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总述 2002/2/5 13:58:48

上海民间,很早就流传着武术、棋类等民族传统体育活动。到19世纪中叶,西方的近代体育活动逐步传入上海。至20世纪初,近代体育在上海得到较快的发展。并经上海向全国各地传播。在20世纪的上半叶,世界上已开展的十余项竞技体育项目,几乎都在上海得到开展。在这半个世纪中,上海承办了两次全国运动会,三次远东运动会。上海培养出来的体育人才流向全国各地,在各个社会层面传播着近代体育的知识与技能。上海竞技体育的水平虽与世界水平有相当差距,但在全国一直居领先地位。

新中国建立以后,体育事业成为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项重要事业。体育活动深入社会,深入群众,人民的体质不断得到增强,体育被列为与德育、智育并重的学校教育的组成部分。体育已成为全社会的需要和人民生活不可缺少的部分。上海的竞技体育运动项目随着世界运动项目的发展,已增至40余项。其中乒乓球项目由于大量向国家输送人才,上海曾被誉称为“乒乓球运动的摇篮”。其他如网球、游泳等项目先后成为上海的强项。上海的竞技运动成绩在历届全国运动会中均列前茅。部分项目还走向了世界的前列,在1993年以前,已有51位上海运动员100次登上了世界冠军的领奖台,有39位上海运动员74次改写了42个单项的世界记录。

至80年代,由于上海体育综合实力增强,体育场馆设施不断现代化,一些大型运动会开始由上海承办。1983年上海举办了新中国的第五届全运会,1985年首次举办了跳水的世界杯赛。以后,16岁以下的男子足球和女子排球的世界锦标赛都在上海设立了赛区。其他有女子排球、篮球、赛艇、羽毛球、女子举重、桥牌等项目都在上海举行了亚洲锦标赛。1993年,第一届东亚运动会在上海举行。体育,已成为显示上海人民精神面貌和地方综合实力的一个窗口。体育事业已经成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一、上海近代体育的发生

上海的近代体育,是在上海开埠之后,直接由西方传入。当西方体育立足上海以后,迅速向内地扩展,在20世纪初,上海是西方近代体育传入中国的主要扩散地。

近代体育传入上海的渠道主要有三条。

1.租界

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上海设立租界,西方的近代体育随西方侨民一起进入租界。道光三十年,上海租界出现了第一个赛马场。咸丰二年(1852年),黄浦江上出现了外国船员组织的赛艇比赛。咸丰八年,外国侨民在租界进行了板球比赛。同治元年(1862年),跑马场经三次迁移,扩展到500亩。除赛马以外,还陆续开展了高尔夫球、足球、网球、棒球、板球、游泳等项目。租界侨民开展体育运动的方式完全按照西方母国的习惯进行,如赛马时进行博彩,运动队则由总会或俱乐部进行组织。

在19世纪下半叶,由于中国社会还没有开展近代体育,租界中的体育活动最早只在西方侨民中流行,租界的体育场地和体育俱乐部或总会,长期排斥华人进入。直到20世纪20年代,才开始接纳华人。但侨民的体育活动对华人直接产生影响。租界侨民的体育,对上海部分竞技体育项目的开展有着启蒙作用。

2.新式学校与教会学校

上海华人社会中近代体育的发生稍后于租界,最早是以体操的形式出现在新式学校和教会学校中。光绪四年(1878年),张焕纶创设正蒙书院,光绪八年该校改名为梅溪书院,采用了新法教学,在学生中开展体操(即体育)活动。圣约翰书院于光绪九年(1883),设兵式操为课外活动。光绪二十年至二十四年,南洋中学、上海三等公学、育才书塾、经正女学等都将体操列为正课。

光绪二十九年,清廷颁布实施《奏定学堂章程》,规定各级学校必须设置体操课。至此,体操在上海各类学校中逐步得到开展。

竞技性较强的田径、球类等项目,出现晚于兵式操。圣约翰书院于光绪十六年举行的以田径为主的学校运动会,是中国体育史上最早出现的近代体育运动会。不久,棒球、网球和足球也成为该校运动会的竞赛项目。同时,南洋公学等校也开展了足球运动。此后,田径、足球等运动在多数学校中出现。在学校中学习过近代体育的学生,毕业后走向社会,把体育运动带到了社会,也促使了上海社会体育的开展。

