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市政工程志->--总述

总述

2003-12-12 16:15:21

上海地处长江三角洲前缘 ,为河口冲积平原。境内西南边沿有少数残丘,地势低而平坦,基岩深,覆盖层属第四纪海相沉积层,多为饱和含水软土地层。港汊交错,水网密布,市区主要水系有黄浦江及其支流苏州河、蕰藻浜等潮汐河道。全域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雨量充沛,年平均雨日132天,夏、秋季常受台风、暴雨和高潮袭击。

开埠150年来,在现代化城市的形成和发展进程中,上海市政工程始终发挥着基础设施的重要作用。

(一)

上海宋代建镇,元代设县,明代筑城。

清嘉庆年间,县城街巷增辟,东门内外通衢纵横。鸦片战争前,县城内已有街巷63条,商肆栉比,人烟稠密。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根据《南京条约》,上海正式开埠 。英美法等列强各自在上海县城北面强辟“侨民居留地”(后被称为“租界”)。道光二十五年,《上海租地章程》发布。翌年,英租界成立道路码头委员会,修筑的“界路”(今河南中路)和稍后建成的花园弄(今南京东路东段),是上海近代道路建设的开端。同治二年(1863年),英、美租界合并,形成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公共租界的工部局和法租界的公董局,各自设立掌管市政工程建设的机构。

19世纪60~70年代,租界中区(今黄浦区东部)和北区(今虹口区南部)陆续辟建道路,逐渐形成路网。

咸丰十年(1860年),太平军迫近上海,租界当局以协助清政府镇压起义为由,越出租界修筑军路。两个租界首期筑有徐家汇路、新闸路等7条军路,这是上海租界越界筑路的肇始。以后的60年间,多次制造既成事实迫使清政府承认越界筑路的大部分地区划入租界范围。到20世纪初,公共租界向东伸到杨树浦底,筑路埋管,扩展成为沪东工业区;两个租界向西扩展到沪杭铁路以东大片地区。民国3年(1914年)起,两个租界联合填没洋泾浜和北长浜,辟筑成横贯东西的爱多亚路、长浜路和大西路(今延安东、中路)。至此,城市道路骨架基本形成,遂使租界地区取代南市城厢,成为上海的中心城区。

租界开辟初期,路面多为无铺装土路或煤屑、碎石、弹街等低级道路。光绪十六年(1890年),采用蒸气压路机械以后,道路技术等级逐步提高。在这时期,上海的经济、贸易、金融迅速发展,城市人口增加,道路交通日趋繁忙。光绪二十七年,街头开始行驶汽车。光绪三十二年,南京路(今南京东路)用印度铁藜木块铺设路面,是上海最早的高级道路。宣统二年,始用煤沥青对碎石路面进行表面处治,改善道路交通条件。

19世纪50~60年代,英、法租界当局在洋泾浜上架设外洋泾桥(近外滩)、二洋泾桥(四川路口)等一批木桥。咸丰六年,英商在苏州河与黄浦江交汇处(俗称“外白渡”)建成木桥,这是市区跨越苏州河的第一座桥梁。同治十年以后,工部局在苏州河上由东向西陆续架设一批木桥;在虹口港上亦建成大名路桥、长治路桥。光绪三十三年和次年,将外白渡桥和浙江路桥改建成型式不同的钢桁架桥。

上海城市排水,最初就近排入河浜 。租界内排水工程,从开沟排水进而埋管排水,管材从陶土管发展为混凝土管。同治元年起,公共租界有计划地铺设排水管道,随后又对西藏路以东、苏州河南岸的雨水排放拟订排水系统规划,并逐步实施。管材初为拱形砖砌管、陶土管、蛋形水泥混凝土管,后采用圆形水泥混凝土管。光绪十六年起,手工成批生产圆形水泥混凝土管。光绪二十八年,从欧洲购置混凝土制管机,开始机械生产,遂使租界繁华商业区和外国人住宅区排泄雨水的下水道管网逐步形成。但管材品目繁杂、标准不一、管径偏小,排水能力低、范围有限、系统紊乱。

