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三节歇后语 2018/4/4 12:38:57

一、地名歇后语

云头顶里搁跷板——高桥

经布场上射箭——川沙(穿纱)

两亲家公拜年——南汇(男会)

七石缸里打拳——松江(松缸)

丝瓜勿采——大场(大长)

老母羊抬轿——杨行(羊扛)

核对斤两——顾村(过称)

江边跑马——浏河(溜河)

猪猡呒食——-外冈(牙缸)

鹞子断线——方泰(放它)

旗杆跌倒——横沔(横眠)

菜苋不摘-场(芯长)

小囡偷冷饭一六灶

云头里鲫鱼——高邮(高游)

白米春碎——汕头(碎头)

三斗米粢饭——大团

云头星里火烧_—一奉天

暗洞里瞎摸一广东广西(晃东晃西)

桥底下经布——下沙(下纱)

塌屋扫地——瓦屑白盐进库——盐仓

老长辈白话——老港(老讲)

老太婆着长衫——界南(假男)

汤罐无水——宝山(爆碎)

黄浦江上莳秧——青浦

丝网下水——嘉定(加锭)

驴子直脚——罗店(驴踮)

贼偷牛车盘一江湾(扛弯)

卖猪猡勿用称——广福(扰腹)

老头求签——南翔(内详)

驴子爬墙——马陆(马录)

塌饼刮拆——娄塘(流糖)

蕃瓜不采——黄渡(黄大)

新娘子回门——三灶(三朝)

鸭食钵脱底——乍浦(啄破)

摘了又摘——福建(复苋)

圆子变塌饼一重庆(重掀)

黄浦江打翻花露水——香港

船舱里贴纸头——湖州(糊舟)

烂船不修一周浦(舟破)

糯米饭砌壁——万祥(饭墙)

额角头上插引线——航头(衍头)

毛竹造桥——祝桥(竹桥)

老太婆吃鸡——北蔡(剥扯)

二、数字歇后语

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

一丈二尺的扁担——摸不着头尾

一个横里二个仁——样货

一枪打死杨六郎——没戏唱了

一只眼看书——眼开眼闭

一块板子做扇子——点缝没有

一盆冷水浇头——冷了大半截

二锅头的瓶子——嘴紧

二分钱的买卖——本小利少

二牛打架——角顶角

二姑娘绣花——细功夫

两个哑子困在一横头——呒没闲话好讲

三年勿种棉花——稻地(道地)

