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长江航运志->--第四章中国航运企业->--

第一节 轮船招商局

2004/9/23 9:43:34

一、沿革

轮船招商局由清北洋大臣李鸿章创办。创办前夕李鸿章札委朱其昂、朱其诏筹备轮船招商局开业事宜,于同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九日(1873年1月17日)在上海南永安街正式成立。8月7日,迁上海三马路新址,改称轮船招商总局。李鸿章先后正式札委唐廷枢为招商局总办,盛宣怀、徐润、朱其昂、朱其诏为会办。初期资本白银599032两。以轮船招商局为代表的中国新式航运业诞生后,结束了外国资本主宰中国轮船运输的历史。

轮船招商局初创时,曾规定为官商合办性质。其理由是“全属官办,则经费难筹,全属商办,又易受排挤”。其实质就是商人出资金,官家来管理。嗣后,李鸿章向总理衙门转送朱其昂的新条规时着重申明:“目下既无官造商船在内,自毋庸官商合办,应仍官督商办。”第一次正式提出“官督商办”。

轮船招商局创办后,困难重重。在经营业务方面也屡遭挫折,不到半年,纷纷传言,招商局亏蚀2.5万两。李鸿章也深虑“股份过少,恐致决裂”,决心依靠买办势力,采取以商招商的办法,招致闽粤巨商入局。到大买办唐廷枢、徐润入局后,招商局进行了重大改组,标志着官僚、买办的结合步入一个新的阶段。光绪十年(1884年)轮船招商局再行改组。次年夏由盛宣怀任督办后,提出用人理财各十条章规。用人十条、理财十条保证了督办对招商局人事权和财政权的严密控制,完成抛弃了商办初期规定的由股东推选局董和“轮船归商理”的原则,进一步抹掉了招商局的商办色彩。理财十条的目的,在于全盘控制企业的经济活动,把企业业务经营和财务管理的权力集中于督办之手。盛宣怀就任督办和用人理财章程的颁布,标志着官督商办体制的确立,已经从组织上和制度上完成了一切程序。这一体制在经历了12年的酝酿期后,终于以一种完整的形式在招商局正式确立。光绪十二年招商局总资本达到4169690两白银。

随着时间的推移,招商局官督商办体制的消极作用愈来愈突出,普通股商的利益受到种种侵蚀,有的甚至成为这一体制的牺牲品。他们与官委督办之间的矛盾已发展为公开的对抗,要求实现完全商办的呼声日高。在这一形势推动下,招商局于宣统元年六月三十日(1909年8月15日),在上海张园举行第一次股东大会,与会代表732人。大会选举董事9人,组成招商局首届董事会。是年8月,招商局奉旨归邮传部管辖。9月2日,邮传部礼饬招商局,委派“钟文耀充正坐办,总理一切”,“沈能虎充副坐办,专办漕务”,唐德熙、陈猷任会办总董,分别办理揽载与翻译事宜,并另委王存善为会办,专司稽核,随后又正式接管招商局。9月21日,招商局召开了第一次董事会会议,推举盛宣怀为正主席,施省三为副主席,并对办事机构作了部分调整。部委坐办与商选董事会同时并存,招商局进入“商办隶部”的新体制。宣统元年招商局总资本为5110651两白银。

在辛亥革命的推动下,招商局于民国元年(1912年)3月31日在上海张园召开第二次股东常会,选举董事会正副主席,伍廷芳被公推为董事会主席,杨士琦为副主席,组成招商局第二届董事会,经理有唐德熙、陈猷、施亦爵3人担任。新董事会的成立,是招商局的体制从官督商办转变为完全商办时期的重要标志。招商局改称“商办招商局轮船公司”,总资本为白银6672462两,后又称“商办招商轮船有限公司”。

民国17年,国民政府在全国交通会议上确定招商局收回国有的原则。至民国21年11月11日,全体理、监事及总经理刘鸿生就职,接收商办招商局,正式更名为国营招商局。嗣后,交通部发布3393号训,要求定期收回招商局股票。新理事会拟定了详细办法11条,要求从民国21年12月1日起至民国22年2月底止,将股票逐步收回,规定航业股2股、产业股1股合为1套,每套发给现银50两,委托中央银行验票付款。到3个月期满时,仍有大量股票未收回,经一再展期,到4月底,中央银行共支付股票本款现银200万两,仍不敷用。5月份由财政部向中央银行续借5万元,6月份再向中央银行拨借12万余元,到民国23年9月13日,收回股票工作全部结束,共计收回股票40943套,合银2047150两,另有航股70股,计1289.5两,产股2000股,计26340两。未收回的有航产两股1022套,计51100两,单产股35股,计460.95两,共合72113.22元。经咨商财政部后,由中央银行拨出专款存储,以备随时收回股票之用。至此,国民党政府收归了中国近代最大的航运企业——商办招商局轮船有限公司。民国22年6月,国营招商局资本总额为52422465元,到民国35年6月上升到72228508元。

