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 >> 上海农业志 >> 第五编林业

第五编 林业

2003-11-17 10:36:15

概述

上海的林业,主要是“四旁”(村旁、屋旁、河旁、路旁)绿化、海岸江堤防护林,还包括竹、果、桑等经济林木和花卉。近代上海林业的发展,跌宕起伏,几经曲折。20世纪80年代开始,进入稳定发展的时期。

根据考古研究,距今6000年前,在冈身以西崧泽遗址附近的松江佘山等地,生长着茂密的针叶阔叶混交林,有象、虎、豺、野猪、梅花鹿等栖息其中。随着历代对农业的开发,原始林木逐步缩小,并逐步为农民植树种竹所取代。唐代,上海地区原始林木基本被毁,一些大型陆生野生动物也随之消失。农民在宅前屋后种植树木、竹林,一些农舍、村庄掩映在绿树翠竹丛中。至今保存下来的古树,树龄在300年以上的有209株,其中千年以上的有6株。这些古树一般都栽种在寺庙、祠堂、花园等处。树木的种类约有150多种,常见的主要有阔叶树中的榉树、苦楝、旱柳、朴树、银杏、乌桕、桑树,常绿针叶树中的黑松、雪松、侧柏等。竹子的品种也很丰富,仅杂竹就有25种,其中蔑竹种植面积最大,历史上许多村庄因盛产蔑竹而被称为“蔑竹村”。果树有桃、李、梅、杏、柿、枇杷、石榴、葡萄、无花果等,不少村庄曾因盛产桃、梅等果品而得名桃村、梅园。上海水蜜桃久负盛誉,至今已有400多年历史。种桑养蚕历史久远,但自宋末元初棉花生产和棉纺业兴起以后,蚕桑生产逐渐衰落,以后虽有恢复,数量仍不多。花卉的商品性生产已有300多年历史,开始只集中于上海、嘉定、宝山、川沙等县,以桃花、菊花、梅花、牡丹、兰花较为著名,上海开埠以后,从国外引进不少新的品种,到民国时期达162种,逐渐在浦东凌家花园、宝山赵家花园、西郊梅陇和龙华等地形成花卉生产基地。崇明的水仙花也颇负盛名。上海的林业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曾两次遭到严重的破坏,许多村庄的林木被砍伐殆尽。

新中国建立以后,上海的林业经历了发展、挫折、再发展的历程。解放初期,通过土地改革和农业合作化,农村“四旁”植树迅速发展,海岸江堤开始营造防护林,还相应建立了国营林场和苗圃。桃、梨等果树生产有较快发展,1958年建立宝山果园和南汇泥城果园两个面积较大的水果生产基地。花卉生产也日益兴旺,不仅供应国内市场,还有部分出口。但是,到50年代后期,由于农村工作中“共产风”、“瞎指挥”等的失误,一度出现乱砍滥伐林木的现象,林业遭受不小损失。不久得到纠正,林业生产逐步恢复和发展。“文化大革命”期间,把种花养花当作“封资修”来进行批判,花卉生产横遭摧残而一落千丈。

80年代始,上海的林业进入全面发展的兴旺时期。1982年起开展了全民义务植树活动,郊区每年完成“四旁”植树600~800万株,东部海塘江堤的防护林带和西部的农田林网不断扩大,到1989年,绿化覆盖率达到5.46%,比10年前提高1倍。上海果品生产,随着柑桔试种成功并大面积推广,草莓、葡萄新品种的引种成功,逐步形成桃子、生梨、柑桔、葡萄、草莓五大果品生产结构,产量逐年增长,品质日益提高,供应期也不断延长。花卉生产也蓬勃发展,品种越来越多,栽培面积越来越大,栽培设施和栽培技术也越来越先进,已陆续建成了一批现代化的花卉生产基地。上市的鲜切花、盆花、观叶植物、盆景,不仅可满足本市居民日益增长的需要,还销往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并大量出口到东南亚、日本、北美、西欧等一些国家。近年来,随着种植业结构的调整,蚕桑生产也在金山、崇明等地区恢复发展。

上海郊区有古漪园、秋霞圃、汇龙潭、淀山湖大观园、曲水园、方塔园、醉白池、古钟园等园林景点,这些地方都保存和种植了大量的树木花卉。近年来,郊区200多个乡镇的植树绿化发展较快。许多城镇都种了行道树,利用空隙地营造“小绿地”、建设小公园。机关、学校、工厂、企事业单位和街道居民都大量种植树木花草,美化环境。

在上海西南、钱塘江入海口,有大金山、小金山和浮山3座小岛,面积0.34平方公里。岛上林木生长茂盛,有常绿阔叶林、落叶阔叶林和水竹林,还有列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的舟山新木姜子、国家三级保护植物的天竺桂等珍贵植物。这三岛由于长期来基本处于自然、半自然状态,保持着原始的生态环境,对于研究我国东边中部沿海地区植物区系有重要价值。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