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租界志->--第四篇公共设备->--第三章市政->--

第二节 道路

2003/8/28 9:52:43

一、早期道路修筑

1.公共租界道路修筑

鸦片战争前,上海城厢内已有街巷63条,形成方格形街坊路网,城厢外除了农田,仅有沿黄浦江边的纤路和几条通向近郊的土路。1672年铺筑的第一条南北向石板大路,俗称石路,是当时常熟、太仓、嘉定等地由陆路至上海县城的通道。1845年《土地章程》在允许外商在租界内租地的同时,也对租地人在租界内修筑道路等义务作了规定。1846年9月,英租界辟筑界路(早期英租界西部边界),此系上海租界开辟后构筑的第一条近代道路。同年12月,英租界租地外人在英国驻沪领事阿礼国的主持下召开会议,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道路、码头建设事宜的道路码头委员会。1848年筑滩路,1849年筑领事馆路,50年代初又建成宽克路、花园弄等。

1854年工部局成立,原道路码头委员会所负责的道路建设、管理事宜都由工部局继承。此时受小刀会起义和太平军战事影响,大批华人避入租界,租界初创阶段修筑的道路不敷使用。道路上到处是石头和垃圾。不久,工部局董事会即颁布了一项由英领事阿礼国副署的修建新道路计划,规定有关土地业主必须让出修建道路需要的土地。根据这项计划,工部局陆续铺筑了花园弄以南的四条东西向干道,即纤道路、海关路、教会路、北门街。1855年,工部局筑石路。同时,在界路以西铺筑南北向干道庙街。1861年,工部局添筑两条与教会路平行的道路锡克路、苏州路。1862年趁修筑防御太平军工事的机会,又把福建路从南京路延伸到苏州河边。同年英商跑马总会用出卖新公园跑马场地皮所得部分资金,筑成泥城浜以西至静安寺一条长约3.22公里的跑马路。筑成之初,外人曾取名涌泉路,后定名静安寺路。是年,工部局越界辟筑新闸路、极司非尔路、麦根路等道路,开越界筑路先例。

1854~1865年,经过十余年的建设,在苏州河以南,由26条道路组成的干道网略具雏形。其中南北向干道13条,分别为扬子路、圆明园路、四川路、江西路、河南路、山东路、山西路、福建路、浙江路、湖北路、广西路、云南路、西藏路;东西向干道13条,分别是苏州路、香港路、北京路、厦门路、宁波路、天津路、南京路、九江路、汉口路、福州路、广东路、芜湖路、松江路。1854年道路面积占租界总面积的14.2%。到1864年,这一比例上升到23%,远高于传统中国城市。1863年,英、美租界合并,虹口美租界的道路建设也开始纳入工部局计划。据虹口道路、卫生临时委员会报告,1863年美租界内宽阔的道路只有两条,即由私人修筑的吴淞路和百老汇路,而到1864年初虹口的道路已经大为改善,新道路或已开辟,或正在修建之中。

2.法租界道路修筑

1855年,法租界内只有些小巷和官道,包括老北门街、紫来街、新桥路和城墙缺口路。1856年,辟筑法外滩路,并竖中法两种文字的路牌,为法租界内所建的第一条道路。1857年3月,根据法租界租地人会议提案,道路管理委员会成立,着手修筑道路。1860年,筑公馆马路、天主堂街。由于法租界最早的几条道路修造比较简陋,每逢下雨,道路上往往积满死水。

1862年,公董局组建工务部门,加快道路建设。6月4日,公董局董事会会议通过道路管理委员会的提案,宣布延长或开辟4条交通干道:(1)公馆马路向东延长;(2)开辟一条和公馆马路平行的道路,从靠近帝国路的洋泾浜码头开始,直至洋泾浜西端,并在公馆马路北面160米的地方穿越宁兴街;(3)在帝国路以西145米处,在帝国路和另一条通往泰勒氏桥的道路之间,开辟一条与帝国路平行的路(1863年建成后叫北新街,1916年后改称施政路,1921年改称麦底安路);(4)在上述道路以西145米处,开辟一条平行的道路(1876年建后叫郑家木桥街)。1863年,公董局筑磨坊街,并决定在北面沿四明公所铺筑一条和公馆马路平行的新道路。同年,为抵御太平军,防守租界及徐家汇天主教堂,辟筑军路,即徐家汇路,由上海县城西门外经方浜桥及肇嘉浜西侧、北侧通往徐家汇。1865年,公董局辟筑自来火行西街,并越界填周泾支流辟筑道路(今金陵中路自西藏南路至龙门路一段),路面宽30法尺。19世纪60年代中期,公董局又将修建沿河道路列入界内道路建设的整体规划,修筑了沿洋泾浜马路、沿寺浜道路及沿黄浦江道路;其中,修筑沿黄浦江的道路费用达37340两。

