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编后记 2018/1/4 11:49:59

《上海普通教育志(1843~2000)》(以下简称《上海普教志》)在2014年10月底完成了统稿。至此,这部历时20余年编修、上海首轮修志中的最后一部志书终告完成。

首先要感谢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历届领导长期以来对《上海普教志》的关心与督促。2008年暑期,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李丽到访市教委,要求年内完成《上海普教志》送审稿。经过突击,当年12月份,《上海普教志》接受专家评审。按照惯例,应在评审后及时修改。此后由于各种原因,修改工作延期。2013年6月20日,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刘建再次询问《上海普教志》进展情况,并表示如果年内不完成志稿,就不再将《上海普教志》列入首轮志书系列。同年7月,市地方志办公室向市教委发出公函,正式要求在年底完成《上海普教志》修改稿。

《上海普教志》原由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教育史志承担编写。1990年曾编写出版了《上海市学校概况(中学、小学、幼儿园)》;1992年市教育局局长袁采任《上海普教志》编纂委员会主任,市教育局副局长张民生任主编,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蔡多瑞、市教育史志办公室主任张文周任副主编(承担总述篇撰写);1993年前后出版了两辑《上海普教人物》。上述阶段性成果,成为完成《上海普教志》的基础。参与编写《上海普教志》的史志室成员有:朱怡华(中学教育、特殊教育)、罗东海(教育科研、教育交流)、王君瑶(小学教育、校外教育);还聘用了老同志宗震益、王宾如、董立甫、罗友松等,分别承担各篇编写工作。1995年后,由于机构调整、队伍分散、经费缺少而导致编修搁置。1999年1月市教育史志办公室成立后,《上海普教志》的编写工作交给市教育史志办,而后这项工作转交给其他单位续写。

虽然《上海普教志》在2008年12月通过了专家评审,但是专家所提的修改意见面广量大,并且送审稿中的相当部分篇目是在2008年下半年三个月时间里赶工而成,不少篇章缺陷严重;学校篇则整篇空缺。因此,要完成补充资料、补写志稿以及修改统稿的任务,至少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但是四年半以后,《上海普教志》修改工作仍未见进展。

2013年7月31日,上海市教委分管基础教育的巡视员尹后庆同志召集了市教科院分管修志工作的党委副书记陆勤,市教育史志办公室主任顾泠沅、副主任罗东海,商议完成《上海普教志》的工作,要求一周内拿出统稿详细方案。为完成《上海普教志》统稿任务,陆勤与顾泠沅、谢仁业等同志商量后,决定联系续写单位,取回《上海普教志》书稿,而由市教育史志办公室与普教所重新接手续写并进行统稿。8月8日,尹后庆同志召集统稿人员开会,听取汇报,并要求当年完成修改稿。此后,在陆勤与顾泠沅同志的指导下,统稿工作以教育史志办公室为主、普教所为辅全面展开。统稿期间,陆勤还与教科院党委书记江彦桥、高教所所长晏开利、普教所常务副所长汤林春多次进行协调,确保了高教所、普教所的统稿人员能集中精力完成这项工作。

从2013年8月中旬起,罗东海、谭晓玉、张肇丰、夏鸿菊组成了统稿小组;随后,补写一直空缺的“学校介绍”篇,由罗东海与原教育史志办公室主任赵关忠、普教所胡育共同承担该篇征求意见稿的撰写,并进行相应的审稿工作。尹后庆同志在8月18日召开了区县教育局局长会议,由陆勤布置“一校一案、学校审改、校长签字、志书刊载”的撰写方案(包括请各区县提供全部学校统计表)。这一方案最大限度地减轻了开学前后学校领导的负担,从“我要你写”转变为“我写你改”,调动了入志学校共同参与并修改学校篇志稿的热情,为完成“学校篇”打好了基础。

统稿人员分工为:罗东海(负责总述、大事记、旧学教育、小学教育、中学教育、教育人物部分,以及全志审稿);谭晓玉(负责教育行政、校外教育部分);张肇丰(负责教育科研、教育交流部分);夏鸿菊(负责幼儿教育、特殊教育部分)。罗东海、赵关忠、胡育共同承担了学校介绍篇。《上海普教志》有些篇章的统稿几乎等同于重写,并需要前往市档案馆、教委档案室补充查阅资料。

尹后庆、顾泠沅、孙元清、朱怡华等专家审读了《上海普教志》。市地方志办公室为督促统稿,同步审读志稿,进行有针对性的修改指导。2014年3月和6月,市地方志办公室市志指导处专家两度提出修改意见,统稿人员持续进行修改工作。

在此,谨对市地方志办公室领导与市教委领导(包括各相关处室);对参与统稿的市教育史志办公室、高教所、普教所部分同志;对提供资料的各区县教育局以及入志学校(包括提供了入志照片的)全体人员、对社科出版社王勤编辑、江杨印刷厂制版人员王茵、卜燕君、陆培芬、徐炎德表示衷心感谢!

曾经参与《上海普教志》编写与收集资料工作的蔡多瑞、董立甫、宗震益、王宾如先生已经仙逝,他们若是知晓《上海普教志》终于完成,当会含笑于九泉!

由于本志作者变动频率高,记载年代跨度大,历史资料收集难,编撰人员学识浅等诸多因素,记载了157年历史的《上海普教志》,其中有缺漏和错误在所难免。学校介绍篇中“各区县学校情况统计表”由区县教育局提供数据,“学校介绍”中的数据则由入志学校提供,由于统计时间及统计口径等方面的误差(例如同一年份中的上下半年不同学期等因素),在各编中可能会存在数据不一致的状况。另外有些数据由于年代久远等因素已无法核实。

唯愿方家通过阅读《上海普教志》,引发对上海普通教育历史的更多关注,并对《上海普教志》不吝批评指正,对修订或续修提出宝贵的建议。倘能如此,全体编撰及统稿人员的心血也就付之所值了!

编者

2014年10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