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五节文物古迹 2018/4/4 12:38:56

一、文物保护单位

(一)市级

镇域内有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二处。

老宝山城位于高桥镇东北2里许。建于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方广64亩,原雉堞楼橹咸集,有内外护城濠,城门洞5座,为海防驻兵之所。“文化大革命”后,仅存南城门洞1座和门洞上方2—3米高的老宝山城遗址。1959年5月26日,上海市人民委员会公布上海市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高桥老宝山城遗址被列为上海市第一批乙级文物保护单位。1977年12月7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批准上海市文化保护单位调整方案(名单),对老宝山城撤销保护。老宝山城遗址被破坏。1984年5月1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布市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老宝山城遗址又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太平天国烈士墓位于高桥镇北首屯粮巷村。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太平军主将吉庆元率都进驻高桥。清松江海防同知刘郇膏率清兵,勾结美国华尔洋抢队和英德侵略军发起突然袭击,双方激战于屯粮巷一带,历时78天。阵亡战士的尸体被当地人民埋葬在屯粮巷村前的一块长方形土地中。1954年上半年,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会同上海市高桥区人民政府修建高桥屯粮巷太平天国烈士墓。同年7月5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复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关于太平天国烈士墓碑文的报告。1959年5月26日,高桥屯粮巷太平天国烈士墓被列为上海市第一批甲级文物保护单位。1977年12月7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批准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调整方案(名单),高桥太平天国烈士墓仍为第一类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二)区级

镇域内有被列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二处。

东炮台碑位于炮台浜村东海塘旁。清康熙五十七年建,周长52米,高5米。雍正十年(1732年)海溢,迁建塘内。乾隆二年(1737年)迁回原处。现仅存康熙年间石碑一块。 1963年由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将倒在田间石碑加制水泥底座,在原处竖起。碑高1.3 米,宽61厘米,厚20厘米,边缘镌刻龙纹图案。1983年12月23日,川沙县人民政府同意县文化局《关于第一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的请示报告》。东炮台碑确定为第一批县级文物保护地点。现为浦东新区文物保护单位。

嘉庆炮台清嘉庆十年(1805年),另筑新炮台于张家浜口,即现龙叶村草庵庙旁。此炮台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鸦片战争中被英国侵略者毁尽。现无标志。1983年12月23日,川沙县人民政府同意县文化局《关于第一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的请示报告》。嘉庆炮台确定为第一批县级文物保护地点。

(三)不可移动文物

镇域内有12处宅、室、园列为浦东新区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单位。

敬业堂沈宅 宅址高桥镇西街124弄2号,沈邦荣于1920年修建。主楼面南偏东,为五开间九上九下的二层楼房,建筑面积680平方米,后又陆续增建约320平方米。现宅院占地面积930平方米,建筑面积1000平方米。

三德堂凌宅宅址高桥镇西街161号,凌祥春于1918年建造。坐北朝南,中式砖木结构,共三进,25个房间。占地12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200平方米,用银3万元。

成德堂万宅 宅址高桥镇陈家弄28号,万瑞元于1929年开始建造,1931年完工。是一幢20世纪20。30年代上海典型的石库门建筑。全部为砖木结构、砖墙承重。占地1亩多,原有建筑面积900平方米,现存留750平方米。

仰贤堂沈宅宅址高桥镇典当桥(今称胜利桥)北堍东首,沈晋福于1933年建成。面北座南背靠界浜(今高桥港),占地1亩许,主楼建筑面积600平方米,东有二层楼书房,西有二层楼配房,总建筑面积约1100平方米。解放上海时,受到炮火的严重创伤,现由镇政府出资修缮,辟为“高桥历史文化陈列馆”。

黄氏民宅宅址高桥镇西街133弄3号,宅主黄文钦。始于清末民初,完工于1921年; 有大小房间25间,面积约1000多平方米,南北两侧有圆形山墙,三进深庭院大、中、小天井分隔;上下门窗、廊檐、栏杆等均有木雕图案,门罩、门楼、屋檐尽头处都有砖雕装饰,题材丰富,工艺精良。