二、道路拓宽与延长

1.公共租界道路拓展

19世纪60年代中期以前,工部局虽已在界内开始了道路建设,但从总体上说还处于初建阶段,主要集中在租界东部,道路宽度一般仅22英尺,最宽的外滩滨江大道亦不过30英尺。60年代中期以后,工部局道路建设的一个内容是接管、添筑界外道路。1866年,由于维修养护道路开支太大,上海跑马场股东要求工部局接管静安寺路。经纳税人会议授权,工部局接管静安寺路。工部局除继续把增辟或延长界内道路作为路政建设的首要目标外,把道路网逐渐向租界西部扩展。1866年将北京路延伸到泥城浜,1868年添筑北云南路,1869年修筑了连接静安寺路和新闸路的卡德路,1877年后又先后修筑爱文义路、南京路、马霍路、坟山路,1881年增辟牛庄路,1882年新建北海路,1883年修筑昆山路。其中延伸后的北京路成了继南京路后租界内从外滩到泥城浜的又一条东西向主要通道,新建的北海路则成了与南京路平行的第六条东西向干道。1886年修筑北河南路。到1890年,公共租界筑路已长达20公里。19世纪末,工部局共筑道路70余条。

在拓展界内道路网络的同时,工部局开始拓宽、取直原有干道,以适应交通发展的需要。1870年7月,工部局董事会通过决议:今后凡工部局铺筑的干道,除另有要求外,其宽度不得少于40英尺。根据这个决议,早期修筑的道路须全部拓宽。同年8月,工部局将与四川路连接的汉口路东北角以及与四川路连接的南京路西南角筑成圆形。1871年,为减少拓宽道路中征地、迁屋的困难,工部局建议有关人员密切注意租界内房屋拆迁或地产变动情况,及时掌握有关部门信息,主动与业主进行谈判。1883年,为解决拓宽南京路的经费问题,工部局经纳税人会议批准发行债券。到80年代末,界内原有干道几乎都在不同程度上被拓宽、取直。

19世纪90年代,工部局铺设道路的重点向干道网络相对稀疏的虹口地区转移。根据1894年8月工部局制定的筑路计划,虹口地区延长或添筑的路段有41条,其中南北向路段24条,东西向路段17条,总长度达22.53公里,超过当时虹口已有道路一倍。到1899年,这项计划已在文监师路、北四川路、北江西路、北山西路、乍浦路、吴淞路、余杭路、熙华德路、北苏州路、天潼路、武昌路等处全面进行。1899年以后,公共租界继续向东部扩张,修筑道路50余条(包括1899年前越界筑路)。同时工程的重点转移到新划入租界的泥城浜以西地区。根据1900年制定的筑路计划,西区筑路48.27公里,占计划筑路总数的四分之三。到1902年,西区道路总长度已由1900年的12.87公里增加到19.31公里,并获得11.26公里长的新路地皮。1905年3月,工部局进一步修正筑路方案,首次颁布了在虹口以东地区建立道路网的计划,杨树浦地区道路建设也开始引起工部局的重视。1899年后,杨树浦路自西向东延伸至周家嘴,工部局在此相继辟筑刚狄路、山达刚路、麦特拉司路、倍耐尔司路等道路。1905年,东区道路已从1904年的14.48公里增加到19.31公里。

1899年后公共租界向西部扩张修筑道路70多条(包括1899年前越界筑路)。1901年,工部局在西区界外地区建成总长20.92公里的虹桥路、罗别根路、白利南路。1903年,工部局又越界延长北四川路至靶子场。到1904年,界外道路已达30.57公里,超过1899年前英美租界界外道路的总长度。

到1911年,工部局管理下的界内外道路总长度已达176.99公里,比1893年增长2.6倍。其中,北区(虹口浜以西地区)、东区、西区的道路长度,都超过了中区(即原来的英租界)。1914年,英法两租界共同商定填没洋泾浜,并筑路改善交通。1915年,道路筑成,取名爱多亚路。同年,工部局填泥城浜筑路,命名为西藏路(南起今延安东路大世界,北迄今南苏州路西藏路桥)。

