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卷首 2018/1/4 11:49:56

总序

薛明扬

近代教育制度在中国滥觞以降,上海始终是中国教育生生不息、蓬勃发展的重镇。在中国教育走出中世纪、实现近代化转型并不断迈向现代化的进程中,上海教育作出了举足轻重的贡献,成为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教育生长发展历程的代表和缩影。

作为一个迅速崛起的国际性大都市,上海素有海纳百川、敢为人先的气质。在上海教育生长发展的过程中,这一气质同样得到了鲜明的彰显。在中国教育实现历史性的近代转型的过程中,上海荟萃中西各种教育流派、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兼容并包,吐故纳新,敢为天下先,成为中西文化教育交汇融合的前沿和基地,开启了中国近代教育发展的众多先河,实际上担当着“领跑者”的角色。有潜心精研上海近代教育史的学者指出,近代上海,是西方教育输入中国的一个重要的集散地,各种西方教育理论和教育样式大都由这里向全国推广;是中国近代新教育的一个重镇,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教育体系和一大批颇具特色的学校;是中国近代新式教科书的出版中心,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长期执掌着中国教科书出版之牛耳;是中国近代教育期刊的发祥地,《教育世界》、《教育杂志》、《中华教育界》等杂志一直在上海出版发行;同时,还是中国近代许多著名教育家从事教育活动的重要基地,蔡元培、黄炎培、陶行知、陈鹤琴、杨贤江等在此进行了大量的教育实践和理论创造活动。

在此期间,上海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的众多首创,如格致书院,中国第一所中外合办的科技学校;正蒙书院,中国人自己创办的第一所新式小学;南洋公学师范院,首开中国师范教育之先河;经正女学,中国人自办的第一所女子学堂;

《教育世界》,中国第一份教育专业期刊;等等,精彩纷呈,蔚为大观。上海交通大学的前身———南洋公学,复旦大学的前身———复旦公学,以及其他若干具有一定影响的高等学校,也都在这一阶段先后问世。这些创举,既代表着对中国传统教育制度和教育文化的扬弃,也体现了古老的中华文明直面西方文明挑战的一种充满自信的回应,其影响至今犹存。

伴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中国教育进入了全新的历史发展阶段。接受教育第一次成为人们庄严和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教育真正开始惠及千家万户,人民群众———特别是处于社会基层的工农大众———接受普通教育与高等教育的机会空前增多,为此前中国数千年文明史所未有。与整个中国教育一样,上海的各级各类教育也焕发了更加蓬勃的生机和活力,获得了突飞猛进的长足发展。在1949~1966年的17年间,上海各级各类学校为全国各地和各行各业培养输送了大量的建设人才,造就了一批至今仍在发挥巨大作用的专家、学者,再次证实并进一步确立了上海教育在整个中国教育事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此后,虽因极左思潮的干扰,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破坏性影响,教育事业一度出现重大曲折,但是,教育系统的广大师生坚持以各种方式进行抗争,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从事教育教学工作,上海教育依然在艰难困苦中曲折前行。

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标志着党和国家重新回到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正确轨道。伴随着改革开放正确路线的确立和落实,中国重新开始了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上海的教育事业也随之步入跨越式与可持续发展的科学轨道,并在20世纪的最后20年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上海不断迈向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中,上海教育为上海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人才支撑、智力支持和精神引领,为上海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上海的各级各类教育不仅培养了大量德才兼备的各行各业建设人才,极大地提高了全体劳动者的文化素质,而且持续提升了家庭、社区乃至整个社会的文明素质。人民群众接受教育的权利与愿望得到了更加切实的保障和重视,各级各类教育的质量不断提高,教育日益成为人们追求幸福生活、改变并创造命运、实现理想抱负、履行社会责任以及增强报效国家民族的能力的有效途径。截至《上海普通教育志》与《上海高等教育志》记载下限的2000年,上海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各项指标均达到或超过国家标准,适龄幼儿入园率与学龄儿童入学率均在99%以上,高中阶段入学率达到97%,全市每万名市民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提升至232人,新增劳动力的受教育年限提升至13年,圆满完成了“九五”计划设定的目标。与此同时,终身教育、社区教育、网络教育等各类新型教育日益发展,并不断与传统的各级各类教育走向互补和融合,一个各级各类教育纵向衔接、学校社会家庭横向沟通、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协同发展的现代化教育新体系已现雏形。事实证明,上海教育事业已经成为上海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支柱,成为上海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建设和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内在动力。

