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 >> 第三十三卷科学技术

第三十三卷 科学技术

2008-7-10 14:03:46

概述

 

    古代,上海在农学、水利、制盐、造船、纺织等领域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和繁荣作出重要贡献。南宋时期,上海地区引进和种植棉花。入元以后,上海县乌泥泾人黄道婆改进传授纺织技术,松江府成为全国重要的棉纺织业中心,推动江南经济和植棉业的发展。16世纪80年代起,受利玛窦等西方传教士影响,上海县人徐光启聚集人员合著、合译介绍西方科学技术著作,有《几何原本》《泰西水法》《勾股义》《测量法义》《西洋奇器图说》等,在中国历史上首次大规模引进西方科技理论。所著《农政全书》与《天工开物》《本草纲目》同为古代科技3大名著,编纂的《崇祯历书》是中国古代天文历法中的一份珍贵遗产。

    鸦片战争前后,张文虎、王韬、李善兰、徐寿、徐建寅、华蘅芳、华世芳等,在上海提倡经世致用之学。开埠后,上海成为西学传播的主要基地。

    西书中译成为西学在上海的主要传播方式。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第一个译书机构墨海书馆成立,继之有美华书馆、江南制造局翻译馆、格致汇编社、益智书会、广学会、译书公会等创办,翻译出版大批自然科学、应用科学著作。影响较大的有伟烈亚力、李善兰合译《几何原本》(后九卷)、《代数学》《代微积拾级》,《几何原本》始有完整的中文译本,把西方代数学、解析几何和微积分近代符号第一次传入中国。李善兰、艾约瑟译述《重学》,将牛顿力学三大定律介绍到中国。傅兰雅、徐寿译著《化学鉴原》,系统介绍西方近代化学知识,所确定的化学元素中文译名,奠定近代中国化学元素命名的基础;伟烈亚力、李善兰合译《谈天》,经徐建寅补充再版,把19世纪70年代前的大部分西方近代天文学知识传入中国。韦廉臣、李善兰合译《植物学》,系统介绍近代西方植物学知识,创立包括“学”、“科”等一批植物学的中译名称。华蘅芳、傅兰雅根据英国《地质学原理》译著的《地学浅释》,详细介绍西方近代地质学知识,首次把生物进化论观念引进中国。合信、陈修堂编译《全体新论》,是近代中国第一部介绍西方生理解剖学著作。傅兰雅、赵元善编译有关西药西医的重要著作《西药大成》《儒门医学》。

    大批体现西方近代文明的器物大量输入上海。从生产工具到生活用品,不断影响上海市民生活,初经排斥,终为接受,改变上海人对西物、西学的总体看法,产生强烈而广泛的文化效益。同治三年(1864年),上海第一家煤气公司大英自来火房开始供气。第二年南京路正式点亮第一盏煤气灯。同治十年,丹麦大北电报公司成立。光绪二年(1876年),英商怡和商行修建上海至吴淞的中国第一条铁路。光绪八年,上海出现电话,公共租界电灯公司开始发电。光绪九年,上海的自来水厂开始向居民供水。

    20世纪初至抗日战争爆发前,上海近代教育初步形成,并逐步成熟。废除科举制,兴办新式学校,采用新学制,形成多层次、多种类的教育结构,造就一代新型知识分子,涌现出一批杰出人士,为中国的科技发展提供人才。同时,上海出现一批科研机构,开始建立现代科学技术的学科。1927年,上海市卫生试验所成立,进行检查细菌、病原体、病理研究和制造牛痘菌等。1928年6月,中央研究院成立,在上海筹设研究所,有理化实业研究所、地质调查所、社会科学研究所等。1929年,上海工业试验所成立,从事国煤的分析、油的氢化、水果内淀粉和皱皮等研究。1931年,日本政府用庚子赔款创办上海自然科学研究所,从事物理、生物、化学、地质、病理、细菌、卫生、医药等方面的研究。1932年,英国人创办雷士德医学研究院,从事生理、病理、临床等方面研究。1938年,上海法租界公董局公共卫生救济卫生处医学化验所改建为上海巴斯德研究院,设微生物部、疫苗部、化学部,兼管法租界卫生检验。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在沪的重要研究所和设备都迁往内地,日本办的上海自然科学研究所成为日军侵华机构。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央研究院接管上海自然科学研究所,在上海设置数学、物理、化学、动物、植物、工学、医学(筹)、心理学等8家研究所和驻沪办事处。此外,在上海的还有北平研究院药物研究所、生理研究所、物理研究所结晶学研究室和上海工务局筑路材料试验室、原中央水产实验所、上海社会局度量衡检定所、南京资源委员会上海材料供应事务所材料试验室。这批科研机构为上海和全国网络、培养科学人才和科技发展奠定初步基础。

    解放后,上海作为中国重要的科学技术中心之一,科学技术事业在为经济建设服务中逐步发展壮大。

    1949~1956年,调整原有科研机构,扩大科研队伍,扩充科研设施,扩展科研领域。全市科研机构由15家增加到38家,科研人员由283人扩充到1900人。开展新学科、新技术的研究,相应形成半导体、电子计算机、微波、雷达、核物理、微生物、有机化学等新专业。上海各高校培养出大批新一代的科技人才,大批归国科学家成为各学科带头人。国家投资2000万元,用于科研单位购置仪器设备、图书资料以及修建实验室等。