[1900年公共租界修筑南京路]

1926年,公共租界道路总长度达170.516英里(274.36公里)。1933年租界内道路交织成网。截至1939年,公共租界新式道路达184.668英里(297.13公里)。

2.法租界道路拓展

19世纪60~70年代,法租界道路建设也在原有干道网络基础上大举西扩。1873年,公董局重铺公馆马路、磨坊街和八仙桥路之间的路面,将公馆马路和宁兴街之间的郑家木桥街铺至洋泾浜处。1887年公董局董事会拨款350两用于公馆马路的再次铺砌。1892年,公董局辟筑宁兴街(今宁海西路自西藏南路至龙门路段)。19世纪末,法租界扩展到吕班路,修筑道路20余条。到1900年,法租界道路系统已很完整。

1900年,公董局开筑西江路,1901年越界填朱熙浜,筑善钟路。同年,越界辟筑桂林山路、圣母院路。西江路1901年完工,1906年以公董局总董宝昌之名改称宝昌路。这是法租界最长最直的道路,全长5500米左右,穿过30余条道路。1902年,公董局筑宝建路、杜美路、毕勋路、薛华立路和军官路。从20世纪初开始,公董局又对徐家汇以东地区大规模越界筑路。1907年,公董局越界筑姚主教路、福开森路、巨籁达路、金神父路。1909年,公董局填周泾浜筑敏体尼荫路。1911年,越界辟筑宝隆路。同年,越界自徐家汇路向南辟筑麦琪路。1912年,辟筑打靶场路、祁齐路。1913年,上海城墙拆除后,与法租界毗邻地段由公董局筑成法华民国路。1914年筑辣斐德路、马斯南路、高乃依路、莫利哀路。同年6月,工部局、公董局联合填没洋泾浜。翌年将洋泾浜北侧的松江路和南侧的孔子路连同填平的洋泾浜合并筑成爱多亚路,并联合填平北长浜筑成福煦路。同年,公董局越界筑法华路、贾尔业爱路。1922年,辟筑贝当路。至20世纪20年代所筑道路已西抵徐家汇大部分地区,北于静安寺一带与公共租界接壤。至1930年,法租界可通行的道路增加109757平方米。20世纪30年代,法租界筑路60多条。

 

1918~1928年法租界道路长度、面积表

年份

道路长度(公里)

可通行的道路面积(平方米)

1918

58545.00

442994.75

1919

61363.00

456753.75

1920

62604.30

472086.75

1921

63888.35

486188.70

1922

72239.70

538105.05

1923

76934.35

588834.30

1924

81253.00

661162.60

1925

85376.00

690940.65

1926

89986.00

748256.00

1927

92015

770018

1928

92924

785655

三、近代铺路技术

租界开辟初期,界内道路都为泥路。1846年辟筑的界路用煤渣铺成。1848年,英租界黄浦江一段滩地辟筑成鹅卵石煤屑路面(今中山东一路一段)。1849年,英租界辟筑领事馆路,用沙石与泥土拌和压实作路面。从19世纪50年代中期起,租界当局开始用碎石筑路。1854年,领事馆路向西延伸至泥城浜为碎石路面。1851年铺筑的花园弄路面利用泥土拌和黄沙、石子压实而成,为土沙石路面。50年代初辟筑的教会路路面亦由黄沙、石子拌和泥土压平而成。1854年,花园弄自界路向西延筑至苏州路,铺煤渣碎石路面,并加宽到6~7.5米。1855年,石路改铺煤屑路面。是年,小刀会起义失败,工部局在城厢内外的废墟中清理出大批碎砖,用其铺筑路面,使大部分地势低洼的旧路被填高到大潮水位以上。1856年,工部局开始在教会路、领事馆路等少数重要干道铺设花岗岩碎石路面。7月,教会路的路基有140英尺铺设了花岗石碎片和吴淞的黄沙。1861年,租界内包括外滩的所有道路都铺了碎石。大多数道路都用人工垫高,每亩平均费用由最初的40元提高到300元。

19世纪60年代初,鉴于当时碎石质量低劣,铺设的路面情况极差,有人建议从香港运进优质的铺路碎石。1861年,工部局又从吴淞口外采办了大批海滩圆卵石加铺于界内大部分道路表层。经实践,圆卵石是比砖块更耐用的铺路材料。

[南京路上的铁藜木路面]