民国37年8月,国民党政府开始实行所谓“财政经济紧急处分”,改法币为金圆券,财政部“为紧缩通货、增加国库收入”,决定按照原计划先出售招商局。并决定依照国民党政府制订的公司法的规定,该局改组为招商局轮船股份有限公司,以其股份充作金圆券发行准备。9月,制订了《公司章程》《组织规程》等有关章程规则,资本总额定为1.5亿美元即金圆券6亿元,分为600万股。股份以半数为国民党政府所有,交金圆券发行准备监理委员会保管,移充金圆券发行准备金,并以交通部为股东代表。其余半数计300万股合金圆券3亿元,由财政部委托中央银行发行,从9月10日起,公开对外出售,至11月8日,共售出股票4万余(金圆券)后,将所有股票分配给交通部等政府机关及招商局总分公司各级负责人员。

招商局为筹备改组公司便利计,经呈准交通部在局内设立筹备处,刘鸿生任筹备处主任,徐学禹为副主任,规定在1个月内完成公司的组织准备工作。根据《公司章程》及《组织规程》的规定,董事会与监事会正式设立,董事监察人均由交通部聘任。经推选,董事长为刘鸿生,常务董事3人,董事10人,常务督察人2名、督察人3名。招商局举行首次董监事联席会议时,推聘徐学禹为总经理,沈仲毅、胡时渊、韦焕章为副总经理。招商局轮船股份有限公司于民国37年10月在上海正式成立。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次日,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航运处成立。由于眉任处长、邓寅冬任副处长。航运处接管了招商局轮船股份有限公司,具有77年历史的中国近代最大的航运企业——招商局轮船股份有限公司终于回到了人民手中。

二、船舶

1.各时期船舶

轮船招商局为了尽快开业,正式投入营运,开始向外商购买轮船。同治十一年(1872年)11月购进大英轮船公司“伊敦号”(Aden)轮船,载重507吨。后由惇信洋行经手从利物浦购进“代勃来开号”轮船,载重661吨,改为“永清号”。又由德商经手,购进“利运”轮,载重734吨。接着,又由惇信洋行经手从苏格兰购进“其波利克有利号”,载重532吨,改名“福星”轮。同时,从浙江省调拨“伏波号”轮船1艘,以各次年承运春漕之用,后又调出。同治十一年11月~同治十二年有江海轮船4艘,总吨2319吨。随着轮船招商局航运业务的需要,船舶拥有量逐年有增长。从19世纪80年代中叶到90年代中叶,招商局轮运业务处于相对稳定时期,船舶拥有量虽然每年也有增减,但变动的幅度甚小。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招商局又陆续添置了一些新轮。招商局从同治十二年至宣统三年船舶变动概况见表4—1—1。

 

1873~1911年招商局船舶变动概况表

表4—1—1 

年份

江海轮船

其中长江轮船

艘数

总吨

1873

4

2319

“永宁”“洞庭”附局轮船

1874

6

4088

 

1875

9

7834

新购“保大”、“丰顺”共1770吨

1876

11

11854

新进“江永”、“江宽”共2451吨

1877

29

30526

购进旗昌洋行江轮8艘改名“江汇”、“江表”、“江天”、“江通”、“江靖”、“江源”、“江孚”“江长”

1878~1879

25

26916

 

1880

26

28255

 

1881

26

27827

 

1882

26

29474

 

1883~1884

26

33378

“江宽”、“江永”“江孚”、“江表”、“江裕”、“江通”

1885~1886

24

31421

 

1887

25

31901

 

1888

26

33064

 

1889

27

34091

 

1890

26

32790

 

1891

28

36482

 

1892

27

35319

 

1893~1894

26

35458

 

1895

24

34531

 

1896

23

33807

 

1897

26

39632

 

