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通志->--第十卷军事->--第五章兵事->--

第三节 现代兵事

2008/7/10 14:39:51

    一、北洋军阀争夺上海之战

    1924年,江苏督军直系军阀齐燮元,为夺取皖系军阀卢永祥控制的上海,挑起齐卢之战。齐燮元联合闽赣皖3省直系军队8万余人,自任总司令,分3路东进。其中第一路分3线进逼上海,中线出昆山、安亭趋黄渡、南翔,然后沿沪宁线直逼上海;左线由浏河、太仓捣吴淞之背;右线由安亭分兵下攻朱家角、青浦,斜插松江,切断浙沪之间联系。第二路进驻宜兴周围的张渚、蜀山、乌溪等处。第三路由广德、泗安攻吴兴,断长兴退路,直趋杭州。直系孙传芳部及赣军一部分则从西北直捣浙江,配合齐军正面攻击。皖系卢永祥联合上海方面的军队包括各地要塞驻军约9万余人,组成浙沪联军,自任总司令,也分3路攻守。第一路驻守嘉定、黄渡、南翔、浏河、青浦等外围要点,拱卫上海。第二路攻长兴,进逼宜兴、常州,断沪宁铁路扼制南京,另分兵迎拒广德齐军。第三路驻守衢州一带,扼守仙霞岭,抵挡孙传芳及赣军从背后侵袭。9月3日拂晓,齐军宫邦铎师挺进黄渡,向浙沪联军前哨进攻,双方正式开战。4日,驻太仓齐军重兵猛攻浏河,卢军不支,向罗店方向退去。5日,卢军反攻,夺回浏河,两军反复拉锯,形成对峙。齐军另一部从太仓过陆渡桥突袭嘉定,卢军不敌,急调南翔守军杨昭化部3000人,打退齐军进攻。以后几天,双方在浏河、嘉定、黄渡、白鹤港、青浦一线形成拉锯,均无重大进展。同时,孙传芳部顺利突破仙霞岭,迅速进入浙江境内,克庆元等地,直指杭州。18日,卢永祥被迫离杭,移沪督师,设总司令部于上海龙华,于嘉兴和淞沪一带集中兵力继续作战。孙传芳占领杭州后,又向淞沪进攻。10月3日,万余人与浙沪联军激战沪杭线石湖荡铁路桥。7日,孙、齐两军从叶榭乘大筏暗渡黄浦江,直扑松江火车站,并由得胜港进袭明星桥、新桥等处,松江守城司令王宾逃往上海。9日,齐军攻克松江、青浦。12日,又破嘉定,直逼龙华。13日,卢永祥被迫宣布下野。14日,齐军进占上海,齐卢之战结束。

    在齐卢之战期间,北方爆发第二次直奉战争,直系主力被击溃,奉系为谋取江南地盘,派出苏皖鲁三省剿匪总司令张宗昌南下,引发新的争夺上海之战。12月24日,原卢永祥部师长陈乐山潜回松江复职,孙传芳立即出兵讨陈,两军在嘉善激战,陈军失利,沿沪杭铁路逃向上海,孙军进驻松江,又联合齐燮元一面抗阻奉军南下,一面追击卢永祥残部。1925年1月10日,孙、齐联合猛攻龙华、徐家汇一带,卢部守军不敌,败退法租界。11日,齐、孙宣布成立江浙联军,齐自称第一路总司令,孙自称第二路总司令,占领上海。17日,北京政府任命孙传芳为浙江督办,移师返杭。齐军陷入孤立困境,奉军趁机攻克无锡,齐燮元宣布下野,残部被接收。29日,奉军张宗昌率1万余人开进上海。1925年北京政府发布“处置沪局三令”:禁止在上海驻军,奉军退至昆山以西,孙军退回松江。同年上海爆发五卅运动,6月13日张作霖以“维持秩序”为名派奉军2000人进驻上海,引起直系军阀浙江督办孙传芳不满,遂联络北方国民军和江苏地方实力派在英、美等外国势力支持下共同反奉。10月15日,孙传芳自任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总司令,统辖五军,下令第一、第二军向上海挺进,第四、第五军攻宜兴,自率第三军居中指挥。16日,向奉军不宣而战,第二军从松江进占上海。鄂皖赣3省军阀纷纷响应孙军讨奉,齐军旧部又乘势驱奉,奉军节节败退,月余,孙军迅速攻下苏皖两省和上海。11月底,孙传芳正式就任五省联军总司令(兼江苏总司令),称霸东南。

