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志->--上海名园志->--襄阳公园

襄阳公园

2010-4-26 15:59:17

 

襄阳公园南临淮海路,西为襄阳北路,北界新乐路,占地2.21万平方米。

 

园名见证上海史

 

襄阳公园原是江阴颜料巨商薛宝成的私人花园,占地34亩,内设有薛家祠堂,有石龟、石梁等建筑物(至今尚有石梁一根留在园内)。1938年,法租界公董局购买来准备作为新建办公楼之用,但1940年法国政府向纳粹德国投降,建办公楼之议遂搁置。1941年公董局决定将其改建为公园,专供法国儿童游玩,因此一度有儿童公园之称。由于国人的抗议,公园被迫于1942年1月30日向中国人开放。公董局为了纪念1939年在抗德战争中阵亡的原法国驻上海总领事外交官兰维纳,将公园改名为兰维纳公园,并在园内建了一座大理石的兰维纳纪念碑(1949年被拆除)。因该公园临近杜美路(今东湖路),故此上海人习惯上称它为杜美公园。1943年,汪伪政府将公园改名为泰山公园。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于1946年将其改名为林森公园。1950年5月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改名为襄阳公园。1961年市人民委员会基本建设委员会批准把相邻的1900平方米土地并入公园,使其稍稍扩大至今天的规模。

 

富有法国风情的公园景色

 

襄阳公园既有规则式的布局,又有自然式的布置,在两者中的空间,充分利用绿篱分隔,产生小中见大效果。园内有法式梧桐林荫道、对称式的花坛,园内甬道宽阔、曲径回旋、“歪门斜道”与精巧的绿化布局构筑了一座别具特色的法式公园。公园内植有樱花、茶花、杜鹃、海棠、月季等近百种花木,园内四时如春,景色宜人。

公园大道  园门内是一条南北向的宽阔大道,两旁粗大的悬铃木浓阴蔽日,十分壮观。道路两侧有法国式的轴对称几何图形的花坛,种植四季花卉。支道多弧形,蜿转曲折,延伸至园内各个角落。

喷水池  在园西北角,面积约100平方米,池内游鱼隐约可见。“文化大革命”前池旁有两石龟,背负长石条,以供游人坐憩,后被毁。池中央有喷水假山一座,池边原有竹棚架,后改为水磨石围廊,廊下植月季,廊上绕紫藤。池南散植青枫、罗汉松、枸骨、地柏,几块太湖石屹立其中。池北围墙处是竹林,青翠浓郁。

大草坪  大园中部,占地1200平方米。草坪西北角有大花坛,种植各种时令花卉。花坛背后耸立着高大的圆柱形珊瑚球,与12株黄杨球高低结合,错落有致。站在大草坪上远眺襄阳北路上的天主教堂,别有一番情趣。

六角亭  位于园中央,面积36平方米。亭为钢筋混凝土结构,翠色琉璃瓦结顶,六角重檐,四周是水磨石石凳及扶栏。亭南通大道,北面通大草坪。亭前为长方形花坛,植四时草花,有烘托亭子和分隔空间的作用。

高平台  园东部有近1米高的平台,系1965~1970年建造地下防空工程填高后形成,面积约2000平方米。台上有长约10米的平顶水磨石游廊,廊北为石凳和扶栏,廊东廊西分别与阅报廊、棚架相连,廊前植有龙柏数株和茶花两排。

 

围棋之园

 

襄阳公园向来有“围棋角”、“围棋园”之称。自20世纪40年代开放以来,一直是上海围棋爱好者聚会、弈棋的场所。著名棋手陈祖德九段、钱宇平九段、芮乃伟八段、王群八段和天才棋童常昊及一大批上海围棋好手都有过一段在襄阳公园学棋的历史。迄今,上海大部分区围棋教练都是“襄阳公园出身的”。可以说,襄阳公园是上海围棋手的摇篮。60年代是襄阳公园围棋活动的“鼎盛”时期。每天到茶室弈棋的爱好者超过200人次,茶室内20盘棋全告客满后,许多人只得到外面凉棚及院内石凳去另辟战场。来园观棋者的人数大大超过弈棋者。一些远在虹口、杨浦区的棋友都赶到这里来,外地慕名而来者亦复不少。襄阳公园真正成了围棋爱好者之家。“文化大革命”中,襄阳公园的棋室也在一片“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的喧嚣声中关了门。棋友们仍在园中下棋。不久,处于公园西侧的一条长廊成了棋友们聚会、弈棋的场所。这几年,全国掀起了围棋热,上海的围棋爱好者大幅度增加,而弈棋的场所却比“文革”前减少。襄阳公园里每天仍有人来下围棋,但不多。天气晴好的星期天或假日,下围棋最多有六七局,围观的棋迷不少。人们都希望襄阳公园能恢复其传统特色,支持围棋事业,使公园再度成为名不虚传的“围棋之园”。

公园内有电瓶车、小手拉车、跷跷板、滑梯、爬格子、踏水车、转盘、秋千、充气弹跳、蹦床、抬轿子、摇摆机等儿童游艺设施,很受附近的小朋友欢迎。另外也常有文化艺术界的老人来此聚会弈棋、打拳散步、品茗聊天。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