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静安区志->--第五编商业->--第一章南京西路商业街->--

第一节 商业街形成

2001/11/27 10:06:57

清同治元年(1862年),英租界当局越界修筑涌泉路(英文路名Bubbling Well Road),亦称静安寺路。清光绪七年(1881年),静安寺修复,农历四月初八浴佛节,附近的农民和手工业者俱来寺前设摊列肆,出售农副产品、土特产品、农具和家用杂物等,形成早期庙会集市(庙会终于1963年,历时83年)。光绪二十五年,静安寺路划入公共租界,沿路两侧德义大楼、沧洲别墅等近代建筑相继落成,商店逐渐出现。光绪三十四年,英商开辟有轨电车线路从静安寺至外滩载客运行,交通畅便。民国元年(1912年)前后,民宅里弄敬义坊、西庙弄、慈厚里、老街等陆续建成,人口日众,店铺日增。民国6年,中国第一家时装商店——鸿翔公司诞生。其时境内静安寺路商店逾百家,渐成商市。

二三十年代,静安寺路商业街已相当繁荣。民国10年,静安寺路往西拓筑至大西路(今延安西路),商肆随之向西推进,海格路(今华山路)、静安寺路交叉十字路口开设得利车行、正章洗染店等。民国21年一二八战争爆发后,到静安寺路开店设行的有亨生西服店、南京理发店、开开百货店、绿杨邨酒家、华懋药房、屈臣氏药房和中国、交通、四明、中南、上海、新华、金城诸银行营业部。继夏令配克影戏院之后,平安大戏院和百乐门、新仙林、大都会、维也纳、喜临门、夜总会舞厅等娱乐场所纷纷开业。八一三事变,侵华日军进攻上海,大批商贾和难民为避战祸拥入沦为“孤岛”的租界,迁入静安寺路开店的有雷允上、徐重道、九和堂中药店,公成、泰昌食品店,梅龙镇酒家等,商业继续发展。全街(包括静安寺地区)拥有商店475家。其东端,是灯红酒绿的“夜上海”的组成部分;其西端,以静安寺为中心,东自赫德路(今常德路),西至迪化北路(今乌鲁木齐北路),南临海格路善钟路(今常熟路)口,北抵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的方圆0.42平方公里范围内开设杨庆和、方九霞、新天宝、方聚九银楼、国光首饰店和西区老大房、新元泰水果店、鸿云斋熟食店、正丰火腿号等商店近百家,形成沪西闹市。专业特色店逐渐增多,出现“店多成市”、“以街聚市”商业现象,戈登路(今江宁路)至西摩路(今陕西北路)一段,先后开出12家皮货店;同孚路(今石门一路)至小沙渡路(今西康路)一段集中10家西菜馆;哈同路(今铜仁路)至赫德路一段,聚集11家木器店,大华路(今南汇路)口、麦特赫司脱路(今泰兴路)口、愚园路口分别开设大华、南海、静安、百乐4大综合性商场,集聚着数十户店(摊),以经营百货、棉布后多。至此,静安寺路成为旧上海“十里洋场”的西半部。

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进占租界,对工商企业通过物资统制的办法进行掠夺,征收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进行盘剥,居民日常生活必需品锐减,食米、棉布实行配给,香烟、火柴、肥皂、煤球等实行限量供应,商业顿时萎缩,导致静安寺路商店经营惨淡,歇业骤增。日伪当局限制水、电用量,全街霓虹灯、广告灯、橱窗灯受节制,上海又屡受美机空袭,实行灯火管制,夜间一片漆黑,“夜上海”的繁华景象消失。静安寺一带还成为藏污纳垢之处,吸毒、嫖妓、赌博等场所达20余家。抗日战争胜利,静安寺路更名为南京西路。尔后,美国剩余物资大量倾销,充斥于市,商店、地摊遍盖洋货,百货业几成“玻璃世界”(即塑料包、塑料鞋、尼龙袜等),五金业经营的量具、刃具、工具被英美货“一统天下”,西药由美国货主宰市场,投机商和奢侈品行业十分活跃,南京西路一度出现畸形繁荣。服装、呢绒、西药等行业则有所发展,开出一批新的商店,如高美时装店、第五街皮鞋店、富丽绸布店、源源药房、维多利亚酒家、万象照相馆等。民国36年7月,国民政府发动全面内战,上海经济急剧恶化,商品奇缺,物价狂涨,当局滥发金圆券,市场上出现空前的抢购风潮,南京西路商店的商品被抢购一空,不少商号濒临绝境,倒闭停业。到上海解放前夕,全街商店约减少30%。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第二节 商业街改造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