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 >> 宝钢志 >> 工程建设篇

工程建设篇

2004-7-11 14:14:24

概述

以规模巨大、技术密集、工艺技术装备先进、大规模机械化施工等特点而驰名的上海宝钢工程,于1978年12月23日正式动工兴建。1980年调整国民经济中一度停缓建,1981年8月续建一期工程,1985年9月建成。1986年1月,二期工程经批准动工,1991年6月建成。

1977年初,上海市和冶金部为解决上海钢铁工业困扰已久的缺铁问题,拟在现址附近筹建炼铁厂,这是宝钢工程的最初设想。是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领导从实现我国钢铁工业现代化,推动国民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全局出发,把建设炼铁厂的意向扩大为建设现代化大型钢铁厂——宝钢。国务院于1978年1月初明确工程建设的领导体制以上海市为主,冶金部参加。当时,中共上海市委的主要领导人苏振华、倪志福、彭冲等认为这是党中央关于现代化建设的战略决策,上海责无旁贷要全力以赴,并决定建立宝钢工程指挥部,动员全市有关部门从人力、物力、财力上全力支援宝钢建设。3月,成立以上海市委组织部长赵正清为首的调干领导小组,各部、委、局根据中共上海市委“有钱出钱、有人出人”的要求,抽调了一大批干部投入工程筹建和生产准备。当月,以市属城建局、建工局、公用局、邮电局的队伍为开路先锋,首先进入宝钢厂区,在一片农田和月浦废旧机场上,排水、架桥,拓宽道路,抢建后勤设施。与此同时,迅速组织征地、拆迁工作。上海市政府对宝钢厂区征地采取“一次征地、分批使用”的政策,统一安排征地区域农民的就业。5月,按国家建委决定,冶金部调集勘察、设计和冶金建设队伍源源开赴工地。在宝钢的材料供应和资金渠道尚未畅通之前,上海市有关单位垫材料、垫资金,“先上马、后算帐”,抢“三通一平”(通电、通水、通路、场地平整),抢建施工临时设施,完成艰巨的工程前期工作,为大规模机械化施工创造条件,宝钢主体工程得以在当年12月正式动工。

1978年8月12日,宝钢工程经国家计委批准,正式立项。

1979年6月,国务院确定宝钢工程的领导体制改为冶金部为主,上海市参加。随后,冶金部在上海召开会议,从全国各大型钢铁企业抽调大批干部支援宝钢,有关部门对设计和施工队伍的分工作了局部调整。至1980年7月,从原料码头至初轧厂、无缝钢管厂共二十余项重大工程全面动工兴建。

在国家计委、国家建委、冶金部等国务院有关部委和上海市主持下,工程设计总体规划由中、日双方工程技术人员共同完成。工程的大部分总体设计(初轧以前各工序)委托日本厂商承担,宝钢工程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组织重庆钢铁设计研究院(以下简称重庆院)等设计单位完成工程的其他总体设计。

一期工程设计以外商为主,国内25个设计单位参与进行国内配套设计和对外设计谈判、设计审查、设计联络,以及配合现场施工服务。由于吸收一期工程引进的技术,取得经验,二期工程的国内设计比重大大增加:冷轧、热轧、连铸工程与外商合作设计、合作制造;高炉、焦化、烧结工程以国内为主设计、制造,设计水平超一期。指挥部自工程规划始,至二期工程建成,始终对设计工作实行全过程管理,使之符合国家计划任务书的规定。

一期工程主要建设项目有:4063立方米高炉一座、450平方米烧结机一套、50孔大容积焦炉四座、300吨炉三座、Φ140毫米无缝钢管轧机一套、1300毫米初轧及钢坯连轧机一套,以及码头、原料场、电厂、化工、能源中心、制氧、石灰焙烧、公路及铁路运输、水源、绿化工程和外围、辅助、市政配套、生活区建设等。二期工程主要建设项目有:2050毫米热连轧机一套、2030毫米冷连轧机一套、1900毫米板坯连铸机二套,以及规模与一期相同的二号高炉、烧结、焦化和相应的辅助配套等项目。

一、二期工程建设共购置设备67.0127万吨,其中进口设备46.5864万吨,国产设备20.4263吨。一期国产设备4.74万吨,占设备总重量的12%;二期冷轧、热轧、连铸国产设备6.5686万吨,占这三项工程设备总重量的43.5%;二期高炉、烧结、焦化及其辅助项目国产设备9.1177万吨,占这些项目设备总重量的88%,国产化比率逐步提高。一期技术装备为七十年代后期世界先进水平;二期技术装备水平达八十年代中后期世界先进水平。工程建设中共计使用钢材、水泥、耐火材料、电缆、玻璃及砖、砂石等建筑材料达5000万吨。

为建设宝钢工程,我国先后与日本、联邦德国等国家的74家厂商或跨国财团签订970项技术经济合同,全部引进费用达48亿美元。为执行合同来宝钢工作的外国专家3578人次,他们与中方工程技术人员友好相处,通力合作,为宝钢工程建设作出了贡献。

