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徐汇区志->--第二十七篇文化->--第五章文物、史迹->--

第二节 史迹、遗址

2001/12/26 18:25:45

一、漕河庙

原址在龙华镇漕河庙1号,南临龙华港,占地12亩余。明代称曹湖庙。庙中设有城隍行祠及观音、文昌、关帝等偏殿,头门筑有酌雅堂与戏楼。

建造年代不详。据明万历元年(1573年)张道用所撰碑记称:明嘉靖年间庙曾湮废,由里人张道用募资重修。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竣工。明隆庆三年(1569年),由道友等拓地2亩余。至万历元年重修,张道用并为之勒石。清乾隆、嘉庆、道光、同治年间均曾修建,有碑石四方为证。除明万历元年张道用撰重修曹湖碑外,还有清乾隆五十一年(1745年)陆饧熊撰重修漕河庙记,清嘉庆十八年(1803年)陆纶撰漕河庙重并庙界记。清道光二年(1844年)张训撰重修漕河庙城隍庙城隍行祠碑。但都因年久保存不善,已残缺,虽碑文拓本尚在,部分字迹已难以辨认。

建国后,漕河庙大小神像集于一处,余屋改作生产组加工场,以后又转给上海工艺品编织厂使用。“文化大革命”初,神像全部被毁。庙宇尚存,仍为上海工艺品编织厂厂址。

二、春华堂

在梅陇路5号,系明诗人黄瑾别墅(生卒年代不详)。关于春华堂的记载,最早见于明嘉靖三年(1524年)的《上海县志》,记有“黄瑾有春华堂”文字。

梅陇春华堂距今460余年。重建的春华堂是黄后裔黄其祥于清道光年间(1821~1851年)所建。据民国7年(1918年)《上海县续志》载:历史上的春华堂曾称“黄氏宗祠”,为黄后裔所建。祠址在现梅陇港北岸。建筑布局共有三进:头进屋在大门两侧,二进屋系四、五间高大平房,在民国31年遭日军焚毁,三进为五开间正厅。昔年挂匾仍名“春华堂”,上款为“道光乙丑仲夏”,下款“徐东泐”,距今也有150多年历史。

堂前石板铺砌的天井,两侧的东西厢房,也在民国31年遭日军焚毁。春华堂正厅5间近年已为黄后裔拆毁3间,现残存中央主间及东首改作厨房1间。从堂前残余阶石,尚可窥见当年堂宇布局。在主间帷堂屏门(门缺)上首檩子上刻有戏剧人物造像数组,其中间为郭子仪祝寿图,至今犹栩栩如生,清晰可见。1973年,原址圈入华东化工学院住宅区内,黄氏后裔拆除了祠宇,春华堂古厅已片瓦不存。

三、陈泾庙

原址在肇嘉浜北侧(今高安路口)。始建于明嘉靖十二年。因庙地处肇嘉浜支流陈泾旁故名。其附近所筑庙桥,后改名谨记桥。原东庙桥路(今东安路)、西庙桥路(今宛平南路),均以庙位定名。

据民国11年2月《法华乡志》记载:陈泾庙在潘恭定恩墓左。潘恩逝于明万历十年(1582年),内藏敕、封、祭、葬等墓碑,想系墓庵,后供城隍,改作庙。清咸丰三年(1853年)重修,庙前已成小集市。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里人募修。民国2年,法公董局拓宽徐家汇路,原有屋二进迫令迁进。由钱福田、陈联章等呈具照会,法公董局归偿迁费,重建前进。

陈泾庙,进门是笑口弥勒佛;背后是手执降魔杵的韦驮;两侧为四尊金刚。正殿供有陈泾神像;两侧有面目可憎,也有慈祥可亲神像。三清殿供道教太上老君、天师、法师和二十八星宿;阎王殿供十殿阎王,陪伴有判官、鬼卒、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集佛道两教于一庙,归属道教。有陈设简单的供桌,由当家道士主持香火。

