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继承创新并重做好上海城市区志编纂工作 2018/11/2 14:55:33

王继杰

城市区志诞生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首轮社会主义新方志编纂热潮中,在首轮全国新方志三级志书规划之初,区志并未列入,但在修志实践中,从无到有,逐步发展。1987年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成立后,根据上海特大城市的特点,在中心城区开展城市区志编纂试点工作,取得经验后逐步推广。1994年9月第一部新区志《普陀区志》出版,至1999年2月,圆满完成12部首轮区志系列丛刊的编纂任务。

首轮城市区志的成功实践,奠定了其在社会主义新方志体系中的地位。199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地方志编纂工作的通知》在三级志书规划中列入“市辖区编纂的地方志”,2006年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明确地方志书包括“市辖区志书”。随着上海城市化进展,上海城区逐渐增多,1988年至2001年,原郊区10县中9个县,宝山、嘉定、上海、川沙、松江、金山、青浦、 奉贤、南汇县先后撤县,现18个区县中只有崇明仍为县,新建区在社会经济形态各方面迅速向中心城区演进,城市区志在上海第二 轮新方志编纂工作中愈益重要,市规划的25部区县志书中,16部为区志,而且,除续修的《崇明县志》外,其余8部县志,也由各撤县建区的区方志办完成。

一、自成体系的上海城市区志编纂

改革开放以来的上海城市区志编纂,绵延不绝,持续发展。

(一)率先完成的上海市首轮城市区志编纂

上海市首轮城市区志编纂是大胆探索、勇于实践的历程,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及其办公室在部署上海地方志工作时,根据上海实际情况,指导中心城区志编纂,在黄浦、南市、普陀三区先行,取得经验,全面推开。1990年12月的《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若干规定》提出“本市编纂的地方志,包括《上海市志》各类专志以及区志、县志”。1991年基本确定首轮上海市新编地方志“一纲三目” 体系:“一纲”即10册、46卷、近1100万字的《上海通志》,“三目” 即10部县志组成的《上海市县志系列丛刊》、12部区志组成的《上海市区志系列丛刊》、110部专志组成的《上海市专志系列丛刊》。 12部区志以《普陀区志》为带头羊,于1994年率先出版,继而《杨浦区志》、《吴淞区志》、《黄浦区志》、《闵行区志》、《静安区志》、《南市区志》、《徐汇区志》、《卢湾区志》、《闸北区志》、《长宁区志》、《虹口区志》陆续问世,至1999年2月大功告成,在全国直辖市中率先全部完成所辖区志编纂任务。

(二)先期启动的上海市第二轮城市区志编纂

2010年1月8日上海市地方志工作会议部署全市第二轮新编地方志书编纂工作,标志着新一轮地方志书编纂工作全面启动。此前,区志续修工作已经启动,方志事业绵延不绝、永不断章,根据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每20年续修一次的要求,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根据首轮区县志已经完成的情况,以区县为重点推进续修工作。 2000年5月市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上海地方志编纂工作的通知》,同年11月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下发《关于上海市续修地方志工作的若干规定》,明确要求“凡新建区建区时间满10年者,都要开展新区志编纂工作。如宝山区、浦东新区,均要编修新区志。已合并为新黄浦区的原黄浦、南市两区,应续修区志。区志编纂工作已完成的区,凡区志下限满10年者,如普陀、杨浦等区也应续修区志”。区志续修工作列入2001年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工作“十五”计划》。2001年5月《黄浦区续志》《南市区续志》编纂正式启动,经过修志人员22个月拼搏,于2003年3月两区合并后领导班子换届选举时完成。2007年4月19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上海市地方志工作2006-2010年规划》, 对区县志续修作了更为具体的规定:“在已经编纂出版嘉定县、黄浦区、南市区、川沙县、南汇县等5部区县志书(续志)基础上, 抓好其余区、县志书的编纂出版工作。(1)完成《卢湾区志》(续志)、《普陀区志》(续志)、《徐汇区志》(续志)、《长宁区志》(续志)、 《杨浦区志》(续志)、《宝山区志》、《松江县志》(续志)、《奉贤县志》 (续志)、《青浦县志》(续志)、《金山县志》(续志)、《上海县志》(续志)、《崇明县志》(续志)等12部志书的编纂出版。(2)启动《闸北区志》(续志)、《静安区志》(续志)、《虹口区志》(续志)、《闵行区志》、《嘉定区志》、《金山区志》和《浦东新区志》7部区志的编纂工作”。“十一五”规划包括了24部区县志书编纂任务,其中区志15部,奠定了上海市第二轮城市区志编纂的基本格局。

