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南市区志->--第三十六编专记·附记->--一、专记->--

4.南市难民区

2003/6/13 14:15:46

    民国26年(1937年)8月13日,日本侵略军向上海闸北、虹口、杨树浦一带大举进攻,淞沪战争爆发。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掠抢。上海及邻近地区成千上万人流离失所。为避战火,难民纷纷涌入上海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租界人满为患,难民最多时达70万。大批难民露宿街头,成年人每日冻饿死者逾百人,儿童每日死亡约200人。租界当局恐难民滋事,也惧日军寻衅趁机进入租界,便在法租界与华界交界口安装铁栅门,架设铁丝网,以阻止难民大量涌入。于是,无数难民被困南市,集结于民国路(今人民路)上,缺衣少食,处境悲惨。

 1041-1.JPG

城厢难民涌入租界

1041-2.JPG

被炸后的警钟楼

1042.JPG

劫后的徽宁会馆

1043.JPG

城隍庙市场荷花池畔薄棺山积 

    当时,南市公共场所甚多,加之居民大量涌入法租界,留下大片空房。法国天主教神甫、华洋义赈会会长饶家驹向上海市长俞鸿钧建议,在南市划一区域接纳难民。11月4日,上海市政府批准设立南市难民区,并以不损失领土主权为前提,提出4项原则:(一)不与日方洽商;(二)此系国际间难民救济性质,绝非变相租界,任何外邦不得干涉中国领土主权;(三)外邦不得派兵驻扎,亦不需外邦武装警卫,该区治安由中国警察负责;(四)不订任何协议,凡不违反上述原则,中方予以考虑。同时,饶家驹又向日方提出,对难民区勿施攻击。5日,日本驻沪总领事冈本答复:“同意该区域(难民区)只供市民居住时,保证不对之进攻,也不在该区域内进行军事活动或敌对武力行为。”经过饶家驹的斡旋,得到中、日及租界三方当局同意,上海市政府于11月8日发告示:“中国红十字会向上海国际委员会建议在本市沪南区划出难民区,以为战时难民暂时寄托之所……本府以事关救济难民,为维护人道起见,业经呈奉中央核准照办在案。兹准于本月九日中午十二时起实行。”下午4时,上海国际救济委员会在议定南市难民区四周各路口竖立旗帜,旗帜上有大红十字及国际救济委员会中、英文名称。9日下午,开始在方浜路各路口修筑防御工事(沿民国路各路口原已有工事)。至此南市难民区区域正式划定。

    南市难民区设监察委员会,饶家驹任主席,总管区内诸事。委员会下设总办事处,驻南市北区救火会内,年底移驻租界。为便于管理,难民区分9个分区。第一区为:丹凤路东,福佑路南,民国路西,方浜路北;第二区为:安仁街东,民国路南,丹凤路西,梧桐路北;第三区为:障川路(今丽水路)、旧校场路东,民国路南,安仁街西,方浜路北;第四区为:潘家街、侯家浜(今侯家路)东,民国路南,障川路、旧校场路西,方浜路北;第五区为:晏海路(今河南南路)东,民国路南,侯家浜西,方浜路北;第六区为:狮子街、旧仓街东,民国路南,晏海路西,方浜路北;第七区为:露香园路东,民国路南,狮子街西,方浜路北;第八区为:青莲街东,民国路南,露香园路西,方浜路北;第九区为:民国路东、南,青莲街西,方浜路北。每区设区长1人,下设总务、文书、训导、给养、庶务、卫生、清洁、登记、调查、医务各组。年底以后,难民区监察委员会名义上仍受上海国际红十字会领导,实际上已受制于伪大道市政府“南市自治委员会”。

    社会各界和国外组织踊跃以实物、钱款捐助难民区。上海不少机关、团体承诺供应给养一周或一旬;上海伶界曾发起义演,集款资助难民。区外难民也有节食捐献者。市救济分会第一收容所难民节食29袋面粉捐助;“三一三难民贩卖团”绝食一天,节资6元,购大饼600余只送难民区。财政部长孔祥熙曾拨款5万元给饶家驹,并说明其中4万元专用于南市难民区。法租界为救济难民发行慈善奖券,每期以十分之九拨南市难民区。美国红十字会捐赠中国战区难民100万美元,有部分拨予南市难民区。此外,日本军方为装扮门面,曾由陆军和海军司令部出面,分别捐赠1万元。