树德堂王宅 宅址高桥镇王新东侧,宅主王松云于1907年建造。房屋占地1205平方米,建筑面积1995平方米。正南朱漆大门、气度宏伟,西建亭台楼阁、花园水榭,整幢建筑石、木、砖雕刻俱全,是浦东一座典型的清代民居。

庆誉堂蔡宅宅址高桥镇北街104弄11号(原北街357号),蔡啸松建于光绪晚年(20 世纪初),是一座三开间、三进深、二层楼中式宅院。占地1亩4分,总建筑面积800平方米, 耗银400余两,历时13年才落成。

印家花园宅址高桥镇北街365号(原北街84号),印渔村于1928年开工建造,1935 年全部完工。扩建原有老宅,新造一座园林,连成一片,成为镇域著名的一座私人园林住宅。 由南北两部分中式房群组成,共有房屋32间,占地10亩,建筑面积1400平方米。今园林大部已废,仅存亭台和住宅建筑。

凌桥杨氏民宅宅址龙叶村吴家湾,杨松林于1933年建造。东西宽24米,南北深20 米,是一座五间堂二厢房、中西合壁的四合院。历时5年,耗资28000银元。至今已70余年,外墙面仍无一丝裂缝和破落。

钟家祠堂位于高桥镇钟家弄74号,营造商钟惠山于20世纪30年代初所建。五开间四进深,占地2400平方米,建筑面积1432平方米,四周建有围墙,祠内遍植松柏冬青。共耗资10万银元。抗战胜利后,祠堂改作校舍,先是清溪小学,解放后是钟家弄小学、高桥中心校。

钟氏民宅宅址高桥镇西街160号,钟惠山于20世纪20年代末建造。坐北朝南,五开间三进深、二层楼,中西合璧的四合院。占地3亩,建筑面积2000平方米,总耗资20万银元。此宅曾是育民中学分部,现为轻工业技校校舍。

至德堂吴宅宅址高桥镇石家街12号。前身为蔡氏的柏树厅。清末,由吴允珊向蔡氏连房带地一并买下重新建造。三开间两厢房,正屋后面有余屋5间,为清代后期典型民居。 日寇入侵,维修力绌;“文化大革命”期间,又遭破坏。

(四)镇级(初定)

《古高桥旧址》碑1984年1月4日于镇北大队仓库水泥地下挖出。碑虽断成三截,字迹清晰可认。中书“古高桥旧址”五个大字。右上方刻“戊辰年春”,左下款“平康会”立。 碑高160厘米,宽50厘米,厚15厘米。制作讲究,字迹古朴,乃印星台手书,周有边。经修复,重树于“双井”北侧、海高路1054号门前原址。1999年2月因海高路拓建,将古高桥旧址石碑向东迁移,乡政府特立碑铭文记之。

双井位于海高二村前。黄潼港填没后,乡绅印星台虑及居民消防、饮水之需,乃凿保安公井两口于高桥原址,井圈上有《保安公井》字样。现井圈存于该址。

明双孝坊遗址碑在外环线环东大道红线南侧的林带内,位于高桥镇新建八队(西宅前)与九队(东宅前)之间的分界线两侧。

附:

明双孝坊遗址碑碑文

宋故扬州太守沈都远南渡,为高桥沈氏始祖,子孙绵延,为地区经济、文化发展作出贡献。其七世孙沈辅,妻瞿氏,双双以至孝名闻吴越,称“沈孝子”而不名。又乐善好施,仗义疏财,捐票数千斛,赈济灾民。御史闻于朝,明孝宗弘治初年,诏旌尚义( 1491)、双孝(1495)。立坊于太平桥、宅前,今将“双孝坊”四根石柱重树于旧址,并立碑志其事,以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高桥镇人民政府立

二OO三年一月

关于“双孝坊”遗迹的考证

范积忠

在外环线环东大道红线南侧的林带内,位于高桥镇新建八队(西宅前)与九队(东宅前) 之间的分界线两侧,有四根高四米左右、截面0.7MX 0.7M的花岗岩石柱,当地居民称之为牌楼。