3.基督教青年会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上海基督教青年会成立。以后,曾举办过一些学生野营及户外活动。光绪三十二年,青年会在四川路建成会所,设立了健身房、墙手球房、弹子房、游泳池等体育娱乐设施。光绪三十四年,青年会成立体育部,举办了体育干事训练班,开设墙手球、篮球、排球等教学内容,并进行分队比赛,由此产生了上海最早的篮、排球队。两年后,青年会派爱克斯纳(M.J.Exner)筹办了在南京举行的全国学校区分队第一次体育同盟会(即第一届全国运动会),这次运动会设立田径、篮球、足球、网球为比赛项目,它排除了已普遍开展的兵式操,上海参加了全部比赛项目,在田径、足球、网球项目中成绩均居首位。

青年会传播体育活动,虽都带有宗教色彩,但它能把西方最新的体育理论、体育技术、运动会的组织方法和竞赛规则等直接向华人传播,所以青年会是西方直接向上海传播近代体育的一条重要渠道。

二、民国时期的上海体育

民国时期,上海的近代体育发展过程可分三个阶段:

1.清宣统三年~民国10年(1911~1921年) 近代体育由学校走向社会

民国元年(1912年),民国政府教育部颁布《普通教育暂行办法》。仍然沿袭清末的规定,学校体育以兵式操为主。上海校园中,兵式操仍是体育课的主要内容,但田径、球类等项目则以课外活动的形式开展起来。有部分学校,田径、球类已达到较高的水平。

民国4年,第二届远东运动会在上海虹口公园举行,这是首次在我国举办的国际性运动会,受到了社会的普遍重视,它进行了田径、篮球、排球、棒球、网球、游泳7项比赛。这次运动会起了很好的宣传作用,它的成功举办,推动了上海体育由学校走向社会,也促进了上海学校体育的重点由兵式操向田径、球类项目转移。运动会结束后,江苏省政府委托上海的江苏教育会办体育传习所,省政府还通知各县建立公共体育场。上海公共体育场于民国6年3月落成,以后又陆续出现4处简易体育场。之后,上海社会球队陆续出现,近代体育溢出校园,在市民中逐步得到开展。

民国3~7年,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上海租界的体育活动曾一度沉寂,足球赛、越野跑赛、竞走赛等也都停办,但基督教青年会的体育活动没有受到影响,参加青年会活动的有上海社会各方面的人士。北美青年会先后派了柯乐克(I.H.Crocker)、史温(A.H.Swan)、麦克乐(C.H.Mecloy)、葛雷(J.H.Gray)等来沪参加青年会体育部工作。民国4年,青年会在四川路建造新会所,设有健身房、游泳池,并举办了女子体育师范学校。民国6年(1917),再次举办体育干部训练班。在20年代,青年会对上海社会体育的发展曾起过重要作用。

2.民国10年~25年(1921~1936年) 二三十年代的体育发展

民国10年,第五届远东运动会又在上海虹口公园举行,由青年会葛雷主持,规摸类似第二届,但社会影响已远不及第二届。由于新文化运动的影响,掀起了体育要由中国人自己办理的呼声。至民国12年,第六届远东运动会结束,中国代表团刚回到上海,体育界知名人士立即在上海集会,酝酿建立全国性的体育组织,并成立中华体育协会筹备组以摆脱外国人对中国体育的控制。民国13年7月,正式成立了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下称协进会),9名董事上海占5名,总部设在上海。协进会是全国性体育组织,但它的影响主要在上海及一些沿海城市,尤其在上海,协进会实际上已成了上海市的体育管理和协调机构。协进会在上海先后组织了中华足球联合会、上海篮球联合会、上海网球联合会、上海棒球联合会、上海裁判会等体育团体,并租地建造了中华运动场,举办了田径与足球的华东公开赛,联合租界体育组织举办了以田径为主的“万国运动会”。民国16年8月,在协进会的主持下,于中华运动场召开了第八届远东运动会。

20年代,上海工商界热心体育的人士,纷纷组织体育社团,以三育体育会、乐华足球会最为著名。由于各地武师会集上海,在20年代,报载的武术团体达25家。1910年建立的精武体育会到20年代已成为武术与近代体育相融合的新型体育社团,迅速向全国并向南洋各岛发展,先后建立了数十个分支。

