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铁路志->--第三篇安全->--第一章行车安全->--

第二节 行车事故

2003/12/26 9:41:41

一、事故分类

抗日战争前,执行京沪沪杭甬铁路管理局制定的《行车事变报告办法》,将行车事变分为重大行车事变、次重行车事变和较轻行车事变3类。日伪时期执行“华铁”制定的《铁道运转事故报告规程》,将运转事故分为21种。抗战胜利后,执行京沪区铁路管理局于民国35年(1946年)制定的《行车事变报告办法》,仍将行车事变分为重大行车事变、次重行车事变和较轻行车事变3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1949年10月,执行铁道部颁布的《铁路运转事故报告及处理暂行规则》。1950年6月1日起,执行铁道部《铁路行车事故处理规则》(简称《事规》)。行车事故分为重大事故、大事故、恶性事故和一般作业事故4类。

1955年10月起,铁道部将旅客列车冲突或脱轨事故均列为重大事故。1976年根据中断行车时间的长短,确定事故的性质。凡旅客列车冲突或脱轨,因起复或修理机车车辆,影响本列车不超过半小时,列恶性事故;超过半小时,列大事故;超过1小时列重大事故。1980年1月,对事故构成的条件作了修订,对未造成重大损失的事故,不再列为重大事故,并将恶性事故改称险性事故。1985年4月,本着列车事故从严,列车事故与调车事故有所区别的原则,分别对调车作业事故构成重大事故和大事故的条件,进行了修改和调整。

行车中发生的路内人员和路外人员伤亡事故,1950年《事规》中列为行车事故,1951年7月起分别划出,改按职工伤亡和路外人员伤亡事故统计处理;列车车辆火灾,1951年曾从行车事故中划出,1976年又将列车火灾爆炸事故列为行车事故;1980年起,将路外交通肇事造成的重大和大事故,从行车事故中划出,改在路外伤亡事故中统计掌握。

二、典型事故

民国20年(1931年)10月27日,207次货物列车在真如站进弯道停会10次旅客快车,因列车进路未办妥,两列车于22时27分在车站相撞,造成旅客、职工重伤2人、轻伤27人,机车2台与货车2辆脱轨,构成重大行车事故。国民政府铁道部特派业务司长等人到真如车站调查。

民国35年2月26日16时32分,1次特别快车真如站通过后,上海北站调车机车还在进站信号机外进行调车作业,16时40分1次特快在进站信号机前40米处与调车车列相撞,造成1次特快本务机车和1辆客车脱轨,调车机车及守车1辆、货车2辆颠覆,行李装卸工4人、押运人1人死亡,旅客和职工22人受伤,构成重大行车事故。

1953年10月23日2时10分,204次旅客列车驶至沪宁线昆山——正仪间60公里138米处,因钢轨断裂,导致204次客车2辆颠覆,旅客死亡11人、重伤4人、轻伤23人,客车大破1辆、中破2辆,线路损坏315米,中断正线行车8小时45分,构成重大事故。

1960年1月12日7时22分,沪杭线松江站2458次货物列车本务机车调车时,由于扳道员盲目抢扳道岔,挤坏正线2号道岔,助理值班员前往现场协助处理,擅自徒手向司机显示前移信号,因显示不准确,司机误认为后退信号,将车列朝后退行,造成货车2辆脱轨,中断正线行车2小时55分,构成重大事故。

1974年5月19日5时43分,南翔站下行场扳道员让学员单独操作,扳道员不在场监督,由于学员缺乏实际工作经验,将已正确开通的2A复式交分道岔又扳向定位,并显示道岔开通信号,致使转线的本务机车与正在出发的3411次列车发生侧面冲突,造成煤水车大破、货车大破1辆的重大事故。

1977年2月2日10时35分,5502次路用列车在金闵线金卫东——山阳区间卸料,司机预热汽缸时操纵不当,造成列车移动,使机后第五位货车被石子垫出轨道。事故发生后,车站、工区、机车乘务员都缺乏救援经验,贻误起复时机,造成中断正线行车5小时13分的重大事故。

1988年3月24日14时19分,由南京开往杭州的311次旅客列车在上海市郊沪杭外环线匡巷站,因机车乘务员思想分散,误认信号,延误有效制动时机,越过出站信号机,挤坏道岔,闯入区间,与迎面开来的长沙至上海的208次旅客列车正面相撞,造成中外旅客死亡29人(其中日本旅客28人)、重伤7人(均系日本旅客)、轻伤20人(其中日本旅客13人),机车大破2台,客车报废4辆、大破2辆、中破1辆,中断正线行车23小时07分,构成重大事故。事故发生后,上海市副市长黄菊、钱学中等赶赴现场,铁道部副部长李森茂、国务院秘书长陈俊生以及国家安全生产委员会事故调查组,均先后赶赴现场调查处理。

1989年1月6日13时01分,1869次货物列车由实习司机操纵,因技术业务生疏,操纵不当,司机长又疏于监督,延误制动时机,在沪杭线新浜站越过出站信号机进入安全线,冲出车档,造成机后1~3位货车脱轨并侵入正线,与正在通过的1864次货物列车侧面相撞,招致1864次列车守车前3位货车脱轨,4位、5位货车颠覆,造成机车小破1台,货车大破、中破各1辆,小破3辆,中断正线行车9小时44分,构成重大事故。

三、事故处理

行车事故发生后,发生在车站内的由站长,区间内由运转车长,单机由机车司机,立即报告列车调度员。调度员按调度系统逐级上报。如属重大事故、大事故,分局调度员须主动通报分局长及有关单位负责人;路局调度员立即报告铁路局长、有关处室、公安部门和铁道部调度员。发生险性事故及一般作业事故,分局调度员须及时向有关领导、有关单位及路局调度员通报。

发生行车重大事故、大事故,分局及路局分别组成事故调查处理委员会赶赴现场,组织救援,开通线路。在事故调查处理委员会到达现场之前,由分局指定的车站,会同有关单位组成临时调查处理小组,进行初步调查。事故调查处理委员会到达现场后,在做好救援工作的同时,立即开展事故调查,查明原因,确定责任,及时向路局汇报,并向路局和铁道部拍发重大事故、大事故电报。同时,按规定期限,提出事故处理报告。重大事故由铁道部审批。大事故由路局审批,并报铁道部备案。险性事故由分局调查处理。一般作业事故则由有任免权限的基层单位调查处理,并报分局备案。事故责任涉及两个分局或两个部门,难以分清责任的报请上级裁决。

 

1951~1990年若干年份上海铁路分局行车事故统计表

单位:件 

年份

总件数

重大

险性

一般

1951

1114

4

4

347

759

1955

269

0

0

18

251

1957

319

6

1

26

286

1958

454

2

4

31

417

1960

867

4

3

50

810

1962

277

1

1

10

265

1965

199

0

0

18

181

1976

812

0

8

50

754

1980

367

1

3

12

351

1985

143

0

0

6

137

1990

85

0

0

0

85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