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后记 2002/1/10 15:50:07

《上海电影志》在经历了整整十个寒暑的磨砺以后,今天终于面世了。而在此之前,包括张骏祥、于伶、丁正铎在内的十几位曾为她殚精竭虑的老前辈门,却已相继谢世而去。所以,当您翻开这部凝聚着上海电影界几代人心血和希望的典籍的时候,您也许真的可以从中看到、听到、或是感觉到上海电影人对事业挚着追求的心潮在汹涌着、澎湃着。尽她只是浩瀚社会生活中的一隅;尽管她只是绵长历史篇章中的一页,但她精神矍铄、坦荡地向您走来,带着几代上海电影人的骄傲和喜悦,同时也透出了他们的艰辛和坎坷。

1988年3月,上海市电影局遵照中共上海市委、市府、市委宣传部关于修志的指示要求,成立了以张骏祥为首的《上海电影志》编纂委员会,拉开了编纂这部志书的帷幕。嗣后,在十年不间断的努力之中,三次因人事变动而调整编委会成员,先后有近二百五十位电影界同人直接参与了制订方略、搜集素材、整理资料和撰写初稿的繁重工作。次第间为她付出过辛劳的圈内外专业人士不下数千人次。他们相继查阅了374卷《申报》影印合订本和数千份各个时期的影艺报刊杂志;制作了5600多张卡片;复印了1700多篇有关文章;收集了2500多幅照片;走访了近千位相关人士和已故影人的亲属子女;复印了1700多篇有关文章;收集了2500多幅照片;走访了近千位相关人士和已故影人的亲属子女;写出了近五百万字的资料长篇;他们朝夕不辍,废寝忘食,寒暑相煎,群策群力,最终凝聚成了今天的硕果。

这是一部志书,不是一部史书。这里忠实、客观地记录着从1896年以至1995年为止整整一百年中发生在上海这块土地上有关电影的一切。横分门类,纵写史实;横不缺项,纵不断线;资料为主,述而不论。从内容分布看,在全部上海电影事业诸片种中,故事片占60%;在历时百年的沧桑之中,建国以后占60%;在建国以后的发展历程中,又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新时期占60%。这三个60%,充分表明了编纂者们的立场和态度。的确,人总是有思想,有精神的。本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精神,所谓“不论”也者,其实论也就在其中了,只是她不同于史书之论罢了。倘若有识之士日后能从中得益于一鳞半爪,则编纂者们的苦心经营也就足以得到丰厚的回报了。

脱稿之日,不禁喜上眉梢;回首十年,难免感慨良多。写下以上这些文字,一是为了纪念已经相继谢世的参加过编委工作的那十几位老前辈;二是为了由衷地感谢所有关心过、支持过、付出过,特别是自始至终为之呕心沥血的那些同志们;尤其要说的是,还应该向自1896年以来在上海电影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过的所有同仁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因为你们所创下的业绩和走过的每一步脚印,才使《上海电影志》中的每一个篇章和每一行字句得有所从。由此,上海电影人乃至中国电影人所创立的过去的和现在的,甚至包括未来的辉煌,才得以如同“春王正月”般赢来她的永恒和不朽。

谨以此为《上海电影志》后记。

吴贻弓

一九九八年十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