现在看来,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当时对续志工作的一系列部署相当及时、有效,原本独立的区县修志机构在首轮志书完成后,或并入党史办、档案馆,或已撤销,为完成续志任务,陆续恢复机构, 落实编制,组织队伍,为方志事业的可持续发展留下了宝贵的“火种”。

(三)全面推进的上海市区志续志工作

2006年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颁布后,上海各区地方志工作乘势而上,顺利推进,至2008年6月《虹口区志》(续志)编纂启动,所有区都开始了续修工作。2010年1月市地方志工作会议后,市政府办公厅于2月12日印发《上海市第二轮新编地方志书编纂规划》通知(沪府办发(2010)5号),确定上海市第二轮新编地方志书编纂规划由《上海市志(1978~2010)》、上海市级专志、 上海市区县志三个系列组成,上海市区县志系列共25部,其中区志16部(因2009年5月南汇区并入浦东新区,增加《南汇区志》(续志)1部),总体目标在“2015年前,完成上海市区县志续志系列志书的编纂工作”。目前已出版6部:《黄浦区续志(1993~2000)》、 《南市区续志(1993~2000)》、《普陀区志(1991~2003)》、《卢湾区志(1994~2003)》、《宝山区志(1988~2005)》、《杨浦区志(1991~2003)》:在编6部:《徐汇区志(1991~2005)》、《长宁区志(1993~2005)》、《闸北区志(1994~2005)》、《虹口区志(1994~2007)》、《静安区志(1993~2008)》、《浦东新区志(1990~2009)》;拟编4部:《闵行区志》、《嘉定区志》、《金山区志》、 《南汇区志》。确定后的第二轮城市区志编纂规划,遵循《地方志工作条例》,由原来原则上10年一修调整为20年一修。

二、继承优良修志传统,积极推进上海城市区志编纂

方志事业源远流长,在扬弃发展过程中,无论是志书内容形式、 还是编纂组织和方法,都形成一系列行之有效、值得遵循的法则, 城市区志编纂也不例外。

(一)坚持实事求是、存真求实的修志原则

质量是志书的生命。《关于上海市续修地方志工作的若干规定》要求“续修志书必须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坚持实事求是、存真求实的原则,科学、准确、全面地记述

自然、人、社会发展的历史和现状。不唯书,不唯上,只唯真。” 市方志办领导在各次会议上反复强调志书质量的重要性,提出进度要服从质量,由此产生的问题由市方志办协调解决,前提是各区方志办同志要做好自身工作。强调实事求是有两个标准:一是史实, 即入志的内容不出差错;二是据事直书,既写成绩也写失误,主观上不想当然,负责任地用资料说话。入志资料必须翔实得当,注意收集宏观性资料、综合性资料。做到基础的资料要收齐,重要的资料不能漏,特色的资料要收集,统计数据要系统齐全实用。各区方志工作者在区志编纂过程中贯彻质量意识,打磨志书精品。

(二)实行“党委领导、政府主持、各级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组织实施、专家参与”的工作体制

