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 >> 上海宗教志 >> 第七编宗教事务管理

第七编 宗教事务管理

2007-3-26 13:49:57

概述

元代以前,上海地区主要是佛教、道教建有寺庙,对社会影响不大,地方当局对佛、道教大抵取容忍和支持态度,如宋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吴越王钱盤命人重建毁于兵火的龙华寺,并赐佛像和经籍;治平三年(1066年)赐额“空相寺”,拨款重建大佛殿和龙华塔。

明洪武初(1369年),自中央至地方设立管理机构对宗教实行较为严格的管理。朝廷礼部设善世院、玄教院分管佛教、道教。地方上,府设僧纲司、道纪司,州设僧政司、道政司,县设僧会司、道会司管理佛教和道教。根据这一规定,自洪武十四年开始,松江府设僧纲司、道纪司。僧纲司的都纲,道纪司的都纪,兼职华亭县的僧会司僧会、道会司道会,管理当地的佛、道教事务。明代对伊斯兰教采取保护政策,建于元代的松江清真寺在这一时期得到重建、扩建。明代对天主教采取允许存在的政策。徐光启作为上海第一个天主教徒曾官至内阁大学士,由于他的倡导,上海始有第一批天主教徒,并在地方官员的准许下,由外国传教士潘国光在南市购买房产,开设了上海第一所天主教堂(即“老天主堂”)。

清初沿袭了明朝对天主教的管理办法。后由于罗马教皇克莱孟十一下令禁止中国教徒尊孔祭祖,导致康熙、雍正皇帝实行禁教政策。老天主堂分别改建为关帝庙和书院。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迫使清政府开放门户,并接受外国传教士在中国自由传教的特权。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清政府被迫下令:“所有康熙年间各省旧建之天主堂,除改为庙宇民居者毋庸查办外,其原有旧房屋各勘明确实,准其给还该处奉教之人”。《天津条约》、《北京条约》等不平等条约中规定,任各处军民人等传习天主教,由传教士在各省租买田地,建造自便。在上海的传教士据此一再向清政府勒索。一些西方传教士依仗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干涉中国内政、欺压中国百姓,不断激起民教冲突。道光二十八年,因英国基督教传教士麦都思等非法进入青浦境内传教,无故殴打中国民众所引起的“青浦教案”,和光绪十二年(1886年)发生在松江邱家湾天主堂的“邱家湾教案”、光绪二十四年发生在南钱天主堂(今闵行区)的“南钱教案”,最后都是以上海地方当局屈服于帝国主义及其传教士的压力,惩办闹事民众、赔款赔礼而告终。那时,教会权力由外国传教士掌握,清政府在失去管理天主教、基督教主权的同时,还承担了“保护”天主教、基督教的义务。

民国时期废除了历代封建朝廷对宗教管理采用的僧道官制度,将宗教团体纳入社会团体之列进行登记并管理。但这方面的政策和立法工作还只是初步的,且实行不力,而对天主教、基督教更未实施有效管理。

建国后,依据宪法的规定,上海市历届政府在各个阶段都制定了具体政策和规定,而这些政策规定在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中遭到破坏。1978年后,政府全面落实宗教政策,平反宗教界的冤假错案,帮助恢复宗教团体的活动,开放宗教活动场所,落实归还被占用的宗教房地产。根据宪法和国务院颁布的有关宗教法规,1995年5月上海市制定了《上海市宗教活动场所管理规定》、1995年11月制定了《上海市宗教事务条例》、1997年12月制定了《上海市宗教印制品管理办法》。市、区、县人民政府设立宗教事务部门,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通过立法、普法、执法,切实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制止非法活动,打击利用宗教进行的违法犯罪活动。上海的宗教事务进入依法管理的新阶段。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