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南市区志->--第三十六编专记·附记->--一、专记->--

1.上海小刀会起义

2003/6/13 14:12:48

    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进一步扩张在上海的侵略势力。同时由于江南地区赋税地租日益苛重,上海一带反传教士、抗粮、殴官、拒差等武装反抗不断。清咸丰三年(1853年),在太平军东进和福建小刀会起义影响下,上海塘桥帮、庙帮、百龙党等秘密组织合并于小刀会。9月5日青浦、嘉定小刀会在周立春率领下首先起义,占领嘉定县城。

    消息传至上海,上海小刀会决定马上起义。9月7日晨,正当官绅祀孔之际,小刀会众600余人,头扎红巾,手执武器、旗帜,从浦东三连塘(今三林塘)潜至小东门与北门旁,在城内700余名广东籍壮勇策应下攻入县城。街上栅栏守备人员均逃散,起义军直取县署。知县袁祖德拒交印信,被乱刀砍死。起义军打开牢狱,夺取仓库后又进军道台衙门。行军途中,沿街居民接连抛出成匹红布,以示支持。道台吴健彰命士兵向起义军开炮,但士兵将炮口转向大堂,吴健彰束手就擒。

    上海县民踊跃加入起义队伍。当天就有1000余人扎上红巾成为起义军,附近农民也纷纷加入,起义队伍迅速扩大。

    起义军设指挥部于文庙(今聚奎街),另设城北指挥部于豫园点春堂,并宣布成立“大明国”。刘丽川任统理政教招讨大元帅,李咸池任平胡大都督,陈阿林为左元帅,林阿福为右元帅,潘起亮等人为将军。新政权发布告示“城厢内外,勿用惊迁;士农工商,各安常业”,申明起义军“军令如山,秋毫无犯”,“不取民间一物,不奸民间一女,违者重究”。

    小刀会攻占上海县城后又分兵出击,先后占领宝山、南汇、川沙、青浦等地,并一度西攻太仓。清政府急从江南大营和江苏各地调集2万余兵勇会同地方团练围攻起义军。由于起义军分散防守,缺乏救援,从9月底至11月初,小刀会逐渐失去外围各据点,退守上海县城。此时,小刀会兵力不足万人,仍在城上四面扎寨,各城门架设大炮,城墙下排铁蒺藜、埋陷坑。清军多次从水陆两路夹攻县城,其中12月1~7日连续攻城7昼夜,均被起义军击退。由于久攻不下,清政府企图招抚小刀会。12月12日,前候选知府谢继超来到上海,欲通过其族侄招降小刀会。小刀会与之周旋,却乘机整修炮台、坑道,并诱杀谢继超等人。

    招抚不成,清军采用“穴地攻城法”,至翌年2月5日在西北城墙下挖出坑道,埋火药2000余斤。6日晨引爆火药,城墙被炸塌三四丈,2000余清兵蜂拥而入。起义军纷纷施放枪炮、喷射火焰,并将火药袋、火罐、砖石阵雨般抛向城墙缺口。清军为火海包围,一片混乱。林阿福、潘起亮率200余起义军把清兵逐出城外。起义军又聚集1000余人乘胜占领城外四明公所,缴获12门大炮及大量弹药。

    由于清军连连受挫,咸丰皇帝震怒,严令“迅即督饬水陆将弁,合力进攻,克日克复上海”。清军又数次攻城,均无功而返。起义军与清军呈对峙状态。

    咸丰四年(1855年初)1月6日,清军会同法军再次向上海县城发起进攻。早晨,法舰“贞德”号、“高尔拜”号及法领事馆附近火炮不断向县城轰击。法军240余人从北门缺口涌入,打开城门放清军入城。1500名清兵入城后大肆砍杀平民。潘起亮率起义军冲至城边,凭据房屋用大炮和火绳枪猛烈还击。清兵四散逃奔,退至城边,不少人连同武器、旗帜一起坠城。法军企图阻止清军溃逃,清军忽向法军开火,法军亦退。战斗中,法军死伤40余人,清军死伤1400余人。“北门之战”后,清军和法军加紧了对县城的封锁,英、法、美租界当局还在县城与租界之间修筑界墙,截断了起义军粮弹来源。小刀会处境日趋危急。城内实行粮食统配,每人每日半升米,以后存粮吃尽,遂“杀牛马以食”。从1月25日起,起义军“皆食糜粥、草根,掘穴搜蟛蜞”;民间罗雀掘鼠,且将所有狗、猪及昆虫吃光,又吃草根、树皮。同时弹药已经消耗得所剩无几。城内已处于粮尽弹绝境地。起义军一方面加固防御工事,一方面积极准备突围。咸丰五年(1855年)2月16日,小刀会决定突围去镇江,参加太平军。当晚,刘丽川和陈阿林各率一部分起义军从西门突围。翌日晨,刘丽川等200余人在虹桥与清军遭遇激战,刘丽川牺牲,仅30余将士突围。陈阿林带领一支队伍在黑夜中迷路,遂涌入租界避难,后为清军追杀,陈阿林侥幸脱险。另有一些起义军从大东门、小东门及北门冲出,大部分为清军捕杀。

    清军攻入县城后即四处纵火,“城内精华尽毁于火”。清军大肆掠抢,形同盗贼,同时疯狂捕杀起义军,以致“尸体狼藉,血流成河”。

    小刀会失败后,起义军残部仍坚持抗清斗争。潘启亮率一部分起义军历经艰险,突围至镇江,参加了太平军,后转战安徽、江西、浙江等地。

 1036.JPG

小刀会使用的武器

1037.JPG

小刀会以“义兴公司”名义张贴的布告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2.四明公所血案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