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城市管理彰显威力——非典危机带给我们的启示之六 2021/2/5 14:11:31

非典来袭。

上海,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能否顶住这场灾难?全国乃至全世界都睁大了眼睛。

阻击非典,上海的城市管理彰显威力:医院社区,空港车站,抗非战线宛若铜墙铁壁;水电不断,物价稳定,市民生活秩序井然;工厂不停,工地不歇,经济建设继续推进……

“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灾难面前,上海之所以能从容不迫、章法有度,关键在于近年来通过不断创新,现代城市管理体系已经形成。

网络全覆盖

传统的“单位”制在城市里几乎覆盖全体居民,那时候有疫情或者突发事件,只要动员“单位”,反应很快。但在市场经济下,“单位”的社会职能逐步剥离,不少群体,不能被“单位”覆盖。而对于流行病,落掉任何一个群体都有极大的风险。调查表明,一个非典超级传播者最多可传染112人。对于上海这样一个有着1 600万人口,开放度、流动性极大的城市而言,阻击非典传播,难度不言而喻。

关键时刻,上海市委、市政府果断决策——启动“条块结合,以块为主”的属地化管理方式。近10年来,上海在探索“三特”之路中形成的“两级政府、三级管理、四级网络”城市管理体系,为上述决策提供了有力支撑。

一张覆盖社会各个角落的非典防护网瞬间铺开。

横向到边。大到中央驻沪单位、市属单位,小到社区饭店、美容院、网吧,都要接受各区县、街道的地毯式检查,从通风到卫生,从人员出入到体温报告,无一遗漏。居委会还每天深入了解居民健康状况,发现病情及时处理,发现疑点随即报告。徐汇区新世纪幼儿园一名患儿被确定为“疑似病例”后30分钟内,区政府各职能部门领导先后赶到幼儿园,迅速查清全园126个小朋友、30多位教职工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医院、街道、派出所协同作战,不分昼夜,把不在园内的小朋友一一找回。当得知一位小朋友去外地探亲,随即追踪至外地。在最短的时间里,168名与患儿有接触的人员逐个接受了流行病学调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对上海在这一事件中表现的高效务实给予肯定。

纵向到底。在上海的疾病预防控制三级系统中,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区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施本地区的疾病控制计划,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社区预防、保健工作,环环相扣、衔接无间。一旦发生疫情,各级医院必须在第一时间向所属区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报,区县中心再向市中心报告,及时地进行动态分析、疫情评估,拟定防治策略,展开病情监测。如今,上海针对非典的监测哨点已达110个,覆盖本市各级医疗机构,能够24小时全天候对全市进行疫情监测。

制度更有力

现代城市管理体系是不断发展起来的动态大系统,它好比一部大的机器,按照规划蓝图建设生产出来以后,重要的问题在于启动运转。而与之配套的建筑业管理、环境管理、公用事业管理等专业管理制度就是源源不断的动力。

完善的制度往往能在非常时期,体现出城市管理的控制力。上海建筑市场有严格的用工制度,严禁施工企业违规录用非成建制劳务和无证劳务人员,一旦发现,立即给予处罚。四、五月份是外来务工人员家乡的农忙季节,但非典当前,有关部门作出了外来务工人员“不进不出”的规定,即便是一时不参与新项目的人员,也要统一组织,接受培训。目前全市8 000个工地,没有出现大规模集体返乡现象。上海环境卫生防范制度严密。市中心垃圾运输密闭,避免环境二次污染;污水排放达标,截住有害物质进入生态循环。

完善的制度更能在非常时期,保证城市的快速反应。去年,上海制定了覆盖全市、随时启动的减灾预案,把可能影响和侵袭本市的灾害事故划分为19类25项,详细提出了遇到紧急灾害和意外时,由谁处置、如何处置以及具体的工作标准和要求。当非典危机产生之时,医疗垃圾处理预案紧急启动,执行隔离任务的医务人员按规范在“全副武装”下收集医疗垃圾,经过两次消毒后装入双层专用塑料袋,事先指定的焚烧企业则每天派专用密闭车辆到各医院收集,垃圾直接进入焚化炉,经85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燃烧,炉渣、炉灰收集后运送到危险废弃物处置中心,用水泥固化后进行深埋。与此同时,准备已久的排水处置应急预案、邮政分送应急预案、酒店消毒应急预案等也悉数上阵,各项措施迅速到位,在第一时间阻断了非典的传播。

与意外抗争的过程,也是城市管理制度进一步创新的机遇。在抗击非典的实战中,上海建筑业管理部门决定加快建筑劳务有形市场的建设,构筑一个让外来务工人员合理、有序流动的平台。沪上水务、燃气、电力、市政、设计等行业也纷纷酝酿创新措施,使管理制度更加严密。

管理人性化

城市管理走向成功,既包括物的变化,也包括人的变化,而人的观念、,巴想、习惯的现代化,具有更为深远的意义。在这场抗击非典的战役中,更让人感觉到,上海的城市管理已从传统的刚性管理发展到以人为本、刚柔桕济的管理。

上海人谈非典,总是与1988年爆发的“甲肝事件”相联系。那时,由于误食带菌毛蚶,全市近3万人感染,外省市企业闻“沪”色变。但,正是那一次灾难,换回了一个教训——上海市政府意识到,城市管理必须体现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柔性互动,提升市民素质,实现“自我管理、自查自律”是题中应有之义,“七不”规范的实施被视为上海城市柔性管理的开端。

城市的主体是人,城市管理要围绕人、关怀人。在抗击非典时期,被隔离人员感到了来自政府的温暖。从北京回来的小曾发烧了,被要求回家“医学观察”。街道、居委干部当起了小曾的“生活保姆”:每天买菜做饭,嘘寒问暖;怕小曾闷着,他们送去报纸;天热口渴,他们送去冰橙汁;晚上10点,小曾提出要吃夜宵,他们马上端来热腾腾的面条,小曾在隔离期间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这样的人性化管理比比皆是。上海建设交通系统设立的70余个投诉、求助、监督电话,在“抗非”期间,确保公用事业服务与市民零距离。市民足不出户,打个电话,就可获得关于水电、通讯等各类服务,燃气部门还推出网上抄表服务,给老百姓提供最大便利。

规范的灌输,情感的互动,政府管理部门和百姓越贴越近。在非典袭来之际,立法部门将“随地吐痰”的罚款上限提高到200元,市民积极拥护;爱国卫生运动一声号令,1 600万市民纷纷响应;居委会宣传“防非”,志愿者队伍成行;餐厅、宾馆推行“分食”就餐,几乎所有顾客一致赞同……

非典考验着城市管理,更让人认识到城市管理的重要性,上海城市管理能级由此将进一步提升。

(傅贤伟张奕陶健)

原载《解放日报》2003年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