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一节 特技摄影 2003/8/8 14:49:52

中国电影特技发源于上海。最初,电影特技主要是运用电影摄影机的技巧完成的。1922年,商务印书馆活动影戏部,摄制无声片《清虚梦》(3本),题材是根据《聊斋志异》中《珊瑚》改编的,故事中有水缸破而复原、人走入墙壁、物件自行活动等等。摄影师廖恩寿运用摄影机的倒拍、停机再拍等简单的技巧来完成特技。当时特技被称为“曲力克”(英语TRICK的谐音)意即特技或魔术。廖恩寿所拍摄的“反常”画面,十分新奇,引起观众极大兴趣。

二三十年代,上海电影大量武侠片的摄制中,使用电影摄影特技手法,拍摄飞檐走壁,神仙鬼怪变化身形等,十分普遍。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明星公司拍摄轰动一时的武侠神怪片《火烧红莲寺》,这是中国第一部大量运用特技摄影手法的影片。摄影师为董克毅。电影取材于向恺然的武侠小说《江湖奇侠传》。1928年拍摄第一集,11本。由于卖座赚钱,接连拍摄到十八集,从1928年陆续拍到1931年。这在当时的电影界引起很大反响,掀起了大拍“火烧”片的热潮。这部影片在特技摄影、特技制作技巧上有新的拓展,表现在拍红莲寺时,运用“接顶”的技巧,即采用透视合成方法,将搭建的没有寺顶的红莲寺布景与绘制的寺顶,拍在一起,构成一座完整的建筑,这就是现在通常说的同期绘画合成;采用演员与卡通合成的办法,表现“剑光斗法”的情景;运用钢丝把演员吊起来的方法,表现角色在空中“驾雾飞行”的情景。

特技摄影也被运用到各类题材影片中,解决摄影的难题。1933年,胡蝶在郑正秋编导的11本有声片《姊妹花》中一人兼饰两个角色:一对孪生姊妹。当这对孪生姊妹出现在同一画面时,摄影师使用机内插片的技巧和设置在摄影机遮光斗前的遮板,通过分次拍摄来完成。这是董克毅继《火烧红莲寺》之后,又一次成功地在国内首次运用“分身术”摄影,特别在最后一场戏,大宝二宝一家4口大团圆,拍得不露痕迹,镜头转换自然。

1941年,导演孙敬拍摄了一部主人公忽隐忽现、神出鬼没的故事片《新隐身术》。这里的特技制作,就不是摄影机技巧所能解决的。拍摄前,导演求教电影洗印专家查瑞根。因为查瑞根在30年代,就采用多次翻印的方法,解决影片中人身分离、忽隐忽现等特技效果。查瑞根根据剧情的需要,在这部影片的洗印过程中,运用移景复印法的原理,采用多次翻印复制,成功地在影片中实现人身分离、忽隐忽现的神奇效果。这种通过洗印得到的特技效果,较之停机再拍的特技效果要好得多,影像的忽然隐没,突然出现,是瞬间实现的,没有忽隐忽现的渐进过程。这是移景复印法的优异之处。

50年代之前,上海电影中出现的特技镜头不多,特技制作大多是在电影摄影机上“玩玩花样”,制作出简单的特技技巧。其时没有专职的特技制作人员,多由美工、摄影、制景人员共同兼管特技制作。究其原因,主要还是科技没有进入电影制作;其次是电影商业性的运作,缺乏对特技制作进行必要的资金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