三夹板上雕花——刻薄

三九天穿单褂一抖不起来了

三岁小孩贴对联——不知上下

三月里扇扇子——.满面春风

三个钢钿放两处——是一,二是二

六姑娘做媒人——先人后己

六月里穿棉鞋——热脚(日子)难过

七个人困两头——颠三倒四

八个油瓶四个盖——缺这少那

八宝饭上洒点盐——又添一味

九曲桥上散步——走弯路

十亩园里一棵树——独苗

十二月里讲话——冷言冷语

十五只小菜——七荤八素

八十岁学吹打——气短

一百只兔子拉车——乱了套

三、物事歇后语

大石头沉海——落千丈

大年初一拜年——你好我也好

大年夜格砧墩板——呒没空

大雪天走路——一步一个脚印

小鸡踏扁头——呒救

小牛掉在水井里一有力无处使

老鹰吃麻雀——一点不留

老鸭子吃田螺——嘴壳硬

老鼠跳进米囤里——吃不完

老鸦窝在火里——天火烧

一辈子蒸馒头——啥气都受过

一个教师一路拳——各有各的打法

一只筷子吃藕——专挑眼顺

一枪打死苍蝇——不够本

一只筷吃面——一独挑

二九十八,三六十八——呆板数

二小子穿大褂——规规矩矩

二流子打鼓——吊儿郎当

二婶婶嫁人——拿不定主意

三个指头捏田螺——稳拿

三花脸照镜子——鬼相

三九天种小麦——不是时候

三点成一线——准了

三伏天刮西北风——莫名其妙

三只脚的板凳——不稳

五更天走路一越走越亮

六指头搔痒——格外周到

六月里格阵头雨——勿长久

七个铜板对半分一不三不四

八仙桌上放盏灯——明摆着

八月半的月亮——正大光明

九月里的茭白——-灰心

十月里格鸡冠花——老来红

十二三岁当家——啥事不懂

十五只吊桶打水——上八下

八十老人唱山歌——老调

大年夜晒衣服——今年不干明年干

大水冲倒龙王庙——家人不认得一家人

大蒜头出芽——多心

小庙里的神——没见过大香火小

狗落粪坑——单少肚皮装

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老面蒸馒头——发得快

老鼠啃鸡蛋——没法下口

老鼠钻在风箱里——两头受气

老虎吃天——无从下口

老鼠衔菜刀——作死

老母鸡生疮——毛里有病

老鼠钻进书箱里——咬文嚼字

红木当柴烧——不识货

黄牛吃草——吞吞吐吐

黄毛鸭下水——不知深浅

黄狗当马骑——乱来

黄鼠狼爬在鸡棚上——不偷鸡是偷鸡

白布掉在染缸里——洗不清

白糖拌蜜糖一甜上加甜

白娘子吃雄黄酒——显现形

黄牛肩胛——滑头

乌龟垫床脚——硬撑

乌龟爬门槛一全看这一番

甲鱼翻筋斗——四脚朝天

狗咬屎泡——空欢喜

狗捉老鼠——多管闲事

狐狸戴礼帽——假装正经

蚂蚁出洞——找小吃

蚊子叮菩萨——认错了人

蚊子叮石臼——觉勿着

猴子爬树——拿手

猴子屁股——坐不住

猪八戒看唱本——假斯文

猪摆擂台——八戒逞能

象牙上扳雀丝——故意找岔

牛拉汽车一怪事一桩

牛吃稻柴鸭吃谷——各有各的

福马吃豆芽菜——绝嫩

龙发脾气——兴风作浪

羊的尾巴——翘不起

鸡毛点灯——十有九空

蛇吃鳗鲡——比长短

螺蛳壳里做道场——兜不转

蟛蜞裹馄饨——里戳出

鳗鲡死在汤罐里——勿使直

鹁鸪生蛋——一对

蚕宝宝肚皮——全是私(丝)

月亮里点灯——空好看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老虎头上拍苍蝇——寻死

老鼠尾巴煎汤——油水不大

红头苍蝇叮牛屎——臭味相投

黄牛钻狗洞——不顾身材

黄连树下拉琴——苦中作乐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黄连树上挂猪胆——苦上加苦

白骨精演说——妖言惑众

白脚猫——在家停不止

黄瓜棚抽脱架子——软倒

乌龟找甲鱼——一路货

乌龟壳上贴广告——硬牌子

甲鱼吃甲鱼——六亲不认

狗咬乌龟——寻不着头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狗掀门帘——露一鼻子

泥鳅抹肥皂——滑上加滑鱼

嘴里的水——进进出出

蚊子叮鸡蛋——无孔不入

蚊子钻进甏里——不知白天黑夜

猴子捉虱子——瞎抓

猴戴金冠——惹祸大王

猪八戒照镜子一内外不是人

猪鼻孔里插葱——装象

牛角上抹油——又尖又滑

牛头裤短袜子——相差一大截

牛身上拔根毛——勿在乎

马捉老鼠——不务正业

虎当马骑——有胆有魄

羊嘴里呒草——有嚼呒嚼,白嚼(贬人话多)

蛇吞蝎子——以毒攻毒

鸭吃砻糠——空欢喜

蟛蜞爬在芥菜上——不上不落

蜻蜒吃尾巴——自吃自

蝼蛄生出蚂蚁来——代不如一代

麻雀打雄——越小越凶

猫哭老鼠——假慈悲

竹篮打水——一场空

踏破皮球——一包气

船头上跑马——走投无路

甏里捉乌龟——稳揿

棺材里伸手——死要(铜钿)

宜兴夜壶——好只嘴

萝卜敲金锣——敲一记短一段

饭箩里出烟——淘气(吵架)

纸糊栏杆——靠不住

隔年蚊子——老口

顶着石臼做戏——吃力不讨好

面筋里裹馄饨——块土上人

筷子夹骨头——光棍三条

飞机上拉二胡——唱高调

先穿鞋子后着袜——硬套

井底里雕花——深刻

米筛子当门帘——难遮众人眼

麦柴管吹火一小气

豆腐拌乳腐——越拌(辩)越糊涂

卖布勿带尺——存心勿良(量)

