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区县志->--区志->--黄浦区志->--第一编地理·建制->--第四章租界->--

第一节 英租界(后为"公共租界")

2001/12/12 15:53:26

一、英租界在本境的形成与扩张

清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1842年8月29日),中英订立不平等的《南京条约》,条约规定:“英人可带眷属,在上海等口岸居住贸易。”是年10月10日和11日,参加签订条约的英国专使璞鼎查(H.Pottinger)带领巴富尔(G.Balfour)等,从南京来到上海,为英人预选租地居留区。璞鼎查选中了黄浦江与吴淞江交汇处,今境内外滩一带。当时这里还是人烟稀少,浜河纵横,草苇丛生的荒滩。璞鼎查认为:这一带易防守,利于贸易运输,有发展余地,占据这块地方就等于扼住上海的咽喉。但《南京条约》对如何划定外人居留区,未作具体规定,四界没明确划定。道光二十三年八月十五日(1843年10月8日),中英签订《五口通商附粘善后条款》(即《虎门条约》)。作出“中华地方官必须与英国管事官就地方民情,议定于何地方,用何房屋或基地,系准英人租赁。”的规定。是年九月十七日(11月8日),英国首任驻沪领事巴富尔抵沪。在县城内西姚家弄,租定顾姓房子,暂作住宅和领事馆。是月二十三日(14日),巴富尔发布通告,宣布上海于道光二十三年九月二十六日正式开埠;擅自规定从吴淞江口到洋泾浜(今延安东路),境地内1168米长的黄浦江面为洋船停泊区。随即与上海道台宫慕久,就划定英人居留区进行谈判。清道光帝于二十三年十月下旬(1843年12月中旬)下达谕旨,命令五口所在地的督抚大吏,在与夷人“议定界址时,再与切实要约”,“不准稍留罅隙”。此后,中英双方大体议定:杨(洋)泾浜以北,李家厂(场、庄)以南地基,租给英商建屋居住。

英人居留区议定之后,英商便陆续在界内租地建房。至道光二十四年三月前后,分区境北京东路至汉口路靠外滩一带,已被怡和、和记、仁记、义记、森和、裕记、李百里、宝顺等8个英商行租定。在英人租地建房同时,巴富尔与宫慕久,开始对英人租地界址,租地手续,外侨应遵守事项等进行谈判。道光二十五年十一月初一日(1845年11月29日),宫慕久与巴富尔将先后酌议并公布的各条汇总成文本,以宫慕久名义用告示公布;此后,习称《上海土地章程》(详见附录)。道光二十六年四月初三日,巴富尔以1.70万余元,租定李家庄120余亩地,准备建领事署。是年八月初五(9月24日),双方议定以界路(今河南中路)为美人居留区的西界。至此,西方列强在中国索取到的第一块居留区,在境内出现。李家厂以南面积为830亩,约0.55平方公里。

《上海土地章程》规定,租界内实行“华洋分居”,“英人专管”。章程的制订,使英人取得土地租赁管理权、土地永租权、市政管理权和征税权。但界内中国居民,仍归中国官府管理,很多日常事务,中国官府都有会同商定之权等。

道光二十八年二月(1848年3月),“青浦教案”发生后,英领事阿礼国(R·Alcock)蓄意歪曲真相,对中国政府进行武力恫吓,趁机向上海道台麟桂提出扩张租界要求。麟桂在阿礼国的胁迫下屈服,同意订立协定,将英租界从界路向西扩展至今西藏中路。即:东南端的界址为洋泾浜桥(今中山东一路和中山东二路交接处),东北端的界址为吴淞江的头坝渡(今外白渡桥南堍附近),西南端的界址为周泾浜口(今境内延安东路与西藏南路交汇处),西北端的界址为吴淞江岸边的苏家宅(今西藏路桥南堍东侧的厦门路西端地段)。扩张后的英居留区面积增加到2820亩,约1.878平方公里。道光二十七年,英国领事馆办事处先迁至李家厂。道光二十九年六月,英领事馆全部迁入新址。

清咸丰三年八月初五日(1853年9月7日),小刀会起义占领上海县城后,大批华人涌进租界,至咸丰四年,英租界内的中国居民从原来500人左右,猛增到20000余人。英、美、法三国领事,乘当时上海政局动荡之机,于是年六月十七日,召开西人租地人会议,单方面擅自修改道光二十五年《上海土地章程》,制订咸丰四年《土地章程》。宣布美、美、法三国租界实行行政统一管理。法租界当局同时声明,这一章程是否有效,须法国政府的追认为准,到清同治元年三月(1862年4月),法租界退出统一管理。同治二年八月初九日(1863年9月21日),英租界和美租界合并,即后来的“上海国际公共租界”,习称“公共租界”。

太平天国军进攻上海期间,上海道台吴煦提出:“借师助剿”,要求租界当局帮助镇压,租界当局以“维护租界治安”为借口,英、法两国派出军队,美国人组织“洋枪队”镇压太军军。租界当局又以“军事运输”需要为由,在租界外强筑马路。同治元年后在境内填町沟浦,筑东起今西藏中路,西至成都北路间的新闸路。筑成都北路以东的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于清光绪三年间,又在境内筑爱文义路(今成都北路以东的北京西路)、派克路(今黄河路)、马霍路(今黄陂北路)、坟山路(今延安东路北的龙门路、武胜路)等。界外筑路后,外人便陆续在马路两旁租地建房,租界当局也在此设置巡捕及巡捕房,管理界外马路路政,使这些地区成为准租界区。光绪二十一年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战败后,租界当局以现有租界面积“殊不足以供界内华洋居民之用”,又一次要求扩张租界。清政府被迫同意。光绪二十五年,双方确定向西扩充至静安寺。本境西藏中路以西,成都北路以东,吴淞江以南,今延安东路折连云路,再折金陵西路以北,全部为公共租界范围。