建国初,香火乏人上门,主持道士遂将庙屋用作民房。几经修建,今址为徐汇区粮食局。经历三百多年的陈泾庙已无形迹。

四、百步桥

在宛平南路南端龙华港出黄浦处。原是木桥,因跨百步塘(即龙华港)上,桥长约百步故名。始建年代无考。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木桥毁坏特甚。邑人张所望出俸金倡建易木为石,历三年费银6000余两建成。此后,清康熙至光绪屡经修建。其中以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重建规模较大,由李宗袁、周国桢及知县范延杰等捐银倡议重建,历时三年竣工。范延杰百步桥记云:“桥依吴郡万年桥式,筑石梭墩二,两岸石,木横其中,铺砖于面,旁施栏槛”,“桥长二十四丈,广二丈有余,如龙如虹,翼然浦面,为邑之巨观焉”。清代最后一次重修改建是在光绪十二年,历时两年完工。据光绪十八年上海王承基撰百步桥碑文:“……比工竣,乃至靡番银万三千元有奇。桥长十九丈八尺,广丈二尺,梭墩石,悉仍旧址,桥面易砖以石,栏杆易木以铁”。

在百步桥北堍原有卧龙庵施相公庙(建造年代无考),内供施相公塑像及嘉庆修桥碑。和卧龙庵相对的有福德祠,建于光绪十四年四月。此前桥堍无祠,因之流传为“桥神亭”。福德祠门嵌着一对石柱对联:上镌“百步跨虹梁,气象重新资众力”;“一亭如鸟翼,雨风小憩便行人”。神堂基石上联语是:“金绳开觉路,宝筏渡迷津”均与桥有关。

抗日战争爆发,日军为侵占龙华机场打通百步桥至龙华路道路,同时修建百步桥。民国33年桥上始通汽车。抗战末期,日军为扩建龙华机场,大拆桥堍祠庙,碑石尽失。

建国初,桥又重修,建成3孔混凝土桥面,长43米,宽5.2米,中为车道,两侧行人,载重量20吨。1982年2月将原桥拆除重建,1983年5月竣工,仍为3孔混凝土桥,长50米,宽12米,载重量为100吨。

五、刘丽川牺牲地

清咸丰三年九月五日,刘丽川联合陈阿林、周立春、潘起亮等发起小刀会起义,九月七日占领了上海城。根据“反清复明”的宗旨,刘丽川成立“大明国”,自任“大明国统理正教招讨大元帅”,开宗明义提出“剿灭贪官,以除残暴”。在豫园点春堂等处设立指挥部。上书太平天国,表示接受领导,未果。

小刀会队伍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深得民心。清军和地主武装多次反扑,小刀会在丧失外围据点后,退守上海县城。西方侵略者也撕下“中立”的伪装,公开参与清军进攻。

在中外反动派的合围下,小刀会坚持了18个月,弹尽粮绝,弃城突围。咸丰五年除夕夜(1855年2月16日)小刀会分两路由西门突围。刘丽川率余部100多人于黎明抵达小闸桥(今田林街道小闸镇)时,被蒲汇塘阻挡,又遭遇大股清军,激战中壮烈牺牲。

六、黄兴故居

原址在福开森路(今武康路)393号。建于民国1~4年,是坐北朝南混合结构的4层三开间西式楼房,建筑面积1749平方米。当年楼南是占地4亩的花园,植有苍松翠柏,浓荫覆盖,绿草如茵,花木纷繁,有香妃竹、白玉兰、紫藤等。西南隅建茅亭,环境幽雅。民国6年袁世凯窃国后,近代民主革命家、同盟会创始人之一黄兴自行撤销南京留守处,弃职返沪闲居在此。其间,孙中山曾两次来黄兴寓所:一次是民国元年6月,孙中山在南方考察,自广东经香港抵上海,30日至此和黄兴晤面并合影。次年3月25日,孙中山在袁世凯暗杀宋教仁后,由日本长崎返上海,又在此召开紧急会议,主张“兴师讨袁”,并和黄兴及日本友人在黄寓所合影。7月,黄兴由沪至南京,被推为江苏讨袁军总司令。讨袁战争失败后,黄兴出走日、美,仍积极反袁,在华侨中为云南护国军筹募军饷。民国5年袁世凯死后,同年7月黄兴回国,再居上海福开森路。10月31日因咯血病逝寓所。黄兴病故后,故居为世界社使用,曾设立上海国际图书馆,不久改学校。1949年后机构变迁撤并,校舍调整。1981年沪光中学迁入,并在园南建成一幢混合结构5层教学大楼,原茅亭拆除,花园消失。故居内现住有居民,仅留临街外形。

845.jpg

[孙中山(2排右3)黄兴(2排右4)和友人在寓所前合影]

