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县志->--宝山县志->--卷三十二志余->--第三章文告、碑记->--

第二节 碑记选载

2001/11/16 15:26:36

明成祖御制宝山碑记

嘉定濒海之墟,当江流之会,外即沧溟,浩渺无际。凡海舶往来,最为冲要。然无大山高屿,以为之表识。通昼晴风静,舟徐而入,则安坐无虞。若或暮夜,烟云晦冥,长风巨浪,帆樯迅疾,倏忽千里。舟师弗戒,瞬息差失,触坚胶浅,遄取颠踬,朕恒虑之。今年春,乃命海运将士,相地之宜,筑土山焉,以为往来之望。其址东西各广百丈,南北如之,高三十余丈。上建烽堠。昼则举烟,夜则明火,海洋空阔,遥见千里。于是咸乐其便,不旬日而成。周围树以嘉木,间以花竹,蔚然奇观。先是未筑山之前,居民恒见其地有山影,及是筑成,适在其处,如民之所见者。众曰:是盖有神明以相之,故其兆先见,皆称之曰宝山。因民之言,仍其名而不易,遂刻石以志之。并系以诗曰:沧溟巨浸渺无垠,混合天地相吐吞。洪涛驾山  奔,巨灵赑屃声嘘 ,挥霍变化朝为昏,骇神褫魄目黯眢。苍黄拊髀孰为援,乃起兹山当海门。孤高靓秀犹昆仑,千里示表郁 燉。永令汛济无忧烦,宝山之名万古存。勒铭悠久同乾坤。

(永乐十年五月) 

五卅殉难烈士墓碑

中华民国十六年十月五日,五卅殉难烈士墓成。烈士丧葬筹备委员会乞文于余,以告来者。余当五卅惨案发生之日,方避地欧洲,于举国人士激昂悲壮之奋斗,虽未获躬预其役,然自五卅惨案发生,中国民族独立运动震撼世界之伟大影响,则所耳闻目睹。辛亥革命而后,帝国主义者以北洋系军阀为工具,继续其宰割蹂躏中国民族之行为,久视中国为次殖民地。吾党总理孙先生独持三民主义,以广州一隅之力,与全国之军阀、世界之帝国主义者战,期完成辛亥革命之使命。十余年来,樵悻忧伤,坚苦卓绝,终以党员之不努力,国民之不觉悟,北伐未成,国民会议之主张复失败,赍志饮恨,于十四年三月十二日病逝于北京行馆。孙先生死,帝国主义者与军阀益肆无忌惮。国民党员与中国民众痛导师之丧失,知舍努力国民革命,中国无以自存。故当帝国主义者压迫加甚之日,被压迫民众反抗之中心亦与之俱增。孙先生逝后七十八日,遂有公共租界工部局英捕屠杀中国爱国民众之惨剧。先是上海某日商纱厂因压制罢工,残杀工人顾正红,工会与公正之中国人士诉之英人主持之公共租界工部局,工部局置之不理。同时为压迫租界中国人民计,工部局复于是年公共租界纳税人年会提出印刷附律、交易所条律等,剥夺中国居民之出版自由,侵犯中国政府之经济主权。民众忍无可忍,遂群起为和平之呼吁。国民党员与青年学子均自动集队讲演,以激励国人之爱国心。工部局竟悍然不顾,命令街捕,遇讲演者无论男女,悉加逮捕。一小时内被捕达百余人,老闸捕房狱为之满,后至者尚踵相接。时讲演者前仆后继,不稍退却,听讲之群众亦愈聚愈众,南京路途为之塞。群众虽义愤填膺,然皆徒手,无暴动之行为。工部局总办鲁和竟纵任英捕头爱活生开枪示威。群众闻枪声纷向后退,而途塞急乱,不得出路,爱活生乃续令各捕向徒手图退之群众开实弹之枪,至四十四响之多。是役也,前后殉难者计:何秉彝、陈虞卿、顾正红、尹景伊、王纪福、邬金华、唐良生、石松盛、金念七、杨连发、蔡阿根、谈金福、徐桂生、魏国平、罗文照、谈海根、詹仲炳、陈兆常、朱和尚、傅芳贵、王奎宝、陈兴发、徐洛逢、王芸生、姚顺庆等二十五烈士。伤者不计其数。弹皆由背入,足证死伤之群众均于退让后受创,呜呼惨矣!英帝国主义者在华之残酷凶恶,至是悉暴露无遗。惨耗所播,海内外之国人与列国主张公道之人士,莫不群起斥英帝国主义者之暴行,愿为上海被压迫民众之声援。各地排英举动风起云涌,不约而遍于全国。上海公共租界商店罢业者二十七日,工人罢工者三十余万人,罢工期间延长至两阅月。广州民众因响应上海民众之排英,复演六月三日之惨剧,殉难者数十余人。自此而后,英人在华之商业一蹶不振,中国被压迫群众与帝国主义者之肉搏亦由此开始。本党总理孙先生唤起民众,共同奋斗之遗嘱乃见诸事实。中国民族在国际上之独立运动,五卅烈士实开其端。诸烈士之死,岂寻常能!继诸烈士之后,奋斗牺牲以达完成中国国民革命,实现总理三民主义之目的,是则后死者之责也已。中华民国十六年十月五日蔡元培撰。

(五卅殉难烈士墓纪念碑在江湾阙五图方家木桥)

袁弘毅墓志铭(吴县沈恩孚撰)

