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志 >> 上海名建筑志 >> 典雅幽深的石库门和江南民居

典雅幽深的石库门和江南民居

2009-10-26 14:17:15

  上海位于江海交汇,河网密布的江南水乡,上海传统民居建筑形式是江南民居的一部分。江南地区物产丰足,居民富裕,住宅规模和布局很有特色。住宅外围的墙壁高大、粗犷,城镇房屋大多是较高的两层楼房。江南民居经常房房相连,中间用封火墙隔断,是为了防火的考虑,庭院的面积不大,再加上高高的楼房,使一宅中采光通风口——天井显得分外高深。江南潮湿的气候使通风格外重要,因此江南的住宅常于建筑与垣墙之间留不超过1米的间隙,用来拔风采光,效果颇好。江南民居,大的住宅一般从大门起经过轿厅、客厅、正房到内室或后房,两侧有花厅、书房、卧室及至小花园、戏台等。一般大的住宅可有两到三条平行的轴线。但不论建筑规模大小,江南民居都体现出一个与北方民居的明显区别,就是雕刻装饰极为繁多,却极少彩画,墙用白瓦青灰,木料则为棕黑色或棕红色等。与北方的绚丽色彩相比十分淡雅。江南的匠人心灵手巧,利用多变的地形,使流水在房屋之间穿行。水路、街巷呈不规则网状覆于民居之中,与之相映成趣,形成了江南民居别于北方民居的独特风味。由于土地珍贵,屋宅内外的空间都得到了很大的利用,因为绝大部分民居出门见水,所以几乎每家门外都有一个小小的埠头。主妇每日洗衣、洗菜、淘米等都在这里,来往的小船也可在这里停泊。和水路相比,街巷显得十分狭小,有的仅容1人1牛并走。高高的垣墙夹着曲折的街巷,造成了曲径通幽的意境。

  江南民居面貌是平房楼房相掺,山墙各式各样,形成小巷和水巷驳岸上那种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景观,建筑造型轻巧简洁,虚实有致,色彩淡雅,因地制宜,临河贴水,空间轮廓柔和而富有美感。因此,常被人称之为“粉墙黛瓦”、“小桥流水人家”。

  江南民居在单体上以木构一、二层厅堂式的住宅为多,为适应江南的气候特点,住宅布局多穿堂、天井、院落。构造为瓦顶、空斗墙、观音兜山脊或马头墙,形成高低错落、粉墙黛瓦、庭院深邃的建筑群体风貌。水乡多河的环境出现了水巷,小桥,驳岸,踏渡,码头、石板路、水墙门、过街楼等等富有水乡特色的建筑小品,组成了一整套的水乡居住环境。

  天井,是江南民居中用以采光、通风的特征构件,在一般的三合院中,其深度与高度相当,宽度有多种,如主屋三开间,则以明间面阔为准。或五开间较大的,则以明间或次间面阔为准。在大宅中,天井大都做成长方形,并且将两楔的进深减小,或用廊代替厢房,天井成横长方形,东西长度大,通风较好,而且夏季可以减少太阳的照射。常设前、后天井以利通风,后天井一般进深较小,植有落叶乔木以利遮阳。天井的产生与江南地理环境和气候特点有很大关系。江南人口稠密,耕地少,因而建房屋宅院时尽可能节约用地,而且三面或四面的房屋都建两层;江南夏季湿热,冬季阴寒,由三面或四面二层房屋围合成一个高而窄的天井,这种设计有利于内外空气对流及冬暖夏凉的效果。天井的面积不大,宽度相当于正房中央开间,长只有厢房开间大小,加上四面房屋挑出的屋檐,天井漏天部分更加狭小,不过这种高窄天井的设计,具有近似烟囱一样的作用,有利于排除屋宅内的污浊空气。天井还起着室内采光和聚集雨水再通过地沟排水的作用。洁净的天井汇水还可引入缸中作饮用水。

  砖雕门楼,这是做在前后进腰门上的,是纯粹装饰性的构件,明代的门楼较为简朴,清代雕花较为繁琐,这些门楼上都题有匾额。

  墙,水乡民居以木结构为主,因而墙具有重要的防火功能,一般山墙皆高出屋面,做成梯阶式或平头高墙,称“封火墙”或“女儿墙”。墙可分实砌和空斗两种,或下为实上为空的混合式。墙基常用条石,石灰粉刷,当用作装饰性墙面时,就用清水磨砖贴面,既简朴又表现出主人的殷实。

