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南市区志->--第三十六编专记·附记->--一、专记->--

2.四明公所血案

2003/6/13 14:13:56

    四明公所又称宁波会馆,在今小北门人民路上。清嘉庆二年(1797年),旅居上海的宁波籍人钱随等发起“一文愿捐”活动,集资购地30余亩,建房寄柩,并置义冢地,于嘉庆八年建成四明公所。

 1038.JPG

    四明公所大门 

    道光二十九年(1847年),四明公所被划入法租界。法租界公董局认为四明公所向不纳税,有损其权利,并认为公所附近的殡舍义冢有碍卫生,是“传染疾病的巢穴”,欲清除这些坟墓。同治十二年(1873年),法租界公董局以辟宁波路(今淮海东路)、西贡路(丹阳路)为由,要求四明公所迁让义冢地13尺。翌年1月27日,四明公所向公董局提出改更线路的要求,并愿在公所西同仁堂公地界内购地拆房,以供兴修马路之用。之后又向法国驻沪总领事葛笃递禀帖,指出“在四明公所义冢地面新辟马路并非绝对必要,特请阻止,以免吾等迁葬之苦”。4月17日,公董局表示“四明公所坟场上开辟新路二条,早于1863年议定”,“如谓安先茔起见,不如移至租界之外”,仍坚持辟路。27日,四明公所再次向葛笃提出,倘若非修宁波路不可,请将路线后退10英尺,以免贯穿埋棺处,愿意承担改变线路的一切费用。葛笃认为可以考虑,并要公董局重议此事。但5月2日,公董局总董瓦赞声称:“公董局既是此路正当主人翁,自然不肯变更既定路线。董事会现已不求移迁坟地,但欲掘出尸骨。”

    法租界当局的横蛮态度激怒了上海宁波籍人。5月3日下午1时半,宁波同乡300余人聚集在四明公所门口向法租界当局抗议,并赶走一名进行干涉的法国巡捕。随后又去法租界路政管理所工程师佩斯布瓦寓所示威。佩斯布瓦竟向人群开枪,当场打死1人,打伤1人。此时市民已聚集1500余人,群情激愤,高呼“法人击毙华人”,大众即赴法人住所拆屋,有人取草燃火,烧了40多间法人住宅。晚上7时许,人群包围了公董局,向里抛掷砖石。此时路灯都已被击碎,人们点燃木料,火光冲天亮如白昼。法舰“水蛇”号水兵、英美租界巡捕以及美国水兵纷纷前来镇压。上海市民被打死6人,受伤20人,其中重伤7人。上海知县叶廷眷闻讯率150名从高昌庙军营调来的士兵前来驱散聚集的人群,并派一队士兵驻守法大马路(今金陵东路),协助维持法租界秩序。

    血案发生后,上海道台沈秉成和知县叶廷眷于当晚发布告示:“宁波商民应各安本分,遵守法纪,不得轻信谣言,妄生事端。”5月4日,法租界居民纷纷迁往英租界,新开河一带铺户均关门。清抚标亲兵营全部驻扎四明公所。同日,法租界公董局开会,坚持筑路,并主张组建义勇队,强行拆毁四明公所。而葛笃恐此举激起上海民众更大的反法浪潮,于上午11时发布告示,宣布取消筑路计划。5月12日,公董局又呈请法国公使热福理,坚持继续开路,并向中国总理衙门交涉,要求赔偿法租界损失。在公众舆论推动下,5月21日,恭亲王奕照会法公使:“有六名(应为7名)中国人被外国人手持火器击毙。若不缉获凶犯,审判处死,恐难安人心而平民愤。杀人者处以死刑,此律应是中外共有,而正义得以申张。”经总理衙门与法国公使多次交涉,于光绪四年(1878年)8月15日达成协议:中国赔偿法国37650两,法国支付中国死难者家属7000两;法租界放弃原筑路计划;四明公所及属地永久免税,冢地之内永不得筑路、开沟、造房、种植,致损葬棺。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5月,法租界公董局为了修通宁波路、西贡路,以图向东西两面扩展,再次谋划强占四明公所。11月9日,公董局通过决议,禁止在法租界沿边堆寄棺柩。翌年1月6日,法国总领事白藻泰核准该决议,命捕房在6个月内实行。3月4日,白藻泰向上海道台蔡钧正式提出扩展法租界方案。蔡钧当即拒绝。5月11日,法租界公董局以建造学校和医院为由通过决议,要求征收四明公所所在的186号和191号地册地产。13日,四明公所宣布对此事“不予理睬”。7月1日,公董局致函四明公所,声称要将公所土地用于公益事业,从即日起接管公所地产。当日,蔡钧应四明公所要求与白藻泰谈判,提议另觅一地赠送,并由道署出资千金,作为建筑医院经费,但为法方拒绝。7月15日,白藻泰向上海道递交最后通牒,限令四明公所交出产权。蔡钧外迫强权,内忧民怒,犹豫不决。16日晨,白藻泰率公董局人员及“侦察”号军舰水兵80名冲入四明公所,将千余工人赶出,开枪打死2人,并拆去三面围墙各一段,又令捕房出动全部巡捕控制交通要道。上午10时,四明公所分送传单,令各业罢市。下午,钱庄首先停业。晚上,宁波籍工商界及广东同乡会成员高呼抗议口号,游行至法租界。一些愤怒的市民用石块将法大马路一带路灯全部击碎,洋泾浜(今延安东路)以南一片黑暗。17日,30万旅沪宁波人再次掀起抗法浪潮,商人罢市,工人罢工,水手上岸,受雇于洋人者一律辞职。同时,前来声援的各界人士在十六铺法捕房前示威游行。法租界当局在租界内增设兵力,在十六铺新桥上置炮一尊,封锁各路口。上午10时许,法水兵用高压水龙向抗议群众喷射,群众奋起用砖石反击。法兵竟用枪炮射击,打死群众四五人。法舰还用霰弹向人群连续轰击。在四明公所周围,法兵再次向群众射击,又打死四五人。下午,法舰“马可波罗”号150名水兵上岸,公共租界也派武装巡捕各处巡逻,协助镇压。当日,法租界内中国店铺总罢市,少数不愿关门的店铺被群众捣毁。上海其他地区各业群众也纷纷罢工罢市。在冲突中,上海市民被杀害17人,伤数十人,被捕10余人。

    17日下午,上海知县黄承暄同四明公所主管人与白藻泰交涉。晚上9时双方约定:法方停止军事行动,中方由知县布告安民,照常开市。善后事宜由江苏布政使聂缉来沪处理。18日,宁波籍商人和著名人士在全市散发传单,揭露法租界当局暴行。当日下午,上海各业领袖在安仁里开会。部分绅商商议“分头多方劝谕”,“以镇静态度应付事变”,力图将抗暴斗争囿于合法范围内。20日,聂缉抵沪,数千宁波籍人聚集天后宫聂缉行辕示威,要求索还血债,保护四明公所权益。

    7月21日起,聂缉、蔡钧与法租界当局多次交涉。法方趁机重提扩界计划:十六铺迤南新马路一带、西门外一带、八仙桥一带、浦东及吴淞一部分,都属扩界范围,总面积扩大至2倍半。中方对此原则上同意,仅提出保全四明公所坟地为条件。9月2日,清政府与法国公使华盛达成4项协议:(1)确定法租界的扩张;(2)维持四明公所土地权;(3)四明公所坟地不得掩埋新尸或停柩,旧坟应陆续起运回籍;(4)在四明公所土地上可以开筑交通所需的道路。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