古人云,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近代以来上海教育发展的历史中,凝结着无数从事教育事业的人们的心血,包含着大量富有启发的教育理念和创造性实践,蕴藏着各级各类教育发展的鲜活经验和丰富智慧。将这些理念、实践、经验和智慧记录下来,不但是对无数为上海教育发展作出贡献的人们的尊重,而且也是为上海教育未来的改革发展提供参照和指引。此次出版的《上海普通教育志》与《上海高等教育志》,以及此前已经出版的《上海职业教育志》和《上海成人教育志》,正是这样一种努力的成果。我相信,这几本志书,一定能够为科学谋划上海教育未来的改革与发展,提供可资借鉴的坐标,帮助我们更准确、更科学地认识和把握上海教育的昨天、今天乃至明天,并从中汲取不断前进的智慧和动力。

最后,在《上海普通教育志》即将出版之际,我谨代表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向参加志书编写工作的全体人员表示真诚的感谢,向曾负责编写教育志书的余立等已故的老领导表示深切的怀念,向曾担任上海市教育委员会领导工作的郑令德、张伟江、沈晓明等同志表示崇高的敬意,并向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对我们修志工作所给予的悉心指导表示衷心的感谢!

(作者系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主任、《上海普通教育志》编委会主任)

尹后庆

在东海之滨,坐落着当代中国最具活力的大都市———上海,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她不断地以海纳百川、敢为人先的气质,书写着一个又一个辉煌。即便是在血与火交融的近代,上海也以其特有的精神扮演着中国最大的工商业中心、文化教育重镇的角色。无论是高等教育还是基础教育,上海都作出了举足轻重的贡献,成为100多年来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的代表与缩影。

作为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海基础教育更是与这座城市同呼吸、共发展。无论是清末民初,还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上海基础教育始终坚守改革,创新发展,完成了近代以来中国教育诸多开拓性的创举,成为中国教育的一张名片,世界了解中国的一个窗口。

鸦片战争以后,伴随着口岸开放,上海基础教育随之进入了一个发展转型的加速期。一方面,国人兴办新学,新式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地生长,传统书院也开始了意义深远的近代转型。一些提倡“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洋务派,主张立宪的维新派,抱有“工业救国、教育救国”志向的开明绅商、民间贤达、同乡团体以及教育家等开始学习西方教育思想,纷纷创办学校或投身教育事业,掀起了近代上海第一波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浪潮。像今天的敬业中学(前身是敬业书院)、上海中学(前身是龙门书院)、梅溪小学(前身是正蒙书院)、上海市实验小学(前身是万竹小学)等都是在那段历史时期诞生或从书院转型而来。新式学校初步体现了中学和小学等层次划分;开设了外语、算学、技术等新兴科目,教学内容日臻全面系统;开展了教育教学改革,其中有不少改革在当时是全国首创。新式学校代表了当时教育前进的方向,是上海教育的重要领航者,为近代中国教育开启了先河。

另一方面,上海口岸开放后,西方力量纷纷介入,伴随租界设立和传教活动的增加,教会学校、租界学校纷纷诞生,中外合作办学亦顺时肇始。比如格致中学,它是中外合作举办而请外国人做校长的近代第一所传授西方自然科学知识的学校;晋元中学和光明中学则分别由工部局(英租界)和公董局(法租界)举办;徐汇中学(时称徐汇公学),是法国天主教在中国创办最早的教会学校。各类学校的诞生,使得当时的上海被称为“教育万国博览馆”。在教学内容上,租界学校开设大量外语、算学、自然科学、技术等新型内容;教会学校虽强调宗教课程、举行宗教活动,但也重视外语、数学、科学等学科。教会学校和租界学校是西方教育在上海的一个“窗口”,对上海教育的多元化、国际化起到了推动作用,在客观上推动了上海现代教育的产生和发展。