    二、一·二八淞沪抗战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在上海制造事端。1932年1月18日,江湾路山妙发寺日僧天崎启升等5人,向马玉山路(今双阳路)三友实业社棉织厂附近投石挑衅,致起冲突殴打。21日,日本驻沪总领事以此所谓“日僧事件”向上海市政府交涉,提出惩凶、道歉、赔偿和取缔排日运动等4项无理要求。同时以“保护侨民”为名,增派在沪兵力。至1月27日,增调在上海巡洋舰驱逐舰等各种舰艇23艘,海军陆战队3500余人,飞机40余架,铁甲车数十辆,武装日侨三四千人,布防公共租界虹口地区和黄浦江。日海军第一遣外舰队司令盐泽幸一统一指挥,司令部设杨树浦公大纱厂。1月23日,担任京沪地区卫戍任务的国民政府军第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进行军事部署:第七十八师担任淞沪地区防御任务,所辖第一五五旅担任京沪铁路以南地区防务,第一五六旅担任京沪铁路以北地区防务。吴淞要塞部队(1个守备营)固守要塞。第六十师第一团调南翔待命,其余各团(位苏州、无锡、常州地区)和第六十一师(位南京、镇江地区)为总预备队,原地待命。第十九路军总指挥部由南京移至真如,2月11日移驻南翔。

    28日下午,日军第一遣外舰队司令官盐泽幸一发出最后通牒,限令国民政府第十九路军立刻退出闸北、拆毁一切军事设施、允许日军进驻闸北。未等答复,日海军陆战队即从是日23时30分突然向闸北天通庵路第十九路军翁照垣部袭击。第十九路军自卫还击,接防的宪兵第六团一部亦奋起抵抗,战役正式开始。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连夜赶往真如车站,设立临时指挥部,命令后方部队迅速向上海推进。29日晨,日军在装甲车掩护下,连续发起3次猛攻,日机也从航空母舰起飞,对闸北、南市一带狂轰滥炸,战火迅速蔓延。第十九路军第一五六旅在炮火掩护下顽强抵抗,实施反击,打退日军连续进攻,乘胜追击,迫使日军退至北四川路以东、靶子路(今武进路)以南地区。20时,英、美驻沪总领事出面斡旋,提出停战要求。中日双方约定自29日20时起暂行停火,休战3天。1月30日~2月2日,日军急调国内海军陆战队7000人抵沪,组成第三舰队。第十九路军也调整兵力,第六十、六十一师第一二二旅调至南翔、真如一带。2月3日下午1时许,日军又向闸北发动进攻,同时集中军舰20余艘,配合航空母舰飞机猛攻吴淞炮台,战线从闸北扩展到吴淞蕰藻浜一带。5日,日海军陆战队一个大队和陆军混成第二十四旅团先后增援来沪。7日,由日军第三舰队司令官野村吉三郎统一指挥,在海军和空军掩护下,于吴淞张华浜码头登陆。8日拂晓,猛攻吴淞。同时,出动飞机轮番轰炸,配合地面进攻,激战4天,均被中国守军击退。日军无力组织攻势,13日被迫原地固守待援,又在英、美、法、意等国公使调停下,再次休战。2月14日,日军第九师团增援上海。改由第九师团长植田谦吉统一指挥。16日,请缨赴援的国民政府军第五军第八十七、八十八师及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由军长张治中率领抵达前线参战,驻守吴淞至江湾一线。18日,日军无理要求第一线中国军队后撤20公里,遭到严正拒绝。20日晨,日军从正面向闸北至吴淞发起全线进攻,均被中国军民击退。22日晨,日军发起全线总攻,以1万余人进攻江湾,约2万兵力继续攻击庙行守军第八十八师阵地,企图直逼大场,切断闸北与吴淞的联系。9时许,日军突破麦家宅阵地一段。守军急调教导总队、第二五九旅实施反击,并以第六十一师2个团由竹园墩出击,以第八十七师4个营由纪家桥强渡蕰藻浜向日军侧背攻击。日军三面受击,被迫停止进攻,向南溃退。2月28日增援日军第十一、十四师团抵沪,改由前陆军大臣白川义则统一指挥。3月1日拂晓,日军第九师团、第二十四混成旅团和海军陆战队向庙行、江湾以西、闸北八字桥一线猛烈进攻,守军阵地多次被日军突破。此时,日军第十一师团又在浏河登陆,守军侧背受敌,伤亡重大,又无后援兵力,遂于当日夜23时放弃一线阵地,退出上海,撤至昆山、常熟一线。2日,日军占领闸北、大场、真如。3日抵南翔,4日正式停战。