  地面,院宅内露天的地面(如天井)用石板条铺,块铺,裂纹石块或鹅卵石铺砌,也有用砖铺。室内地面都用砖。江南多雨,地下水位浅,室内易潮湿,一般先用石灰夯实,其上铺砂,砂上铺砖,以避潮气,居室的房内则用木地板。

  轩,是室内天花,实际上是使屋顶增加一个空气保温层。大宅、中宅的轩有的装饰考究,木雕精良,有各种做法如船篷轩,鹤顶轩,花篮轩等。

  屋顶与山墙,屋顶铺青瓦,整个坡屋顶成向内微曲的屋面,有利于屋面排水。屋脊的做法花样很多,普通小型民居只用瓦竖砌,两头做简单纹饰。大、中型民居的主要厅堂脊头有做成龙,鸡等花饰。普通山墙为硬山式不出屋顶,厅堂等重要建筑的山墙用出屋顶的屏风墙,随着房屋进深的大小,有一山、三山和五山屏风墙的不同。

  上海传统民居平常人家住宅为砖墙立柱、木椽屋面、青瓦屋顶单层平房,进深以桁条分5路头、7路头、9路头,面宽分为三开间、五开间、七开间。一般正间为客堂,两侧为卧室,也有在正屋两侧加建侧屋,作为灶间等用途。墙面用白石灰粉刷。屋脊似鳌状,两头翘起,以求吉祥。殷实富裕人家住宅多为庭院式,砖墙立柱,穿斗式木构架,或穿斗式与抬梁式的混合构架,榫卯组合,梁、桁由圆木柱承重。平面布置以正厅或正房为中心,左右两侧为次房或耳房,正房前左右对峙东西厢房,是一正两厢的院子,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三合院、四合院,三面有房屋的即为三合院,四面有房者为四合院。厢房的用途视人口的多少而定,或作卧室,或作灶间,四合院的下房(即面北的房屋)作储藏室,或作灶间。官宦和巨富大户的住宅是两三个或者更多的一正两厢的多进院宅第,一般都有花园。大门内外设影壁,进门第一进院子坐南朝北的房屋称南房或门棣房,是外客厅。二门通常做华丽的门楼,二门以内是第二进院子,坐北朝南的厅房称北房,是正厅(大厅),是全宅中面积最大、质量最好的房间,是家长会客和举行各种节庆礼仪的地方,正厅两侧各有一间次间、稍间(耳房)。一般作卧室用。正厅前左右对峙的厢房供晚辈居住,或者作饭厅、书房。从门楼到各个房间,有走廊相通,穿过耳房夹道或避弄,进入第三进院落,有的即是后院。第三进院落的房屋称内室或后罩房,是家庭内眷和年幼子女居住的地方。高官显贵的住宅一般有五进,有的门前还有一对石狮子,然后是门厅,沿街有的带店或带楼。轿厅,用来停放轿子。正厅,是接待主要宾客,举行婚丧礼仪地方。内厅,是会见亲戚好友或者家庭商讨事宜的地方。女厅,也称上房,通常用作居住房。主体建筑以厢房或院墙围合组成院落。四周厢房一般不独立开门,一般有花厅,是会见常客,举行宴会等活动的地方;还有书房、花园、居住内宅、厨房等等。厨房多沿后巷开门,不造成干扰。宅第的入口沿街或沿河,便于人员的出入和物品运送。两院落之间往往设背弄,这样既分开了主仆的交通路线,又大大增强了内宅的私密性,并有利于隔声、防火、防盗。