    1957~1966年,上海科学技术迅速发展。1956年,按国家全国12年科技发展长远规划,上海科技确定为向“高级、精密、尖端”方向发展。1958年,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简称市科委)设立,各系统、区、县相继设置科学技术管理部门,逐步形成全市科技的管理网络。设立电子仪器、技术物理、数学、高分子、机械工艺、科技情报等16个重点研究所,各系统建立一批有行业代表性的研究所。至1966年,全市有182家科研机构,科研人员2.35万人,科技人员达15.69万人。1963年起,每年由地方财政拨出2000万元作为科研经费,另外每年还给予100多万美元进口科技情报资料。同期,在基础研究方面,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生物学研究从整体和细胞水平进入亚细胞和分子水平,培育世界上第一只“没有外祖父的癞蛤蟆”。在国际上首次发现光合作用能量转化中,高级中间态的存在。获得世界上第一个用人工方法合成的结晶牛胰岛素。建立国内第一支人体肝癌细胞株等。在应用开发方面,研究推广农作物的合理密植、蓖麻蚕驯化培育。研制成功一批含氟、硅等元素新型材料。开拓陶瓷、微晶玻璃、人工晶体、粉末冶金、超纯元素制备、特种精密合金等新领域。开展半导体、集成电路、计算机、激光、红外、核技术等新兴技术学科的研究。同时因受“大跃进”等运动影响和对科学技术发展规律认识不足,一度大搞“土超声波运动”,科技项目过多过杂,影响科技的进展和声誉。

    1966~1976年,上海科学技术受到严重摧残。全市科技管理机构和科学团体全部被撤销和解散,21所研究所撤、并、迁,部分科研机构工作停顿,40%的厂办研究所和厂属中心试验室被撤销,39所大专院校只剩下13所,所属科研机构处于瘫痪或半瘫痪状态。大部分科技人员到工厂、农村参加劳动。部分研究项目中途夭折。同时,在部分研究领域继续开展研究工作。中小规模集成电路和计算机、红外探测器和人造卫星姿态控制器、大功率激光器、萃取法分离锂同位素、甾族避孕药,以及人工合成核酸、分子遗传学等研究项目取得成果。

    1976年后,科学技术全面发展。恢复市科委、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建立上海科学院,恢复科研机构,健全科技管理网络。落实“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指导思想,坚持“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科技工作必须面向经济建设”的方针,加快科技体制改革,有所为,有所不为开展新技术研究和基础研究,积极推动高新技术产业化,努力提高医疗卫生水平,改善城市空间和生活环境,为振兴上海和上海的可持续发展,取得新进展、新成效。

    进行广泛的科技体制改革。重点在提高科研机构进入市场能力,加快发展科技企业。58家科研院所实行综合改革。科研单位以多种形式进入经济建设,创办股份制、股份合作制的科技企业和科、工、贸一体化科技企业集团。1995年,全市有民营科技企业7680家,技、工、贸总收入141.9亿元,上缴税金5.2亿元。其中年产值超1000万元的民营科技企业达131家,年产值超亿元的有10家。

    加强重点发展领域的科研。微电子、生物工程、光纤通信、新型材料、激光、机器人、海洋工程等7个重点领域取得800多项较高水平的科技成果。首台无冷却高温陶瓷发动机、氟里昂替代品F134A合成成功、锗酸铋大晶体成批出口、激光12号装置功率达1012焦耳等,标志上海新技术的水平。上海成为全国火箭、导弹、舰艇等研制基地之一。参与发展国家的航天技术,研究长征4号运载火箭,成功发射亚洲1号、风云1号两颗卫星,长征2号成功发射中国第二代返回式科学实验卫星。在医学科学城市建设科学研究等方面取得重大成果。在攻克心血管疾病、恶性肿瘤、病毒性肝类方面,取得多项国际国内先进的科技成果。外科、显微外科技术在断肢再植的基础上继续发展,手指再造、臂丛神经损伤修复、烧伤治疗、新喉再造等技术国际领先。在通信传输与交换、高等级道路关键技术、高层住宅成套技术、地下空间的开发与利用、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城市固体废弃物处理,抗震防灾等方面,获得众多成果,广泛应用于上海的地铁、杨浦大桥、隧道工程、高架道路、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等重大工程。基础研究进一步加强。生物学的几个重要分支学科、化学与材料科学、应用光学与光学工程等若干领域已形成较强的优势。国家在上海有优势的学科中,建立16个重点实验室。组建生命科学研究中心、应用物理研究中心和非线性研究活动中心。基础研究获得许多高水平成果,1981年在世界上首次合成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1986年又合成抗癌物质“美登素”。在人γ—干扰基因工程、人基因组YAC分子库、生物固氮研究等方面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加强基础研究人才培养,90年代开始实施“上海市科技专家培养工程”,重点培养中青年科技人员,造就一批跨世纪的具有国际水平的科技专家和新一代学科专业带头人,有136名青年科技人员列入重点培养的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计划。到1995年,有基础研究科研机构59家,112名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

    加快高新技术产业化进程。1979年,市科委开始组织光纤通信、大规模集成电路、计算机及应用等科研项目的十大会战。1983年,通过进行《世界新技术革命的对策研究》,明确提出上海高新技术重点发展的七大领域。1986年,在上海第七个五年计划“科技规划”中,进一步明确上海高新技术发展的微电子、光纤通信、生物技术、新型材料的研究开发为重点。是年11月,上海一批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积极争取和承担国家“八六三”高技术发展计划有关的课题研究。1987年,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上海市发展新兴技术和新兴工业暂行规定》,市政府成立上海市振兴新兴技术、新兴工业领导小组。1988年8月,又参与国家科委以“火炬”计划命名的高技术产业开发计划。90年代,发展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等高新技术产业群。至1995年,全市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达411家,产值555.3亿元。发展高新技术开发区建设,形成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张江高科技园区、金桥技术开发区、上海大学科技园和中国科技纺织城嘉定民营科技密集区。

    科技事业迅速发展,成果累累。1979~1995年,取得重大科技成果26700多项。历年获得国家级奖励的成果数量基本稳定在全国第一位。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