到了民国时期,上海的普通教育界依然为全国所瞩目,一些日后在全国知名的教育家纷纷在沪上办学,如蔡元培、张元济、黄炎培、陈鹤琴、陶行知、舒新城、杨贤江、叶圣陶、廖世承等,他们不仅进行了普通教育的实践,而且还进行了一系列的理论探索与教育实验。黄炎培从创办普通教育进而开展职业教育实践,陈鹤琴担任工部局华人教育处处长,为租界华人子弟创办了6所学校,同时还进行教育研究;陶行知在沪创办了山海工学团与报童工学团,开展生活教育实验;舒新城在上海开展道尔顿制教学改革试验,进而影响全国;杨贤江进行马克思主义教育理论研究,举办《学生杂志》;等等。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上海的普通教育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小学与幼儿园面向劳动人民,大量招收工农子弟,为全体劳动人民的子女公平地接受普通教育创造了条件。上海普通教育的数量(学校数、教师数、学生数),都达到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最高水平。

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上海基础教育领域依然不断创造着激荡人心的历史。1984年,邓小平同志提出“三个面向”(教育必须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方针,对中国教育的30年有着石破天惊、振聋发聩的历史作用,它使教育具有了超越现实的价值取向,成为一种为了未来的事业;使教育有了超越国界的宽广视野,成为传承与吸取人类共同文明的事业;使教育具有了改革发展的持续动力,成为一项与时代发展、民族振兴、社会变革同步的改革事业。因此,“三个面向”发布以后,教育界思想空前活跃,改革实践典型辈出。1985年教育体制改革拉开了序幕,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成为中华民族的千秋大业,中小学整体改革蓬勃兴起。1988年上海的一期课改应运而生,至今仍然值得我们自豪的上海一师附小的愉快教育、闸北八中的成功教育、青浦教育改革、上海实验学校的经验等都是那个年代教育改革百花园中的一朵朵奇葩。

20世纪90年代,上海城市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教育体制改革的动力进一步释放的情况下,市、区县、乡镇各级政府积极进取、奋发有为、你追我赶,推动了上海教育事业的巨大发展。今天上海的很多新的校舍其实都是那个时代的杰作,危房改造工程、薄弱学校更新工程、标准化建设工程、示范性学校建设工程等项目使得上海中小学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建设上海一流的基础教育体系,为进一步推进内涵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新旧世纪之交,世界政治与经济的格局复杂多变,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知识经济已见端倪,国际竞争日趋激烈,当时的形势要求我们重新审视教育的关键作用和战略地位,对时代特征作出及时的反应。面对知识经济时代,民族创新精神的重要性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因此,大力推进以培养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为核心的素质教育,成为党和全体人民的共同使命。在此紧要关头,迎着国际课程改革浪潮的兴起,上海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迈出了坚实的步伐。1998年,上海启动二期课改并在全国率先提出“以学生发展为本”的育人理念,基础教育界围绕基础型课程、拓展性课程和探究(研究型)课程广泛探索育人模式的转变。这次课程改革有非常鲜明的特征。首先,课程功能有了很大的变化,新课程是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并重,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三位一体,三者不可割裂的,学生学习的过程与方法其实是引导学生学会学习的关键,在知识的学习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培养学生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新课程功能的提出使长期以来把课程限于单一功能的情况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新课程改革特别提出从以学科发展为中心转向以学生发展为中心,兼顾学科体系、儿童经验和社会需求。世纪之交的课程改革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学习者是学习的主体、探究的主体,因此合作学习等一类新的学习方式在新课改中得到进一步落实。