协进会建立后,社会体育迅速发展,华人对租界侨民在体育中排斥华人进行了抗争,最后终于冲破了华界与租界之间的体育壁垒,租界侨民组织的运动会开始接纳华人参赛。民国15年前后,租界的体育场如虹口公园等陆续允许华人入内。

30年代,上海体育仍保持着较好的发展势头。民国22年,市政府教育局成立了体育委员会。当年,在江湾建设市体育场,这个占地300亩,含有体育场、体育馆、游泳池的大型综合体育场于民国24年9月竣工。当年10月,即在这里召开了第六届全国运动会,这是首次在上海进行的全运会,有38个单位2286名运动员参赛,这次运动会成了当时全国最大、最规范的运动会。

30年代,上海在3次全国运动会中,名次均居首位。民国19年,第四届全运会共设12个锦标,上海获3个;田径共26个小项,上海获6项冠军。1933年第五届全运会设17个锦标,上海获9个,田径共30个小项,上海获14项冠军。民国24年第六届设17个锦标,上海获7个,田径共26个小项,上海获15项冠军。唯有游泳,一直是上海的弱项。

3.民国26~37年(1937~1948年) 沦陷时期体育停滞与战后恢复

民国26年,日军侵占上海,协进会西迁重庆。在沦陷区的体育社团大都解散,有的迁入租界,体育活动逐趋停顿。租界地区处于日军包围之中形成“孤岛”。但小型体育活动仍频繁进行,尤以网球、乒乓球等小球活动较多。由于大批难民涌入租界,为救济难民而进行的慈善赛和救济赛此起彼伏,当时慈善赛和救济赛已成为“孤岛”体育的一种特色。

民国30年底,租界被日军占领,租界的体育比赛大多停顿,体育社团大多解散。1942~1945年,曾出现过上海足球联合会等组织,也举办过一些体育比赛,但规模和水平与战前无法相比。

民国34年,抗战胜利,体育活动逐步恢复。上海市体育协会于次年成立,它组织了篮球、足球等一系列比赛。各种体育团体或恢复或新建,综合性学生运动会陆续召开,但毕竟战争创伤沉重,恢复缓慢,至民国37年,勉强修复了市体育场,举办了旧中国最后一届全运会--第七届全运会。但这次运动会开得十分混乱,裁判屡遭殴打,《大公报》称这是旧中国“一切现象的缩影”。上海的体育水平也远远不如30年代,这届比赛共设19个锦标,上海仅获3个,传统强项田径仅获2项冠军。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上海体育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下称建国)。体育的性质和地位发生了根本变化,体育成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组成部分,被列入政府的工作规划。“国家发展体育事业”,“国家培养青年、少年、儿童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等条款已载入宪法。毛泽东主席对体育作出了一系列指示,他的题词“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成为我国开展体育运动的宗旨。从此,中国体育进入了发展的新阶段。

1949年10月3日,上海成立了市体育会筹备会,接收、整顿了原上海体育协会。并在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市工委、市总工会、市教育局设置了管理体育的部门。

1954年2月,上海市体育运动委员会(下称市体委)建立。1956年以后,各区、县体委相继建立,上海市国防体育协会筹备会、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上海市分会及其所属的市级单项协会先后建立,工厂企业和学校也分别建立了基层体育协会,至此,由不同层次组成的体育管理网络形成,为有领导、有计划地开展体育运动提供了组织保证。此后,上海的体育事业获得了飞速的发展。在60年代前期,乒乓球等单项进入了世界的先进行列。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使迅速发展的上海体育事业遭受了严重的挫折。造反派夺取了各级体委的权力,不少干部、教练、运动员受到迫害。1970年,市体育科研所、棋社等11个体育单位和部分运动队被撤销,业余体校停办。体育工作处于瘫痪状态。直到70年代初,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肯定了“文化大革命”前17年的体育工作成绩是主要的,同年恢复了国家体委的领导体制。在第三十一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以后,我国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从而出现了“乒乓外交”。此后,上海体育得以逐步恢复。

1978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国家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此后,上海体育的综合实力迅速提高,竞技体育冲出亚洲,部分项目跻身于世界前列。群众体育走向千家万户,社会办体育不断发展,国际交往成倍增加,体育设施不断向国际水平靠近。上海的体育又出现了空前繁荣的局面。

