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 >> 上海宗教志 >> 第二编道教

第二编 道教

2007-3-21 13:55:05

概述

中国道教创立在东汉末年。创教初期,主要在燕赵和巴蜀等地区传播。相传三国时期,道教开始传入上海地区。三国时,丹鼎派传人、著名道士葛玄曾在华亭地区(今松江地区)活动。晋代,葛玄从孙葛洪——著名的道教学者、炼丹家,也曾进入该地区。后世传说上海地区第一座道观出现在南朝梁天监元年(1502年)。唐代,上海的道教进一步发展,宋元时期,发展更快,留下一些比较确实的资料。当时的神霄派、正一派以及元代南传的全真派,都在这一地区有一定的传播,而且在这一地区出现了较有影响的道士。明、清时期,上海地区的道教有比较大的发展。民国时期,由于上海城市发展较快,道教在这一地区的重大活动增多,在全国道教中的影响也超过以往。

上海地处海滨,土地平坦,民众以渔耕为生,既无名山洞府可供修炼,又无充裕的钱粮可以奉祀。所以自三国以后,虽然历代都有道观和道士的记载,但是上海道教对于本地区的发展,或者对于中国道教的发展,都没有什么大的影响。直到上海开埠,随着城市崛起,万商云集,经济繁荣,文化发展,各地移民纷至沓来,一些著名的道士也旅居上海,同本地道士和慕道人士一起开展活动。在全国道教处于衰微的状态下,上海道教却得到发展,显示出某种特殊地位。

道教信仰神仙。上海道教历史上都比较讲究正宗的师承,在信仰上也能遵守道教神谱的基本规定,以三清(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四御(玉皇大帝、北极大帝、南极大帝、后土)为主神系列。同时上海的道教又与民间信仰有着密切的联系,道教所事奉的神仙,掺杂了不少民间信仰的俗神。上海地区在明清以后新建的道观中,供奉民间俗神的在数量上占了绝对优势。这些民间俗神,与民众祈求生活平安、化解灾难和困惑,有密切的联系,对其来源和神格,当地民众也有一些自己的传说和独特解释。围绕神仙崇拜,上海民间形成了种种风俗,有的流传至当代。

上海历史上的道派,宋以前的,情况多有不明。除葛玄、葛洪系丹鼎派,葛玄又被灵宝派尊为祖师,其余便很难确定其道派归属。只是上海道教历来受江西龙虎山和江苏茅山的影响较深,所流传的道派以符箓各派为主。明以后,各符箓派实际上都已归并入正一派,形成了正一和全真两大基本派别。上海道教以正一道观和正一道士居多。正一派道士多数是不离乡土、不脱世俗的在家散居道士,出家住观的正一派道士为数甚少。不过,在家道士都有明确的师承关系,保持着拜师传授的传统。清末民初,外地正一派道士随各地来沪谋生的移民大量涌入,形成许多地方性帮派,同上海原有的正一派道士杂处。上海和地方帮派道士各为同乡人服务,帮派之间没有突出矛盾,彼此和平共处。元代,全真道传入上海地区,经历元明,均影响不大。清代全真派再度传入上海。清末,海上白云观正式挂靠于北京白云观,作为其下院,上海全真道士才在人力配置、经济实力和道业等方面获得稳定支持而站住脚跟。

宋代以后,上海天师道即正一派道士形成了出家住观和在家散居并存的局面,并且一直传承至今。正一派在家道士建有道院,农忙务农,农闲修道,并把建醮作为济世度人和谋生的手段。清末以后,上海社会生活发生急剧变化。上海道教同社会生活商品化趋势相适应,信仰活动的商品化色彩更浓。为了适应民众宗教生活的需要,科仪中还吸收了不少民众喜闻乐见的音乐、戏曲的成份。因此与传统的道教相比,上海道教活动的内容和形式,形成了具有地域性的特色。

上海道士由于身处都市,与修炼于名山洞府的道士相比较,思想较活跃,视野较开阔,具有较强的适应社会变化能力,相当多的道教徒有明显的“入世”观念和服务社会的理想。民国初年,上海道士提出建立新式的道教团体,试图将道教徒组织起来,形成一个为自身信仰谋求合法权利的实体,曾经先后建立近十个道教团体,均因仅是正一派的组织未得到政府当局的承认。民国21年(1932年),上海的全真、正一两派道士联合起来组成中华道教会。在上海道教相对发展较快,经济实力较好的时期,上海道教界也兴办学校,施诊给药,救济灾民,服务民众,借以扩大社会影响。在20世纪30至40年代,上海道教界中的有识之士还曾借助社会慕道人士的力量,印刷和出版了一些道教经书和刊物。

解放后,上海道教得到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宪法的保护。上海道教界爱国爱教,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同时摒弃了近代上海道教中某些商业化的内容,恢复了道教信仰的本来面目。1957年3月,上海市道教协会筹备委员会成立,上海的全真、正一两派实现了联合。特别是在1978年以后,拨乱反正,清除了对于宗教的某些极“左”的影响,1985年4月,上海市道教协会正式成立。在中共上海市委和上海市人民政府的关心支持下,上海道教恢复开放了海上白云观、钦赐仰殿、城隍庙等著名道观;开办上海道学院,培养青年道士;创办《上海道教》期刊,整理和弘扬道教文化,并同上海音乐学院合作出版《中国道教音乐·上海卷》的录音带,拍摄完成《中国道教斋醮·上海卷》的录像带;同时,积极开展国际间的友好往来,发展与香港、澳门、台湾道教界的交往和联系,为保卫世界和平以及促进祖国统一作出贡献。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