    5月5日,国民政府被迫与日军签订中日上海停战协定及日方撤军协定(简称《淞沪停战协定》),禁止中国正规军队驻防上海。此战,日方出动陆军6.5万余人、海军陆战队1.3万余人,加上海、空军,总兵力达8万余人,各型舰船约80艘,飞机300余架。中国军队约5万余人,飞机30余架。

    三、八一三淞沪抗战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即决定一部分兵力在青岛及上海附近作战,以扩大战事。8月9日,日海军陆战队官兵两人驾车直闯虹桥机场挑衅,与守卫机场保安队员发生冲突。日军藉口此“虹桥机场事件”,要挟国民政府撤退部队,并增兵上海。8月上旬,日军在沪地面军队以海军陆战队为主,加上预备队及上海万国商团中的日本队,共约1.3万余人(日军自称4000余人),各种火炮30余门,坦克、装甲车20余辆,军舰30余艘。8月11日起,国民政府即向淞沪地区增调大量军队。12日,国民政府军第八十七、八十八师分别进驻江湾和闸北地区。另外5个师又1个旅也先后抵达上海附近地区,加上原在上海的1个保安总队和1个警察总队,总兵力达7个师又1个旅以上。

    8月13日上午9时许,一支日军窜入横浜路,保安队哨兵对天鸣枪以示警告,日军平射还击。下午4时,日军主力向宝山路、八字桥、天通庵路进攻,中国守军奋起抵抗,战役正式开始。14日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书》,是日拂晓,张治中令第八十七、八十八师反击,并出动空军10多批次100多架次飞机轰炸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天通庵路兵营及日商公大纱厂。为阻止日军经黄浦江侵入内地,海军在黄浦江内用舰船设置3道阻塞线和3道水雷封锁线,配合陆上作战。16日晚,海军又出动鱼雷快艇1艘,袭击日军旗舰出云号。19日守军第三十六师突破日军杨树浦阵地,21日攻至汇山码头,驻浦东第五十五师也由陆家嘴附近展开攻势,遭日舰火力压制,进展有限。21日黄浦江以西守军撤至北站、八字桥、颜家洼、引翔港一线,双方形成对峙。8月20日,蒋介石为加强淞沪防御,陆续调集部队,将杭州、嘉兴、吴江、无锡、江阴一线以东地区,编成第三战区,由冯玉祥任司令长官,下辖1个淞沪围攻区和4个守备区,共16个师、6个旅、教导总队(机械化部队)1部、1个保安总队、1个警察总队和5个独立炮兵团。以第九集团军组成淞沪围攻区,第八集团军组成杭州湾左岸守备区,第十集团军组成浙东守备区,以第十八军、第五十四军组成长江右岸守备区,以第一一一师、第一二二师和江苏保安团组成长江左岸守备区,准备迎战。这时,日军组成上海派遣军,由松井石根任司令官,指挥第三、十一两个师团于8月23日黎明前,在张华浜及川沙口登陆。中国守军在罗店、狮子林和月浦镇等地英勇抵抗。9月5日,日军从东南北3面进攻宝山,守军姚子青营坚守阵地,肉搏拼杀,激战数日,营长及全营战士壮烈殉国,至9月18日,日军先后攻占吴淞、宝山、杨行、月浦,守军退至北站、江湾、庙行一线。9月20日,蒋介石兼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为稳住战局,重新调整部署,以第九集团军为中央军,司令张治中(后朱绍良),辖6个师、1个独立旅、1个保安总队和1个税警总团,部署于北站、江湾、罗店一线;第八、十集团军为右翼军,司令张发奎,辖7个师、4个独立旅,驻守于浦东和苏州河以南地区;第十五、十九集团军为左翼军,司令陈诚,辖23个师和1个独立旅,布防嘉定、浏河、新镇地区。9月下旬,日军两次增派3个师团另2个旅团援沪。10月7日,强渡蕰藻浜,向大场、南翔进攻。10月中旬,蒋介石增调第二十一集团军(辖9个师)增抵上海,归中央军序列。21日晚,该集团军以3个师从大场附近向蕰藻浜南岸日军实施反击未成。22日日军集中3个师团突破守军防线,26日攻占庙行、大场。苏州河以北守军腹背受敌,西撤南翔、浏河一线。10月27日第八十八师第五二四团第一营,奉命进入苏州河北岸光复路四行仓库掩护退却。在团附谢晋元指挥下全营八百战士(实际452人)凭借仓库大楼血战4昼夜,多次打退日军进攻,击毙日军200余人。11月4日,日军第十军团增援上海,5日拂晓由司令官柳川平助率2个师团及国崎支队,在杭州湾北岸全公亭、金山卫登陆,对淞沪实施迂回包围。守军猝不及防,阵地相继失守,战局急转直下。6日,日军攻占金山,力图与上海派遣军钳制合围。8日,国民政府统帅部下令全线撤退。9日,日军攻陷松江,逼近市区。12日,上海失陷。八一三淞沪战役结束。

