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 >> 上海宗教志 >> 第三编伊斯兰教

第三编 伊斯兰教

2007-3-22 13:48:37

概述

“伊斯兰”系阿拉伯语音译,原意为“顺从”,也含“安宁”、“和平”之意,意为“归顺安拉的意旨”和“服从安拉的命禁”。伊斯兰教于公元七世纪初经由穆罕默德的传播而兴起于阿拉伯半岛,后发展为世界性宗教之一。唐永徽二年(651年)传入中国。亦称“清真教”、“天方教”、“回回教”,民国时期多称为“回教”。1956年6月2日起,国内统称为“伊斯兰教”,其教徒统称“穆斯林”。

伊斯兰教传入上海始于元代。史载元至元十二年(1275年),元将沙全(西域回回)率兵驻华亭,因功授华亭县达鲁花赤(蒙古语,意为“掌印者”)。至元十四年建立松江府,沙全任松江府达鲁花赤,元军官兵及家属遂定居松江。元军中有色目人(色目人为西域各民族的通称),其中有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从而把该教带入上海。至正年间(1341~1368年),松江府已有31户色目人定居,其中主要是西域回回。遂于松江府西景家堰北与“回回坟”接壤处,建立了上海地区第一座清真寺——松江真教寺。此为伊斯兰教传入上海的标志。

明初,朱元璋分封开国元勋中的回回将领食禄金山卫和嘉定等地。明天顺年间(1457~1464年),明朝为巩固海防又将在西北地区甘州、凉州的二千多名“寄居回回”、“归属回回”迁徙到江南各卫(包括上海金山卫),从而使上海回回人口有了增加,松江清真寺得以3次修葺和扩建,伊斯兰教在上海初步发展。万历元年(1573年),青浦县聚星街增建了一所“真教祠”。

清嘉庆年间(1796~1820年),七宝镇南街创建了七宝清真寺。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开埠以后来沪穆斯林人数增多。特别是道光二十九年江宁水灾和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军攻占南京前后,原籍南京、扬州、镇江一带的回民逃至上海,最初聚居在南门外沪军营附近(今属南市区)。咸丰二年,穆斯林集资建起了上海市区内第一座清真寺——草鞋湾清真寺(俗称南寺)。咸丰五年建立的浙江路回教堂(俗称外国寺),是市区位于英租界内的唯一一座最初由印度籍穆斯林和印度八巴利洋行出资筹建并以印籍穆斯林为主体进行宗教活动的清真寺。随着租界经济的发展,原住南门外经商的回民迁徙到城北九亩地一带(今属南市区豫园街道),从而逐渐形成了南市回民聚居点。同治九年(1870年),回族穆斯林以务本堂名义在穿心街(今福佑路)购地建立穿心街清真寺(俗称北寺)。光绪十八年(1892年)又建立了日晖港(今肇家浜路)清真寺。

光绪二十一年中日甲午战争后,山东、河南、河北、安徽、湖北、江苏、浙江等地,有不少穆斯林来沪谋生,在普陀区的小沙渡、药水弄、英华里,黄浦区的东新桥、马立师,卢湾区的斜桥,杨浦区的八埭头等地块,形成新的定居点。此间,也有少量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来沪经商定居。从20世纪初至民国26年(1937年)抗战爆发之前,市区穆斯林人口又有新的增加。创建于民国3年的沪西清真寺和创建于民国4年的上海第一座清真女寺——高墩街清真女寺及创建于民国6年的小桃园清真寺均于这一时期建立。由上海赴沙特阿拉伯的吉达港去麦加朝觐的直达航线亦于此时开辟。

民国26年八一三日军侵犯上海,使上海穆斯林生命财产蒙受惨重损失,有4座清真寺(含2座女寺)毁于日军战火,数千穆斯林难民流离失所,多数伊斯兰教社团被迫解散,上海穆斯林发扬爱国爱教的精神,和全国人民一道同仇敌忾共同抗日。仅存上海清真董事会;多数杂志也被迫停刊。

1949年,上海共有清真寺20座,其中女寺5座,掌教阿訇(含女阿訇)58人,穆斯林人口1.74万余人。1950年又增建北站清真寺。

上海解放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注意提高少数民族的政治地位,关心伊斯兰教工作。历届市人民代表大会和市政治协商会议都有伊斯兰教的代表或委员。1949年11月成立的上海回民青年会筹备会,在动员、组织穆斯林青年参加政治学习和生产劳动等方面起过重要作用。1951年,上海市财政局、税务局对于清真寺的自用房地产免征房地产税。上海市税务局、市卫生局对于伊斯兰教开斋节、宰牲节、圣纪节所需牛羊予以优先供应,免征屠宰税。1952年春,市长陈毅专程到小桃园清真寺视察,随后将小桃园清真寺列入对外开放单位。1957年以前,市政府拨款1.17万元修理了6座清真寺。

1959年4月,上海市清真寺管理委员会(简称清管会)成立,以接替上海回教堂理事会的工作,统一领导和管理全市清真寺。清管会根据当时实际情况,调整清真寺布局,将全市清真寺合并为9座(含女寺1座)。在此基础上,于1962年8月召开上海市伊斯兰教第一次代表会议,成立了上海市伊斯兰教协会,是为上海穆斯林的爱国宗教团体。“文化大革命”期间,除保留小桃园清真寺专供外国穆斯林礼拜外,其他清真寺被停止活动,改作工厂、仓库,教职人员转业参加生产劳动。上海市伊斯兰教协会也被迫停止工作。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重新落实民族宗教政策,穆斯林的宗教信仰和正当的宗教活动受到尊重和保护。1979年6月,上海市伊斯兰教协会恢复工作,并于1982年召开第二次代表会议,进行换届选举,至1999年已历6届。该会恢复活动以来,在协助政府有关部门落实宗教政策,平反纠正伊斯兰教界冤假错案,恢复开放清真寺,培养年轻阿訇,恢复和开展伊斯兰文化工作,协助政府妥善处理突发事件,开展同国内外穆斯林友好交往,努力实现宗教自养等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市、区人民政府对沪西清真寺、浦东清真寺的移地重建、上海清真女寺的恢复以及对小桃园清真寺、松江清真寺的修缮工作给予政策上的支持并多次拨款给予扶持。1980年8月,松江清真寺被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伊斯兰教传入上海已600余年。依靠以回族为主体和维吾尔、哈萨克等其他信仰伊斯兰教少数民族移民的增加,子孙的繁衍,姻亲关系的扩大,形成自然增长的穆斯林群体,具有鲜明的民族性和发展缓慢的特点,至今仅有5万余穆斯林。在分布格局上也具备一般散居区穆斯林按居处相近,行业或籍贯相同,于聚居点集资建清真寺的“大分散、小集中”的特点。它在宗教教育和文化事业上受汉文化和五四新文化思潮以及近代国际大都市的影响,所谓“对内守教门,对外讲礼仪”。宗教社团领导成员通过选举产生,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同内地教坊制度有着明显区别。它的经济来源,主要靠穆斯林个人捐助。教产的多少,清真寺经济状况的好坏,主要视穆斯林收入多寡及信仰虔诚奉献程度而定。20世纪初叶,穆斯林已在珠宝、玉器、古玩、毛皮出口、清真饮食餐馆、牛羊鸡鸭屠宰加工等行业占有一席之地,并有能力兴办一些宗教文化事业。但长期以来,上海穆斯林组织总体经济状况仍较差,教产较少,力量薄弱。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