南市(原城厢)、闸北、吴淞、浦东等地区市政工程建设起步晚于租界。光绪二十一年,成立南市马路工程局。次年建成外马路。以后十几年里,南市地区先后建有肇周路、南车站路、斜土路等道路。闸北地方绅商为抵制租界扩张,于光绪二十六年组建闸北工程总局,光绪三十二年改为官办的北市马路工程总局。在此期间,淞沪铁路、沪宁铁路及北火车站相继建成,闸北地区市政工程加速发展,东部开辟宝山路等,西部修筑新闸桥路、中兴路等一批道路。吴淞和浦东地区亦相继设立市政工程机构,开始修筑道路。民国3年,上海原县城城墙大部拆除,并填壕辟路,旧城与租界等地区连成一片。

到民国3年租界范围最后划定为止,上海城市化区域已从原城内的2.04平方公里扩大到40余平方公里。沪杭铁路以东、沪宁铁路以南的市区道路网络已显雏形。租界内的市政工程建设虽起步较早,促进城市向近代化发展,而在劳动人民集居地区,则无必需的市政工程设施。

(二)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上海民族工商业得到发展。战后,列强对上海的经济投入与掠夺加剧,近代西方技术的应用更为广泛,上海逐步成为中国的经济和文化中心,在远东地区亦逐步显露其重要地位。上海的市政工程设施,相应进入新一轮发展期。

民国3年(1914年)后,肇嘉浜以南、闸北、江湾、浦东沿江、吴淞等地区的市政工程建设,不仅道路数量较前增多,等级也有提高。北火车站附近西宝兴路、共和新路等道路相继建成,南火车站(今瞿溪路东段之南)一带市政工程设施也有较快发展。

租界内,民国7年,工部局设立沥青混合材料拌和厂;法租界的徐家汇路沥青搅拌工场则于民国15年投产,广泛改建路面。到抗战前夕,公共租界内有1/3道路改为沥青类路面。苏州河上的四川路桥等3座木桥,陆续改建成钢筋混凝土悬臂梁桥。民国8年,工部局在扬州路等4个基地进行小型污水处理试验,在欧阳路建造试验性的活性污泥法污水处理装置。民国12~16年,建成第一批利用活性污泥法处理污水的北区、东区和西区污水处理厂;还先后新建5座简易排水泵站,改善市中心区雨后积水状况。

上海第一条近郊公路军工路于民国8年建成。嗣后,以商办为主先后建成的:北有沪太路、南有沪闵南柘路,浦东有上南、上川等干线公路。一二八和八一三期间,为抗战需要修筑一批公路,包括锡苏(今沪宜路)、沪苏(今曹安路一段)和沪杭等三条省际联络公路;在真如、大场、南翔等近郊地区亦修筑了真南路、真大路、真北路等公路。由此,近郊向远郊辐射的公路骨架初步构成。

民国17年,上海特别市政府为与租界抗衡,建设从闸北通达龙华寺的半环形干道中山路。又于民国18年筹划在江湾地区10多平方公里范围内建设“新市中心”,制订市中心区域都市计划。翌年,上海特别市工务局开始按照规划进行市政工程建设,在“新市中心区”建有淞沪路、翔殷路、其美路(今四平路)、黄兴路等4条主要干道,交汇处俗称“五角场”;“新市中心区”周边又辟筑世界路等。到民国25年底,“新市中心区”共有大小道路119公里,沥青路面37公里,主要道路埋设下水道35.8公里。民国16~26年间,制订颁布《上海市请求修建道路桥梁码头驳岸规则(修正)》等管理条例,使南市、闸北、吴淞、浦东等上海市政府管辖地区形成统一管理的局面。前后10年间,其管辖地区新建道路200公里,新埋设下水道87公里,新建桥梁117座(多为木桥)。

到民国26年,上海城市的建成区总面积增至60多平方公里,路网骨架和下水道管网在租界地区基本形成;市政工程设施的管理也达到相当水平。但是,上海的市政工程建设是在全市地区分割、多方管辖,社会政治经济极不稳定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建设无统一规划,管理各自为政,地区间差距悬殊,造成局部有序、全局无序的畸形局面。

(三)

民国26年(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闸北、江湾等地区市政工程设施遭到破坏。汪伪市政府除服从日本侵略者的需要,修筑一些军用道路外,原有道路桥梁失修失养,市政工程建设濒于停顿。

民国34年日本投降,上海租界收回,全市道路、桥梁等市政工程设施,由上海市工务局接管。市工务局建立全市统一的养护维修体制和管理制度;着手修复抗战期间被破坏的道路和桥梁,大修外白渡桥,重建5孔钢筋混凝土简支梁的恒丰路桥和乌镇路桥;新建5座小型排水泵站和肇嘉浜闸门,修筑海塘、江堤等防汛设施;先后颁布《上海市开辟整理道路征收工程受益费实施细则》、《上海市工务局掘路通沟等代办工程暂行办法》等规定。民国35年,市政府成立越江工程委员会,拟订黄浦江越江工程方案。