1898~1899

27

41171

 

1900~1901

29

43949

 

1902

28

43288

 

1903~1904

27

42143

 

1905

28

46357

新造“江新”

1906

29

48503

 

1907~1910

29

49536

 

1911

29

49373

在长江航线船舶总吨为8864吨

招商局在实现商办之后,着手扩充水运能力。民国元年,招商局向江南造船厂订造“江华号”客货轮,价37万余两,该轮毛吨位3693吨,全长103.6米,实长100.6米,时速12~13海里,拥有货舱5间,各种客舱共76间,可载客998人,船身轻而灵活,吃水线(满载吃水3.8米,空载吃水2.2米),载重量大,耗煤省,行驶稳捷。轮船交付使用后航行长江线,被中外航运界公认为是当时长江各轮中最大最好的一艘轮船。这一年招商局还添置了一些小轮及驳船等。民国3年招商局共有船舶29艘,其中江轮9艘,海轮20艘。到民国10年招商局添置了“江安”、“江顺”、“江庆”(后改名“峨嵋”)、“新江天”、“新华”5艘江海大轮,是添加新轮最多、船舶总吨增长最快的一年。“江安”、“江顺”两轮上海制造,全长均103.6米,船宽14.3米,船深4.7米,毛吨位4327吨,功率1157千瓦,时速12.5海里,载客2022人,被公认为当时长江航线上40余艘中外轮船的“头等”轮船,客票等级也高于其他客轮。这一年,招商局船舶从上年的25艘增加到30艘,总吨位从47703吨增到63015吨。在此之后,招商局船舶的增长速度开始放慢。经过65年缓慢而曲折的发展,到抗日战争前夕民国26年拥有江海大轮29艘,69635总吨,其中长江轮船11艘,计28337吨。招商局自民国元年至民国26年船舶变动概况详见表4—1—2。

 

1912~1937年招商局船舶变动概况表

表4—1—2 

年份

江海轮船

其中长江轮船

艘数

总吨

1912~1915

29

51702

向江南船厂定造“江华”

1916

28

60675

 

1917

26

481973

 

1918~1919

25

47455

 

1920

25

47703

 

1921

30

63015

新建“江安”、“江顺”、“江庆”

1922~1923

29

62432

 

1924

31

65796

添置“江大”、“江靖”

1925

30

64257

 

1926~1927

28

62112

 

1928

27

60266

 

1929

26

58932

 

1930~1931

24

54535

 

1932

26

58237

 

1933

25

56700

 

1934

27

68100

 

1935~1936

28

71177

 

1937

29

69635

江轮11艘,28337总吨,船舶有“江顺”、“江安”、“江华”、“江新”、“建国”、“江裕”、“江天”、“江大”、“江靖”、“江利”,“峨嵋”

招商局船舶在抗战初期受到战火的破坏,损失惨重。撤进川江之后,经过调整和重新配备了适合川江运输的小型轮船,保证了川江战时运输的开展。招商局在抗战胜利前夕,共拥有大小轮船18艘,计23841吨,其中2000至4000吨级大型江轮6艘,计22812总吨;100至500吨级中型江轮5艘,计1802吨;20至50吨级小轮7艘,计227吨,其船舶状况详见表4—1—3。

 

1945年招商局抗战时期船舶情况一览表

表4—1—3 

船名

建造年份

毛吨位

注册吨位

净吨位

客位

船长

(米)

船宽

(米)

空船吃水

(米)

满载吃水

(米)

功率

(马力)

煤耗

(磅/

时)

航速

(海里

/时)

 

江安

1921

4327

3141

2150

432

103.3

14

2.9

3.8

2500

5510

12.5

 

江顺

1921

4327

3141

2150

410

103.3

14

2.9

3.8

2500

5510

12.5

 

江新

1905

3373

2101

1501

436

100.9

13.1

2.9

3.8

2200

7052

13

 

江华

1912

3693

2321

2321

 

103.6

14.3

2.4

3.8

2400

7052

12.5

 

江汉

1906

3322

1961

1850

418

94.5

13.4

2.7

3.8

2400

5510

13

 

江建

1905

2770

1588

 

 

87.2

12.8

2.4

3.8

1300

5510

10.8

原名建国

澄平

1920

512

198

154

200

47.6

9.5

2.4

3.7

650

3306

9

 