上海各区第二轮修志,基本上都是采取“党委领导、政府主持、 各级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组织实施、专家参与”的方法组织领导志书编纂。“党委领导、政府主持”即成立本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编委会有的由区委书记或区长担任主任委员,分管副书记、副区长、 区方志办主任任副主任委员,也有的由分管区委副书记担任主任委员,分管副区长、区委或区府办公室主任、区方志办主任担任副主任委员。委员由区委、区政府下属主要部门和主要驻区部属、市属企业单位的负责人担任。“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组织实施”即由区地方志办公室组织区部委办局、街道镇、驻区单位等承担相关编写任务,承编单位按区志篇目提供初稿和资料卡片,由区方志办负责培训、业务指导,并将初稿进行分纂,再总纂成志稿。“专家参与”即邀请方志专家、行业专家担任顾问或参与志稿撰写。上海各区志均有相应的编纂委员会,有的区方志机构被撤或更名,一度就由区档案局、年鉴办公室等组织实施,普陀、长宁、虹口、静安等区都聘请专家担任顾问。

(三)营造“勤于探讨、善于研究”的优良学风

地方志书是地情资料的科学集成。如果没有对国情区情、志书编纂的深入研究,很难想象能编就有“一方之全史”之称的地方志书。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以开会、办班、考察等形式积极推进续志研究。2000年起先后5次召开区县续志编纂理论研讨会,还有针对性地召开专题研讨会,如2005年10月的区县续志记述体制改革专题研讨会、2006年8月的区县年鉴和志书关系研讨会等。每年召开的中心城区志鉴编纂协作会、郊区志鉴编纂协作会上区志编纂也是主要议题。2006年4月、2007年7月市地方志办公室分两期主办区县志编纂高级研修班,组织区方志办负责人、总纂、主笔参加研修,强调续修志书指导思想,讲授“第一轮修志的回顾和第二 轮修志的思路”、“区县志总纂”、“志书的质量标准和行文规范”、“区县志篇目设计与非区属单位的资料搜集”等,专家讲座后有研讨, 集中上课后组织学员向兄弟省市取经学习,2005年8月、2006年2月市地方志办公室两次主办“上海市区县方志编纂人员培训班”。 上海城区地方志工作者也积极组团参加全国城市区志研讨会(城市区志专业委员会学术年会前身)。

为使修志人员了解区政、区情,各区志办也有很好的举措。如徐汇区于2005年3至5月举办“区情教育系列讲座”,邀请区人大和有关局、委的主要领导主讲。讲座的内容涉及“徐汇区科学发展的现状及战略”、“城区建设与管理”、“文化事业的创新与发展”、“徐汇区财政发展的策略与措施”、“公共政府建设的现状与发展趋势”、 “徐汇区的信息化建设”和“徐汇区的重大工程建设”等。

通过一系列探讨、研究,上海城区地方志工作者对于区志续修如何体现改革开放的时代特征、如何体现城区地情特色有了自己的思考。例如对经济体制改革的记述,第二轮区志模式不同,大而言之, 一种是集中记述,如《卢湾区志(1994~2003)》,一种是分散记述, 如《黄浦区续志(1993~2000)》、《南市区续志(1993~2000)》、《宝山区志(1988~2005)》等,但大家在谋篇布局时都作了反复的研讨。学术无涯,分歧正常,修志只要抱着科学的严谨态度,就一定能提高质量。

(四)坚持“一评二审三验收”的审查验收制度和内评内审程序

“一评二审三验收”的评审验收制度,保障了本市首轮新编地方志书的高质量。原则上先由编纂单位组织对志稿进行“内评内审”, 再由市地方志办公室组织评议、审定、验收,审查验收人员由有关领导和方志、历史、社会、档案、法律、政治、经济、文化、军事、 统计、保密等相关方面的专家组成。编纂单位对评议会中的专家评议意见进行汇总、整理、归纳,并形成具体的志稿修改方案,报经市地方志办公室同意后对志稿进行修改,审定会对志书是否合格形成审定意见,验收逐条对照审定意见进行,最终出具验收批文。由于二轮志书编纂较为紧张,一度简化审查程序,将评议、审定会议合二为一,如先期完成的《黄浦区续志(1993~2000)》、《南市区续志(1993~2000)》、《卢湾区志(1994~2003)》、《普陀区志(1991~2003)》。2006年5月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副秘书长田嘉在《奉贤县续志》评稿会上讲话,要求坚持三审制度。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予以贯彻落实,之后的《宝山区志(1988~2005)》、《杨浦区志(1991~2003)》、《徐汇区志(1991~2005)》、《长宁区志(1993~2005)》、《虹口区志(1994~2007》均坚持“一评二审三验收”的审查验收制度。