建国后上海体育的巨大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群众体育的普及

由于政府以增强人民体质为体育的宗旨,广泛开展群众体育活动成为建国后体育工作的重要内容。1951年,教育局将体育工作列入学校的工作计划,与上海市体育会筹备会一起在学生中推行了《上海市学生冬季锻炼标准》。体委成立后,进行了短期的体育骨干培训,每年数以千计的骨干分散到工厂学校中,带动群众体育的开展。1956年,在全市推广了《准备劳动与卫国体育制度》(下称劳卫制),至1957年底,全市已有21.8万人达到劳卫制及格标准。与此同时,广泛地开展了国防体育活动,每年有数十万人参加军事夏令营活动。在工厂、学校、机关、商店、农村还普遍开展了广播操、工间操等活动。60年代还广泛开展了群众性渡江游泳活动。五六十年代群众性的基层体育竞赛十分频繁,1958年,全市区县级比赛多达1347次,全市性的综合运动会每年都有一至二次,仅50年代,市运会就举行了两次,市大学生运动会进行了4届,市职工运动会举行了2届,其它还举行了市女子体育大会,市农民运动会等大型综合性运动会,全市性单项运动会则10倍于综合运动会。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群众体育活动曾受到严重干扰,直到1973年,学校体育恢复了《国家体育锻炼标准》的达标活动。至1978年,上海市体育工作会议提出把学校体育作为战略重点来抓的口号,学校体育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学生踊跃参加《国家体育锻练标准》的达标活动,1983年有43万人达标,占适龄学生的60%。到1988年底,有61.2万人达标,占适龄学生的86.5%。学校的传统体育项目也得到恢复和发展,到1989年5月,传统项目学校达583所,其中市级166所,但由于不少学校受到追求升学率的影响,忽视学生的体育锻炼,体育经费和体育场地十分缺乏,学生参加锻炼的人呈减少趋势。

职工体育在80年代出现了横向跨地区的组织,社区化的体育活动日趋兴盛,健身性、趣味性的体育活动形成自发热潮,健美操、体育舞蹈、钓鱼、桥牌、棋类等活动在职工中开展十分普遍。

农村由于普遍实行了承包责任制,富裕起来的农民具备了更多参加体育活动的条件。至1988年,经常参加体育活动的人已占全体农民的五分之一。至1990年,上海的10个郊县已全部被评为全国体育先进县。

1991和1993年,上海连续2届被评为全国的群众体育先进单位。

2、竞技体育走向世界

1954年,上海体育训练班与华东体育训练班合并,集中6个项目134人进行专业训练。至1958年,为参加建国后第一届全国运动会,在本市抽调了41个大项的1100多人进行集训,经集训,竞技运动水平迅速提高。1959年,上海参加了第一届全国运动会的32个大项的比赛,有26人3个队40次破全国记录,获44项冠军,居全国第三位。

60年代初,市级运动队曾精简压缩,但系统训练没有中断,部分运动项目已向世界水平靠近。1961年4月,徐寅生、李富荣在第二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成为男子团体冠军的主力。到1965年,乒乓球有6人7次获取过世界冠军的称号。1960年9月,高勤飞在航空模型项目中超过了世界记录。到1965年,在国内比赛中,射箭、射击和航空模型等项目中有13人11次超过了9项世界记录。

1965年第二届全运会时,上海参加了23个大项比赛,有6人2次破2项世界记录,45人52次破33项全国记录,获得了37项冠军,居全国第二位。

在“文化大革命”中,竞技体育的训练与比赛基本停顿。运动水平明显下降,在1975年第三届全运会时,上海代表团成年组仅获19枚金牌,当时尽管有8人16次破全国记录,但其中7项团体记录是由大会把全国最好的选手临时组成混合队所创造,上海仅参加个别尖子,这部分成绩并不能代表上海队的实力。

上海在1979年的第四届全国运动会上,平了一项世界记录,2人3次破2项亚洲记录,15人1队30次破17项全国记录,共获36项冠军,成年组的金牌数居全国第三位。

1979年起,按照我国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要求,调整了上海运动项目的布局,突出了田径、游泳等基础项目,重视了科学选材。运动员的选拔更趋合理。

1983年,第五届全运会在上海举办,上海队成绩明显上升,朱建华在跳高的预决赛中两次破世界记录,另有8人2队16次破全国记录,共获33枚金牌,金牌数与总分均居全国第二。