草帽坏脱边——顶好

城头上跑马——远兜转

莴苣笋炒蒜苗——青(亲)上加青(亲)

铁公鸡——一毛不拔

麻袋里格钉——自戳出

隔年黄历——过时货

旗杆上挂灯笼——高明

肉馒头打狗——有去无栗

描金箱子白铜锁——外面好看里面空

茶馆搬家——另砌炉灶

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

蝙蝠见太阳——瞎了眼

蜗牛爬墙——慢慢来

赶鸭子上架——有意为难

镜子看花——好看不好拿

牛尾巴上拍苍蝇——碰巧

冬天吃梅子——寒酸

芝麻落在针眼里——巧透

芝麻开花——节节高

床底下放鹞子——大高而不妙

端午日的黄鱼——时鲜货

脚炉盖当镜子——看穿

油条泡汤——软落

肉骨头敲铜鼓——昏(荤)咚咚

驴子跟马跑一蹩断脚

石头上掼乌龟——硬碰硬

石卵子烧豆腐——软硬不均匀

弄堂里扛木头——直来直去

麻袋上绣花——问(纹)到底

茶壶里圆子——有嘴倒不出

飞机上挂暖壶——高水平(瓶)

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刀切豆腐——两面光

电线杆当火柴梗——大材小用

芝麻里格黄豆——独大

豆萁柴烧火——着急(荚)

青皮橄榄——先苦后甜

雨落灰堆里——点子多

药店里甘草——百搭

屋面上的瓦——一代压一代

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鹞子断线——无影踪

粪缸里的石头——又硬又臭

稻柴烧肉——假正经(针金)

汤罐里炖鸡——只出张嘴

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核桃里格肉——不敲不出来

柳树开花——没结果

开刀不上麻药——硬干

鸽子飞上天——骨头轻

金瓜换银瓜——越摸越差

楚河汉界——一清二楚

茄子开黄花——变了种

敲锣卖糖——各干一行

横着扁担走路——霸道

吃了枯炭——黑了心

四、人事歇后语

张飞绣花——粗人有细活

张飞上阵——横冲直撞

诸葛亮用兵——虚虚实实

王府里做亲——大来大往

张果老卖老寿星——倚老卖老

武松看鸭子——英雄无用武之地

秀才碰着兵——有理讲不清

木匠戴枷——自作自受

阎罗王出告示——鬼话连篇

灶君老爷戴孝——白袍(跑)

关帝庙里求子——跨错庙门

叫花子炒三鲜——要一样没一样

瘦子赤膊——露骨

哑子打算盘——闷算

养媳妇做媒——自顾不周

雷公喝醉酒——乱劈乱打木匠

弹墨线——眼开眼闭

肚皮里撑船——内行(航)

剃头店打烊——勿理

哑子喊捉贼——难开口

脚底下搽油——滑脚

脚踏西瓜皮——滑到那里是那里

额角头上放扁担——头挑

江西人钉碗——自箍(顾)自

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胸口上挂钥匙——开心

裁缝生病——勿磷(灵)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两个哑子碰面——呒话呒商量

烧香赶出和尚——反客为主

买仔爆仗给别人放——寿头(戆大)

缺嘴吃线粉——落路

张飞战关公一忘了交情

关公卖豆腐——人硬货不硬

孔夫子背褡裢——两头输(书)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钟馗开饭店——鬼不上门

外甥打灯笼——照旧

陌生人吊孝——死人肚里得知

叫花子打拳一穷祸(舞)

判官的女儿一鬼丫头

孔夫子唱戏——出口成章

叫花子看滑稽——穷开心

醉汉上街——东倒西歪

瞎子磨刀——快哉

独眼龙相亲——一眼看中

土地老爷吃汤圆——吞不下去

贼骨头碰着强盗——黑吃黑

刘备招亲——弄假成真

驼背跌跟斗——两头勿着实

歪嘴吹喇叭一邪(斜)气

聋甏格耳朵一装装样

脚踏两头船一三心两意

跟着和尚卖篦箕——看错人头

瞎子采毛豆——巴结(荚)

头顶生疮、脚底流浓——坏透

瞎子吃馄饨——肚里有数

造屋请仔箍桶匠——找错了人

瘌痢头浪插金花——忍痛要好看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瘌痢头上剥盖(痂)——噱(血)头

吊死鬼拍粉——死要面子

烧香望和尚——一事俩顺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