  上海现存的传统的江南民居主要分布在黄浦区老城厢、松江区老城区、嘉定区老城区,静安、闸北、长宁、闵行、徐汇、青浦、南汇、浦东等区也有少量保存较完整的传统民居。  

  市内民居以弄堂为特色。《辞海》对弄堂的解释为“吴方言称小巷为弄堂。亦作‘弄唐’。祝允明《前闻记·弄》:‘今人呼屋下小巷为弄……俗又呼弄唐,唐亦路也。’”祝允明也就是祝枝山(1460~1527),明代苏州人,可见弄堂是江南一带对小巷子的俗称。里是街坊,《辞海》云:“古时居民聚居的地方。《诗·郑风·将仲子》:‘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毛传:‘里,居也,二十五家为里。’《汉书·食货志上》:‘在野曰庐,在邑曰里。’按毛传乃举《周礼》为例,古代另有五十户、一百户等说。今称在城市者为‘里弄’,在乡村者为‘乡里’。”里弄就是住宅小区,弄堂是小区内的小巷。居民生活与弄堂更加息息相关,人文与民俗学研究注重的弄堂,而从建筑学角度考察上海居民住宅,更注重里弄。

  上海市区居民住宅以里弄建筑为主,各式各样的弄堂是上海民居的特点。上海里弄住宅的起源要追溯到19世纪中叶,是在江南传统住宅建筑的基础上,受到西方城市联排式住宅布局的影响而发展起来的。

  清道光二十三年,也就是1843年底,上海正式开埠,租界开始形成。咸丰三年、1853年的小刀会起义,再加上太平天国部队在江浙一带的军事行动,老城厢内外及江浙地主、乡绅、富商、官僚纷纷携眷涌入上海租界,使租界内住房十分紧张,外商快速简便地建造大批木板结构房屋租给华人居住。这种出租木板房屋一般采用联排式总体布局,并起某某“里”为其名称,是后来上海弄堂的起源。咸丰十年在公共租界已有以“里”为名的房屋8740栋。同治八年,也就是1869年后,这种简易木板房屋因易燃不安全而被租界当局依次拆除。租界内开始出现用中国传统的“立帖式”木结构加砖墙承重的方式建造起来的新式住宅——石库门住宅。它的平面和空间更接近于江南传统的二层楼的三合院或四合院形式,更适合于中国居民的永久性居住。这种住宅还基本保持了中国传统住宅建筑对外较为封闭的特征,虽身居闹市,但关起门来却可以自成一统。之所以称为石库门,它的重要外部特征就是门。正面大门一般是花岗岩或宁波红石(红色砂岩)作门框,两扇黑漆厚大门,一副铜或铁门环,门宽约1.4米,高约2.8米,门头用石发券,上砌三角形、长方形或半圆形凹凸花纹。石库门住宅整体布局紧凑,相互毗连,成片纵向或横向排列,单体平面结构继承传统四合院的形式,又比四合院节省占地面积,比西洋式洋房造价低廉。石库门住宅出现于英租界,其后流行于上海老城厢内及近郊,遍布全市大小弄堂,成为上海民居中的一种重要类型。

  石库门住宅依据其建筑年代、式样、材料又分为早期老式石库门住宅、后期老式石库住宅、新式石库门住宅。

  早期老石库门住宅兴建于清同治八年至宣统二年,即1869~1910年,最大特色就是采用具有浓厚江南传统民居空间特征的单元,按照西方联排住宅的方式进行总体布局,因此一开始就带上了中西合璧的色彩。它的单元平面基本上脱胎于我国传统民居中三合院或四合院的住宅形式,一般为三开间或五开间,主要部分为两层楼,后部附属房屋则为单层。它在某种程度上保持了我国传统民居中封闭式深宅大院的样式,但面积尺度大大缩小,空间变得局促紧凑了。在纵向布置上,有一条明显的中轴线,平面总是对称布局。进门后首先是一个方整的天井,虽不如传统住宅中的庭院深邃,但也能体现出一些庭院的空间特征来。正对天井的是客堂间,有可拆卸的落地长窗(其形式为我国传统格子门的简化)面向天井。客堂一般阔约4米,深约6米,用于中国传统起居中最重要的聚会、喜庆、宴请等礼仪活动。客堂的两侧为次间,天井两侧为左右厢房。客堂后面,为通向二层楼的横置单跑木扶梯。再后,则为后天井。后天井的进深一般为前天井的一半,且有水井一口。后天井之后是单层的灶间、贮藏间等附属用房。这样一种布局方式基本上满足了中国家庭的传统生活方式和居住观念,又较为节省土地,适应了租界内新的城市空间条件。