百年厚积、一朝薄发。在2009年和2012年,上海连续两次以地区身份参与世界经合组织(OECD)的“全球学生评估(PISA)”,均在全部三个测试领域———阅读、数学和科学中拔得头筹,并且成绩比较均衡,上海高水平学生成绩与其他发达国家相当,而相对低水平学生成绩则远远高于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学校校际差异小,不同家庭背景的学生都能受到同样高质量的教育。这一结果令世界瞩目,也为我们在新的时期找准上海基础教育的历史方位提供了国际参照。今天,上海基础教育已经进入了全面育人的内涵发展新阶段。上海正着力深化各学段整体课程改革,完善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提升校长的课程领导力,加强教学的有效性;正推动以“绿色指标”为重点的教育评价改革,引导教学管理、教学研究和学校教学的针对性改进,逐步建立以校为本、基于过程的教学质量评价体系;正以新优质学校为“龙头”发挥辐射效应,深化不挑选生源、不争抢排名、不集聚资源的学校发展新路径;正探索拔尖创新人才的早期培养、面向全体学生的创新素养培育、依托课程的特色办学,推动普通高中分类多样发展。

在基础教育发展转型期,上海选择以志书的形式,记录上海基础教育发展历史中,教育仁人的智慧、改革实践的创举、学校发展的典型。这不仅是对一代又一代教育前辈由衷的尊重,希望借他们的智慧滋养新一代教育者;而且是对一次又一次实践创举的重新回放,希望借它们的精神再次激活改革热情;更是对一个又一个学校典型的再次品读,希望借他们的经验继续树立发展的标杆。这本志书,对于上海基础教育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都将是一本历史档案、一份精神财富。最后,在《上海普通教育志》即将付梓出版之际,我谨代表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向参加志书编写工作的全体人员表示真诚的感谢,向上海地方志办公室、上海教科院、市教委相关处室、各区县教育局、各中小幼学校的指导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

(作者为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巡视员,《上海普通教育志》编委会副主任)

一、本志遵循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原理,实事求是地记述上海普通教育(即指现今所说的基础教育)的历史和现状。

二、本志记述内容时限,上起事业发端,下讫2000年。

三、本志采用述、记、志、传、图、表等体裁,分篇、章、节、目四个层次,以志为主,图照辅之,表随文设。

四、本志所称“解放”是指上海解放,“解放前”、“解放后”,均以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为界。本书所称“建国”是指新中国成立,“建国前”、“建国后”,均以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日划分。1949年5月27日前用历史纪年,尽量做到凡节中首次出现者夹注公元纪年;1949年5月27日后用公元纪年。本志中的“民国时期”指1912年至1949年。

五、本志遵循“生不立传”原则,有关“人物”章节以传主出生时间先后为序。传主主要是在上海工作的著名教育家和在上海工作时产生过重要教育影响的专家学者。人物名录记载上海普通教育系统在教育、教学或研究方面有突出贡献的人士。

六、本志行文规范按《上海市专志、区志行文细则(试行)》执行。七、本志资料取自档案、报刊、专著、文章,或者由作者综合。

八、本志中“学校介绍”由学校修改确认(包括学校数据),收入本志前,经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审核,再由区(县)教育行政部门提供。

九、“学校介绍”篇中由各区(县)提供的“学校情况统计表”统计时间截至2000年,包括各中学、小学、幼儿园的统计数据。其中将卢湾区单列统计,而南市区则列在黄浦区内统计,南汇县列在浦东新区内统计。虽然2000年南市、南汇尚未撤并,但由于《上海普通教育志》“学校介绍”篇是在2013~2014年时补充2000年的统计表,加之有些学校变化较大,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分开查询与提供数据均存在一定的难度,因此,南市区与南汇县的学校数据就分别并入黄浦区与浦东新区教育局提供的“学校情况统计表”中。

