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编后记 2018/4/4 12:37:57

《张江镇志》的编纂,从组建镇志编纂领导小组、成立镇志办公室、组织编写成员,到准备采编提纲、查抄文献档案、考证史料史实、撰写长编初稿,再到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最终统稿纂定、通过浦东新区史志办等有关部门评审,前后历时三度春秋、四个寒暑。在《张江镇志》 付梓出版之际,我们甚感欣慰。

《张江镇志》是张江历史上第一部地方志书,记述历史的时间跨度逾千年。镇志详细忠实地记载了上溯唐宋以来、下至2002年的张江史,重点突出了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张江的发展和变化,涵盖了自然地理、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社会生活、名人逸事和乡风民俗等方方面面。编纂过程中,我们坚持了“三个统一”的原则,即思想性和科学性的统一,观点和材料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按照“真实可靠、完整准确”的要求,《张江镇志》尽可能地做到结构合理,志体规范,文从字顺,风格统一,使其成为张江的一部百科全书。

20世纪80年代,在川沙县有关部门的统一部署下,当时的张江乡党委和乡人民政府曾组织人员编写过《张江乡志》,惜乎最终未能成稿。2002年7月,《张江镇志》修纂工程重新启动,成立了镇志编纂领导小组和镇志编修办公室,建立了由五位老同志组成的镇志编写组和一支由各村、居委会和企事业单位选派的有关人员组成的材料员、采编员队伍,召开了由镇党委、镇政府领导出席的修志工作动员大会,对编写《张江镇志》的指导思想、编写原则、时间节点和工作要求作出了全方位的安排,确立了“统合古今,详今略古;包罗万象,体现特色; 合二为一,适当分述;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三十二字方针,全力组织编纂工作。

编纂镇志,工程浩繁。《张江镇志》由于其记述内容时间跨度漫长、历史久远,地域析并、 变动频繁,部门单位众多、隶属关系复杂,考证和选材均有相当难度,我们从编写资料采编提纲着手,然后到浦东新区档案馆和镇档案室查阅、摘录有关文件、资料,再根据各自分工制卡、撰写长编、编纂镇志初稿。期间,克服了2003年“非典”肆虐和连续40天高温的困难。 为了把镇志及早修好,几个老同志经常一早6点多钟就上班,有的同志还放弃星期六、星期日休息,甚至在法定节假日加班加点。经过含辛茹苦、呕心沥血的辛勤笔耕,前后四易纲目, 十改其稿,终于在2005年春节前夕基本完成了19篇志稿正文、外加总述、大事记等共约60 万字的镇志初稿。

2005年春节过后,根据镇志编写的实际情况,有关领导对镇志编写组又进行了一次人员调整。在2005年2~7月近半年时间里,主要由留下来的陈林云同志对初稿进行补充修改,在增补、甄别历史资料的同时,对经济数据和人名、地名等进一步核实订正,对语言文字的错讹缺漏进行补白、匡正和润色,进一步完善镇志的体例和框架结构,部分编纂作了重大改动。2005年10月完成了张江镇志评议稿并在浦东新区史志办主持下召开了专家评审会。之后,又经过几个月对评审稿进行进一步调整、修改、分编纂定,2005年12月经新区史志办审核通过,2006年7月,在征得了有关领导人的题词和序言后经镇党委、政府批准付梓出版。

尽管如此,限于我们编纂人员的水平不够,能力有限,经验缺乏,相信本志的疏漏、遗憾甚至谬误之处仍属难免。敬请各级领导,方志方面的专家同仁与各界人士阅后斧正并不吝指教,寄望于再版或续志时再作勘误补救。

在《张江镇志》编纂过程中,得到了镇志编纂领导、同学友好、方志行家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的热忱关注和大力支持。他们中间有引航导向者,有奉献资料者,更有圈点文字、勘误纠错者。其中,陶伟昌、王志荣两任镇党委书记顾问关心,分管领导张坚、邹文同志化了大量时间和精力,逐编审阅、修改;浦东新区志史办柴志光、潘建龙、廖远妹等同志在本镇志的纲目设置、资料核实、内容增删、文字润色等各方面不吝指教;在几次征询志稿意见的座谈会上, 原张江、孙小桥两地(乡、公社)的党政领导和教育界前辈郭大毛、袁维新、孙瑛、曹锦章、丁海坤、姚金梧、朱鸿伯、林之荫、卫德荣、赵金初等审阅志稿、提供资料并提出了不少宝贵的指导性意见;王兴明、徐玉华、周伟良、厉良才、张嘉定、周顺民、奚报国、孙厚选等同志三年来不断提供文献资料、帮助对史实进行考订核实和协同对行文进行统一规范;文广中心的周一俊、 吕晓红等同志也提供了不少宝贵的资料,在此一并深表感谢。

张江镇镇志编修办公室

二〇〇六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