根据《沈氏北支十三房上海支族谱》(修于1930年)记载,应为明弘治年间所立的“双孝坊”遗迹。根据如下:

一、宅前(自然村)沈氏自北宋、南宋之交起就居住在高桥镇地界(当时称嘉定清浦里): 宋时,自苏州东至东海皆旷荡苍茫之地,虽设县治,俱无城郭可守,胡骑所不至。

清浦里

(现高桥镇地区)为江海阻绝之滨,但却有渔盐萑苇之饶,甚适于隐居遁世。因而沈都远公最终在现高桥镇地区定居下来。自此子孙繁衍,日益昌盛。其子孙筑土塘以捍海,规划屯田水利,流泽三吴,修治路桥,率众人大力开发。经几代人的努力,把旷荡苍莽的古高桥镇地区建成良田成片,美宅林立的富饶之地,为高桥初始开发作出了重大贡献。

自始迁江东的沈都远公以下五代,皆葬于高桥镇宅前村东北300米处的“双孝坟”(也称崇义阡,为高桥第八都二十九图冬字圩十四号)。据《川沙县志》,此基于1958年10月经上海市文管会派员考察确定为“第一世宋扬州守都远沈公墓”,旋即挖掘,其墓位、墓志铭等皆与沈氏族谱完全相符。其余各代皆葬于高桥范围内,相传共有72个大坟皆为沈氏墓葬。

二、“双孝坊”为高桥沈氏第七世祖沈菊轩夫妇的诰命牌坊:

沈都远公以下第七世祖沈菊轩夫妇为当时吴越闻名的孝子夫妇,人称沈孝子而不及其名,当代名文以显扬其孝。御史闻于朝,遂于弘治初年诏旌其门日“双孝”。沈菊轩其人又好义,遇海啸溺众或吴中饥馑,常捐粟数百斛乃至数千斛,故在弘治辛亥年诏旌“尚义”。至是,“尚义坊”与“双孝坊”并峙焉。嘉靖十五年,邑令李资绅在嘉定县署巽隅特建“忠孝祠”,奉其入主岁时祭祀。沈菊轩夫妇的孝行载司空龚蒲川邑志“双孝传”。

三、“双孝坊”遗址即东宅前与西宅前之间的“牌楼”四根花岗岩石柱:

族谱栽,沈菊轩的十三个孙子(即十三房)“居孝坊东”,按历史至今的居住情况,东宅前(孝坊东)的沈氏族人皆为十三房。西宅前的沈氏族人多为六房(沈菊轩的第六个孙子的后人)。因之沈氏族人的居住情况与族谱记载相符。故十三房“居孝坊东”是正确的。由此可以断定东宅前与西宅前之间的“牌楼”(四根花岗岩石柱),确系明弘治年间所立的“双孝坊”遗物。 (沈菊轩名沈辅,菊轩是其号)

二、古墓葬

黄俣墓(宋) 1963年,高桥乡海滨中学平整操场时发现。收集到墓志铭1块,墓砖3 块,铁牛3只。墓砖、墓志铭和铁牛1只皆毁于“文化大革命”。尚有铁牛2只、墓志铭拓片存上海博物馆。墓主黄俣,字惟大。“嘉泰四年( 1204)八月初五日以疾卒于家,享年七十有六。”“葬于所居昆山县临江乡清洲之原。”《江东志·黄氏祠堂》载:“此中阀阅多由南渡,惟黄氏世居兹土。”墓主在世时,其家“五世不分”黄俣乃其三世,其先世北宋朝已居于斯。该墓的发现为研究高桥镇历史提供了重要资料。

