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卢湾区志->--第三十四编专记->--青洪帮->--

三、主要活动

2003/5/27 13:58:04

帮会成员良莠混杂,组织随形势不断分化,活动呈现复杂性。区境内青洪帮的活动,自清末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既参与共和,反对军阀独裁的斗争,也从事烟赌娼等不法行为。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徐朗西反对屠杀政策,而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青帮集团则追随国民党充当反共急先锋;抗日战争爆发后,部分成员参加抗日,与投日资敌为虎作伥者发生分化。抗日战争胜利后,和共产党合作参加反蒋民主运动的与仰仗反动势力鱼肉人民者进一步分化。区境内青洪帮活动,除烟赌娼另有专记外,大致如下:

主要代表人物积极投靠反动派,充当镇压革命的打手 民国2年,应夔丞投靠袁世凯,主持刺杀国民党领袖宋教仁。民国16年,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集团,帮助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3月27日蒋介石到沪,杨虎、陈群至钧培里,向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密传蒋发动政变的旨意。经密商后,由顾嘉棠、高鑫宝、叶焯山、芮庆荣、马祥生、金廷荪等秘密联络,组织人马,建立中华共进会,杜月笙斥资购置各种枪枝1.2万多支。公共租界警务处4月7日情报称:“共进会正准备奇袭上海总工会办事处,并解除居住在内人员之武装,奇袭将由青帮社员负责,便衣士兵协助”,“此一运动,由蒋介石全力支持”。中华共进会下建有武装巡逻队,由叶绰山率领,原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王柏龄任指导,每天在外国坟山(今淮海公园)练枪。4月11日夜,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被诱杀。次日凌晨,中华共进会武装流氓分攻各处工人纠察队。马祥生、顾掌生所率攻打南市华商电车公司的人马,即从南阳桥乘车前往。4月14日,由杜月笙推荐担任国民党上海市清党委员会行动大队队长的芮庆荣,率领便衣武装,保护陈群接管由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主持的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部。马祥生、徐福生、李应生、顾掌生等率徒众搜查区境南部工厂和工人住区中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工人。杜月笙利用帮会,帮助法租界当局,镇压破坏法商电车电灯公司(简称法电)工人运动。杜指令其徒李麟书、邵子英等,通过收徒、介绍新工人等方法,组织联益社、关帝会等帮会外围小团体,形成势力,阻挠中共领导的工会开展工人运动。民国18~19年还多次亲自出面,以满足工人部分利益为饵,帮助法租界当局平息工潮。当与法租界当局有矛盾时,又利用罢工,与之抗衡,如民国21年7月5日,即鼓动法电罢工对抗禁烟禁赌。沦陷时期,一批帮会分子下水:张啸林投敌;洪帮许凤翔,参与组织“中华洪门联合会”,区境内有该会第二区分会活动;杜月笙在法租界纳税华人会议的重要发言人尚慕姜,投日参与兴亚会活动。抗战胜利后,杜月笙、郑子良等虽与国民党政府存在矛盾,但都积极参与反共反民主政治活动。杜月笙为伪国大代表,郑子良为伪国大第一候补代表,金九龄为市参议员,范回春为嵩山区区民代表会议主席等。为争取群众,侠谊社施诊给药,为失业者介绍工作,对物价飞升作一些批评,但又发表《致中国共产党电》,攻击人民解放战争。

从事不法活动,聚敛财富 30年代初,大八股党成员、原国民政府军军长孙祥夫和王柏龄是勾结黄金荣贩卖军火的主要人物。高鑫宝专事绑案,而由杜月签等出面讲票,坐地分赃。民国18年7月24日,杜月笙徒弟赵慰先策划绑架其连襟、中法银行经理、法租界公董局华董魏廷荣,是区境内震动颇大的绑案。杜月笙徒弟、法租界捕房刑事科外勤股督察任文桢,勾结苏北大亨顾竹轩徒弟王兴高,贩卖少女幼女,逼良为娼。恺自尔路93号黄全茂酒店,每晚8~10时,控制全市窃贼的一些帮会头目在此聚议。帮会头目及骨干分子,在不法活动中,聚敛了大量财富,转而投资房地产等行业。仅在境内,黄金荣有钧培、钧福、源成等里弄房产,并设黄金、荣金两戏院,开办荣金小学等;金廷苏有元声等里弄房产;马祥生设金门大戏院;金九龄于新新里(今瑞金二路409弄)设恒和车行,拥有黄包车200多辆,并设恒和地产公司。连杜月笙的保镖陈秦鹤,也开设有恒雅剧场、恒雅书场、同乐剧场和同乐旅社、八仙桥第一、第二旅馆等。区境外所设那就更多了,如杜月笙控制中汇、中国通商等银行和大达轮船公司等企业,拥有董事长、理事长等职衔达70多个。