到民国38年5月上海解放前夕,全市共有城市道路和公路1235.4公里,桥梁488座;下水道649公里,泵站11座,排水能力为每秒16立方米;城市污水处理厂3座,日处理能力为3.55万立方米;驳岸18.9公里。

上海经100年建设,市政工程设施虽有相当基础,但道路布局不尽合理,地区间不平衡,道路结构技术等级偏低;下水道设施不健全,且有很多空白地区,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很弱,常因暴雨、台风高潮、袭击而积水为患;污水处理能力与排放总量相差悬殊,市区各主要河道及支流均遭污染。尤其建成区周围300多处劳动人民集居的棚户区,全是泥泞小路,没有排水设施,居住环境十分恶劣。

(四)

上海解放,市人民政府当即组织力量,对失修失养及遭战争破坏的道路、桥梁,尤其近郊道路进行抢修,并整治城市环境,迅速修复损坏严重的市政工程设施。1949年7月,上海遭受特大台风与高潮侵袭,市人民政府立即组织抢修加固海塘。1950年2月6日,国民党飞机空袭上海的机场、电厂等,上海市政工人在市人民政府工务局组织下,抓紧敌机轰炸间隙时间,突击完成机场跑道、电厂附近徐家汇路、军工路等道路抢修工程。1950年,市人民政府确定市政工程设施实行“一般养护,重点建设”;1951年4月,市二届二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通过“为生产服务,为劳动人民服务,首先是为工人服务”的城市建设方针。三年恢复时期,即使经济困难,还是把有限资金集中用于劳动人民集居地区的市政工程设施建设,初步整治227个棚户区,改善生活环境;同时开始建设曹杨新村,在控江、日晖等地区建设“二万户”新工房,修建街坊道路,铺设下水道。1951~1953年间,将租界时期的跑马厅改建成人民广场和人民公园;吴淞地区建成蕰藻浜桥。

发展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1953~1957年),开始有重点地进行市政工程建设。先以开辟消防通道形式拓宽一批棚户区的道路。后为方便沪东、沪西两大工业区之间的交通联系,新建长寿桥,拓宽平凉路、天目路等东西向道路,接通虹口区的海宁路,苏州河以北的市区从此有了东西连通干道。再辟通西藏北路;建造武宁路及跨越苏州河的武宁路桥;辟建河南南路,与河南中、北路连成一条南北干道。为克服铁路对市区交通的干扰,新建本市第一座跨铁路车行立交桥——共和新路旱桥。通过搬迁、填浜、埋管、筑路,将3公里长、污水横溢、沿岸搭有1100多间棚户或“滚地龙”的肇嘉浜,改造成一条集交通、泄水、环境绿化于一体的林荫大道,这是上海解放后深得民心的一项市政工程。在近郊为配合农业合作化,修建公路107公里,桥梁83座。

1956年,针对当时地面沉降和防汛设施薄弱状况,市市政工程局提出“围起来,打出去”的防汛排水原则,开始在苏州河沿岸,以后逐步在黄浦江、虹口港两岸筑防汛墙。初为简单砖砌结构,墙顶标高4.8米;但大部分岸段在台风、暴雨和高潮来临时,仍靠叠土包挡水。50年代,在市区主要积水地区新建17个排水系统工程,使万航渡路、浙江路、宜昌路、华阳路等地段积水之患得到缓解。