  老式石库门弄堂的承重结构,大多采用江南民居中最常见的立帖式木构架外加砖墙围护结构。其立帖木柱一般为直径15厘米左右的杉木,4柱或5柱落地。

  建筑材料、构造方式亦均为江南传统民居的直接继承。建筑的装修风格,也呈现出传统江南民居的特色。立面上常看到马头墙形式或观音兜形式的山墙,天井内客堂的落地窗,檐部挂落,已及两厢的格子窗等,无不来源于传统做法。与传统建筑相比,最大的不同,莫过于沿弄道一面的“石库门”了,由此形成了石库门弄堂住宅最明显的个性。沿弄道一侧的立面,一般由石库门院墙和两侧略高的厢房山墙组成,后部单层的附属用房采用单坡屋面,坡向后天井,因此后围墙的高度接近正面立面高度,形成一圈基本封闭的外立面,真有一点闹中取静,任凭左邻右舍嘈杂喧扰,仍能“躲进小楼成一统”的情调。在正立面位于单元中轴线的位置,即开有“石库门”。早期的石库门,一般比较简单,仅为一简单的石料门框,内配黑漆厚木门扇。稍晚一些开始注重石库门本身的装饰。一般在石料门框上方有三角形或圆弧形或长方形雕饰,用砖砌成或用水泥做成,其构图与图案均开始受到西方建筑风格的影响,有一些门头装饰已完全变成了西式门楣或窗楣之上的“山花”,形成了石库门弄堂中的最有特色的景观。

  如果说早期石库门弄堂的建筑单体还基本保持了传统民居的特色,那么它的总体布局方式则更多地受到西方联排式住宅的影响。在排列方式上即有南北向相联的,也有东西向相联的,主要考虑利用地形,多建房屋,并不太注重朝向。弄道宽度较窄,仅3米左右。一般没有总弄次弄之分。

  早期老式石库门住宅现已大都拆除翻建,最早的老式石库门住宅有:清咸丰二年,即1852年建造在宝善街(今广东路)286~300弄的公顺里,同治十一年,即1872年建造在宽克路(今宁波路)120弄的兴仁里,光绪三十三年,即1907年建造在厦门路137弄、苏州路(今浙江中路)559~609弄的洪德里,宣统二年,即1910年建造于大马路新大马头街(今中山南路)482弄的棉阳里、469弄的吉祥里、六大马头(今豆市街)119弄的敦仁里,1914年建造于汉口路217弄、河南中路217弄的兆福里等。

  后期老式石库门住宅兴建于清宣统二年至1919年,在总体布置、单体设计、建筑装饰等方面较早期石库门住宅有所改进,住宅区排列比较整齐,放宽狭窄弄堂,单体设计由原来三开间二厢房改为单开间或双开间一厢房,后天井面积缩小,把横向改为纵向,住宅的通风、采光条件稍有改善,又能丰富后天井的立面外观。在栏杆、门窗、扶梯、柱头、发券等装饰方面开始采用西式建筑细部处理方法。石库门门头采用半圆形或三角形,后又采用长方形山花装饰。栏杆开始用铸铁或熟铁做花纹。楼搁栅由杉木改用洋松。楼板铺洋松企口板。屋面沿口做封檐板及白铁落水管。后期老式石库门住宅现存较多,具有代表性的建筑有:20世纪初建造在河南路(今河南中路)80弄、广东路237弄和东棋盘街60弄的昌兴里,清光绪三十年,即1904年建造在西江路(今淮海中路)与麦赛尔蒂罗路(今兴安路)、贝勒路(今黄陂南路)与马浪路(今马当路)之间的宝康里,1910~1912年建造在长浜路(今延安中路)1238、1256弄的慈厚南里,1911~1916年建造在望志路110弄(今兴业路80弄)、贝勒路(今黄陂南路)374弄的树德北里,1914年建造在新闸路568~638弄、大田路(今大通路)464~546弄(双)、463~553弄(单)、西苏州路(今南苏州路)1463~1497号的斯文里,1915年建造在大马路(今南京东路)799弄的大庆里等。