由于原来的三级训练制渠道较单一,缺乏竞争力,已不适应新形势的要求,为了注入竞争机制,1984年,市体委提出“多种形式、多种渠道、多种层次、相互竞争”的训练改革方案,1985年确定了虹口击剑学校男子花剑队与市体育运动学校的游泳队为市队的竞争对手,以后又在不同层次布局了市的一线运动队,如在市体育宫和黄浦区设轮滑俱乐部,在杨浦区设蹼泳俱乐部,在闸北区设女子举重队,在市体育运动学校设女子足球、柔道等队,同时,与9所高等学校挂钩试办了高水平运动队。

1987年,在第六届全运会上,上海的游泳有很好表现,获14项冠军,在这届全运会上,上海有1人2次超2项世界记录,4人8次破6项亚洲记录,,9人2队22次破17项全国记录,获32项冠军,金牌数居全国第三,总分仍居全国第二。至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上海游泳仍保持着较强的优势,获16枚金牌,占上海总金牌29枚的一半以上。这届全运会上海所获金牌数与总分均居全国第三。

1978~1993年,上海已有部分项目跻身于世界前列,先后有游泳、乒乓球、羽毛球、体操、技巧、跳水、蹼泳、航空模型、航海模型、围棋等15个项目共88次获得世界冠军,是建国后所获世界冠军总数的88%。并有63次破超了田径、射击、航空模型、航海模型、游泳、女子举重的世界记录,为建国后破超世界记录总数的86%。

上海选手在奥林匹克运动会获奖牌,始于1984年的二十三届,中国队中有29名上海运动员参加比赛,有8人得前三名。1988年第二十四届奥运会,上海有31人参加中国队,比赛中4人获前三名。1992年第二十五届奥运会,中国队中有20名上海运动员参赛,庄泳、杨文意获金牌并破了两项世界记录。

3、体育场馆设施的不断更新

1949年5月,上海市人民政府接管了原上海的31片体育场地,其中仅有10片场地可向群众开放。政府在改造旧体育场的同时,着手新建斜桥游泳池、虹口体育场、山东路体育场、静安体育场、沪西体育场等10多片场地。至1953年底,能向群众开放的体育场地已达53片。

市体委成立后,有计划地进行了体育设施建设,首先建立了一批专项运动基地,并根据居民点的布局在各区新建了一批体育设施。1956年,对55所私营体育场所进行了改造,1957年后移交区体委管理,至1958年底,体委系统已有体育场地162片,全市体育场地达632片。至1965年,全市体育场地达1100片,凡人口密集的居民点都有了体育设施。

1960~1962年,由于国家经济困难,群众体育一度收缩,场馆建设基本停顿,至1963年以后,逐步得以恢复。

“文化大革命”时,体育设施建设再度停顿,1972年,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了上海市体育馆重新上马,该馆于1975年建成。

体育场馆设施大规模地新建和改造是在80年代。由于上海举办的重要比赛逐年增加,促使了上海的体育设施向高水平和配套的方向发展。1983年建成游泳馆,同年建成上海水上运动场,同时改造和新建了黄浦、闸北等9座中型体育馆。1987年以后,又建成自行车赛场、上海武术馆、造波游泳池等设施,并改造了部分体育场馆,使之适应现代化竞赛的需要。至1990年,全市各区县都实现了体育场馆池等配套,当年统计,全市共拥有体育场地5462片。

1993年,由于第一届东亚运动会在上海召开,上海再次改造了体育宫的保龄球房、虹口体育场、闸北体育馆、黄浦体育馆、普陀体育馆等,使田径、体操、羽毛球、举重、武术等项目的比赛设施达到亚洲一流水平。

上海体育场地虽然在不断发展,但在“寸金寸土”的上海滩上,体育场地的面积仍远远远不能满足需要,体育场地数量排在全国的第二十五位。尽管体育场严重不足,但侵占体育场改作他用的现象十分严重,为此,市政府正在拟订法规,以保护体育场地设施。

4、重大运动会的举办

自50年代起,上海每年均要承办几次全国的单项运动会。上海体育馆建成后,开始举办多边国际单项邀请赛。以后随着体育场地设施逐渐完善,管理水平和裁判力量的相应增长,80年代开始,由上海承办了一系列大型运动会。1983年,上海承办了第五届全国运动会,有31个代表团8943名运动员参加,规模为前四届所不及。经过第五届全运会,上海的体育场地设施、裁判力量均上了一个台阶。1985年,在上海游泳馆举行了第四届世界杯跳水比赛;在虹口、江湾等体育场举行了国际足球16岁以下柯达杯世界锦标赛(上海赛区);1990年,在市体育馆举行了第十一届世界女排锦标赛(上海赛区)。此外,在1987年以后,承办了女子篮球、女子排球、赛艇、桥牌、羽毛球、女子举重等项目的亚洲锦标赛。