江庆

1937

576

311

130

170

43.6

7.6

1.7

2.4

1200

3967

14

原名协庆

安华

1934

248

 

 

126

38.3

6.7

 

 

 

 

13.2

先租后买

江济

1922

355

177

100

174

44.2

8.2

1.5

1.9

440

2645

8.5

原名利济

安宁

1926

116

38

35

 

27.4

55

2.3

2.6

240

2204

9

 

飞鲲

1912

52

24

12

 

21.3

3.8

1.2

1.8

120

771

8

原名利原

飞星

1933

35

21

8

93

22

4.3

0.9

1.2

70

551

8

原名利吉

飞鸿

1935

32

16.6

8

130

19.6

3.8

0.9

1.4

70

551

8

原名恒通

飞骏

1944

36

19

8

134

18.6

4

1

1.4

70

705

8

原名骏发

飞鹰

1944

30.7

17

8

120

18

3.7

0.9

1.2

60

551

8

原名河宽

飞龙

1944

21

10

10

 

15.7

3.2

0.8

1

50

441

8.5

 

飞燕

1944

20

10

10

 

 

 

 

 

 

 

 

 

抗日战争胜利后,从民国34年9月开始,招商局大量接收日伪船舶。这一年接收的日伪船舶计有:海轮3艘,1095吨;江轮32艘,32759吨;及各类船舶等合计接收日伪大小船舶1335艘,129510总吨。民国35年招商局继续接收大量日伪船舶,直至年底,招商局累计接收日伪大小船舶达到2358艘,244125总吨。这些船只均归招商局统一处理,一部分留局自用(或待整理留备自用,或代为保管),一部分作其他处理(或发还原主,或标价让卖,或拨交其他机关,或租与其他航运公司使用),其中留局使用的船舶572艘,计89810吨。民国36年招商局对留局船只重新进行了处理,留用船只共314艘,计81291吨,暂时留局尚待处理的船只39艘,计1550吨。同时,该局从民国35年至民国37年6月间向美国、加拿大购买江海大小轮船达144艘,计302150总吨,其中江轮12艘,10480.70吨。

到民国37年6月,招商局拥有大小船舶490艘,计409200总吨,其中江海大轮108艘,315184总吨(江轮28艘,56213吨),达到该局成立以来船舶拥量的最高点,其船舶总吨位相当于抗战前夕(1937年上半年)的4.74倍,相当于抗战胜利前夕(1945年上半年)的17.2倍,其江海大轮总吨位相当于抗战前夕的5.76倍,相当于抗战胜利前夕的13.8倍。

1949年5月27日,上海市解放。招商局保留了9艘江轮、18艘海轮、6艘油轮和一大批拖轮铁驳。撤至台湾的船只计95艘,24.6万吨。

2.抗日战争损失船舶数

抗日战争初的民国26年8月11日,国民政府军政部、海军司令部联合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主要部置在沪宁之间布防问题,招商局委派副经理沈仲毅列席会议。为了阻挡和延缓日军的进攻,这次会议决定采取堵塞的办法,征用各类船只沉于港口要塞,同时布下水雷,以此进行防御。征用的船只主要是船龄较老,并且不宜行驶内河的海船。

最早沉船的要塞是江苏江阴。8月12日,交通部协助军事机关,征用24艘船只,计43948吨,沉于江阴黄山下游鹅鼻嘴,其中招商局船有“新铭”(2133吨)、“同华”(1176吨)、“泰顺”(1962吨)、“广利”(2300吨)、“嘉禾”(1733吨)、“遇顺”(1696吨)、“公平”(2705吨)等7艘;计13705吨,约占江阴沉船总吨的1/3,占招商局当年江海大轮总吨位的1/4。

长江沉船的第二个要塞是江西马当。日军占领沪宁后,华中形势渐趋紧张。为了阻止日军溯江西进,国民政府12月21日又征用大量船只,于民国27年4月,在马当将征用的船只装载石头用铁链相联沉入江底,以阻塞航道。这次马当塞港沉船,招商局的沉船有“新丰”(1707吨),“江裕”(3084吨),汉口刘家庙联茜趸船(2000吨)以及安庆趸船(2000吨),合计8791吨。