  新式石库门住宅兴建于1919~1930年,亦称为改良式石库门住宅。三开间、五开间的平面比较少见了,较多见的是双开间甚至单开间的平面,传统两层高的石库门住宅开始变成3层。在后部出现了后厢房和亭子间。产生这种变化主要有这样几个原因:一是城市土地价格的上涨带来房价的大幅度提高,大面积住宅售价的社会承受力大大下降。房地产开发商不得不考虑减少住宅单元的面积,要求住宅空间更为紧凑,并向高发展。二是当时上海居民中小家庭结构日趋普及,对小型居住单元的需求相应增加。三是市民阶层的经济收入发生分化,出现不同经济层次的住房需求。

  新式石库门住宅保持老式石库门住宅形式,逐渐采用混凝土结构和新颖建筑材料。其规模较老式石库门扩大,建筑排列更加整齐,有明显的总弄、支弄的区别。总弄的宽度增加,考虑到汽车进出的需要。对通风采光问题也较为重视。弄堂的规模一般也较早期扩大,有时甚至包括整个街区。有的纵横成片,形成街坊。弄堂宽度由3米放宽至4米以上,支弄一般在3米。房屋层高开始降低,楼层由2层增至3层,后披屋改为2层,底层作灶间,上层为亭子间。楼梯坡度也较老式平坦,围墙高度由5米降低为4米,室内生活设施日臻完善,开始装有卫生设备。房屋造型改用人字屋架和人字山墙,上做水泥压顶,外墙不用纸盘石灰粉刷,改为清水墙面。结构体系也多由早期石库门的木构立帖式变成了砖墙承重和木屋架屋顶。在弄口、过街楼及门窗等部位开始出现砖砌发券。钢筋混凝土也大量被采用,在亭子间及晒台等部位使用钢筋混凝土楼板。石库门门框也多用清水砖砌或外水粉刷石面层,石料门框很少再被使用。

  新式石库门弄堂住宅的装饰风格比早期也有较大变化。马头墙或观音兜式的山墙已不再使用,屋面多用机制瓦代替小青瓦,外墙面也多用有石灰勾缝的清水青砖、红砖或青红砖混用,早期的石灰白粉墙没有了。建筑细部装修开始大量模仿西方建筑的处理手法。石库门门头和窗楣大多采用西式山花装饰。立面常出现出挑的阳台。建筑风格越来越趋向于西化。

  新式石库门里弄住宅现存较多,典型代表有:1912~1936年建造于霞飞路(今淮海中路)567弄的铭德里(今汉阳里),1920年建造于霞飞路(今淮海中路)358弄的尚贤坊,1924年建造于福州路726弄的会乐里,1925年建造于圣母院路(今瑞金一路)121弄的高福里和建造于马浪路(今马当路)306弄的普庆里,1928年建造于福煦路(今延安中路)913弄的四明村,建造于大境路97弄的开明里,1929年建造于在界路(今天目东路)85弄、爱而近路(今安庆路)366弄的均益里,1930年建造于福履理路(今建国西路)440、456、495弄的建业里等。

  19世纪末至20世纪30年代,又有受石库门里弄住宅影响而发展出来的广式里弄住宅。广式里弄住宅房屋较低矮,外观式样与广东城市住宅相近;居民也大多为广东籍人或一部分在沪的日本人。广式里弄在上海民居中所占比例不多,现在数量很少。

  20世纪20年代后,上海的工商业加速发展,地价暴涨。来上海投资的外国人和国内富裕阶层对旧式里弄住宅已不满足,希望能有朝向、间距、通风、隔音好的住房,并且要求生活方便,有煤气、卫生等设备。石库门住宅的大天井、大进深,用地很不经济,新式里弄住宅应运而生。新式里弄是花园里弄的一种中间过渡形式,也称为“连接式小花园洋房”,继承了石库门的某些传统做法,也渗透了西方建筑设计的手法。

  新式里弄布局一般为行列式,总弄宽6米左右,支弄3.5米以上,较石库门的通道宽度放大近一倍。当时,私家小汽车已经流行,标准高的新式里弄还设有汽车间,里弄道路宽度则按行驶汽车的要求再放宽。

  新式里弄大多为3层,少数为2层,也有假3层或4层的。为有利采光和通风,房屋进深缩小,开间放大。一般进深为10~14米,开间为3.4~4.8米。室内设小门厅、起居室、卧室、厨房、餐厅、书房、小壁橱、工友室等。