工程建设总投资为301.17亿元。其中一期工程投资128.77亿元(含引进技术装备用外汇27.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88.27亿元),投资来源绝大部分由国家拨款;二期工程投资172.4亿元(含引进设备用外汇2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4.4亿元),国内投资由国家贷款。指挥部为贯彻“重点工程重点节约”原则,对一、二期工程都实行投资包干,并形成一个投资管理控制系统。按封闭与开放、静态与动态的不同管理方式,辅之以经济责任制和奖惩手段,有效地控制了投资。实际执行结果,一、二期工程引进技术和设备的成交额不超过47.8亿美元的目标值,国内投资计划不仅未突破,还节约4.8亿元。

工程施工由宝钢工程指挥部统一领导和组织,下属各分指挥部分项包干。指挥部重点控制投资概算,施工方案和工厂设计,按总体规划制定年度、季度基建计划,审定重大施工技术方案,按网络计划图表考核形象进度,进行综合平衡和统一调度,确保工程总进度“后墙不倒”。(“后墙不倒”:宝钢工程建设中的常用术语,意指确保工程进度按计划完成,最后完成期限的“后墙”不被突破推倒)分指挥部掌握单元工程施工规划、单项工程施工组织设计、施工方案和作业设计,按投资包干要求,按时全面完成施工任务。指挥部设立以副指挥、副总工程师为首的冷轧、热轧、连铸、高炉、烧结、焦化六个工程项目的指挥所,负责中方各单位的组织、协调,代表中方与执行合同来宝钢的外商协调。二期高炉、烧结、焦化均由副指挥或副总工程师为首,组成领导小组,代表指挥部实行项目管理。为了确保工程质量和进度,使国产设备安全可靠,在工程建设中实行设计设备制造、施工、生产“四结合”的工作方法和合作体制,调动各方积极性,解决设备中存在的问题。

工程建设伊始,冶金部和上海市选调精兵强将进入宝钢工地。前期“抢建”阶段,分属十个分指挥部达5万余人的施工队伍在工地全面铺开,进行“会战”。随着工程建设队伍的调整和施工管理的科学化,宝冶、五冶、十三冶、二十冶等四个冶金建设公司成为工程施工主力。全部工程建设项目中,一期工程质量优良率为93.4%,二期达95%。一期工程和二期冷轧、热轧、连铸工程均荣获国家质量奖金质奖。

在工程建设中,新工艺、新技术、新材料得到广泛应用。投入施工技术科研费728.7万元,取得直接经济效益2.45亿元。1989年,一期工程施工新技术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990年,冷轧、热轧施工新技术获“冶金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991年,连铸施工新技术获“冶金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993年,二号高炉被国家科委评选为“1992年度全国十大科技成就”之一。

一、二期工程建设,共完成主要实物量为:浇灌混凝土359万立方米,打钢管桩35.73万吨,打混凝土桩31万立方米,安装厂房钢结构25.6万吨,完成厂房建筑总面积167.5万平方米,安装设备67.5万吨(其中主要工艺的机电设备58.5万吨),铺设电缆2.9万公里,铺设工业和给排水管道3428公里,消耗木材26.8万立方米,砌筑耐火材料27.96万吨。除主体工程建设外,尚有外部配套工程:交通部、铁道部、煤炭部等,为配合宝钢工程建设和解决投产以后的外部运输及煤炭供应,新建、扩建15个工程项目;冶金部安排配套项目48个;上海市安排35个。职工住宅区也和主体工程同步建设,至1992年底,建房竣工面积达477.5万平方米,形成配套齐全的宝山、月浦、果园三个职工住宅区。

宝钢工程建设一直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运筹和决策下,在全国人民大力支援下,在冶金部和上海市政府直接领导下进行。国务院代表先后在宝钢召开26次现场办公会议,检查工程建设进度、质量、投资完成情况,及时组织协调、解决工程建设中遇到的重大问题;国家计委、经委专门成立宝钢工程联合办公室,协调、处理宝钢工程建设中的相关问题,上海市政府任命有关委、局负责干部担任指挥部的兼职副指挥,参与领导工程建设。由上海市著名科技、经济专家组成的宝钢顾问委员会,通过专题论证和提供决策咨询等形式,为工程建设服务,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指挥部作为冶金部和上海市政府的派出机构,在实际工作中,继承我国基本建设的优良传统,学习国外先进经验,运用系统工程原理领导工程建设,形成了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宝钢工程管理方式,和一套结合我国实际的工程管理方法。

宝钢工程建设中,也存在一些缺点。在建厂初期,因仓促上马,工期要求紧急,准备工作欠周,施工前期工作铺开后,经过质疑和专家论证作了改进;在设备、材料的引进问题上,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某些国内能生产、质量规格又能达到设计要求的钢结构及类似性质的设备、材料,也从国外引进了;在进口设备纷纷到货,正值施工高峰时,为服从国民经济调整的大局,工程停缓建设,因中止合同及设备退货,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一亿多美元;施工队伍调整时,衔接不紧,个别项目推迟了建设进度;在设计技术经济指标方面,连铸比偏低,保留了模铸等工艺和装备;此外,未能及时形成全厂性的管理计算机及其系统管理手段。这些因主客观原因构成的工程建设中的缺点,是需要在今后建设中引起注意的。

规模浩大的宝钢工程做到投资不超,质量优良,按期投产成功,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一次成功实践。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