黄绅墓(宋)据光绪《宝山县志》卷十三第十三页载:“宋,杭州盐场官黄绅墓在高桥岁号三十一图。有大银杏数株,翟姓仆世守。”黄绅曾建法昌寺,其墓邻于寺,未发掘。

吴辙墓光绪《宝山县志》卷十三载:“寓贤吴辙墓,在高桥天仙弄东。”未发掘。

沈都远墓在高桥宋家宅附近,外表为一土冢,冢前有石马以及二倒塌华表,并有石碑一块,上刻“第一世,宋扬州守都远沈公墓”字样。1958年10月22日,在市文管会考古组的指导下,动工发掘。墓穴呈塔形,穴内已有朽木盒痕迹,所盛尸骨均已断碎。其间尚有铜钱八十枚。据考古确证,该墓系明代迁葬于此。一度误认为宋墓,列入保护名单。《江东志》 载:“扬州太守沈都远墓,日字圩二十九图十四号。旧植罗汉松二株,因名‘双松墓’,俗呼罗汉坟”。

沈氏墓位于钟家弄新建三队西北。1976年1月8日上海市文管会派员清理。墓葬封土,残高1—2米,南北宽50米,长80米。墓葬相距不远,南北向居多。从出土沈梁、沈辅墓志铭看,属沈氏族冢。沈辅,《江东志》有传云:“沈辅,字良弼,以捐粟赐冠带。惟性至孝……妻瞿氏,事姑亦孝……弘治初(1495年),诏旌其门日‘双孝’。嘉靖间,祀忠孝祠,瞿氏祠节烈祠。熠、灼其孙也”。又云:“孝子沈辅墓,戴家浜南,座落岁字三十一图四十二号。 周围镂花青石垣、华表、亭碑、隧道、享堂、悉遵礼制。铭日‘崇孝阡’,俗呼‘六和坟’,。其孙熠,正德初擢刑科,历任新昌、柳州守;孙灼,浙江道监察御史,两浙巡按福建,改按江西。熠从子阳,浙江道监察御史。按四川,历任抚州同知,广信知府。熠、灼、阳等均有官声,盛名传世,咸称沈御史。”相传“六和坟”有七十二坟,一夜筑成,未免夸大。但沈氏墓穴之多,确属少见。太平桥畔,旧有牌坊,华表,均是明代遗迹。宅前,梅园,花园浜,牌楼厍等地名来历, 无一不与沈氏有关。

三、园林、古树

余园位于义王弄三官堂北首,至喇叭弄,西折接小浜路止。乃陆深后裔信斋所建。年代当在康雍之间,园有荷池两泓,中界土堤,略似西湖苏堤式样。池北有假山,土阜、凉亭等。 曲径回廊,荷香四溢。池西设书斋,四壁嵌砖碣、书画,极雅致。斋西毗连住宅,为会文吟咏胜地。园中老桂一株,嘉定王鸣盛榜眼,曾有朱笔题词其上,后陆氏改园为民办小学,塞池伐木乃废。

胡苑在义王弄中段,东连义王弄,西毗城隍庙,南接余园。北濒清浦港之东华门。清咸丰年间,胡填生以广收三岔港一带濒浦塘田起家,数高桥地主第一。胡苑辟地三弓,占宅一角,小桥流水,乔木栖鸦,一石一花,绝尘弃俗。现属高桥中学南隅,原建筑未变,遗迹犹存。

印园处北街双井以北,近北栅内口。园主印星台,字渔村。既耄乃治园为终老计,辟屋后隙地数弓,绕以矮垣。垣东为松阜,阜顶建“近江台”,登台眺望,水阔天空。劫后人亡物化,光景全非,惟余荒台蔓草,装点斜阳。

承园高桥四园中,建设最晚,面积最大,形势最胜,规模最宏。园主程竟民别出心裁、 匠心独运,融中西园林款式于一炉。园居黄潼港、界浜之汇,西南临水,东北通衢,汽车站交汇于门前。园内垒石为山,通桥架水,山巅有亭,可瞰全镇。塔松龙柏,碧桃繁樱,杂花绕舍,曲经通幽。今为育民中学校园一角。

古高桥公园在高桥闰王图,面积24亩。园内遍植花木,并铺草坪,有荷花池,小岛亭等。且建图书馆一所。园始建于民国16年,为乡董钟人杰筹建,今属高桥中学。

古树

高桥镇域古树情况表

图像

(续表)

图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