编纂单位的“内评内审”也是志书质量的重要保证,上海各区志编纂过程中,一般召开3至4次较大型的评稿会,如本办工作人员的内部评稿会、本区领导评议会、专家评议会等,邀请本地各级领导和专家参与志稿质量把关,区历任领导实践、见证改革开放历程,最熟悉地情、史实,本行专家最清楚本行业、本部门情况,有助方志办把好史实关、资料关和质量关。志稿“内评内审”并改定后须经本志编纂委员会会议或编纂委员会主任会议审定通过。

2010年4月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市地方志书评审验收办法》下发,对“一评二审三验收”的审查验收制度和内评内审程序以规章形式予以明确。

三、任重道远,上海城市区志编纂的不足、困难与思考

地方志书是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地方志书质量规定》对志书有更为具体的要求,对照目标,上海第二轮城市区志还存在一定的不足,即便与首轮区志相比,也有一些差距。上海两次志书评奖中,首轮12部区志分获特等和一、二、三等奖,其中《静安区志》在1997年全国志书评比中获优秀志书奖。 在2008年上海市第二届地方志优秀成果评奖中,参评的3部区志续志2部获三等奖,如果把撤县改区后的区志办续修的县志也统计进来,得奖率就更低了。

(一)资料基础有待夯实

资料性是地方志书的基本属性,一部志书质量高低,归根结底取决于资料工作基础是否扎实。二轮区志编纂伊始,尽管有关规定和市志办领导都强调资料工作的重要性,要求志书有资料长编,起码撰写初稿时重要资料保留出处,以便考证。但一方面因进度紧张, 另一方面续志记述时限接近,二手资料比比皆是,区方志办照搬年鉴的编纂方法,往往没有严格按摘抄资料卡片、编写资料长编的科学程序操作,承编单位只提供初稿,不附相应的资料卡片,分纂、 总纂人员在初稿上修改、通稿。由于没有资料长编甚至资料卡片环节,改稿过程中不易发现问题,即便发现问题也无从着手修改,成书后也不利开发利用。最近,《静安区志》续修过程中,有家驻区市属企业缺乏资料,先在首轮《上海航空工业志》中找到相关记载却过于简单,最终在档案室中查到《上海航空工业志》资料长编, 丰富翔实,修志人员如获至宝,全文复印,资料价值可见一斑。目前在编的区志,都从资料卡片开始做起,每则资料详注出处,成志后统计表格等注明资料来源,静安区地方志办公室先后两次下发资料工作的规定,要求“一事一卡”,资料卡必须注明资料来源,对来源于区档案馆资料、公开出版物的资料可以在附件中不收录原材料(或其复印件);其余来源的资料均需要收录原材料(或其复印件)。 口碑资料需填写《静安区志资料考证单》;网络资料需要注明网络(站)名称和网址,对奖牌、奖杯等实物资料可用拍摄照片或扫描等方法制作附件资料。对来自工作人员工作笔记、手头资料、电脑中的电子文件等非归档资料,需填写《静安区志资料考证单》。《长宁区志(1993~2005》》在完成验收之际,召开编纂委员会会议要求各承编单位继续完善资料长编工作。这种着眼长远、把编修志书作为建设区情资料库抓手的意识值得推广。

(二)内容全面性客观性有待提高

第一,地方志书内容应全面。理想中的区志须记述区域内所有事物的全貌,然而,驻区部属、市属单位与区政府没有行政隶属关系, 这部分志稿质量、进度往往成为区志的“软肋”。还有在社会发展多元化趋势和多种经济形式并存的格局下,尽管修志人员多管齐下, 征集资料,如杨浦区商业续志编纂组依靠区工商局、区药监局、区税务局等提供社会商业企业的基础资料与信息,依靠街道收集社区商业资料,依靠区商业联合会,收集其会员企业资料,对区域内大卖场、综合超市、连锁店、专业市场和大型餐饮服务业等重点商业企业进行发函和上门收集资料的办法,但总体而言,二轮区志对外资经济、民营经济以及体制外社会内容的记述仍有诸多不足。

