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第十四卷民族、宗教->--第五章天主教->--

第一节 沿革

2008/7/11 10:23:45

    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十二月,上海县人徐光启邀意大利耶稣会士郭居静(Lazarus Cattaneo)到沪,在徐宅设礼拜场所,向徐亲友、佃户传教,教徒分布于上海县城内和浦东。

    明天启元年(1621年),郭居静应已在北京受洗的嘉定孙元化之请到嘉定开教。次年,意大利耶稣会士毕方济(Francois Sambiasi)到松江开教。崇祯十二年(1639年),意大利耶稣会士潘国光(Franciscus Brancati)到崇明开教。到18世纪初,教务鼎盛,上海地区有教徒8万人,几占全国教徒1/4。

    清雍正二年(1724年),清廷严禁天主教。此后百余年间,教士潜伏浦东、松江、青浦、崇明等地秘密传教。乾隆四十年(1775年),教廷取缔耶稣会之令传到中国,遣使会士到江南接替耶稣会士。乾隆五十二年,奥地利原耶稣会士、南京教区主教南怀仁(Godefroid XavieDe Laimbeckhoven)病逝浦东。此后数十年,北京教区主教兼上海地区主教,时请神父任代权主教,大多代权主教到江南稍作逗留即离去。道光十九年(1840年)十二月,教廷派意籍传教士到沪任主教。道光二十年,上海地区有教徒4.8万人,教会由12个神职人员主持,其中11人为遣使会士或由遣使会培养的中国神父。小堂大多由教徒管理。道光二十二年,被教廷恢复的耶稣会派遣3名法国会士悄返江南。咸丰六年(1856年),教廷委耶稣会巴黎省会管理上海地区教会,至1949年不变。教务重心从农村转向上海县城区,再转法租界、徐家汇和公共租界。19世纪50年代起,开始发展慈善、教育事业。70年代起,开始发展天文、博物、出版等事业。同治二年(1863年),法国外交大臣德吕伊斯从中国赔款中拨30万法郎(合银近5万两)给江南代牧区,教会用此款在租界购置房地产。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上海有教徒8.6万人;中外神父102人,多为法籍耶稣会士。20世纪初至抗日战争前,教会加快发展,新建和重建一批大教堂,创办大学和医院。1936年,全市有教徒13.2万人、神父177人、修士178人、修女713人。

    抗日战争期间,教廷要求在华教士中立。日军对天主教“一体保护”,因视法国侨民为非敌性侨民,法国神职人员可在各地自由行动。上海宗座代牧区代牧(相当于主教)惠济良有日本顾问。1938年,日本神父田口芳五郎以皇军慰问使名义到沪,经日军司令部同意,以上海教区名义向中国神父发证书,在日占区作变相通行证,以保证神父顺利外出传教。1942年,教会在洋泾浜若瑟堂为日本侵华阵亡将士举行追思弥撒。因战事,教会处境困难,部分事业受损或停办,增办救济事业。1949年,有属于上海教区的堂口384所,另有学校、医院、神父住院、慈善机构、修会办事处所设大小教堂46所。在市区,设有教堂、神父住院和附属事业的教堂区15个,其中徐家汇圣依纳爵堂、董家渡圣方济各·沙勿略堂、洋泾浜若瑟堂、虹口耶稣圣心堂、重庆南路伯多禄堂、大通路(今大田路)小德肋撒堂、胶州路类思堂为总铎级。在市郊,设唐墓桥、张家楼、浦南南桥、松江邱家湾、佘山、嘉(定)宝(山)6个总铎区,崇明总铎区后亦划归上海。每个总铎区下辖数个本堂区,每个本堂区下辖数个堂口,形成教区、总铎区、本堂区、堂口4个层次的教会网。外国主教、神父、修士、修女622人,中国神父、修士、修女880人。教徒130406人,其中8.5万人在市郊。1951年8月,上海教区及各修会共有地产3191亩,占外国人在沪地产16.6%,占外国各教会团体在沪地产63.7%,其中1915亩出租。有房屋7518幢,占外国各教会团体在沪房产90%,其中6952幢出租。1951年,房地产租金收入约100万元。