七、松社

原址在徐家汇姚主教路(今天平路)135号,原为徽商王效山于清宣统元年(1909年)建造的私产余村园。蔡锷病逝后,民国7年梁启超、李烈钧等筹款购得余村园,于11月4日正式成立松社,同时筹设松坡图书馆以纪念蔡锷。

蔡锷原名艮寅,字松坡,湖南邵阳人。13岁补县学生员,16岁入长沙时务学堂,深受中文总教习梁启超的器重,戊戌政变后梁逃亡日本,蔡辗转至上海,17岁考入南洋公学,旋应梁之召赴日留学。归国后,参加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继为打倒“洪宪”皇帝发动护国战争。

松社园内绿荫夹道,花木纷披,东南角有高楼如大殿式大堂中,供蔡松坡牌位。楼上悬蔡锷戎装像,楼内设松坡图书馆。

民国12年1月,梁启超将松社和松坡图书馆一并迁到北京。

八、一·二八纪念堂

原址在龙华镇北淞沪警备司令部内。民国21年一·二八事变发生后,面对日本侵略军进攻,驻守上海的十九路军,在蒋光鼐与蔡廷锴将军指挥下奋起抵抗,激战一周,日军死伤万余人,三易主帅。同时,上海各界人民掀起声势浩大的募捐慰问和爱国宣传活动支援十九路军。宋庆龄等亲赴前线慰问抗日勇士,筹设几十所伤兵医院,数日内制成万余套棉衣送往前线。后因敌我兵力悬殊,十九路军腹背受敌,被迫于2月2日放弃庙行、江湾、闸北等阵地。5月5日南京政府同日本签订《淞沪停战协定》。

战后,为悼念抗战中阵亡将士,遂将淞沪警备司令部内大礼厅改建成一·二八纪念堂。民国22年8月10日行落成礼,并立碑,纪念堂内四壁悬挂参加“淞沪之战”的高级将领画像,阵亡将士遗像,作战图表和抗战油画17幅,以及各界赠送的匾额、对联等。以后每逢1月28日对外开放。堂外还有一·二八纪念园占地约千余平方米,园内建纪念亭。民国26年八·一三后,日军入侵,纪念堂、园、亭,俱毁。

九、普希金铜像、纪念碑

在汾阳路、岳阳路和桃江路交会处。民国26年2月11日,上海俄侨为纪念普希金逝世100周年所建。占地226.7平方米,正中树立一座三面体米色花岗石纪念碑,上面安置普希金半身铜像。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铜像被侵华日军掠走,仅留残座。民国36年在苏联驻沪领事馆倡议下,再铸铜像置其上。“文化大革命”期间铜像与基座全部被毁。

1987年8月在原址重建。普希金铜像安置在高约3米的基座顶上。铜像坐北面南。纪念碑系米色花岗石砌建,呈三面内弧型,底部正面凸出半圆,以中文镌刻:“俄国诗人亚历山大·谢尔盖维奇·普希金纪念碑,1799~1837年”;顶端砌半圆石质花盆;左侧碑座镌刻俄文,其意也是“普希金纪念碑”;右侧碑座中文刻写纪念碑初建、再建、重建日期与承建单位。纪念碑外沿建花岗石三级台阶及块石铺圆形地坪,边砌高约半米3个石质椭圆形桶。其外3个绿化小花圃,外围矮铁栏杆。

十、育婴堂“万婴墓”碑

育婴堂始建于清咸丰五年,清同治八年迁入漕溪北路201号。由徐家汇圣母院拯亡会承办。堂内建有砖木结构2层及3层房各1幢,小礼堂5间,大礼堂1间,中礼堂2层楼房1幢。

旧中国贫病交迫的劳动人民,不少将自己亲生儿女送入圣母院育婴堂。婴孩有幸成长,男孩送土山湾孤儿院工场学艺,女孩送幼稚园学文字、算术、刺绣、花边,长成后仍到堂工作充作廉价劳动力。由于育婴堂内设备简陋,许多照料婴孩的保姆、修女缺乏必要的医疗保健知识与责任心,造成婴孩死亡率很高。“小毛头间”、“挺死间”常有病死婴孩葬入堂内“万人坑”,又名“小圣地”。

1954年,徐汇区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在原址为死亡婴儿立“万婴碑”以志纪念。堂址现为上海市房地产职工中等专业学校校舍。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