1993年5月,上海承办了开埠以来规格最高的综合性运动会--第一届东亚运动会,有9个国家和地区参加,进行了397场比赛。这次运动会,受到全市各条系统的全力支持,资金由社会筹集,开支达1.5亿,未动用国家的财政拨款。通讯设备功能超过了历届亚洲运动会,触摸式电脑查询系统超过了第二十五届奥运会,这次比赛准备时间虽只有18个月,但进行得非常成功。

通过这些大型运动会,向世界展示了上海人民在改革开放以后出现的精神面貌,其意义已远远超出体育范畴。

5、国际交往成倍增长

1949~1965年,共有334批外国体育代表团访沪,其中三分之二是来自社会主义国家。出访以上海运动员参加国家队外出比赛为主,出访国家也以社会主义国家为主。在1965年以前,由上海直接组队出访仅9次,主要是足球、网球、篮球和体操队。

1966年,由于爆发了“文化大革命”,国际交往一度停顿。直到1971年,由于美国乒乓球队访华,这次被称为“小球转动大球”的“乒乓外交”导致了国际交往的恢复,当年即有40余支外国体育代表队访沪。在70年代,国际交往最多的是乒乓球项目。

80年代,由于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体育事业的迅速发展,体育界的国际交往增多。交往项目由竞技体育发展到群众体育、体育科研、体育旅游等内容,交往国家遍及五大洲,交往人数成倍增长。自1978~1991年,上海共计接待了100多个国家3000多批体育代表团,总数超过3.5万人次,其中1985和1987年的访沪人数均超过4000人次,一年的来访者相当于“文化大革命”前17年外国来访人数的总和。来访者中有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和足球、网球、排球、赛艇、棒球、射箭、击剑等项目的国际单项联合会主席。出访人数在10年中已达3300余人次。仅1989年,上海出访即达546人次,是“文化大革命”前17年上海出访人数的2倍多。并有130余人次赴50多个国家和地区任专家。

上海与日本大阪、横滨,美国旧金山,南斯拉夫萨拉勒窝和荷兰鹿特丹、俄罗斯圣彼得堡等城市结为友好城市后,与友好城市的体育交往十分密切。1979年,上海与与大阪签约,每年都进行排球的互访,直至1993年,从不中断。在1980~1990年间,上海组队出访大阪、横滨两城市就达30余次。

6、体育社会化与产业化趋势的出现

改革开放以前,体育事业的财政开支全靠国家拨款。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经济逐步发展,体育事业逐步走上了社会化和产业化的道路。

80年代初,一些工厂企业参与办体育的情况迅速增多。据1986年统计,上海由工厂企业办体育比赛的次数已是体委办的3倍,所用的经费是体育竞赛经费的2倍。由企业出资办体校和体育俱乐部也逐渐增加,数年中出现了数十个企业自办或企业与体育单位共同举办的青少年业余体育俱乐部。

1993年,海上世界上海分公司创办了海上世界乒乓俱乐部和申花集团与黄浦区共同举办的申花足球俱乐部,这些职业俱乐部以管理企业的办法管理运动队。他们的出现,开始了高水平运动队与市场经济相接轨的尝试。

各体育场馆在80年代初,开始贯彻“以体为主、多种经营”的方针,设法增加经济收入,以支持体育事业的发展。这一方针取得了明显实效,1979年全市体育创收才139万元,占全年体育开支的20%。到1990年,体育创收达4669.4万元,占全年体育开支的49.3%,在11年中体育经营收入增加33.6倍。此后,部分体育事业单位逐步向企业型转化。这一转化的速度虽然很快,但与发达国家的体育产业相比,上海的体育产业化尚在起步阶段。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上海的体育将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奋进,将全面扎实的推行全民健身计划,使人民的体质不断得到提高,加快体育社会化和体育产业化的进程,以更科学的训练手段使竞技体育运动水平上一个台阶,上海这个社会主义的国际大都市将以更文明的社会文化结构迈向21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