欺行霸市,鱼肉人民 区境内主要的行业霸有车霸金九龄,粪霸马鸿根、王永康,菜场霸徐海涛,码头霸单金海等。地区有“斜桥之虎”高桂生,“丽园之狼’周国祥,“蒙自之豹”段玉林,打浦桥“周门三虎”周正宗、周正才、周正来,五里桥苏北“难民”头子薛善孚,大康里(今建国东路36弄)薄刀党杜阿毛等霸横一方。车霸倚帮会势力催逼车租,当时车租以日计,租车前付若干石米为保金,租金三次不交即收车停租,没收保金。民国22年,周正才帮讨车租,将车夫缪开宝殴伤至死。大康里有车100多辆的小车霸金三瞎子,私设黑牢,吊打逼租。粪霸马鸿根,住平济利路(今济南路)2号,为杨虎徒弟,又是黄金荣干儿子。其母阿桂姐,曾与范开泰妻史锦秀、黄金荣妻林桂生等,结拜“十姐妹”,为上海著名青帮女流氓。马承包法租界粪便处理中标,从事“末等生意”,获取“头等利息”,倚黄门许福宝、唐连生、沈文元及一批小粪霸进行管理,不久即拥有太仓路33弄、顺昌路131弄、马当路484弄等大量房产。另一名粪霸王永康,原南市永安赌台主持人,仗汉奸褚民谊的关系,与马鸿根合包区境内与南市粪便处理。小粪霸兼丽园地区恶霸周国祥,于民国36年2月,将患病的推粪车工人王德标拖入丽园路745弄茅厕中,不予治疗,不给饭吃,使王病情恶化,当天即死去。菜场霸徐海涛为杜月笙徒弟,勾结法租界公董局捐务处处长皮盖尔,控制菜场摊位照会,获取暴利。日晖港码头霸单金海,民国34年9月仗军统身份接管码头,靠帮会控制工会,自任理事长,佩枪逞凶,毒殴林锡如重伤致死,葛阿锡、李顺森致残,解放初还强抽工人所得3成,吃空额2人。地区恶霸欺压勒索厂商居民,有的收取“保护费”,高桂生于1951年3月还对斜桥16家商店收取“保护费”;有的“打秋风”,逼人送礼金,周正宗家每年做寿11次,杜阿毛等大康里几个恶霸每年做寿达32次;有的霸占公私房地产,周门三虎霸占打浦桥53弄内公地、河浜滩地,甚至新华艺专、元通布厂、江淮小学地基达10块之多,搭棚建房,出售出租;有的强霸水电,大康里自来水龙头,为开茶馆的恶霸所占,每天22时后才准居民买水。有的逞霸行凶,高桂生开设民乐戏院,艺人王春荣只因外出未告假,被毒打2个小时,昏死达3个多小时;有的强奸妇女,周正才、周国祥,均强奸霸占妇女10多人;有的公开抢劫,高桂生路劫陶承礼财物,扬言“有种来讨”,次日陶前去央求归还,竟被殴致死。

一定程度上参加辛亥革命、二次革命和抗日救亡活动 辛亥革命中,张承槱、刘福彪敢死队和攻占西炮台的光复会武装,多洪门成员;逾墙入局的夏月珊、潘月樵等,均为青帮中人。刘福彪的福字营是二次革命中攻打上海制造局的主力。肇和舰起义时,徐朗西是参与策划的主要成员,杨虎、孙祥夫是夺舰行动的两支行动队负责人。一二八之役后期,日军便衣队潜入法租界,匿伏日侨住宅,阴谋袭击十九路军后路,杜月笙获悉即告蔡廷锴等防备,并以“租界中立”名义与法国及英美领事交涉,终使日军便衣队从法租界退出。八一三当天,黄金荣电命黄金、荣金两戏院及大世界停止营业,改作临时难民所。次日,又捐大米1000多石,维持难民生活。杜月笙担任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主席团成员兼筹募委员会主任委员,负责募集经费;又支持戴笠成立别动队。向海潜为别动队输送一批洪门成员,其中朱学范、陶一珊两支队与国民政府军第55师张彬旅坚守南市3天,于11月11日21时才由斜桥退入法租界。身跨两帮的崔锡麟以国民政府军第32师少将处长名义,于蒲石路103号设办事处,动员仁社和五圣山成员,募集汽车、汽油、电讯器材、食品、服装等一批物资。

帮会于社会渗透甚广,一些工人商人,求生计求保护,不得不入帮。于是,中共地下组织为争取群众组织群众,也利用帮会,开展工作。民国34年初,中共法电组织对洪帮老工人张仁卿启发教育,送他去苏北根据地考察学习,后通过他利用汪伪驻罗马尼亚大使李芳,在淡井庙成立法电洪门会,以洪门结拜形式,组织团结工人200余人,其中10余人后来陆续加入中共地下组织。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