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志->--上海名镇志->--古老的新兴城镇:七宝镇->--

阴差阳错孕名镇——云间二陆与七宝镇

2005/4/6 14:20:48

“七宝”一词,最初系佛教经典中的一个专用名辞,见诸《法华经》、《无量寿经》、《大智度论》和《般若经》中。自东汉初佛教从西域传入中国汉族地区后,“七宝”一词则渐变为亦可泛指较为名贵的器物,如“七宝床”等。以七宝作地名者,在我国大概也不会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但七宝镇的得名,倒确是源于佛教,如同上海的法华镇、龙华镇等不少市镇的形成和寺庙有关一样。只是七宝镇的形成,与寺庙的关系却是阴错阳差造成的,和西晋的“云间二陆”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云间二陆,即西晋时的著名文学家陆机、陆云,乃祖陆逊、乃父陆抗均系三国东吴名将。陆逊曾火烧连营、大破刘备于虢亭,蜀汉经此一役而一蹶不振。陆抗则与晋朝名将羊祜隔江相抗,名噪一时。陆机、陆云为当时文坛泰斗,时人称陆云“为文词藻丽密,旨意深雅”,陆机更是“少有异材,文章盖世”、“慨吴之亡,作辨亡论二篇”,陆机作的《文赋》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文学评论著作,至今在我国文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他的文风与当时另一文人潘岳并称为“陆海潘江”,同后世的“韩(愈)潮苏(轼)海”相映成辉。可惜的是,二陆均成了动荡社会的牺牲品,被司马颖杀害,徒留下了“华亭鹤唳”的典故,令人至今扼腕。陆氏世居松江,松江又称云间,故世称“云间二陆”。二陆被司马颖杀害后,其后裔在松江立香火祠,名“陆宝院”。院址初在松江境陆宝山,滨吴淞江。

五代时,吴越王好佛,松江适在属地。某次吴越王游谒陆宝院,误陆宝为六宝,兴之所至,赐该院《莲花经》一卷,并对该院僧人说:“此亦一宝也”。拍马屁一事,大概在古时即已盛行,陆宝院僧明知吴越王金字莲花经这句话说得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亦奉若纶音,遂将陆宝院改称七宝院。这段历史,颇有点像康熙错题寺名的妙闻了。那卷《莲花经》因系王妃手录,且以金粉书写,行间又缀以金色莲花,故又被称之为“金字莲花经”。

[金字莲花经]

后因江水噬岸,七宝寺就由陆宝山向东三移其址,至宋初,才迁至蒲汇塘畔,由当地巨户张泽捐宅为寺。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敕赐“七宝教寺”匾额,二陆的香火祠遂变为正宗的禅林。此后,香火日隆,寺院日盛,当地随之而得名,即今七宝镇。其后好事者又穿凿附会,以“飞来佛”、“氽来钟”、“玉斧”、“金鸡”、“莲花经”及“玉箸”、“神树”为七宝镇的七样宝贝。自元以后,随着江南棉纺业的兴起,七宝镇日趋繁荣。万历《青浦县志》称之为“居民繁庶、商贾骈集、文儒辈出,盖邑之巨镇”,七宝教寺亦日益宏大,极盛时占地40余亩,另有寺河约6亩,各种建筑千余间。寺内有荷花池、竹林、梅园及五代桧、罗汉松等名贵树。明人王会曾在有关教寺的一篇碑文中写道:“镇无旧名,因寺得名;寺无它重,因镇推重”,可谓中肯之论。

随着教寺的兴隆,历代文人墨客流连往返,常有吟咏,如赵孟頫、杨维桢、袁凯、屠隆、陈眉公、陆深辈,均有关于七宝的诗文传世。赵孟頫的《七宝寺》一诗,大概是现存有关七宝诗文中最早的了。诗曰:“探奇来宝地,名刹冠丛林。院设机云代,经描吴越金。霜钟清惊鹤,池竹绿浮琴。投绶堪元论,桃源莫浪寻”。通过这首诗,我们不难想象,七八百年前的七宝寺,那梵音缭绕、钟磬清越的一代名寺那种静谧、神秘的气氛。可惜的是,清同治元年(1862年),被誉为“郡东第一刹”的七宝寺,竟也毁于兵燹,千年古寺,大都夷为平地,仅留下“莲涌堂”遗址和一株千年梓树供后人凭吊。

差堪可慰的是,20世纪40年代末期,经七宝镇的地方热心人士努力,七宝教寺的废墟上矗立起一座颇有声誉的上海南洋模范中学分校,其后相继改建为七宝中学和七宝二中。历年来为国家输送了众多可造之材,其中不乏誉满中外的学者,如王选。而今,莘莘学子的琅琅书声,替代了善男信女们的声声梵音。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小巷犹听大明钟——七宝的七样宝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