在修志实践中,区志内容实现从“区属”到“区域”还应把握尺度。 如供水、供气、供电、通信、邮政等公用事业,以城区界域分别记述还得不到管理统计的支持,如电力供应,上海市一般以市东、市西、 市南、市北划区管理,与行政区不完全一致,如何记述?记述邮政情况的几部区志,行业人士看后觉得均存在一定问题。从实际出发, 区志不妨有所为有所不为,跨区域管理的金融、公用事业内容,还是交由市志详记为宜,但相关网点等情况在区志可以反映。

第二,地方志书内容应客观。《上海市第二轮新编地方志书编纂规划》要求志书“坚持实事求是。既要客观反映上海的成绩和经验, 也要客观反映上海的不足和失误,不溢美,不诿过”。但由于历史沉淀不够、施政者影响犹存等原因,二轮区志普遍对发展曲折记述不足、几无着墨,有待努力。其实,志书不是政论,而是以事实说话, 反映社会客观存在,可以有所作为。如《奉贤县续志(1985~2001)》

在人民生活卷收入支出章设农民大病住院支出节,既记述了党和政府提高农村医疗保障的措施(1997年起对农民实施大病统筹合作医疗),也如实反映了看病难、看病贵问题。1997年起,奉贤县实施农民大病统筹制度组成大病基金,由县镇两级财政支付。“1997 年~2001年,全县农民大病住院医疗总费用9583.53万元,获得大病补偿病人7492人次,县镇补偿总额3485.22万元……农民大病三分之二医疗费用仍需个人负担,合作医疗保障水平还较低”。 志书对看病贵的原因也进行了分析:1997年人均住院支出11776元, 2001年增至14304元,药费涨幅相对较少,而以体现医生技术劳务价值的项目收费逐年增高,因住院条件改善相应费用支出也在增加。导致“大病住院高额费用使一般农民家庭不堪重负,特别患病支出3万元、4万元甚至5万元以上的家庭,基本上是倾全家积蓄, 甚至举债累累”,“农村居民因大病致贫、返贫时有发生”。

(三)宽严不一的保密尺度

公开出版的地方志书对保密有严格的要求,上海二轮区志承编单位在报送初稿时对保密有承诺,志书送交审定前也应由保密部门盖章认定,但由于记述时限近,许多内容尚未解密,更因为各单位对保密尺度把握不一,修志人员无所适从。例如,某区原为工业大区,拥有相当的仓储面积,区志评议会后专家要求补充系统的仓储库房资料,区建委以保密为由拒绝提供,但同样的资料收入另一部区志。还有,某区志为全面记述计划生育方面情况,从市计生委一 份内部统计资料中摘录了几个表格,区计生委认为这些资料属保密范围,不同意入志,然而询问市计生委,答复可以公开。

(四)篇幅太过庞大,行文不够简洁

志书行文应惜字如金,首轮区志纵横百年100万字(实际字数) 已属鸿篇巨制,二轮区志风云十年150万字也控制不住。志书不同程度存在套话虚话徒占篇幅、事务性工作连篇累牍等情况,以致不得不在评议会、审定会上把字数控制作为一项硬指标写入意见,修志人员在后期修改时煞费苦心。在信息爆炸的当代,志书如何全面记述地情又能概括得当、篇幅适宜,值得研究。