1956年4月,毛泽东《论十大关系》发表。7月,中共上海市第一次代表大会确定充分利用、合理发展上海工业的方针。1958年,国务院将江苏省的上海县等10个县,先后划入上海市行政区域,上海市的面积从606.18平方公里扩大为6185平方公里,其中市区面积达到141平方公里。为调整工业布局,疏解城市中心地区人口,提供工业发展新基地,自1957年起,建设北新泾、桃浦和吴淞等近郊工业区;1958年起,规划、建设闵行、吴泾、松江、嘉定、安亭等一批卫星城镇。在卫星城和近郊工业区内,筑建道路和雨、污水排放等市政工程设施,还着重修建市区与各卫星城、近郊工业区之间的联系道路。南向有沪闵路、龙吴路等;北向有共和新路、逸仙路、同济路等;西北向有真南路、曹安路等。1958~1960年,新建、改建的道路445公里,其中2/3直接配合卫星城和近郊工业区建设。而市区内,则集中力量填浜埋管筑路,治理法华浜等160多公里臭水浜;还建设50余座泵站和相应的排水管网。全长21公里的中山北路、中山西路和中山南二路,除局部路段外,全部筑成宽达35米的水泥混凝土路面,成为环绕市中心区的习称的中山环路。拓宽拉直市中心的南京路、北京路等干道的瓶颈路段,缓解日趋紧张的道路交通矛盾。在郊县,改建和新建从吴淞经宝山、嘉定、青浦、松江、奉贤到川沙县的公路,形成全市环线公路的雏形。

1958年起,越江隧道和地下铁道开始试验研究。工程技术人员在缺乏技术资料和设备的困难条件下,试验探索在饱和含水软土地层建造隧道的技术。

市政工程设施的养护管理工作,自1951年起,即着手加强,从建立养护责任制,到逐步健全各项管理制度,颁布《上海市人民委员会核准公共道路上开掘路面暂行规则》等一批政府规章。1958年,为探索市、区两级管理养护体制,一度将部分地区的市政工程设施下放到有关区政府管理。因道路、下水道等设施系统性强,下放后矛盾很多,1959年又收归市城建局统一管理。解放后创办的上海市土木工程学校,为上海和全国许多省市培养输送了一大批专业技术人才。上海市政工程系统还曾抽调数百名职工,支援全国重点建设。

这10余年间,上海虽非国家重点建设发展地区,市人民政府对市政工程建设的指导思想和工作方针十分明确,即使政府财力有限,仍尽量调拨款项,致力于市政工程设施的修复、挖潜、改造和新建,全市道路初步形成了以中山环路为起点、郊县的环线公路和多条干道向外辐射伸展相结合的道路系统。市区雨、污水工程也开始有重点地进行建设。市政工程建设呈现健康发展的局面。

(五)

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后两年,受1959~1961年的三年困难时期影响,国家压缩建设投资,市政工程项目大量削减。经三年调整,上海市政工程建设有所回升,关系到城市防汛和人民生活急需的一些工程,列入计划,逐步付诸实施。

1962年8月2日,强台风和高潮同时袭击上海,黄浦江、苏州河沿岸局部防汛墙被船只撞坏,造成江水漫溢。为防御此类灾害,决定加高加固防汛墙。外滩防汛墙墙顶标高定为5.20米,从当年起,每年集中力量在各河道分段加固加高,增强防汛抗灾能力。1963~1965年,隧道工程设计、施工的试验研究继续深化,用盾构法进行地铁隧道试验工程。经过充分准备,结合战备需要,于1965年6月开始兴建平战结合的打浦路越江隧道。1965年,新建和改建青平公路、沪宜公路等郊区公路,1966年上半年竣工通车。为加强城市道路和郊区公路的管理,上海市人民委员会分别在1962年和1964年颁布《上海市郊区公路管理暂行办法》和《上海市管理城市道路桥梁暂行办法》。

“文化大革命”期间,市政工程系统广大职工排除重重干扰,坚持生产。第一条穿越黄浦江的打浦路隧道,于1971年6月开放运营;改建苏州河上的江宁路桥和昌化路桥;新建新华路、军工路等车行立交桥;在新建的上海体育馆外围,拓宽漕溪北路、天钥桥路等干道;建设宛平南路、乌鲁木齐中路、浦东其昌栈等19个排水系统;全面改造曹杨新村雨、污水排放系统。1974年,市区防汛墙再一次加固加高,按百年一遇标准,改建为混凝土或块石重力式结构。新建公路537公里,改建公路500公里,改建桥梁327座。1975年制订“社场公路”(今县乡公路)建设规划,逐年实施。配合上海石油化工总厂的建设,厂区外围改建公路46公里,并建成跨越黄浦江的第一座铁路、公路两用双层钢桁架大桥——松浦大桥。为解决市区污水排放,结合农田灌溉,兴建南区与西区两条污水输送干线,将污水分别经浦东川沙及浦西宝山排放长江,其设计日输送能力为118万立方米,分别于1970、1971年建成通水。这两条污水干管的建成在当时虽发挥一定作用,但因立项时科学论证不足,设施不配套,且污水靠岸边排放而未能利用大水体稀释,以致在长江岸边增添了污染黑带。