    1949年2月,教廷要求圣职人员除有特殊危险者外,均留守岗位。此后,通过原驻国民政府公使黎培里(Riberi)和教区主教多次发布命令,不准中国教徒与人民政府合作。1950年7月,外籍教职人员被迫交出教会领导权,退居幕后。1953年6月,天主教界开展反帝爱国运动。1955年9月8日,在肃清反革命运动中破获龚品梅反革命叛国集团。1957年11月~1959年3月,举办5期天主教青年教徒学习班,进行社会主义教育,1300多人参加学习。1957年12月~1959年3月,举办天主教人士座谈会,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64名神父、79名教徒参加。1958年3月~1960年4月,修女及小部分女教徒共261人集中徐家汇圣母院学习。1958年5月,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发展至部分区和教徒较多的单位,3000多人参加。1958年初,全市有教堂359所,神父、修士、修女522人。是年11月,松江、金山、奉贤、南汇、青浦、川沙、崇明等县教堂宗教活动全部停止,1959年3月后部分恢复。1960年4月,上海市天主教友爱国会成立,自选自圣张家树为教区主教。1961年2月,天主教上海教区委员会成立,由神职人员和教徒共同组成,张家树为主任。是年,全市有教堂309所,其中47所有宗教活动,有教职人员455人,其中主教1人、神父109人、修士17人、修女328人。1962年,上海市天主教友爱国会改为上海市天主教爱国会。1965年,全市有教堂39所,其中20所举办宗教活动,有主教1人、神父68人、修士12人、修女206人、教徒12.6万人。1966年6月,全市所有教堂停止一切活动。8月,教区、爱国会停止工作,教职人员集中漕溪北路201号,参加生产劳动,不少人受冲击。

    1979年2月,上海市天主教爱国会恢复活动。6月5日,教职人员在漕溪北路201号修女院内堂圣母主保堂恢复宗教活动。11月1日,徐家汇圣母院为天主之母堂恢复群众性宗教活动。1982年,上海市天主教教务委员会成立,教务次第展开。修复开放教堂,办修院、修女院、光启社、骨灰堂、光启进修学校、安老院、印刷厂。1995年,教区设秘书处和咨议会,秘书处协助主教处理日常事务,重大问题交咨议会讨论决定。开放教堂68所,分上海市西部、上海市东部、松江、浦东新区西部、浦东新区东部、崇明6个总铎区,总铎区下辖数座教堂,教徒约14万人,有主教、神父、修女97人。

    上海地区天主教会所属教区多次变化。明万历四年(1576年),教廷设澳门教区,统辖中国、日本等国教务。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设南京教区,管辖范围山东、河南、江苏、安徽,上海属之。咸丰六年,撤销南京教区,建江南宗座代牧区,管辖范围江苏、安徽,上海属之。1921年,江南代牧区划分为江苏、芜湖2个代牧区,上海属江苏代牧区。1922年,江苏代牧区改称南京代牧区。1926年,南京代牧区中的海门、崇明等7县另设海门代牧区。1933年,南京代牧区分为南京、上海2个代牧区。上海代牧区管辖范围除今上海市(不含崇明县)外,还包括苏州、扬州、东台、阜宁、海州等地。1946年,改上海教区。1949年,上海教区划分为上海、苏州2个教区及扬州、海州2个监牧区。1950年,上海教区由中国籍主教管理。1960年,崇明教务归上海教区。此后,上海教区管辖范围与上海市行政区划一致。

    16世纪,教廷将对华传教的保教权交给葡萄牙。清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前,葡萄牙国王按年向南京主教提供津贴。因葡萄牙国力不济,道光十九年(1839年)十二月至咸丰六年三月,南京教区由意大利传教士掌管。道光二十三年,教廷决定将中国各教区委托给不同国家的不同修会管理,拟将南京教区委托耶稣会巴黎省会,遭葡萄牙、意大利抵制,至咸丰六年,计划方得实施。1918年起,教廷拟收回法国保教权,起用中国籍主教,实现传教国际化,在上海受到法国抵制。1946年,教廷宣布中国实行圣统制,上海代牧区升格为上海教区。按教会规则,实行圣统制的教区应由本地神职班管理,上海教区未照此办理,仍由法国传教士管理。抗日战争胜利后,美国传教士逐步进入上海教会中上层,势力日大。至1949年,法国势力仍占绝对优势。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