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2001/12/29 10:43:47

《上海旧政权建置志》是一部比较难写的志书。它的前身拟名是《上海旧政权志》,而《上海旧政权志》是较早拟议的《上海政务志》的部分内容。后来《上海政务志》分割为四,《上海旧政权志》为其中之一。如果写《上海旧政权志》,首先遭遇到的困难,可以设想,政权更易,历代所经,在上海的各区区志、各县县志中,已经有所记载,单列一项《上海旧政权志》,势必多所重复,徒费人力。在实践的过程中,参加修志诸位,乃改名为《上海旧政权建置志》,落笔在建置,二字之增,内容大为缩小与集中,避免了与他志大量重复,写起来明确,读起来清楚。与纂人员之高明,可取。

虽然如此,《上海旧政权建置志》还是一部比较难写的书。除了重复毕竟不能完全避免,一个原因是,纯属政权建置,内容只是年代、机构,以至于所辖区域及其职掌,不免枯燥,即使对于愿作专门研究的读者,读来亦恐乏味。现在完成的这部志书,颇具匠心地写进了一些重要事件,就是明智之举。既点明了在这个阶段内上海地区发生的重要事件,而这些事件均与上海地方政权有关,或竟是其所学,不能看作是题外之事,应是题中可有之文。这样的写法使读者明白,地方政权亦可以起大作用于一时,不是总同虚设。而此种看来与“建置”并不紧密相关之事的写入,还意外地多少减少了建置志内容所决定的枯燥,这当然是次要的了。

还应提到,就所写重要事件看,概述得当,能见要领,尤可贵者,如写东南互保事件,能突破陈说,给予应有的正确评价。东南互保,清末极为重要,其作用是保护了上海的安宁,避免了兵灾,还避免了列强耀武上海的用心。而这样一个地方政权公然违反清朝中央意旨并与之对抗的行动,发生于上海,一可见上海从1842年以来的异于全国之外(我常说,无异就没有近现代的上海,东南互保是其一)。二,也许更为重要的,清朝号令已不能施之于地方,可见末路已至,东南互保是为机先。我曾多次主张,修志工作者应研究历史,有所见方能有所述,同时,不能死守“述而不作”之古训。本志中东南互保一段,全文数百字,述其概要,“不作”不行,述而有作,点到了,是必须的。

本志述政权建置,截断众流,断自元代上海建县,我极赞成。谈上海的历史,往往作漫无限制的引伸,徒在夸古,既无必要,反乱人意。上海建置,简单明了,应从上海二字出现开始,政权建置,始于此时,应属天经地义。

“人物”一篇,凡属志书,皆所必列。其实,这也是不视志书各别而强求一律的表现。本志亦设“人物”篇,然或只作简介,或列一览表、名录,我以为是得当的。多数人物已见之于他志,今只从政权有关的人录之以备检索的方便,如此足矣。

凡此,这本《上海旧政权建置志》便成了迄今我所见到的上海各种志书中篇幅最小,但又大体可备查考的资料书,我想强调这一点,以为尚在纂写诸志的参考。修志以来,就我所见,都是篇幅巨大,动辄百万言,其趋势是越来越长,以量求胜。写一部短小而得当的志书,似乎极难。其实,此并不难,真正掌握史事,研究有素,大胆割舍,又具备文字素养,短小的佳志亦夫可求。《上海旧政权建置志》亦有可议之处,如专记《租界机构》,我以为已有《租界志》,可以不必重复。然就总体而论,它是一部短小得当简明扼要的志书,可作为杀长篇巨制风中一举,以示提倡。自然,政权建置,本身并不复杂,具备条件成其短小。然反之,并不能说复杂的内容和头绪就只能表现为长而又长的志书。所言是否得当,愿候教。

唐振常

2000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