工部局市政工程所需石料主要通过招商承包供应。1863年1月,董事会同意华人圆卵石承包商以每吨4元的价格供应圆卵石。3月,工部局按每立方米0.35元或1吨3元的价格买下霍华德公司所有的圆卵石,并提议以砖头打基础,上面再铺一层圆卵石。1870年8月,福建路铺设边石后,在路面铺上花岗石屑和黄沙。

1890年,采用蒸汽压路机械。同年,工部局在交通繁忙的南京路外滩铺下一些硬木,试作路面新材料。经过5年的实践,证实硬木路面磨损较少,不用维修。1897年,工部局分别从英国、澳大利亚、法国、美国获得有关木块路面与柏油路面的技术。1906年,上海第一条用澳大利亚铁藜木块铺筑的路面出现在江西路以东的南京路上,这是上海最早的高级道路。1910年,这条路面向西延伸到浙江路口。1910年4月,工部局发布2015号公告,对提供并运送65万块澳大利亚硬木(赤桉木)铺路木块进行招标。5月,工部局接受怡和洋行、中国进出口木材公司、新旗昌洋行等公司的投标书。10月,工部局又发布2050号公告,对南京路西端铺硬木路面招标,结果怡和洋行以每1000块57两(在华氏200度下涂柏油)报价中标。1911年2月,28万块硬木木块运抵上海。经过检查与涂抹柏油,于3月初铺设路面。同年,工部局在赫德路、静安寺路、北京路、浙江路口也用木块铺路。铺路工程总面积401平方米,其中部分是有轨电车轨道道边,实际木块铺路面积371平方米。加上切割时木块损耗,共计使用木块299768块。

工部局辟设道路工场,采取自产、直供方式,不断从国外引进铺路新设备。1874年,工部局于苏州河南岸置地10亩,用于储存筑路材料。同年从英国购置1台日产50吨的碎石机,开设轧石场,定名为苏州路工场,加工碎石用于铺筑道路。1888年,工部局开始租山开石,自办矿场。1890年首次从英国购置2台蒸汽压路机,在租界中心区及虹口的主要道路上使用。不久又引进破路机,碎石机的功能也比原来扩大1倍。1903年,苏州路工场采用电动机械加工铺筑道路用柏油石子(今称黑色碎石)。

1907年工部局自行设计、制造1台旋转式沥青混合料搅拌机(1号机),翌年投产。1910年,工部局在天潼路、北京路近外滩等路段试用沥青作表处层,开始了铺筑柏油道路的试验。所用沥青采用美国石油沥青。工部局又从上海英商煤气公司获得用炼焦残渣蒸馏脱水而成的煤沥青,用来铺筑道路。1911年,第二台半移动式沥青混合料搅拌机自美国运抵上海,次年春投产。1913年,工部局首次以电动拌和机加工煤沥青石子。1915年,在福建路铺筑水泥混凝土路面。1913年,工部局在苏州路库场自行加工柏油碎石,至1918年,建成沥青混合料加工场,开始生产供应拌沥青混合料,首次铺筑于北京路外滩至百老汇路。用柏油碎石铺于底层,砂粒式沥青混合料加铺面层。至次年,共铺设沥青混凝土路面7.46公里,占当年界内道路总长度的3.21%。从20世纪20年代起,河南路等主要道路逐步改铺为沥青混凝土路面。1936年,安东路工场投产后,两工场实行分区供应。苏州路工场供应中区、西区,安东路工场供应东区、北区。是年,用沥青混合材料铺筑的路面达62.16公里,占道路总长度的22.65%。1935年,道路总长度增至295.43公里,其中沥青混凝土铺筑的路面达85.75公里,占总长度的29.03%。1908~1930年,公共租界共铺沥青混凝土路面97.99公里,其中1915年铺筑14.88公里,为最高年纪录。

 

1918~1940年公共租界沥青混凝土路面铺筑情况表     单位:公里

年份

长度

年份

长度

年份

长度

年份

长度

1918

7.46

1924

10.99

1930

3.14

1936

2.45

1919

 