四、与时俱进,开拓创新,提升上海城市区志编纂质量

困难是前进路上新的台阶,上海区志工作者兢兢业业,开拓创新,在实践中探索通往成功之路。

(一)依法修志,健全区地方志工作机构,完善地方志工作体制机制

2010年1月,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主任委员殷一璀在上海市地方志工作会议讲话中强调:第二轮地方志书编纂工作启动后,各区(县)要按照《条例》的要求,建立健全地方志工作机构,要有牌子、有明确的职责定位、有负责人和专职人员、有编纂经费,确保编纂工作开展。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李丽提出把区县方志机构问题作为2010年的头等大事来抓,争取“六有”即有机构、有牌子、有编制、有经费、有领导、有图章。 明确区县地方志机构名称为“地方志办公室”,有利于机构稳定, 有利于工作的开展如征集资料。最近拟订《上海市实施<地方志工作条例>办法》,市编办非常理解,从行政权限、立法规范考虑不建议直接提“地方志办公室”,但同意以“地方志工作机构”出现, 指向比较明确。经过努力,5月黄浦区地方志办公室恢复成立,目前, 17个区方志机构基本实现“六有”,其中1家独立,3家与党史办、 档案局(馆)合署,7家与档案局(馆)合署,6家与党史办合署。 下一步工作是保证基本编制、建设骨干队伍,为城区地方志工作的持续发展打好基础。

(二)重视质量,努力推进区志编纂科学性

首轮志书资料工作比较扎实,但在资料处理方式上的最大失误是忽视注释,为学术界诟病。确实,作为一部以科学性为追求的资料性文献,确实应该遵循通行的学术规范。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也作出了相应的规定,《地方志书质量规定》第四十条提出:“注释符合学术规范,便于查找原文。注释形式全书统一。引文和重要资料注明出处。”上海二轮区志开始实践,如已出版的《普陀区志(1991~2003)》,在编纂的《徐汇区志(1991~2005)》、《长宁区志(1993~2005)》、《虹口区志(1994~2007》等,对统计表格、 有歧义内容等加以注释。事实证明,重要资料加以注释极为必要, 如《普陀区志(1991~2003)》外贸编收录《1991~1998年普陀区外贸出口拨交额情况表》和《1999~2003年普陀区外贸直接出口额情况表》,由于不同年份外贸统计体制的变化,表格数据分别采自市外经贸委、区外经委,且有统计数、快报数之别,如此复杂的情况若不加说明,当代人也不知究竟,何况子孙后代乎!

志书注释也是一门学问,上海续修区志的注释还失之过简,有为注释而注释之嫌,如注为“本统计数据根据某部门档案资料”。 注出处应以能准确定位为目的,当至少出现原文档标题为宜。

(三)与时俱进,扎实推广信息化手段在修志中的应用

信息化技术的普及程度,是两轮修志客观条件的最大变化。上海区志工作者积极探索信息化手段在修志中的应用,不仅志书出版一般多附有电子光盘,更在征集整理资料、汇拢资料长编、编纂志稿过程中采用数字化文件、利用网络(政务网、公务网等)传输, 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而且,修志过程中形成的极为丰富的数字化资料,几乎可以直接导入区情资料库,便于查询利用。

目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立项并由北京紫光新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中标的“数字化上海市地情资料库”软件开发项目经过半年多开发,已进入内部测试,即将在世博会后投入试运行。“数字化上海市地情资料库”的建设目标是依托已有地方志信息化建设的基础,充分发挥和利用互联网的优势,建设一个集地情资料收集、保存、 加工、编辑、检索、开发、利用、管理等数字化网络化功能于一体的地方志网上协同修志和资料开发利用的平台系统,一旦上互联网为区县等基层修志机构共享使用,一定会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

《卢湾区志》(续志)所附电子光盘刻录了志书未予收录、但也有一定存史价值的内容,既可帮助减少志书篇幅,又增强了存史功能,有助于控制志书篇幅,扬数字化技术容量大之长,实为一举多得。

方志之树虽然古老,但从其未来的发展空间而言,又可称年轻。 全体方志工作者辛勤汗水的浇灌,不断催放新卉奇葩。上海城市区志工作者愿以自己的努力,让这株古树名木长青!

(作者单位系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原文为作者于2010年9月13日在中国地方志协会城市区志专业委员会2010年学术年会上所作的发言,原载《上海地方志》2010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