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园林志->--附录->--二、有关不准中国人进入租界公园的资料辑录->--

唐茂枝等八人致工部局秘书函(译文)

2004/2/23 10:26:29

先生:

我们是签名于后的洋泾浜以北租界里的居民,也是纳税人。我们满怀敬意地向尊敬的工部局负责人申述下列情况:中国人与外国人在使用公共花园方面遭受到不同的对待是令人不满的,希望工部局想些办法来消除这种招人怨恨的矛盾。

将这块土地作为公共娱乐场所的有关事实与细节,在这里没有必要再向工部局申述。为了支持租界政府的主管部门——工部局,我们中国纳税人承担了很大一部分税金。至于禁止中国人进入公共花园的主要原因,可能是由于场地小,怕使经常来游园的人感到不适意,故对入园的人数加以限制。对于决议案(译注:指租界纳税〈外国〉人年会的决议案)实施的公平性,我们并不有意地去怀疑。很显然,工部局拒绝华人入园,仅仅是从种族方面来区别。这不管以权宜之计或国际礼仪作为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有些事简直毫无道理,比如我们的邻居日本人和朝鲜人(高丽人)都能自由地进入公共娱乐场所,而我们中国人则由于服装的关系,竟引出意外的麻烦,被阻止在花园门外。这好像与社会地位及道德名声毫无关系,但却遭到这样特殊的对待。

每当我们接待从外地来上海拜访的高贵客人时,也经常处于令人困窘的局面。我们时常被迫告诉他们说,他们同我们一样,是被禁止进入工部局管辖的公共娱乐场地的。

毫无疑问,大家都清楚工部局是租界的政府。在大清帝国较远地区的中国人,他们对到上海来看看是很感兴趣的。他们来到上海,很迫切地想了解租界的政府——工部局的管理制度、管理方法与取得的成绩,同时也想看看使人赏心悦目的新鲜事物,参加一些令人愉快的地方活动,游览一下上海著名的地区和风景区。可是公共娱乐场不仅拒绝一般的游览者,甚至拒绝高贵的游览客人。这就立刻显示出制度方面的缺陷,在某些方面甚至令人吃惊。我们想提醒工部局,那些有势力的中国居民通常是当地行政部门的忠实支持者,没有他们的合作,需要了解或改进的某些事情就难免会碰到困难。

另一方面,中国居民在一连串体现公平原则的事物面前,并没有表示过不满。我们了解到政府部门是非常重视利益的,如市政税收就完全是对中外人士公平地征收。因此,我们对待任何打算妨碍这种制度的不公平行为都坚决反对。但是,我们也希望上述遭人怨恨的事例予以改变。我们申述这些理由,并不是急于要求无条件地开放花园,我们只是希望工部局能允许那些高贵阶层的中国居民和外地客人能进入工部局管辖之下的娱乐场所。

因此,我们大胆地为工部局着想,提出下面的建议,希望工部局想一个妥善的办法,使得大家都感到满意。我们的建议是这样的:

第一、所有善意的真诚的来花园游玩的中国人,必须出示证件。证件由工部局发给。有名望的中外人士的介绍信,或是社区居民团体委员会的介绍信,都可以作为入园的证件。

第二、每星期安排两三天(星期六和星期天)允许持有上述证件或介绍信的有名望的受人尊敬的当地中国人入园。

第三、鉴于现在花园面积小,可以把外滩前面那块用栏杆和链条围起来的草地(译注:即外滩街道绿地)当作花园的附属场地对外开放,供大众休息散步。也就是说中国人和外国人一样,都可以使用它,随时随地都能在草地上休息。如果这样做,目前这种不公正的感觉就会消失。

最后我们要说明,跑马场内的财产都是属于公共娱乐场基金会的。这块娱乐场地至今还没有加以利用。我们认为这是公共娱乐场最好的场地,它能够容纳整个社区的游人。如果跑马场里有了排水设备,再平整一下,种上矮小的灌木,那就十分理想了。因为这种灌木是不会挡住观看赛马者的视线的。

中国居民:唐茂枝  谭同兴

陈咏南  李秋坪

吴虹玉  唐景星

颜永京  陈辉廷

1885年11月25日

(上海英美租界工部局1885年年报)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