    此次会战,日军从日本本土和华北战场抽调9个师团向上海地区登陆或增援,总兵力达22万余人,各型坦克、装甲车260余辆,作战舰艇130余艘,飞机400余架。国民政府守军一再增加兵力,最高时总兵力达64个师70余万人,作战飞机近200架。

    四、解放上海战役

    1949年4月下旬,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后,第三野战军一部直逼浙江宁波,其余各部多路疾进上海。民国政府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汤恩伯集团尚有8个军26个师及海、空军和特种兵共20余万人,凭借上海丰富的物资及4255个永备型碉堡工事,固守顽抗。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在总前委邓小平、陈毅和粟裕、张震等指挥下,以第九、第十2个兵团8个军(后又增加2个军)、30个师及特种兵纵队近40万人,沿太湖南北走廊发起解放上海战役。

    5月12日夜,北线人民解放军第十兵团第二十六军攻占昆山,14日进至南翔。第二十八、第二十九军挺进吴淞,12日分别攻占浏河、太仓、嘉定。14日猛攻月浦、杨行、刘行一线。守军火力网封锁,并在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连续反冲击。15日,国民党守军又增调第二十一军、第九十九师加强该地区防御,战斗异常激烈。12~14日,南线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第二十军攻占平湖、金山卫、奉贤(南桥镇);第二十七军进占嘉兴、嘉善、松江、青浦等县城,待命攻击市区。第三十军沿杭州湾北侧公路向浦东高桥进击。14日占领南汇,进逼川沙,威胁国民党守军防御重点高桥。国民党守军被迫由市区急调第五十一军至白龙港、林家码头地区,以增强浦东地区防御。15日,人民解放军第十兵团第二十九军攻入月浦街内,迫使国民党守军退守街外碉堡群。17日第二十八军肃清刘行国民党守军,19日攻下刘行国际无线电台。15日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第三十军攻占川沙,截断国民党守军第五十一军和第十二军联系。16日于川沙东北白龙港围歼立足未稳的国民党守军第五十一军、暂第八师全部和第三十七军一部。同日,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一军进攻周浦,经10小时激战,占领周浦镇。尔后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军和三十一军并肩向高桥攻击前进。18日进至高桥杨家楼、朱家木桥一线,将国民党守军第十二军压缩于高桥地区,并割断其与浦东市区第三十七军的联系。为保障吴淞口出海通道,国民党守军第七十五军第九十五师东调增防。19日起,国民党守军在海、空军配合下,依托该地区濒江临海有利地形,频繁反冲击与人民解放军反复争夺。23日下午,人民解放军特种兵重炮兵部队赶到,立即占领王家湾以西阵地,向高桥东北海面国民政府海军10余艘舰艇射击,击中7艘,余则逃脱。至此,人民解放军封锁高桥以东海面。在10天的外围作战中,人民解放军完全击破国民党守军淞沪外围防御体系,突破其主阵地,迫使国民党守军将主力集中于吴淞口两侧地区。