1925

14.88

1931

——

1937

3.31

1920

4.57

1926

7.53

1932

——

1938

5.28

1921

4.22

1927

3.83

1933

5.10

1939

0.58

1922

7.92

1928

4.07

1934

2.33

——

——

1923

4.59

1929

3.14

1935

0.65

——

——

法租界道路建设也经历了从传统到采用近代筑路技术,逐步铺筑高级路面的过程。最初,法租界使用石子铺设路面。由于使用的花岗石没有捣碎,铺设的路面质量不够理想。1873年8月,公董局董事会命令在工务监督上花费必需的费用,使铺设的路面能达到预期要求。同时批准购置碎花岗石1200桶,每桶价格不得超过1.3元。9月,宁兴街铺设碎石路面。1877年,用花岗小石块铺筑路面。1882年9月,董事会决定今后使用碎石铺路,并招标供应3000大桶(立方)碎花岗石块和苏州沙1000立方米。1887年1月,董事会拨款300两在公馆马路铺砌碎石路面。同年,法租界加铺所有的碎石路面,并对装有给水龙头的人行道加高20~30厘米。1904年,法租界道路铺筑使用的材料有碎花岗石、小石片、沙砾石、苏州黄沙、宁波黄沙及铺路面的卵石。是年,法租界在宝昌路、宝建路、毕勋路和圣母院路铺上石块。是年,在外滩中式铺砌的人行道上浇灌水泥。20世纪以后,法租界相继在徐家汇路辟设道路工场与制品工场,均为自产、直供模式。1911年,公董局首次购置手动柏油喷布机,应用于人行道及车行道上沥青碎石层灌浇。1926年,徐家汇路沥青搅拌工场投产,公董局开始用砂粒沥青混合料加铺路面。1916~1921年,用沥青混合料铺筑的路面达11.35万平方米。1922~1926年,法租界原有的煤沥青路面大部分改铺沥青混凝土路面,5年中共生产供应沥青混合料2.92万吨。1928年,法租界从事路面养护工程,计铺碎石路面4500平方米,锥形石铺路4500平方米,沥青铺路15000平方米。1930年,用沥青滚压福煦路路面工程开工。1934年,霞飞路和吕班路的十字路口拓宽,并将碎石路面换成水泥混凝土路面。至30年代末,法租界道路已基本铺筑沥青路面。

[1934年正在铺设水泥路面的法租界吕班路]

四、道路辅助设施

1.人行道

1861年,工部局首先在花园弄、马路(河南路与浙江路之间的南京路)、纤道路、北门街等主要干道铺设人行道。1863年,工部局决定以后凡净宽22英尺的为街道,18英尺为车行道,4英尺为人行道;宽度超过22英尺的街道,其人行道的宽度按比例增加;这项工程在各条街道翻修时陆续进行。按照这个要求,工部局首先对花园弄、马路、外滩的人行道进行了规划:花园弄、马路的人行道应按规定放宽到4英尺,外滩的人行道宽8英尺,并靠洋行建筑一边铺设,其外侧为30英尺宽的车道,车道与江岸间留出平均30英尺宽的滨江大道。1865年,外滩、南京路、江西路、宁波路等主要街道先后铺设了人行道。同时,一些外国人自己出资,要求工部局在外滩洋行门口铺设同样的人行道,工部局也予同意。

1887年,工部局在北京东路至外白渡桥间外滩人行道试铺沥青和花岗石屑混合料面层。1890年,工部局在人行道的铺设过程中试用水泥等新材料。1893年,又在界内用水泥预制板铺筑人行道。是年,公共租界内用柏油、水泥或其他混合材料铺成的人行道已达7英里。静安寺路的人行道是柏油铺设的优质人行道。以后,水泥预制板人行道逐年增多,到1904年,其总长度已超过以碎石屑等铺筑的人行道。

1873年8月,法租界公董局在郑家木桥街、典当路南面路段砌造人行道街沿。1874年3月鉴于许多道路尚没有人行道,公董局董事会会议决定,由公董局出资将这项建造人行道的工程交给工务委员会承担,对急需人行道的道路先行施工。公馆马路两边的人行道延长至新桥街。1875年,法租界在公馆马路、天主堂街(外滩至紫来街)等处人行道使用侧放铺砌法,并用碎坛片铺砌。是年起,工务委员会根据董事会决议,开始在界内人行道采用两种铺砌法,并随其他工程的进度逐步推进。1877年,公董局在人行道旁的房屋顶上装置檐槽,并拆除或改建业主阳台。1882年,公董局在天主堂街西洋女学堂前的人行道上铺上石板。1887年,董事会拨款150两在公馆马路铺设人行道。1893年,公董局开始用手工拌制焦油碎石,试铺人行道面层。1911年,公董局用水泥和煤渣混合制成小方块的人行道板。

