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志->--上海名镇志->--古老的新兴城镇:七宝镇->--

太平军血战七宝

2005/4/6 14:33:55

七宝镇扼沪西要冲,旧时为兵家进占上海必争之咽喉。太平天国时,忠王李秀成两次率部进军上海,于七宝附近曾同中外反动势力展开过激烈争夺。

清咸丰十年(1860年)春,闰三月,忠王李秀成用“围魏救赵”之计,挥师南下,连克苏、杭等名城,一举粉碎围困天京已达十年的江南大营,江南提督张国梁自缢丹阳。太平军连下常州、苏州、昆山、嘉定诸郡邑;五月十二日,又克青浦;十三日,攻取松江,毙娄县知县;然后太平军击破了清江苏巡抚薛焕、布政使吴煦、苏州知府吴云和华尔洋枪队所设防线,直落上海。五月廿七日,太平军由松江、蟠龙、泗泾一线直抵七宝镇,清军及洋枪队纠集七宝镇民团,扼守七宝镇中渡桥,双方激战昼夜,终因兵力悬殊,太平军撤离七宝。

同年六月十二日起,吴云、华尔及上海知县刘邭膏等联合反扑,攻打青浦。廿四日,忠王由苏州赴青浦,大败清军;廿六日克松江;七月初一克泗泾、七宝,歼七宝镇反动团练,团董监生李文豹惊恐而死。初三直抵市区,初六忠王受伤撤军,途中,于七宝设伏抗击清军,激烈战斗。十日,刘邭膏令上海各乡镇民团筑河坝于七宝镇西北之龙珠庵,以遏太平军水师。

咸丰十一年(1861)二月初一,太平军又发动攻势,占领了凤凰山。初七日开始,攻打江桥、真如,激战六昼夜。十三日,又击黄渡、方家窑。旬日之内,迭下敌营,重创洋枪队,华尔窜回上海。三月,华尔自上海募集兵力后反扑;五月,攻陷太平军外围据点多处。太平军奋起反击,十二日起,连克诸翟、蟠龙、小涞庙、虹桥、华漕、野鸡墩等地。廿四日,又冒雨攻北干山,并东下击溃七宝练勇营,占领七宝镇。廿六日至廿八日,在七宝镇郊北起吴家巷、王家寺,南至今联明村的范围内鏖战数昼夜。七月,刘邭膏又令新泾、江桥、漕河泾团勇于张家行、华漕、吴淞江浅处开河筑垒,以防备太平军。

同年九月初五,太平军威逼虹桥,毙虹桥团董严惠高。初七日起,太平军又设伏于七宝,清军将领桓嵩、秉忠等中伏,毙漕河泾团董沈月峰。其后,太平军即由七宝镇出发,挥师东指,连克野鸡墩、江桥、真如,直逼虹桥、徐家汇、因中外势力联合顽抗,太平军撤围西退。十月初三,清军复陷七宝,鉴于以往教训,命一唐姓守备率营勇千人驻七宝镇。

同治元年(1862)正月初一日,大雪,河水尽冰。太平军乘冰坚绕至敌后;初四日,与清军在七宝镇郊王家寺附近展开激战,忠王亲驻王家寺指挥战斗。四月,忠王由昆山再攻青浦,纳王郜云官则由吴淞进发,连取松江、泗泾、塘桥等地。时李鸿章以泗泾已失,太平军必直逼上海,因先令程学启、滕嗣武、韩正国等率部沿虹桥、漕河泾一线反扑,并急调在宁波之洋枪队回沪助战。五月初六,陷漕河泾,初七日在七宝镇郊小渡船、罗家荡与太平军激战。其后,两军结集,争夺焦点为七宝、泗泾一线,自五月十一日至五月十九日,拉锯近十日。至十九日,因大雨终日,清军乃退。兹后,直至七月初,两军反复争夺,战事呈胶着状态。

不久,天京告急,忠王率部回救,清军统帅李鸿章令胡翼升、程学启、华尔等尾追太平军,并于七月十五日攻陷青浦。时慕王谭绍光正沿北新泾、法华一线抗击清军,与之相持十日。李鸿章见久攻不下,令胡翼升、程学启、华尔分军之半,趋泗泾、七宝,断太平军后路,图谋全歼太平军。谭绍光识破敌计,先期抢占七宝,严阵以待。八月初二日,程学启等间道至七宝时,已失先机,遂分队十营,反复冲击。太平军三万人殊死阻击优势清军,清军依仗洋枪队的洋枪洋炮掩护,轮番冲击,太平军则依托有利地形展开巷战,经昼夜激战,粉碎了李鸿章全歼太平军之企图。是役,清军悍将韩正国被击毙于七宝。

自咸丰十年到同治元年,在七宝先后发生了多次重大争夺战,几年之内,七宝镇有千余年历史的古刹七宝教寺被焚,千间房屋及园林被毁。同时罹于兵燹的还有云台庙、王家场、芗林堂等名胜,千年古镇,经此一劫,满目疮痍,元气大伤;然而,在七宝也留下了太平军的革命正气和忠魂。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