    5月23日夜,人民解放军发起总攻。24日,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第二十军攻占浦东市区,国民党守军渡江西撤。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占领虹桥镇、龙华镇和龙华机场,进至苏州河以南市区边缘。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三军进至漕河泾、龙华地区。人民解放军第十兵团第二十六军占领纪家港、沈家桥等地,并向绿杨桥、塘桥攻击前进。同日,汤恩伯等登舰出海,在吴淞口外指挥退却,国民党守军第七十五军从高桥第六师抽调至吴淞,掩护撤逃。苏州河以北国民党守军主力向吴淞口收缩,苏州河以南交警北撤。人民解放军各部立即发起追击,阻截溃逃国民党守军。24日晚,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由徐家汇、梵皇渡路一线攻入市区;第二十三军由龙华附近攻入市区;第二十军主力西渡黄浦江由高昌庙攻入苏州河以南市区。人民解放军严格执行不使用火炮等重兵器射击的规定,在中共地下党组织密切配合下,市区战斗进展顺利。25日上午完全控制苏州河以南市区,并乘胜向苏州河以北追击。25日上午经上海地下党的联系,国民政府军淞沪警备副司令兼第五十一军军长刘昌义与解放军谈判,接受限期交出阵地、军队集结待命等条件。25日晚,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军、第三十一军攻克高桥守军,至26日完全肃清浦东之敌。同日,第二十六军攻占大场、江湾,第二十九军攻占宝山,第二十五军一部攻至吴淞江边码头,另一部攻占吴淞要塞,第二十八军、第三十三军攻占杨行、吴淞等地,第二十七军、第二十三军及第二十军一部占领苏州河以北地区。27日下午3时,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在杨树浦受降最后一批国民党军,上海解放。6月2日,人民解放军解放崇明。至此,战役结束。

    此次战役,人民解放军歼灭国民党军约15.3万人(汤恩伯率第五十四军等部约5万余人先期登船出海,逃往台湾、定海等地),缴获各种火炮1370门、各种枪支8万余支(挺)及大量装备物资。中国人民解放军牺牲7784人,伤24000人。

    五、剿匪肃特战斗

    解放滩浒山岛战斗 1950年5月16日,人民解放军淞沪警备部队第九十八师第二九三团1个加强营,在华东军区海军第五舰队1个大队配合下进剿滩浒山岛国民党残军。12时,从北岸顺利登陆,全歼守敌53人。

    解放嵊泗列岛战斗 1950年7月6日,人民解放军淞沪警备部队第九十八师第二九三团和战防炮、步炮各1个连及第二九四团1个加强营,在华东军区海军1部和30艘商船、渔轮配合下,进剿嵊泗列岛国民党残军,8日攻克,俘获守敌395人、击毙100余人。

    破获武装匪特“治安军” 匪首顾震,原为国民党军统分子,后与日伪勾结,授任中将高参。1949年4月,利用帮会组织招集散兵游勇,组成武装匪特,伪称“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治安军”,编有4个纵队,潜伏破坏。在5月24日人民解放军入城后,冒名接收军用物资及武器,恣意破坏、捣乱、危害人民。6月,被人民解放军淞沪警备司令部破获。

    破获武装匪特“通海纵队”(即长江纵队) 匪首黄志英,原为还乡团骨干分子,国民党军统潜伏特务。解放初,勾结国民党残兵、海匪等组成“通海纵队”,在南通等地多次袭击乡公所等。1949年9月22日,20余人伪装商贩混入上海开往崇明鸿生轮客轮,枪杀解放军4人,捆绑3人,并抢劫旅客大米、面粉、手表等钱物。10月中旬人民解放军淞沪警备司令部抓获匪首黄志英,11月中旬抓获全部余匪。

    破获武装匪特“反共救国军前进指挥部” 匪首王升山,原为国民政府海军军官,1949年8月3日潜逃台湾,被任命为“反共救国军前进指挥部”驻沪联络组长。9月14日潜回上海,联络旧部散兵游勇,组成武装匪特,在北站、南市、提篮桥等地持枪抢劫12次。1950年2月,被人民解放军淞沪警备司令部捕获。

    破获武装匪特“反共救国军前进指挥部”第一纵队 匪首吴亦起,化名江涛,原为国民党军统上海站副处长,1947年后接受应变潜伏任务。解放后向政府假自首,私匿枪支,联络旧部,先后组织“反共救国军”第一纵队第三支队、第四支队,并在南京、芜湖、洪泽湖等地组成3个支队,伺机行动。1950年“二六”轰炸后,阴谋策划在常州段铁路炸毁列车、炸毁戚墅堰发电厂和机车修理厂。1950年2~3月,被人民解放军淞沪警备司令部侦察破获。