  新式里弄改变了石库门的前天井布局,将之改为2~5平方米的水泥地坪小庭院,可种植少许花草树木,或者放置盆景等,成为一个小花园。庭院与支弄之间一般用矮墙、透空栏杆或竹篱笆等分隔,日照条件较石库门的高围墙小天井好,有个宜人的小空间。后天井石板地改为水泥地,是后门通道或厨房的辅助场地。建筑材料上开始采用钢筋混凝土,墙体多为机制红砖,墙面初期多为汰石子,后期多为拉毛水泥,也有以鹅卵石水泥饰面。屋顶多为坡顶,隔热、保温、防水性能都好,适合上海多雨、冬冷、夏热的气候。新式里弄与石库门的最大区别是内部配备较完备的生活设施,都配置了卫生间,有盥洗、沐浴设备。一般底层安排小卫生,设面盆、抽水马桶一套,供客人和佣人使用;二楼大卫生,设面盆、马桶、浴缸一套,供主人使用;三楼小卫生一套,供子女及亲友使用。但也有标准较低者,仅在底层设小卫生一套。此外,新式里弄还设有取暖装置,作为热源的炉子,一般安置在厨房内或厨房附近,冷热箱均架设在坡屋顶内。

  新式里弄适应不同人口家庭的需要,发展很快。至1950年,新式里弄建筑面积达469万平方米,占里弄住宅的24.2%。新式里弄按单体平面布置分为单开间式、间半式、双开间式三种类型。

  单开间式平面布置由前、中、后三段组成。前、中段为正屋,底层层高3.5米,二、三层3.35米,屋顶多为坡顶,极少数是平屋顶,也有用坡顶空间增设楼层,增加使用面积,层高约2.4米。前段房间朝向良好,底层为起居室、餐厅,二、三层为卧室。中段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楼梯段,一般设双跑或三跑扶梯。楼梯平台的高度相当于附屋楼的楼面,便于前后连通。另一部分为后天井和卫生间。后段为附屋,层数一般同正屋,少数高出正屋1层。附屋底层为厨房,层高2.4米,二、三楼为卧室,层高2.3米。单开间式新式里弄现存较多,典型的有1923年由万国储蓄会建造的吕班路(今重庆南路)205弄万宜坊,砖混结构,3层楼房5排,101个单元。1933年由天主教会普爱堂建造的霞飞路(今淮海中路)927弄霞飞坊(今淮海坊),砖混结构,3层楼房9排,199个单元;1938年地产商周湘云建造的巨籁达路(今巨鹿路)820弄景华新村,砖混结构,3层楼房4排,69个单元等等。

  此外,间半式平面布置为一个大开间,分隔成一宽一窄两部分,窄的正好是宽的的一半,称为间半式。宽的为主要房间,窄的是楼梯间。前后两段组合,前段为正屋,后段为附屋。底层宽的一间前端与入口并列处为平台,平台后为起居室和餐厅。窄的一间即楼梯间前面为主要入口,正对入口为楼梯,穿过楼梯间便是后段的厨房与后天井。前段正屋,二、三层各有卧室2间,有的设凹式阳台,有的避免影响主要房间采光,而不设平台、阳台。后段附屋开间为下屋宽度一半,建在楼梯间的后部,另一半则为后天井。附屋底层为厨房,与正屋餐厅邻近,有门通向后天井,二、三层为卧室,平屋顶为晒台。有的在厨房内设狭小扶梯,直上附屋小卧室。一般设有三件套的卫生间,设置在二、三层卧室附近,使用方便;有的还在后天井内增设单件套小卫生,供客人及佣人使用。现存间半式新式里弄典型的有北四川路(今四川北路)2388弄的新绿里,砖木结构3层楼房,28个单元;建造于1930年的爱麦虞限路(今绍兴路)18弄金谷村,砖木结构3层楼房6排,99个单元,建筑面积17364平方米。