从民国26年8月至民国28年初,招商局在要塞共沉船24艘,其中江海大轮及大型趸船18艘,计345520总吨,占招商局江海船舶总吨位(86381吨)的34%。

从民国26年“八一三”事变爆发的当天直到民国32年9月,日本飞机从未停止对招商局船舶的轰炸。民国26年8月,“峨嵋”轮在上海造船厂改造完毕,更名“锦江”,8月13日,该轮正在试车时突遭日机炸毁。嗣后,已占领上海的日军掠走在上海即将竣工的长江客货轮“巴江”、“岷江”、“大业”、“大运”、“大载”,小轮“飞舸”、“飞鹰”、“飞渡”、“飞艇”以及杨家渡等栈房码头和方围17艘,招商局共损失船舶19778总吨。“江天”轮因应军差驶至南京,12日又被日机炸坏船尾沉没。民国27年8月5日,“江襄”(原“大夏丸”)在湖北黄州附近中弹沉没,因武汉即将沦陷,未及打捞,后为日军所获。民国28年12月20日,“津通”轮在沙市招商码头中弹沉没,因江水过深未能打捞。民国29年9月3日与7日“江建”、“江大”、“快利”分别在巴东台子湾和秭归么姑沱遭日机轰炸,死亡员工33人,“江建”被炸后于12日沉没。10月,“江靖”轮在秭归被炸沉,全船只剩下一堆废料。“江大”轮不久即被捞起修复,但在民国31年12月24日再次被炸沉没,船体无法打捞,只拆下部分废件。“江建”轮直到民国32年7月才打捞修复。民国30年8月13日,“海祥”轮在巴东台子湾被炸,舱面全部被焚毁。8月30日,“江华”轮在万县被炸,舱面也全部被焚毁,死亡员工3人。民国32年5月“招商五号”小轮在湖南常德被炸沉没。9月17日,“江庆”轮在巴东西壤口中弹数枚,锅炉舱及上下客舱均遭严重破坏。

抗战期间,招商局共损失大小轮船、趸船驳船73艘,计88952吨,其中江海轮船27艘,计51912吨。

三、航线

招商局开业后,首先开辟近海航线,继而开辟长江航线及外海远洋航线。

在沿海航线相继开辟之后,招商局轮船开始经营长江航线,其航线和业务进展大体是由下向上,由干到支,由近及远,即以上海为起点,溯江向中、上游发展,首先开了上海至汉口航线。

同治十二年(1873年)7月,招商局代理轮船“永宁”号从上海开航,经镇江、九江,到汉口,这是中国商轮首次航行中国内河。不久,代理轮船“洞庭号”(241吨),也加入长江航线,转运川、汉、津、粤各货。招商局创办之初,即招洋商嫉忌。它们派轮行驶长江,洋商更是不遗余力竞争排挤,运价一再减跌。招商局为打破美商旗昌轮船公司称雄长江的局面,于光绪元年(1875年)增派代理轮船“汉阳”轮(275吨)和新购“保大”(870吨)、“丰顺”(900吨)两轮,先后开航长江。光绪二年秋又增派新向英国订购的“江永”(1451吨)“江宽”(1000吨)两艘轮船航行长江。又于光绪四年开辟了汉宜线,由“江通”轮首航,使招商局在长江航线延伸到中游最西端。至此,招商局轮船在长江中、下游全部通航。

招商局在十多年的初创时期内,不断开辟新的航线,轮运业务有了较大发展。到光绪九年,招商局在长江与南北洋线共配置江海轮船26艘,其中江轮7艘,“江宽”、“江永”、“江表”、“江裕”、“江孚”等航行申汉线,“江通”行驶汉宜线。于光绪十年和光绪十三年先后将两艘小轮船“彝陵”和“固陵”号专行汉宜航线。

招商局在欧战时期,利用外轮撤走的有利时机,在长江航线增加运力。宣统三年,在长江航线配备船舶总吨,占当时长江四大轮船公司(太古、怡和、日清和招商局)全部吨位的16.2%。民国3年该局在长江航线配备运力增加到18704总吨,所占百分比上升到23.3%。民国7年增至19625总吨,所占百分比为21.5%。

民国12年前后,招商局共有9条航线,其中南北洋线7条,轮船17艘(31798总吨),长江线轮船11艘,有“江华”、“江新”、“江孚”、“江安”、“江顺”、“江天”、“江裕”、“江永”、“江庆”、“快利”、“固陵”,总吨27907。到民国18年,招商局长江航线有:申汉、汉宜、汉渝,派“江安”、“江顺”、“江华”、“江新”、“江裕”、“江天”、“江大”、“联益”、“快利”、“江庆”等轮行驶;南北洋线7条,配轮船16艘行驶。