    破获武装匪特“反共救国军淞沪挺进军独立支队” 匪首陶培基,受过国民党特务训练。1950年2月纠集散兵游勇,组织“反共救国军淞沪挺进军独立支队”,筹集枪支,进行破坏。1950年5月上旬,被人民解放军淞沪警备司令部侦察破获。

    破获武装匪特“反共救国军江苏省游击司令部” 匪首宰时(又名宰炳炎),国民党军统特务,解放后由东北潜入来沪。1950年“二六”轰炸后,联络潜伏军官、散兵游勇,成立“反共救国军江苏省游击司令部”,设11个支队,进行爆炸等破坏活动。经人民解放军淞沪警备司令部5个月侦察,于1950年6月全部捕获。

    破获“江苏反共救国军”、“东南反共救国军”等武装匪特 上海解放至1950年6月,人民解放军淞沪警备司令部先后破获“江苏反共救国军”、“支南反共救国军”等武装匪特50余起,捕获匪特4648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1255捆(支)、各种子弹20万发及大批其他物资。

    击沉台湾情报局特务输送船 1964年7月11日,台湾情报局满庆盛号、满庆升号特务输送船载特务51人、船员29人,从台湾启航,企图向苏北地区派遣特务。人民解放军东海舰队派出护卫舰衡阳、长沙号等赴长江口以北搜寻,向敌船发起攻击,击沉蒋军输送船2艘,毙敌8人,俘敌72人。

    六、长江口扫雷

    解放初期,江浙沿海岛屿尚被国民党军队占据,在长江口航道布设水雷,企图封锁上海。1950年7月中旬,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根据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关于迅速组织力量,打通长江航道,扫荡江浙沿海残敌的指示,要求华东军区海军扫除长江口水雷。1950年4月,华东军区海军组建扫雷舰大队,执行扫雷任务。征用招商局中字111旧坦克登陆舰和10艘25吨登陆艇、4条扫雷索。6月19日起,在长江口九段沙灯标、福庆灯标以南,江亚沉船以北扫雷。因设备陈旧,经验不足,始无成效。9月上旬,在苏联专家指导下,又将古田、周村、枣庄、张店4艘登陆舰改装成扫雷舰,继续扫雷。9月21日起,4条扫雷舰进入长江口雷区,往返清扫,先后清出水雷4枚,均系日本九三式锚雷。1枚拆卸作研究用,3枚引爆。10月底扫雷结束。

    七、保卫上海领空

    解放初期,台湾国民党当局,不断从空中对上海及沿海地区进行轰炸破坏。1950年1月25日,出动12架美制B-24重型轰炸机以及其他战斗机,轰炸江南造船厂、十六铺、高昌庙、杨树浦、杨家渡等处。2月6日,出动14架B-24、B-25轰炸机组成混合机群,4批轮番轰炸上海电力公司、沪南及闸北水电公司等重要设施。各电厂遭严重破坏,炸死军民588人,炸伤军民870人,被毁厂房、民房约1200间,致使市区大范围停电,不少工厂停工,造成震惊中外的“二六”轰炸事件。市委、市政府致电中央军委请示加强上海防空力量,军委急调保卫首都的两个高射炮团南下,担负保卫上海防空作战任务。1950年2月,中苏商定,苏军巴基斯基中将率1个防空集团到沪协助设防。同时成立上海防空司令部,整修3个军用机场和1个民用机场。3月23日,国民党军飞机窜入市区上空,苏军飞机升空迎击,击落正在闸北地区轰炸的1架P-51战斗机。至4月28日,经3次空战,击落5架。5月11日,又有2次2架B-24重型轰炸机空袭上海,防空部队迎击,在浦东塘桥上空击落1架。两月余,先后击落台湾来犯飞机6架。

    1951年以后,国民党飞机对上海采取速进速出的骚扰行动,在上海及沿海投散反动传单、空投特务、进行侦察。1952年10月30日,在台湾的美海军航空母舰出动舰载机F-9F、F-2H等11批30余架次袭扰上海。至1957年4月,又击落击伤美蒋8架飞机。1967年9月8日,驻沪地空导弹某部用国产兵器击落台湾国民党空军U-2型高空侦察飞机,其残骸散落于浙江海宁县境内。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