二、英租界(公共租界)行政机构

英国领事阿礼国,依据道光二十五年《上海土地章程》关于“修补桥梁,修除街道,添点路灯。添置水龙,种树护路,开沟放水,雇募更夫”等规定,于道光二十六年十一月初五日(1846年12月22日),召集租地外人大会,作出决议:组织“道路码头委员会”,设立委员3人,负责征收捐税及建设等事宜。每年1月份召集租地人大会,听取道路码头委员会的工作报告,选举新的委员会等事务、这个“道路码头委员会”就成为英租界市政管理机关的雏型。咸丰四年六月十七日(1854年7月11日),英、美、法西人租地人会议,解散道路码头委员会,成立具有政府职能的三个租界统一体“行政委员会”,正式名称为“上海洋泾浜以北外人行政会”。清同治元年,法租界退出统一管理。同治八年八月(1869年9月)公共租界又一次擅自修改订出第三个《土地章程》,将“行政委员会”,改称“工部局”,作为租界的最高行政机构。工部局最初设于南京东路广西路转角处(今新雅粤菜馆址),民国11年(1922年)在福州路江西路口新建大楼,于民国13年建成迁入(今老市府大楼)。工部局由“纳税外人会议”选出3至7名董事组成,担任历届董事的有英、美、德、日、法、丹麦等国人。总董、副总董通常由英国人担任。工部局董事会掌握着很大的行政实权。凡是租界内日常行政事务,均须由董事会决定。工部局还有实施行政权力所需的立法权力。它常将制定的有关法令随时以布告形式告示于众,或在报上连续刊登。工部局董事会下最初有道路码头、警务和财政税务两个委员会。至民国20年,各种咨议性质的委员会已增至10多个,它们是:工务、警务、财政税务、卫生、铨叙、公用、交通、音乐、学务、图书馆、房租估价上诉、电影检查等委员会。董事会派1~3名董事负责领导各委员会。工部局的执行机构是它所属的各个处。从19世纪60年代后期至民国32年,工部局设立的主要处和相当于处的执行机构有:总办处(它作为接洽各处事务的中介),在它下面设工务、财务、警务、火政、卫生、学务、华文、情报等处及公共图书馆、音乐队、万国商团。董事会下设总裁,是日常行政的最高负责人,由他负责协调各处工作。英租界开辟初期,只有“由领事管辖,以鸣警报更”为职责的几名更夫,工部局成立后,开始设立专职巡捕即警察取代更夫,建立巡捕房。咸丰三年后,英租界还拥有一支武装力量,是在镇压小刀会、太平军的外侨义勇队基础上。由32个国家人员组成的“万国商团”。商团总司令部设在外滩6号大楼。直至民国31年5月,日军在租界实行保甲制时解散。

在英租界中,选举行政机构负责人,进行行政监督并可对各种行政事务作出决定的机构,是纳税人会议,它的前身是租地人会议。咸丰四年的《土地章程》确定了定期和不定期举行租地人会议的制度,并扩大了租地人会议的权力,租地人会议开始被作为租界的立法机构。同治八年始改名纳税外人会议。纳税外人会议除选举董事以及实行财政监督权限外,还有通过“附则”之权。这种附则,经纳税外人会议通过和领事批准,就可作为法律在租界内行使。董事会重要决议都须经它追认,才能产生“法律”上的效力。纳税外人会议还具有否决工部局作出的决定的权力。民国8年(1919年)“五四”运动时期上海人民提出“不出代表,不纳捐税”的抗议,迫使租界当局从民国9年起,在租界内成立纳税华人会,但它无直接选举工部局董事之权,只能选举华人顾问、华人董事参加工部局。民国10年5月,经纳税华人会选举产生,成立华人顾问委员会。民国14年(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全体华人顾委愤而辞职,这个委员会也随即消失。民国17年公共租界有华人董事3名、华人委员6名加入工部局。民国19年,华人董事增至5人。

光绪七年十二月,上海领事团根据同治八年《土地章程》规定,正式成立领事公堂,专门审理控告工部局的案件。租界内华人和“无约国”外人原来全受中国的司法管辖。咸丰三年八月(1853年9月)小刀会攻占上海县城后,英美法租界当局乘局势动荡之机,夺取了对界内华人及“无约国”人的司法管辖权,独揽了租界内一切诉讼案件。同治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上海道台为改变租界当局这一侵权行为,与英美领事会商成立了洋泾浜北首理事衙门,同治八年改称会审公廨。理事衙门最初设在英领事馆内,同治六年年底迁南京路小菜场附近(今南京东路与天津路之间的香粉弄),同治八年移至今南京东路上海市第一食品商店旧址。光绪二十五年迁出区境至今浙江北路七浦路口。租界统治当局,通过多次修改《土地章程》,权力不断扩大,集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警务权、军事权于一体,中国政府无法制约,租界成为“国中之国”。清宣统三年九月二十日(1911年11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公共租界工部局趁清政府被推翻,会审公廨清官员逃散之际,接管了会审公廨,一度沦为一个外国法院。民国15年9月,江苏省政府与驻沪领事国签订协定,取消会审公廨,改设上海临时法院。

105-1.jpg

1854年上海洋泾浜以北外人行政会(1929年拆除)

105-2.jpg

1922年公共租界工部局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第二节 法租界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