予友袁君观澜之殇既,以诗哭之。逾二月将葬,其孤以志墓请于孚。君少予二岁而遽殂谢,予奚忍志君墓;顾与君为道义交数十年,又奚敢自诿。君讳希涛,观澜其字也,江苏宝山人。少与予同学上海龙门书院,予及见其尊君霓孙先生,廉吏也。君性孝友,幼秉庭训,攻经世之学。值清廷变法,君已卓然有声于时,尝与朋辈纵论中外得失,洞见立国之大本在兴学,而兴学之本在师范。先倡办小学于其邑,邑之人既信服,则推而及之省。龙门书院之议改师范校也,君力促其成。既与予东渡考察归,先后长校者各二年,而君所成就乃日益宏远。君勇于任事,发苍然矣而未告劳。自予识君而君已患咳,每与君共事,未闻其一日不咳也,又未见其一日以咳自馁也。稔君者自远耳其咳声,则曰君至矣。呜呼!今追寻此声可得耶?君在苏,则苏之学务小大无不与,而复旦公学、太仓中学皆由君手造。其于本邑,则凡举新政无不与,而全邑之土地丈绘,由君告成。既仕新国,官至教育次长,代部务,则划全国高等师范区,悉本君素愿以为之鹄。方对德宣战,予主收同济学校自办,君在部援助尤力。洎不合于时而退,退而尽瘁于苏之学务,一如其未仕时。君起家寒素,久宦而囊空,时告贷以济急,有辄以给人要需,自谓我日处困乏,亦未遭绝粮也。足迹几遍海内,畅晓国情,复周历欧美,熟各国学制,以是凡所设施,多切中事理。晚而孳孳义务教育,未观成也,而志弗衰。其他由君创议或为君力赞者,未可以偻指计,不一一志,志其大者。君以中华民国纪元前四十六年十月十一日,即逊清同治五年九月三日生,十九年八月二十九日殇,年六十有五。夫人秦氏,子枌,娶葛敬璇,女二,长世庄,适吴之汪懋祖,次世芳;孙哲俊,孙女三,哲怡、哲衡、哲智。君既殇,邑之人怀君不能忘,将铸像事之,私谥弘毅。铭曰:

江海之滨,斗大之城,君挈其曹,以跻文明。为群努力,是曰天职,既型于乡,不胫而国。国之理乱,民之智愚,将牖其聪,忍私一隅。衣不轻煖,食不甘旨,勤邦俭家,自营为耻。江水汤汤,海天苍苍,青风皓月,与君久长。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第一救护队抗战殉难烈士碑

日寇嚣张,芦桥难作,“八一三”沪战继起,军民一致,敌忾日仇。全面抗战军兴,烽烟弥漫万里,八年浴血,丑类卒告降伏。而本会于抗战之役,始终活跃枪林弹雨之中,贡献最丰,牺牲亦重。以本会第一救护队苏副队长克己、队员谢惠贤、刘中武、陈秀芳,临难不苟,慷慨殉职,情形最为惨烈,充分发挥本会服务国家社会之精神,更足为抗战史中可歌可泣者。苏克己医师,江苏武进人,南洋医大毕业,任本会罗店医院院长。“八一三”沪战爆发,为本会第一救护队副队长。八月二十三日罗店队部遭敌空袭,屋宇尽毁。全队方议西撒,适我空军斗土苑君对敌空战,机毁人伤,降于近郊。苏副队长闻讯急率队员驰往救归,讵手术未终,寇兵遽至,苑君蒙苏等掩护,匿猪圈中,得不死,而苏君及队员因是被俘矣。据目击者言,苏氏被俘后大节不屈,意气凛然,曾以药囊击群寇,敌大忿,立枪杀之。并支解其体为六段,血肉狼藉,惨不忍睹。队员谢惠贤、刘中武亦以不屈遭枪杀,陈秀芳伤腹部,旋亦死,时中华民国二十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也。

蒋主席夫人宋美龄女士曾于中央广播电台以日军残杀红十字会苏克己医师为题,作英语播讲,昭告世界。其死难之悲壮,敌寇之残酷,引起国际之感奋,自不待言。以上壮烈事迹,已由本会报请国史馆、国际红十字会分别载入史籍,爰特镌刻留念,以彰忠贞云尔。

1098-1.jpg

抗战殉难死士碑文

诔言:

炎炎华夏,浩浩烟尘,八年抗战,泣鬼惊神。壮哉诸子,罔顾艰辛,枪林弹雨,重义轻身。恤伤遇难,慷慨成仁,沸腾热血,惨烈绝伦。以寒敌胆,以式国人,河山不改,姓字常新。

会长  蒋梦麟      

杜月笙      

刘鸿生      

郭兰馨书

藻北小学复名缘记

藻北小学创办于一九四四年秋。解放战争期间,是中国共产党上海地下组织在宝山地区的重要活动基地。首任校长李西坪,早年献身于乡村教育,一九四五年四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学校教职员工大多为共产党员,他们勤奋办学,努力传播革命真理,真诚为群众服务,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多种形式的合法斗争。并积极争取团结地方进步人士顾纪长等,在胡庄、顾村、刘行兴办了太平、南黄、北陆、启明、毅翔等一批乡村小学和俭丰布厂职工夜校。引荐市区二十余名党员到各校任教,扩展党的影响,深入开展工农群众运动,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作出了贡献。解放前夕,藻北小校被毁,解放初重建,易名为胡庄小学。今新校舍迁建落成,复称藻北小学,特立石为记。

宝山县人民政府

一九八七年四月

1098-2.jpg

藻北小学复名缘记碑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