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三节 特技综合技术 2003/8/8 14:50:47

上海电影特技依靠上海的科学技术,以运用新材料和高科技,综合完成特技制作为特点。1955年神话戏曲片《天仙配》摄制中的特技,就是在洗印等部门的配合下,运用分色合成新工艺“透画法”,使这部影片的特技制作取得很大的成功。所谓“透画法”,就是将电影画面中的背景和前景,分别拍摄后,再合成到一个画面中的特技合成拍摄方法。例如人在天空中飞翔、朵朵白云从身边飘过、战火纷飞的战场、坦克从士兵身上碾过等等,都可以利用这种方法做出逼真的合成效果。这种分色合成方法,是戈永良与摄影师周诗穆在洗印技师万国强的协助下,经过多次实验完成的。拍摄《天仙配》神话戏曲片,有较多的空中飞人和形象变幻的特技镜头,如用一般的钢丝绳吊人和“马斯克”(遮片)方法,既不理想又不经济,而用分色合成法能较好地完成这一任务。这种特技当时是全国第一家,后被许多兄弟厂运用到特技摄制过程中。

《天仙配》特技制作的成功,为以后上影拍摄众多神话戏曲片提供了可靠的技术保证。在这之前,上影曾拍摄一部神话戏曲片《上金山》(淮剧),由于制作的水平不高,天上地下的效果拍不出来,最后导致影片拍成后未能上映。

在拍摄《天仙配》时,还第一次大量使用液态二氧化碳制造云海,与特技模型结合起来,收到了较佳的视觉效果。

1959年天马电影制片厂拍摄戏曲片《追鱼》时,特技设计李智杰巧妙地运用双路镜合成新技术,其新奇逼真效果引起较大反响。影片中表现鲤鱼精思凡,变成相府小姐,为追求人间爱情,深夜从后花园的碧波水池中悠然升起,人们明明看到演员是从冒着泡的水中出来,却竟然滴水不沾,而且表演自然悠美,怎不令人惊奇呢。这是利用一种名04镀铬的双路镜反射的影像,替代画面中实景的一部分,将反射的影像和摄影机正面拍摄的影像合成一个统一完整的画面。

1960年海燕电影制片厂在拍摄故事片《马兰花》时,特技设计李智杰创造性地运用停机再拍、分光合成两次曝光法拍摄同一演员扮演的两个不同的角色,且能让他们接触在一起的特技新技术。这种新技术,人们称之为“换头术”。这种两次曝光的遮板技术,与30年代拍摄故事片《姊妹花》时曾采用过的插片摄影不同。当年的插片摄影虽然可以拍摄一个演员饰两个角色并出现在同一画面上,但它无法拍摄两个角色相互接触或拥抱在一起的画面,更谈不上彼此交错地变换位置,“换头术”解决了这一技术难题。苏联的特技摄影技术一直是较先进的,但这种“换头术”的拍摄方法,直至70年代初,才在他们的影片中首次采用,并在1973年出版的刊物中加以介绍。这种技术的运用,上海比苏联整整早了10年。后来上影厂摄制的《她俩和他俩》,还用两次曝光的办法拍摄两对孪生姐妹和兄弟,妙就妙在这两对孪生人竟可以在同一画面中手挽着手走在一起,这是在“换头术”技术的基础上,稍作变通而摄制出来的。

60年代初期,以电影技术厂牵头,上海电影科技研究所、长江光学仪器厂协作研制的光学技巧印片机,是这一时期上海电影特技的一项重大成就。该项特技技术成果,获得1963年上海市新产品奖,得奖者为特技车间集体。1964年6月,国家科委在北京举办的全国工业新产品展览会上,光学技巧印片机获得一等奖。光学技巧印片机通过光学器件印片,是制作电影特技画面的一种简易高效多功能的方法,利用这种方法可以完成各种不同的技巧效果,诸如让两个镜头同时出现在一个画面中,让画面景物逐渐由清晰变模糊以至消失,可以使画面影像动作加快或是减慢、让影像放大或是缩小、完成活动遮片摄影的印片工艺。光学技巧印片机的制作成功,为电影特技制作增添了一个重要的技术手段。

同一时期上影拍摄的戏曲片《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是当时运用特技技术最多的一部影片。为表现孙悟空72变,以及神仙妖怪的神出鬼没,上影特技的十八般武艺:各种形式的遮板和插片、模型摄影、烟火、绘画合成、停拍、倒拍等等,全都综合地用上了。特别是在影片《宝莲灯》中首次研制成功一种“大小叶子板”的新技术,可以创造出人物在画面中忽隐忽现不断变换位置的景象,给影片增添不少光彩。