    11月9日,南市难民区建立第一天,先辟城隍庙、豫园、小世界及各学校、教堂为收容所,当即收容2万余难民。10日夜间起,战争推进至南市南部,难民往北奔逃,不断涌入难民区,各收容所人数迅速增加。据11月28日统计,难民区内有118个收容所,8.8万难民。以后原坐卧在民国路的难民也陆续被劝导入难民区,区内难民数超过10万。难民生活十分艰苦,但尚能维持最低生活水准。初期每日上午9时和下午2时发放两次粥。以后根据登记人数改发大米,每人每日一罐(约6市两),由户主凭卡领取,同时每人每月发生活费1.95元,后因物价上涨,每月发10元左右。对区内居民按户口限量供应平价米,每包售价16元。入冬,监察委员会将各慈善团体募集的大批棉衣、棉被分发给难民。难民区在梧桐路老天主堂处设7所难童学校,招收2000余名学生,难民子女均免费入学;另在九亩地阜春街设残老院,收残废老人130余人。中华医学会在区内设问诊处12处,并在万竹小学内设流通图书馆。普善山庄负责掩埋尸体。区内还设草绳工场和板刷作坊,招收难民200多人,后因缺原料停办。继而又办一刺绣与花边工场,由法籍拯亡会修女执教,收难民妇女为徒。

    难民区时有管理不善之处。如,第七区区长任希彭虚报难名数额,克扣难民口粮。事发后家中搜出赈米若干、赈衣百套及绸布棉被百余条。又如民国28年(1939年)4月,难民区委托恒达洋行采购糙米1000包,其中数百包搀入稗子、砂石。此外,区内还经常发生吸毒、赌博、酗酒、斗殴等违规事件。

    日方虽然表面上承认南市难民区“不受武力攻击”,但实际上从未放弃对这个区域的觊觎。11月5日,冈本宣称,“一旦中国军队被逐出其周围地区,日本陆海军有意占领此地区”。12日中午,新北门障川街窜出30多名日兵,在沙包上插太阳旗,用枪刺驱散周围难民。下午又开出2辆轻型坦克,西向巡行民国路。14名步兵尾随,恣意查抄行人。后经饶家驹交涉,日军才未越过民国路。不久日军又以在难民区外巡逻时被人打伤为由,不顾国际救济会申辩,强行开进难民区搜查。翌年底,日军曾将难民区总办事处通租界电话线剪断,后经饶家驹据理力争,才由工兵接通。为加强对难民区的控制,日军和伪大道市政府将难民和居民居住区域分为红、黄区,后又分为21区,区与区之间人员不准来往。同时将难民居住的区域缩小至小世界、青莲庵、庙前救火会、豫园、内园、珠玉业公所、露香园7处。难民区出入口仅剩淘沙场和陈市安桥2处,分别由日兵和伪警把守。

    由于日军在上海进行经济封锁,对米、棉、煤等物资实行严格管制,加之物价飞涨,难民区的经费日渐枯竭,供给越来越困难,不得已降低供应标准。民国28年9月13日起,难民口粮由每日6两减为3两。10月1日起居民停发口粮,对其中不能维持生活的4700人,另设3个收容所安置。同时动员有工作能力的难民自谋出路,并疏散部分人员回乡。共产党领导的上海慈联会以“疏散回乡”的名义,由饶家驹弄到两批通行证,输送难民中部分青年投奔新四军。此时,区内尚有难民19209人,收容所88个。

    民国29年,欧洲战场吃紧。饶家驹奉法国天主教之命于6月16日离开中国去巴黎从事战时救济工作。南市难民区缺乏主持人,只能宣告结束。6月24日《申报》报道,难民区代理常务理事发表公告:“查本办办理救济中国难民工作,瞬间三载,每年施放粮款,为数甚巨。现为经费枯涸,无法继续,经饶常委员在离沪之前,曾开会决议,定于六月二十日停止给养”,“所有口粮,展至月底为止,并准每名给予一个月之恩粮,作为遣散之资。”同时又称,南市难民区遣散难民问题,除老弱者由新普育堂继续给养,已全部解决。7月3日,难民区监察委员会致函法国驻沪总领事馆,宣告已于6月30日停止活动。至此,南市难民区不复存在。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