到1978年底,全市市政工程设施有:市区道路905公里,市区桥梁174座;公路1978公里,公路桥梁512座;雨、污水管道1301公里,防汛泵站90座,排水能力为每秒260.3立方米,城市污水处理厂13座,日处理能力为13.9万立方米。

这10多年间,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综合平衡中,市政工程常被置于非生产性的配套地位,并过分强调挖掘潜力,一段时间内,仅靠地方财政有限的资金投入,新建项目不多,滞后的市政工程设施制约了经济的发展。

(六)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发展国民经济第六个五年计划期间,上海市政工程建设开始呈现上升势头,并为以后的大规模发展作好准备。

上海宝山钢铁总厂的兴建,带动了上海北翼市政工程建设的发展,改建拓宽外围道路33.7公里和新建跨越蕰藻浜的蕰川路桥(曾称纪蕰路大桥)。为配合第五届全国运动会在上海举行,拓宽市中心通往江湾地区的四平路、黄兴路、邯郸路等干道,改造江湾五角场地区的排水系统。同期,建造漕溪路、大连西路和真北路等一批车行和人行立交工程,使车辆与行人、机动车与非机动车分流。1982年12月,改建的曹杨路桥竣工通车,至此苏州河上的木桥全部改造完毕。郊区公路建设,1979年底高级与次高级路面已占全市公路总里程的94.8%,基本达到路面黑色化,99%公路桥梁达到永久化。1982年6月建成的泖港大桥,是上海境内第一座规模较大的预应力混凝土双塔双索面斜拉桥,为以后建造更大跨度的斜拉桥提供了设计和施工经验。

1985年起,市政府把市政工程作为每年为人民群众办实事的一个重要内容。凡具备条件的项目,集中财力、物力、人力,确保当年完成。1986年3月召开的中共上海市第五次代表大会,针对上海市政基础设施落后、不适应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的现状,决定把市政工程作为建设上海城市基础设施和改善投资环境的主要任务之一。1988年8月,市政府作出《关于近期改善市内道路交通的决定》,提出统一规划、标本兼治、综合治理、工程措施与管理措施并举的方针,将道路交通工程作为市政工程建设的重点。第七个五年计划期间,上海铁路新客站附近的天目路、恒丰路、恒丰路桥和恒丰北路车行立交桥;市区穿越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通虹桥机场的延安西路、虹桥路;十六铺客运码头附近的中山东二路,都进行相应配套和拓宽改建,使上海“海、陆、空”三大门户的道路交通有了改善。穿越黄浦江底的第二条隧道——延安东路隧道,从延安东路福建路至浦东陆家嘴,全长2261米,于1988年底建成,1989年5月通车;辟通中山南路,打通和拓宽北京路、定西路、延平路、河南中路等原有的堵头、瓶颈路段,提高道路通行能力;在浦东,拓宽改建浦东南路、浦东大道,新辟东塘路、江海路、海徐路等道路。为配合住宅区的开辟和建设,新建龙华、曲阳、天山等3座污水处理厂和23个排水系统工程。1975~1985年间,郊区的“社场公路”规划,经过不间断的实施,全市43个乡和7个国有农场辟通了公路,路的技术等级为三级,完成的总长度计338公里,桥梁327座;首批建设的沪嘉和莘松两条高速公路,分别于1988、1990年建成通车;新建和改建塘川、亭枫、亭卫等一批干线公路;按“国家补助、地方自筹、群众投劳”的政策,建成1157公里的乡村公路。郊区公路的密度和技术等级均有提高。

