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编后记 2002/2/5 11:34:38

1991年6月,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下达编纂《上海政务志》的任务,上海人大志为该志的第一篇。之后,确定《上海人民代表大会志》单独编纂一部志书。1992年8月,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建立上海人民代表大会志(简称上海人大志)编纂组(1995年1月更名为上海人大志编纂委员会编纂室),配备了专职编纂人员,编纂工作开始启动。至1998年7月交付出版,历时6年。在这几年时间里,编纂了《上海人民代表大会志》《上海通志》的人大·代议机构部分,还编写了28期《参阅资料·人大志资料选编专辑》和宣传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等文稿,共计140余万字。

建立一支专职为主体、专兼职相结合的修志队伍。1992年8月,配备了4名市人大机关离退休干部为专职编纂人员,编纂工作进入实质性启动阶段。专职编纂人员尽管年老体弱,6年来坚持发挥余热,乐于修志。1993年确定市人大机关有关部门在职干部15人为兼职编纂人员。他们忙里偷闲巧安排,见缝插针写志稿。在任务重、要求高、人员少、时间紧的情况下,专兼职编纂人员认真学习,刻苦钻研,积极实践,较好地完成了修志任务,保证了修志的进度和质量。

搜集大量资料,精心筛选,严谨考证。胡乔木同志曾经说过:志书是科学的资料书。这说明资料是志书的基础,但不是资料的堆积,而是经过修志工作者精心的筛选,严谨的考证,用科学的方法加工提炼而成。我们搜集的资料约计5000万字。头两年,我们用大部分时间、主要精力,搜集大量资料。之后,随着编纂工作的深入开展,继续搜集有关资料,并对搜集到的大量资料进行筛选、摘编、考证,为撰写志稿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分工撰稿,集体总纂,反复修改。我们在分工撰稿的基础上,采取集体总纂的形式,即由上海人大志编委会副主任高文魁、沈敏康、上海政务志编委会副主任余宝麟、上海人大志主编蔡秉文和两位副主编、两位专职编纂人员组成的总纂小组。从篇目提纲、框架结构,到内容、文字、照片;对所有的志稿,包括试写稿、初稿、征求意见稿、修改稿、评审稿、验收稿,都经过总纂小组成员仔细阅读,提出意见,集体讨论,精心修改,力求把差错消灭在成书之前,使志书符合修志的规范要求。多数篇章修改5~7稿,有的篇章十易其稿。可以说,志稿在分头执笔撰写的基础上,经过总纂小组反复修改、精雕细刻,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领导重视,各方支持。1993年7月,经中共市人大常委会党组讨论,决定建立以市十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贵璋为主任、秘书长高文魁和原秘书长沈敏康为副主任的由15人组成的上海人民代表大会志编纂委员会,讨论、决定修志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审查、通过《上海人大志》全部志稿。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积极解决修志人员的配备、修志经费的落实、办公条件的提供等问题。在上海人大志编纂过程中,自始至终得到市地方志办公室、市地方志审定委员会和上海政务志编纂委员会的领导同志和专家、学者的悉心指导、具体帮助;并得到上海人民政府志、上海人民政协志和上海旧政权志编纂室,市档案馆和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档案室等单位的通力协作、热情支持。对此,我们对关心和支持过《上海人大志》编纂工作的所有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

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系前无古人的事业,是一项十分繁重的系统工程,加之编纂人员均非史志专门学科出身,又缺乏修志实践经验,主观上虽然尽了极大的努力,但疏漏和差错仍难以避免,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上海人大志编纂委员会编纂室

1997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