  双开间式平面布局有两种。一是外观与石库门相似,只是在住宅内添置卫生设备,如福煦路(今延安中路)414弄福明村等。其单体布局上居室面积大,但形式陈旧,随后便不再建造。另一种标准较高,开间宽达8米,窄也有7.2米,进深9~12米,层高与单开间相同。一般也分前后两段,前为2个主要房间,后段布置则随楼梯位置而变化。楼梯在一侧的,在前后房之间留出条短内廊,用作楼梯与房间穿越交通的缓冲。楼梯在后段中间,各房间环楼梯间出入。室内上下3层楼共有大小8个房间,三件套的卫生间2间,适合几代同堂的大家庭居住。后部层高较低,小卧室的平屋顶兼作晒台,设计时具有潜在可变因素,只要稍加修改,即可成为2个单元的3层楼新式里弄,如蒲石路(今长乐路)613弄沪江别墅中间几个单元就是后加改建的。这种双开间新式里弄现存的有建造于1926年的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1025弄及威海卫路(今威海路)625弄的静安别墅,砖混结构,3层楼房13排,183个单元;1933年由四明银行出资建造的福煦路(今延安中路)424弄四明村,砖混结构2层楼房,外观与平面形似石库门,50个单元;1939年由浙江银行出资建造的蒲石路(今长乐路)613弄沪江别墅,砖混结构3层楼房8排,29个单元;1948年中国农业银行出资建造的法华路(今新华路)73、74弄红庄,砖木结构,3~4层楼房5排,37个单元;1939年建筑的善钟路(今常熟路)104、108、112、116、120弄及沿路124号,长乐路802~816号的荣康别墅等。

  20世纪20年代开始,全国各地以及外国资本涌入上海寻找发展机会,上海迅速成为全国乃至东亚的资本集中地。伴随资本的进入,大批掌握资本的人员来到上海,新式里弄住宅是不能满足他们的居住要求的。标准更高的花园里弄、公寓里弄住宅大批建设。

  花园里弄住宅是建于里弄内的独立式住宅,采用里弄住宅的外形,建筑标准及室内装饰、煤卫设施也更考究,有的已接近独立式花园住宅。与新式里弄相比,花园里弄在总体布局、结构、造型等方面都更趋近代化,空地和绿化面积较大。配有专用绿地,屋前或后庭种植花草树木的面积更大,有的甚至超过建筑面积两倍,宽度大于支弄。其总体布局采用半独立式,即双宅拼接在一起,或几幢住宅拼接在一起,房屋间距宽阔,里弄宽度与建筑物高度之比为1比1以上。建筑形式变化多样,有采用立体方匣子式,平面布置采用变化短曲尺形状,凹凸多变。房屋开间较阔,有二开间、二开间半、三开间,进深较浅,煤卫设施齐全,一般有护墙壁,主要房间设置壁炉,供冬季采暖。单体有3个出入口,一是主出入口,直接进入客厅,二是次出入口,直接通往楼梯间和户内各室,是平时出入使用,三是厨房出入口。建筑多为混合结构,较多使用钢筋混凝土构件,立面多用细线条,门窗为几何图形,墙面做拉毛水泥,用淡颜色粉刷,屋顶用机制筒瓦或琉璃瓦。花园里弄主要分布在徐汇、卢湾、静安、长宁等区,至1950年,共有此类住宅134.1万平方米,占里弄住宅6.92%。

  花园里弄住宅以1925年为界,可以分为两种类型,1925年以前建造的为早期花园里弄,以后的为后期花园里弄。

  早期花园里弄规模一般不大,房前有独用庭院,深度大于弄堂的宽度,房屋以砖木结构为主,用料大体与新式里弄相同,楼层为3层或假3层,以双拼式为最多,开间大多是间半式,平面布局与新式里弄的间半式相似,整间开间为4.8米左右,半间在2.4~2.7米之间,进深14米左右。居室为前后套间,底层前部为起居室,后部为餐厅。主屋上层为前后卧室及卫生间,房后有翼屋作为辅助用房,并与主屋分前后宅,其间架以木桥联通,或设木梯以代桥。辅助用房层高和地坪都较主屋低,楼上佣人房间。其建筑材料比较传统,如卵石外粉刷、清水墙、木门窗及砖柱、砖栏等。屋顶材料最早用瓦楞铁皮,后用机制平瓦,也有用小表瓦。室内装饰有护墙壁、壁炉、铺硬木地板、木门窗。卫生设施齐全。现存典型早期花园里弄有光绪三十三年,也就是1907年建造的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707弄的王家厍花园;宣统二年,即1910年建造的格罗希路(今延庆路)4弄的花园里弄;1914年建造的狄思威路(今溧阳路)1156弄的花园里弄;1924年建造的亚尔培路(今陕西南路)39~45弄凡尔登花园(今长乐村)等。

