想束缚,突破一个又一个禁区,出版了《辞海》、《汉语大词典》、《英汉大词典》、《中国医学百科全书》、《金文大辞典》等一批标志性的精品书籍,与国外同业合作出版、版权贸易有了长足的发展,呈现了改革开放和繁荣昌盛的景象。与此同时,全系统投入2亿美元,加快了印刷技术的全面改造。排版告别了“铅与火”的时代,步入电子时代,印刷告别了铅印时代跨入胶印时代。现在全市图书发行网点有4400个,遍布城乡各个角落,为振兴中华的出版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上海出版志》是建国后上海第一部出版志,它用实事求是的观点记述了上海出版业的兴衰、起伏。从宋元时代雕版刻书,到近代机械印刷,再到当代电脑排版,全面地反映了上海出版业的历史和现状。内容丰富、资料翔实,是本书的特色之一,其中记载了许多堪称“全国第一”的出版史料。人们可以看到先辈创业的艰辛。大量翔实资料反映出先辈的敬业、严谨、创新、奉献的优良出版传统,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发扬。

《上海出版志》包括出版机构、图书、期刊、编辑业务、书刊印刷、书刊发行、教育和科研、干部职工队伍、行政业务管理、经营管理、人物、专记等篇章,帮助我们从不同侧面了解上海出版工作。它给人以启示:只有对各个环节、每本书刊、每个词句、每幅图片都兢兢业业,精益求精,才能不断出版无愧于我们时代的精神食粮。

本书的编撰者都是长期从事出版工作的专家,几位年逾七旬的老编辑也参与其间,他们不辞辛劳,不顾年老体衰,尽力搜寻、核查资料,精心编撰。历经10年寒暑,不少部分反复修改,数易其稿,所撰志稿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文献价值。

当前,上海出版事业正处在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今年初,规模宏伟、设备先进的大型上海书城开业,中国第一个出版集团——世纪出版集团宣告成立,《辞海》(1999年版)、《十万个为什么》(新世纪版)等一批精品书籍即将问世。上海印刷业的振兴也日见成效。我们希望,《上海出版志》的出版发行将对上海出版工作的更加兴旺起促进作用。

宋原放 孙颙

一九九九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