至七八十年代,上海的特技制作水平又有长足的进步,这是由于新的特技手段的把握与高新特技制作材料的采用。如反映唐山毁灭性大地震的《蓝光闪过之后》,它的模型制作规模与因震动引起房屋建筑物纷纷崩塌的逼真程度,是以往这类影片无法达到的。这是由于轻质制作材料和液压运动技术的大量采用造成的。那些惊心动魄的强烈地震所造成的屋倒楼塌、满城大火,以及正当人们在街道上惊恐地争相逃避之际,一幢幢大楼向着他们压顶似地倾盖而来的恐怖场面,无不极其逼真地将地震造成的灾难一一再现在观众面前,创造出一种牵动全片发展的典型环境。演员似乎就在灾难现场。精心制作的几万块不同比例的砖瓦,全是用轻质泡沫水泥做成的,而那些水泥预制构件,则是在水泥中混入锯末与黑灰材料制成,人们从外表上很难辨别其真假。特技人员在苏州太湖边搭建了一个与布景相应的、内容丰富、规模庞大的模型街道场景。7位经验丰富的模型工作人员为此在烈日下整整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影片中有许多已经震塌的房屋或街道全景,以及演员在其中表演的局部震动,都是在布景中实地拍摄的。如此规模的模型制作、出神入化的逼真程度,完全是由于特技制作中融入了高新科学技术,以及新材料,并加以综合运用所致。

1972年,特技车间由戈永良负责牵头,成立试验小组,以攻克玻璃珠银幕正面放映合成技术。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几经周折,终于试验成功。这种正面放映合成方法,是利用定向反射效能很强,几乎能全部反射投射光的定向反射式银幕,将放映机映出的背景影像,反射到摄影机片窗处,将在银幕前表演的演员和放映在银幕上的背景,同时合成在一个画面中的工艺。这种技术成本低廉,合成技术比较简单,拍摄时即可看到合成画面。与普通的背景放映合成相比,它占用的拍摄面积小,易于操作,前景布光要求不高,合成质量较高。1973年重拍《渡江侦察记》时,在国内首次采用玻璃珠定向银幕技术,取得较佳的特技效果。80年代初,这一技术又有所进步。

80年代始,上影设备简陋的特技建筑及技术设施,开始更新换代。1985年9月25日,上影在新建的特技棚举行特技摄影棚及附属房工程落成验收典礼。新建的一大一小两个特技摄影棚,从原来只能容纳9个摄制组同时工作的合成室,增加到可供14个摄制组进行工作。这种类似桥梁型大跨度摄影棚的屋架吊装结构,在全国电影制片厂的新建项目中首屈一指。该工程由文化部投资398万元,于1982年11月动工兴建,总面积33835平方米。

70年代初,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后,上影特技部门紧跟国际电影特技新技术的趋势和动向,在高科技的研究运用方面又有了进步。他们分析变焦距镜头在变倍过程中镜头光学中心变动的规律,研制成一种可以在透视合成(接景)同时,作推拉摇摄的“变焦距接景中心运台”,并在21研究所的协助下,实现电子数控全自动化操作。该设备的研制成功,突破透视合成不能作推拉的难题。影片《傲蕾·一兰》中莫斯科郊外监狱一景中,由大远景推成傲蕾·一兰近景的透视合成,就是使用该设备并获得很好的效果。

此后,上影特技车间又组织力量,开始对用途广泛的双条胶片型活动遮片摄影洗印工艺及其配套的“分光摄影机”(上海采用的是钠光幕活动遮片法),以及专用的钠光遮片胶片、大功率低压钠灯管、镨钕泸光玻璃等,进行攻关研制。在上海精光学机械研究所、上海光学仪器厂、上海感光胶片厂、上海电子管三厂、上海电子元件五厂等单位的协助配合下,经3年多的攻关,终于完成这一项目的研究并供生产使用。不久,特技车间的技师们又对适应性更强,只需普通设备就能拍摄的单条胶片的蓝背景幕(蓝银幕)活动遮片摄影洗印工艺,进行研究并获成功,成为目前使用较为广泛的活动遮片方法。以上两种工艺先后获得广播电影电视部科技进步三等奖。

上述两种活动遮片摄影,在影片特技中应用,效果极佳。《白蛇传》中白娘子和小青在天空中飞行的镜头,《李慧娘》中高大的判官与只有他膝盖高的小鬼一起戏耍的场面,都是活动遮片的产物。这种方法虽然技术上较为复杂,但其特技质量是别的方法无法取代的。 上海电影特技部门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幼稚到成熟。现在这个部门已经拥有包括百余位摄影、设计、照明、置景等艺术技术人员,具有相当设备规模与技术水准的电影特技机构,能够完成众多难度很高的特技制作,在全国名列前茅,在国际上也有一定声望。

上影的不少神话故事影片,由于特技制作精良,为影片整体艺术水平增色,而频频获奖。《马兰花》、《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白蛇传》获《大众电影》“百花奖”;《天仙配》获文化部优秀舞台艺术片奖。1982年,在第二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中,戈永良、陈继章、周浩斐因拍摄戏曲片《李慧娘》获最佳特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