  后期花园里弄考虑到节约用地,在总体布局上较多采用长排联列式,也有采用双拼式、短排式的。房屋间距放宽,弄内道路结合地形自由布置。房屋开间有的达15米,套间呈左右横向布置。开间有单开间、间半式、双开间,也有少数采用二间半或三开间。房后辅助翼屋有的已移入整幢房屋之中,与前部主屋连成一体。底层为厨房,其上为亭子间,再上是晒台。宅前主屋底层为起居室,二、三层为卧室,都有独用卫生间。房屋层数多在3层以下,也有多到4层的。层高一般底层3.6米,二层3.3米,三层3米,结构大都已采用钢筋混凝土构件。现存典型后期花园里弄有1933年建造的安和寺路(今新华路)693弄梅泉别墅,1934年建造的福履理路(今建国西路)365弄福履新村,1937年建造的愚园路1088弄宏业花园,1938年建造威海卫路(威海路)727弄威海别墅,1941年建造的福履理路(今建国西路)506弄懿园,1938~1939建造的霞飞路(今淮海中路)1285弄上方花园等。

  由于上海地价日益昂贵,房产商对建筑用地更加精打细算,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转向建造总体布局更加紧凑的公寓里弄住宅。

  公寓里弄住宅每幢房屋的每层内可设几套居住单元,再由若干居住单元集合成一个建筑群体。绿化集中为公共绿地,弄内取消围墙,代之以弄口大门,外观与花园里弄相仿。楼层一般为3~4层,一梯2户至4户,每户独立进出。

  公寓里弄比较集中建造于1931~1945年间,多数为砖木或混合结构。建筑造型比较西化,屋顶为机制瓦,一般两坡顶,也有4坡顶的。外墙多用水泥拉毛或汰以石子,也有用清墙面的。室内布置及装修讲究适用、简洁,居室面积缩小,较多采用壁橱。阳台一般不再挑出,而在起居室前设较深的凹阳台。室内设备较好,每户一般设二套大卫生,有的还设有煤气、暖气设备。

  至1950年,上海有公寓里弄91.6万平方米,占里弄住宅的4.73%。依据总体布局的不同,公寓里弄可分为半独立式、独立式、联列式三种。

  半独立式公寓里弄布局由两个单元毗连在一起。单元平面4个开间,进深加大,在后部蹭嵌入对环楼梯,形成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四个部位,每户各占一角,形成一梯4户住宅,每户2间居室。现存典型的有1941年建造的东煦华德路(今东长治路)1047弄茂海新村,1947年建造的西爱咸斯路(今永嘉路)580弄永嘉新村等。独立式的布局单元平面为四开间,一梯2户,三面开窗,不与其他住宅联接建造,体型一般呈正方形,又称点公寓。其进口及楼梯一般嵌在正屋的中部,不占南面朝向,辅助用房及其入口和楼梯,设在正屋后部,接近里弄,出入方便。现在典型的有1933年建造的霞飞路(今淮海中路)1273弄1~22号、辣斐德路(今复兴中路)1380弄1~4号新康花园,1940年建造的亚尔培路(今陕西南路)亚尔培公寓(今陕南村)。联列式布局由2个或3个以上单元组成联接体,形成一个长条形,又称条状公寓。基本单元平面4个开间,对环楼梯设在中间,一梯2户,每户2个开间,前后分两段,有4个部位。前面两块是主要房间,后部一块是次要房间,另一块是厨房间、卫生间和佣人房,紧急时可作疏散用。现存典型的有1931年建造的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1173弄花园公寓,1933年建造的施高塔路(今山阴路)41弄1~10号紫苑庄等。

  上海的里弄住宅是近代中西文化和技术交流的产物。石库门里弄基本没有脱离中国传统住宅建筑的基础,新式里弄、花园里弄、公寓里弄在结构、材料、装饰、外观等方面采用西方建筑方法,总体格局仍保持中国里弄住宅建筑的风格,是上海近代住宅建筑的特点。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