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难以忘却的20昼夜——记上海第五、六例非典患者的儿女和两位医务人员 2021/2/5 14:11:30

敏儿(化名)是个北方姑娘,本周六她将和众多高三学生一样步入高考试场。

然而,当她的同学们都在家中紧张备考时,敏儿却在上海被隔离了整整14天,可恶的非典也在这段日子里残忍地夺走了深爱着她的父亲。

敏儿的父母就是上海的第五、第六例临床诊断为输入性非典患者。

父母双双被非典击中

4月24日,为了给敏儿营造一个安全的复习迎考环境,父母带着她和读高一的弟弟小华(化名)离开了非典肆虐的北方,一家四口驾车南下,25日从江苏进入了上海,通过道口时测量体温一切正常。可没想到短短几小时后,敏儿的生活彻底改变了。

当天下午,爸爸开始头痛、发热。抱着侥幸的心理,爸爸没有到医院去治疗,而是买了点退烧药服下。3天后,爸爸的烧仍然没退,他一个人去了医院,从此敏儿再也没有见过他,而家里却一下子多了许多全副“武装”的陌生人,他们穿着隔离服装给家里消毒,并不停向他们发出询问。非典?爸爸得了非典!恐惧向敏儿袭来,她和妈妈、弟弟随即被隔离接受医学观察,闵行区疾控中心的孙云和第五人民医院的戴莉将和他们保持联络。

25岁的孙云去年刚刚大学毕业,在闵行区疾控中心担任信息员。可没想到,那天中心的人都出去工作了,“替补队员”一下子成了主力。戴莉比她大3岁,护士工作干了多年。两个陌生的姑娘一下子成了亲密的战友。那天她们刚在休息室入睡,突然电话铃惊醒了睡梦,是敏儿打来的电话,她在那头焦急地喊着:“我妈38.6摄氏度,你们赶快来看看!”密切接触者出现高烧,事态严重了。孙云和戴莉赶快做好必要的防护跑到敏儿她们的房间,再次量体温,39.2摄氏度。两人赶紧抢在第一时间联系救护车、定点医院,通报疾控中心。

此时的敏儿失控了,为了她的高考,父亲已经发病,现在又轮到了母亲。她抱着妈妈,怎么也不肯放手:“把我一起送到医院,我要和他们在一起。”孙云、戴莉不停地劝着她,最后决定由戴莉陪同敏儿母亲去医院,孙云留下来照顾姐弟俩。

四人同时被隔离

第二天,诊断结果出来了,敏儿的父母成了上海的第五、第六例输入性非典患者,孙云、戴莉和患者的子女都是最为密切的接触者。闵行区卫生局、疾控中心决定,将他们4人紧急转移至一家尚未启用的医院接受隔离观察。

那是一幢三层的小楼,地方大,却很冷清。进入小楼后,孙云和戴莉边摸索边开始工作。三楼属于姐弟俩,二楼归孙云、戴莉,一楼空置;为防止有人误入其中,大门紧锁。孙云手中握着钥匙,觉得格外沉重。

两人反复勘察小楼的构造,根据隔离的要求划分了污染区、半污染区和清洁区。由于条件有限,不可能隔离得很彻底,因此她们尽量找有门的地方作为划分的界限,在各个区域分界处放置脚垫作为标识。原来的男女厕所一个作为半污染区用,一个作为清洁区用。“尽管只有我们两个人,但一切都要规范,14天里,我们从不贪图距离的远近,严格制定从一个区域到另一个区域的路线。”孙云说。

消毒是隔离口子里最重要的事情。两位姑娘每天都要对三层楼的地面和空气消毒,此外还有四个人的饭盒、防护用品、衣物以及排泄物。5月初的几天,上海的气温高达30摄氏度,孙云和戴莉穿着两层隔离衣,每天的第一项工作是把前一天晚上浸泡在消毒液中的饭盒、剩菜剩饭捞出,用两个垃圾袋密闭包好,然后从三楼开始对楼面消毒,一个圈子绕下来,汗流浃背。“就像大学时的军训一样,几个小时未沾一滴水,都快虚脱了。”当惯了独生子女的孙云一时间无法适应,但她凭着共产党员应有的责任感,依然无悔地付出着。有一天,戴莉读报,当看完了记述北京地坛医院医务人员生存状态的报道后,感动得泣不成声:“和她们比,我们现在真的不算什么,再苦也要坚持。”

尽力高考告慰父亲及热心的上海人

在特定的环境下,爱心是抚慰受伤心灵的最好方法。1 4天里,孙云、戴莉除了尽心做好工作外,她们还是敏儿、小华姐弟俩惟一可以依靠的人。孩子们和外界惟一的联系都是通过她们的手机,和母亲每天通两次电话,与学校的老师沟通学业问题,还有敏儿的高考怎么参加等等。

由于非典具有很强的传染性,避免和姐弟俩接触是比较安全的方法,但孙云和戴莉不忍心疏远他们,每次看到姐弟俩信任的曰光,她们的心就软了。每天,她们把饭菜送到姐弟俩手中、帮她们测量体温,房间里装上厂门铃,只要门铃一响她们就会出现在姐弟俩的眼前。姐弟俩的母亲从病房里打来电话,拜托她们给小华买辣酱,拜托她们给女儿买零食;让儿子看电视不要太晚;让女儿不要挑灯夜读…..“我也有父母,我也想念我的父母,我的父母也是这样叮嘱我的。”孙云每每接到这样的电话总尽力把事情做得最好,让姐弟感受到母亲的宠爱,也能让这位慈母安心治病。

最难过的是5月15日,父亲因并发症抢救无效永远地离开了,孙云和戴莉下午获悉这一噩耗后就犹如千斤巨石压得她们透不过气来。电视上的晚间新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姐弟俩,楼上随即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声,孙云、戴莉穿好防护衣服冲上三楼,只见敏儿已经瘫倒在地板上……孩子们的眼泪流了几个小时,小华先平静下来,他拉起姐姐,认真地对她说:“为了躺在病床上的妈妈,我们一定要坚强。”

非典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太多的不幸,但面对痛苦,面对生离死别,坚强是惟一的方法。日子总要过下去,日子也必将会好起来。敏儿和小华是好样的,孙云和戴莉同样也是优秀的,她们用自己热情的心温暖了这对姐弟。现在,敏儿经常给孙云打电话,把姐弟俩的近况告诉她,敏儿说:“谢谢你们在我最困难的时刻帮助了我。我快高考了,我会尽力考好,为了爸爸,也为了所有照顾我们全家的上海人。”

(施嘉奇)

原载《文汇报》2003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