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南市区志->--第三十六编专记·附记->--二、附记->--

2.南市九亩地

2003/6/13 14:19:28

    九亩地是一区域地名,在南市老城厢西北部。明嘉靖年间,顾氏在此建露香园。明末园渐荒圮。清嘉庆年间,在青莲庵东南侧辟演武场,占地约9亩,称作“九亩地”。道光以来,此间曾先后设积谷仓、硝磺局、改过局及刑场等。清末九亩地范围扩大为:东至青莲街、南逾万竹街、西达旧仓街、北临高墩街。据实地清丈,为65.98亩。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清代上海规模最大的戏园丹桂茶园迁至九亩地,演出京剧、昆曲、梆子戏。民国2年(1913年)在丹桂茶园原址建造新舞台,演出时装京剧等文明戏。嗣后开明公司在此建房称开明里,此后九亩地一带建起大片旧式里弄房屋。

    九亩地在近、现代曾发生不少有影响的事件,是上海沧桑兴衰的缩影。

    宣统三年(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上海革命党人群起响应。11月1日上午,上海各商团2000余人在九亩地举行检阅典礼,推举李显谟为临时总司令。3日下午,各商团和敢死队数千人集聚九亩地,其中有陈其美、李平书、沈缦云、杨谱笙、吴馨、徐寄尘、郑师道等人参加。叶惠钧率领的商团武备精良、阵容整齐;张承樵率领的敢死队员均有赳赳武夫之概。陈其美、李平书、沈缦云等登上新舞台演说,宣布上海独立,当场扯毁黄龙旗,改悬民军白旗,起义者均袖缀白布为标识。李显谟宣布商团作战命令。随后兵分两路,商团大部分分段防守城厢,敢死队等进攻江南制造局。激战至次日,上海宣告光复。

    民国16年3月21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获得胜利。22日上午,上海各界代表4000余人在九亩地新舞台召开第二次上海市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由19人组成的上海历史上第一个民选政府——上海特别市临时市政府。其中中共党员有罗亦农、汪寿华、李伯之、林钧、何洛、丁晓先、侯绍裘、王景云、顾顺章,其余还有白崇禧、钮永建、杨杏佛、王汉良、王晓籁、虞洽卿、陈光甫、陆文韶、郎毓秀、谢福生。推举钮永建、白崇禧、杨杏佛、王晓籁、汪寿华5人为常委。次日临时市政府迁至上海县署(今南市公安分局址),4月14日被蒋介石查封。

    九亩地处老城厢邻近法租界,社会成员复杂,三教九流混迹其中,解放前一直以烟赌业盛行而闻名。

    民国14年初夏,九亩地及小东门一带数十家土行(鸦片行)开张。民国21年一二八抗战后,法租界禁烟禁赌。而中国当局推行“寓禁于征”方针,趁机大敛横财,九亩地烟土市场因之更为兴隆。当时虽然规定只可开设售卖烟土的土行,禁止吸烟土的烟馆(“燕子窝”),但大量半公开的“灯吃店”采用马路拉客的方式营业,当局并未干涉。据统计,九亩地有土行80余家,其中晏海弄和刘坟弄一带即有50余家。土行规模大小不一,大土行有资本三五万元,多集中于敦化里、开明里、义安里及旧仓街;小土行资本仅三四千元。土行招牌一般加“金号”、“米号”、“汇票庄”、“纱布庄”等。在露香园路、高墩街一带显目处贴满“×土每两×元×角”、“×号大减价”等招贴,多数以明售暗吸招徕烟客。土行有行帮之分,势力最盛的是潮州帮和大埔帮,其次是温州帮、台州帮,再次为苏州帮。烟土商还自行组织物业公会。当时上海市政府专设烟土公卖局,并在仁安里设特警队。

    民国26年上海沦陷,南市部分地区划作难民区,九亩地一带为第七、第八分区,民房得以保存。由于八方难民一齐涌入,社会状况更趋复杂,吸毒、赌博、群殴、酗酒事件时有发生。民国29年难民区取消,九亩地一带直接在日伪统治下,成为藏污纳垢之地,烟馆赌台林立,地痞流氓横行。此时烟馆已由专营烟土转向兼营海洛因、红珠子等毒品。仁安里、义安里、吉安里、信安里、智安里一带(今统称总弄)的烟馆挂起了“戒烟所”的招牌,里面却供人吸食毒品。

    九亩地较出名的赌台有“绿宝”、“永安”、“同庆”等。这些以“游乐场”为名的赌窟闪烁着霓虹灯招牌加上富丽堂皇的装潢,多的能容纳2000左右赌客。赌窟内灯光昏暗,不见时钟,主要赌法有大小台、轮盘、广东牌九、番排等。庄家惯于作弊,巧设机关,赌客大多满袋进空袋出。这一带典当押店业也随之兴隆起来,先后冒出了40余家小押店,从露香园路4号至48号,几十步之遥就有14家。一些赌徒赢了钱便钻进烟馆过瘾,输了钱则剥下首饰、衣物典当了再赌。有的输得只剩下内衣裤,被称为“白斩鸡”。有些输光的赌徒无脸回家,便投河或上吊自尽。据九亩地老居民说,当时夜间常可见吊死在弄堂铁门或街头树上的赌徒。比较大的赌窟,都有深厚的社会背景。如“永安”的台主是大流氓王永康和谢葆生,后台是伪市长陈公博。由于黑势力互相倾轧,九亩地一带曾演出过一幕“打赌台”闹剧:伪市警察局副局长卢英向以南市为自己势力范围,不能容忍陈公博等人介入。民国32年11月下旬,卢英指使手下人假借“上海各界民众”名义,纠集万余人(内有少数激于义愤的群众),砸了“永安”和“西门”两个赌窟,使南市赌台停业5天。

    40年代中期,上海有关当局迫于舆论,曾进行过禁赌禁烟,但措施不力,收效甚微。民国32年底,伪市警察局下令关闭赌场,但暗中赌台多不胜数。这些赌台设施简陋,赌法简单灵活,令当局无从查缉。加之有官员操纵赌台,抽头盈利,丑闻迭出,最后不了了之。民国35年1月,上海市政府发布禁烟公告,要求烟民在当年6月以前戒绝。据当时报载,“禁得越凶,吸得越凶”,“烟民利用登记之名,秘密开灯供人吸食”,“烟贩均站于街头巷尾,双方不言语而袖手交易”,“偏僻隘道及里弄的烟窟供人吸食,铲除实无止境”。至解放前夕,九亩地一带烟赌祸害终未禁绝。

    解放后,九亩地获得了新生。人民政府先后开展了镇反、禁毒、禁赌等群众运动,地痞恶霸被铲除,赌台烟馆不复存在。“同庆”现为和平食品厂,“永安”曾改建为医院,现已矗立起高层建筑。昔日乌烟瘴气的总弄连年被评为区文明里委。在旧城区改造中,九亩地将成为高级花园住宅区。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