目 录

总 述1

大事记16

第一篇教育管理76

第一章法规 、学制78

第一节教育法规78

第二节学 制83

第二章教育行政组织87

第一节清末与北洋政府时期教育行政机构87

第二节国民政府时期教育行政机构88

第三节解放以后教育行政机构92

第三章 教育督导制度100

第一节建国前的视学与督学101

第二节建国后的教育视导、督导制度102

第三章教育经费、校办产业106

第一节 教育经费来源及财务管理106

第二节勤工俭学和校办企业110

第四章学校管理112

第一节中小学管理相关规定112

第二节中小学管理体制115

第二篇 旧学教育121

第一章县学、府学122

第一节建 置122

第二节教育教学124

第三节教师与学生125

第四节 经 费127

第二章书 院128

第一节设 置128

第二节教育教学132

第三节管理制度134

第四节经 费134

第三章蒙 学135

第一节社 学136

第二节义 学138

第三节私 塾140

第二篇幼儿教育142

第一章幼儿园设置与管理145

第一节幼儿园设置145

第二节管 理149

第二章教育与保健154

第一节教 育154

第二节 保 健159

第三章师 资162

第一节教师来源与待遇162

第二节教师进修165

第三篇小学教育179

第一章学校设置180

第一节政府办学180

第二节民间办学184

第三节教会办学与外侨办学187

第二章教 学189

第一节课程与教材189

第二节教学方法与考试评价193

第三节课外活动199

第三章德 育201

第一节宗 旨201

第二节途 径203

第四章体育与卫生205

第一节体 育205

第二节 卫 生211

第五章劳动教育213

第一节宗 旨214

第二节途 径216

第六章教师与学生217

第一节教 师217

第二节学 生227

第四篇中学教育233

第一章学校设置234

第一节政府办学234

第二节民间(私人)办学243

第三节教会以及租界当局办学246

第四节 中外合作办学247

第二章教 学250

第一节课程与教材250

第二节教学方法256

第三节教学管理259

第三章德 育261

第一节宗 旨262

第二节途 径265

第四章体育与卫生267

第一节 体 育267

第二节卫 生272

第五章劳动教育275

第一节 宗 旨275

第二节途 径277

第六章教师与学生280

第一节 教 师280

第二节 学 生292

第六篇 特殊教育297

第一章盲 教 育299

第一节学校设置与学制300

第二节教育与教学301

第三节教师与学生303

第四节学校管理与国际交流304

第五节盲文出版社306

第二章聋哑教育307

第一节学校设置与学制308

第二节教学与科研311

第三节教师与学生319

第四节学校管理325

第三章智力障碍者教育328

第一节学校设置与学制328

第二节教 学329

第三节教师与学生330

第四节学校管理333

第四章 工读教育334

第一节历史沿革335

第二节教育与教学337

第三节管 理340

第四节教师与学生340

第五节工读教育科研341

第七篇 校外教育343

第一章少年宫346

第一节机 构346

第二节管理体制360

第二章 青少年科普文化教育361

第一节青少年科学技术指导站361

第二节校外活动基地369

第三章 社会教育373

第一节 社区教育375

第二节社区青少年文化活动377

第三节青少年保护378

第四节德育和社会实践活动382

第四章 家庭教育383

第一节家长委员会384

第二节家长学校384

第三节其他家庭教育辅助形式384

第八篇 教育科研386

第一章 机构与团体389

第一节机 构389

第二节团 体398

第二章 科研活动与成果404

第一节 科研活动405

第二节 科研成果424

第九篇 教育交流429

第一章 对外教育交流430

第一节建国前国际教育交流430

第二节建国后的对外教育交流432

第二章 国内教育交流446

第一节建国前国内教育交流446

第二节建国后的国内教育交流447

第四章教育报刊449

第一节建国前上海教育报刊449

第二节建国后上海教育报刊452

第十篇 教育人物455

第一章人物传记456

第二章人物传略483

第三章人物名录494

第一节区(县)教育人物495

第二节市教育人物501

第十一篇 学校简介517

第一章 各区(县)学校介绍518

第二章各区(县)学校情况统计表608

?向东中学校歌760

附 录761

上海新旧校名对照表762

天主教在上海设立的教会学校778

基督教在上海设立的教会学校783

《上海普通教育志》主要参考文献788

编 后 记789

《上海普通教育志》编纂人员名单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