1990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开发开放浦东的决策。1992年12月,中共上海市第六次代表大会决定把“紧紧抓住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列为三个战略重点的首位,强调城市基础设施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发展国民经济第八个五年计划期间,上海市政工程建设的投资数量、工程规模、技术标准,在上海城市建设史上都是前所未有。为开发开放浦东需要,建设连接浦东和浦西的内环线,建成跨越黄浦江的南浦大桥、杨浦大桥和奉浦大桥;在浦东新区,兴建内环线浦东段的罗山路和龙阳路两座立交桥与杨高路等工程;金桥、外高桥、陆家嘴、张江等开发区,按先地下、后地上顺序,高速有序地建设市政基础设施;建成张杨路地下综合管线廊,为合理安置地下公用管线和方便养护迈出新的步子。在浦西,先后建成内环线浦西段29.1公里的4车道高架路,纵贯市中心区8.45公里的6车道南北高架路和16.21公里的地铁一号线一期工程,使上海城市有了地面、地下、高架相结合的立体交通骨架。外滩的交通、防汛、环境综合改造工程与吴淞路闸桥的建成,既改善了外滩地区的南北交通,使外滩和苏州河地区能抵御千年一遇的高潮,又美化了环境。合流污水治理一期工程,自沪西北新泾至浦东竹园长江口,截流总管全长33.42公里,1993年底主体工程建成运行,将市区70.57平方公里范围内255万人口的生活污水、800多家工厂、单位和浦东外高桥地区每天约170万立方米的工业废水,经截流预处理后排放长江口大水体稀释,使苏州河市区段的有机物污染明显下降,黑臭现象有所好转。郊区沪青平、沪南、沪太等一级公路相继建成通车,使上海的高等级公路又有新的发展。

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过程中,市政工程建设资金的筹措,改变以往单靠国家财政拨款的模式,开始利用外资、社会集资、市政设施有偿使用、盘活存量资产、土地有偿使用与综合开发、市与区县联建等多渠道筹资。市政工程动迁用房的建设,也发挥多方积极性,从1979~1995年间,市政工程部门自行建设的动迁用房共455.89万平方米。

广大市政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对技术进步的不懈努力,国内外科学技术交流的日益广泛,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设备的开发和应用,促进市政工程设计和施工技术水平不断提高。道路工程更新筑路材料,扩大工业灰渣的利用,提高筑路施工机械化、工厂化程度和文明施工水平。隧道工程方面,盾构法技术不断进步,衬砌结构设计理论深化,采用高精度钢筋混凝土管片及先进接缝防水技术,还采用大厚度地下连续墙深基坑大面积挖土和注浆加固防漏等技术。下水道施工,采用大口径长距离曲线顶管技术和管道接缝防水、管道防腐技术等。桥梁工程中,采用大跨度预应力混凝土连续体系,完善斜拉桥的高次超静定结构计算理论和高耸混凝土结构的施工工艺等。市政工程设计、施工、统计等方面的计算机应用得到普及。到1995年底,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局所属单位共拥有各类机械设备8258台,全员人均动力装备9.5千瓦;职工的文化技术素质也有提高,具有中高级职称的专业技术人员2200多人,占职工总数的7%。

市政工程管理的法制建设与工程建设同步加强。市人民政府以市长令先后颁布了《上海市排水设施管理办法》、《上海市黄浦江大桥管理办法》、《上海市地铁管理办法》等政府规章。市建设委员会和市市政工程管理局还制订了《上海市高架道路管理规定》等规范性文件。1994年8月,上海市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上海市城市道路桥梁管理条例》,这是上海解放后第一部市政工程设施管理的地方性法规。

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市政工程设施的管理体制相应变更,形成市和区县两级政府两级管理的体制。1986年,在统一领导、分级管理的原则下,将市区路幅在6米以下的区域性街坊支路和非系统性的下水道支管,下放各区政府管理、养护和维修。同年,经国务院批准,上海市区面积从141平方公里扩大到375平方公里。为此,将郊区的部分公路、桥梁等调整为市区管辖。1994年3月,市市政工程管理局管辖的浦东地区道路、公路、桥梁、污水和排水设施,全部划归浦东新区城市建设局管辖。1994年后,由各区政府自行筹资承建了武宁南路、徐家汇路、长宁路、西藏南路、四川北路等工程。

到1995年底,全市共有道路5420.3公里,桥梁3561座,其中市区道路1633.3公里、桥梁438座;公路3787公里、桥梁3123座;地铁16.21公里,越江隧道2条;下水道2535.8公里,城市防汛泵站171座,排水能力为每秒1024.4立方米,城市污水处理厂12座,日处理能力为49.3万立方米。

 

上海市政工程建设历经150年的曲折起伏,总体水平不断提高,综合功能逐步增强。但尚不能满足上海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求。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进程中,上海肩负“一个龙头,三个中心”的历史使命,一批面向21世纪的城市干道、轻轨、地铁、高速公里和污水治理等骨干工程项目,有的正在施工,有的已立项筹建;还有一批轻轨、地铁、高等级公路等市政工程,正组织论证,做好技术储备,以期跨上新的台阶。市政工程建设道远任重。

回到顶部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