民国22年招商局进入国营初期,共有航线14条,其中北洋航线4条,轮船11艘;南洋航线6条,轮船12艘;长江航线4条,申汉线有“江顺”、“江安”、“江华”、“江新”、“建国”、“江靖”、“江大”轮船7艘,往返周期10天,汉宜线“快利”轮,往返周期8天,宜渝线“峨嵋”轮,往返周期10天,汉湘线有“利源”、“利济”、“美盛”铁驳3艘,木驳10余艘,往返周期8~10天。

到抗日战争前夕,招商局航线分长江、南洋、北洋3大部分,以上海为交汇点,总共经营12条主要航线,各航线均配有专轮行驶。

长江航线:由“快利”轮(1293吨)行驶汉宜线,“峨嵋”轮(1077吨)走宜渝线,“江顺”(4327吨)、“江安”(4327吨)、“江华”(3693吨)、“江新”(3393吨)、“建国”(2770吨)、“江裕”(2101吨)、“江天”(2012吨)、“江大”(1682吨)、“江靖”(1682吨)开申汉线。

南洋线有:沪甬线、沪甄线、沪闽线(包括沪福线与沪厦线),沪汕线、沪港粤线,厦(门)菲(律宾)线6条航线,10艘轮船。

北洋线有:沪烟津线,沪青线,上海连云港线3条航线,7艘轮船。

抗日战争爆发后,招商局退居川江一隅,航线日益缩短,营业急剧萎缩。在极其艰苦的战争条件下,招商局努力开辟新航线,营运活动始终没有停顿,对沟通后方物资交流和承担军事运输作出了一定贡献。

当时,招商局的营运线分川、湘两大部分。川江部分计有:重庆、万县、巴东线;重庆、泸县、宜宾线;重庆、江津、白沙线;重庆、北碚线。湘省部分计有:长沙、湘潭、衡阳线;长沙、津市线;长沙、常德线;沅陵、辰谿线。民国31年川湘两线共运货6254吨,客运52044人,其中川江货运占65%,客运占30%。

由于抗战形势的变化,川江业务十分繁忙,于民国33年,航线有所增加。川江的主要航线有:渝万线,由“捷兴”、“永昌”、“澄平”、“江济”等轮行驶;渝津线,租用“宝兴”、“宜昌”两轮行驶;渝叙线,派“安华”、“永利”轮;渝坪线,调“江庆”等轮行驶;渝沙、渝涪两线的客运,由“恒吉”、“恒通”两轮承担。

抗日战争结束之初,招商局大江轮率先安全出川。民国34年10月后,招商局相继派“江安”、“江新”、“江汉”等轮行驶申汉线。随后,南北洋航线复航。民国35年底,长江沿线的主要港埠,包括从镇江、南京、芜湖、安庆、九江、汉口到沙市、宜昌、万县、重庆及湘江流域的长沙已全部恢复营运,沿海各航线恢复营运和增辟港埠。到民国37年9月,招商局主要航线计有:长江轮航班有申汉线、申湘线、汉湘线、汉宜线、汉宜渝线,共派江轮14艘行驶;沿海航线有11条,共派海轮42艘;外洋线有10余条,由15艘海轮常川行驶。民国34年9月~民国37年9月,招商局客货运量见表4—1—4。

 

1945年9月至1948年9月招商局客货运量表

表4—1—4 

年份

客运(人)

货运(吨)

合计

旅客

军士

合计

货物

军品

1945年9~12月

111430

63291

48139

85401

67309

18092

1946年

1918841

1313879

604962

1366666

1051865

314801

1947年

3008374

2046799

961575

2967845

2519850

447995

1948年1~9月

2419527

1448091

971436

2723158

2292461

430697

总计

7458172

4872060

2586112

7143070

5931485

1211585

从民国37年下半年开始,招商局的江海运输和远洋运输进入停滞和萎缩时期。民国37年底至民国38年初,该局轮运业务急剧收缩,外洋航线大都停航,北洋业务仅剩青岛一埠,4月,长江全线业务也告结束,航线逐渐缩至南洋一带,仅剩台糖、台盐的对日运输,一直维持到上海解放前夕。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
第二节 上海长江轮船公司 :下一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