2.行道树

1865年,工部局向附近农村买来一批小树植于外滩滨江大道,自此种植行道树开始成为工部局道路设施的一部分。1869年7月,工部局在南京路会审公廨以西至静安寺路的旁栽种树木,并用绿漆三角木架保护树干。19世纪70年代行道树已遍栽于界内主要道路。每树相距四五步,垂柳居多。

最初,工部局在行道树种植中缺少统一规划,也遇到不少问题。首先在街道上种植行道树常受到下水道、煤气管道、自来水管、电灯线路等埋设安装的限制。其次街道及人行道狭窄,行道树能扎根的土层很浅。一般而言,只有道路宽度超过40英尺,人行道宽度超过7英尺才适宜种植行道树。如果人行道过于狭窄,行道树就会阻碍行人行走。同时行道树紧靠街沿,树根伸入街沿石和管道,也有碍树木生长。为此工部局不得不每年花费一大笔开支重铺街沿石,重修管道或移走行道树。此外在种植行道树时,无法知道道路两旁房屋是何种形式,是否适宜种植树木。1904年春,四川路全部种植了行道树,但一年内有30棵树不得不移走,以便让两旁的中式房屋建造阳台。如果树木生长太快,树枝约35英尺时,就会受到电气处架空电线的限制。为此,工部局参照了英、美、法国等大城市种植行道树的经验,结合上海的情况解决问题。与国外间隔一段距离、呈金字塔形或圆头形的行道树不同的是,上海的行道树要求能提供宽广的树荫。所以必须选择慢生树种或将速生树种强化修剪,待行道树自然生长到与架空电线相接后,剪去顶芽,让树枝横向发展,在道路中心相交。据此,工部局选择的行道树树种包括悬铃木、洋槐、栎树、银杏树、榆树、黑杨等;其中适宜在拥挤的道路上栽种的树种有悬铃木、银杏树、洋槐,适宜栽种在不太拥挤的道路上的树种有梧桐树,适宜于狭窄街道的树种有黑杨,适宜于近郊及乡村马路的树种有樟树、榆树。

1904年,公共租界内有4000余棵行道树。1906年行道树数量达25762棵,包括悬铃木4100棵、梣木4922棵、银杏树6000棵、梓树2500棵、榆树2700棵、乌桕树1000棵、梧桐树500棵等。

工部局对于行道树规定了一系列的保护措施,包括立桩保护、砍去枯枝和可能妨碍交通,或与架空电线相接触的树枝。所有行道树生长三四年后都需要修剪,使树枝向规定的方向生长,也为形态优美的行道树奠定基础。1904年,工部局任命了一位园艺专家,就行道树有关问题给市政改进委员会担任顾问,以改变以前行道树种植杂乱无章的局面。1919年,公共租界用于种植和保养树木的费用为4000两。

法租界对行道树种植也很重视。1875年,公董局董事会拨款150两更换行道树。1887年9月,公董局董事会批准拨款1000两向法国订购250棵梧桐树及50棵桉树,种植在堤岸及花园中。1905年,法租界内有卢家湾、顾家宅、打靶场、孔家宅等苗圃,培育的树种有枫杨树、法国梧桐、槐树等,其中董家渡等苗圃向公董局提供387棵法国梧桐和槐树的幼木,种植于新扩充的租界道路上。1902~1913年,西江路由东向西分段铺设碎石黄沙路,并于两侧种植悬铃木。20世纪20、30年代,这一带道路两旁人行道则遍植悬铃木。据种植培养处1920年报告,是年法租界行道树共10221棵,其中法国梧桐占4301棵。苗圃中的苗树共15540棵,常绿小灌木14370棵,落叶小灌木1480棵。

1932年7月,公董局临时委员会会议对行道树种植作出具体规定:在公共通道上挖坑种树时必须离开道路1.5米,电杆、喷泉、加油器械等设施必须设在树木1.5米以外,屋檐及人行道与道路的距离不得少于1.2米,树木之间的距离在7~10米之间,任何建筑申请图纸必须指明行道树位置。此外,公董局还对行道树移植作出了种种规定。

 

1921~1929年法租界树木花卉统计表        单位:棵

年份

行道树

苗圃树木及灌木

花卉

1921

15344

50622

222430

1922

15629

49479

341470

1923

16834

56536

271750

1924

19802

97874

234050

1925

20354

88069

129745

1926

20150

62211

248705

1927

20438

57416

237405

1928

20559

55687

176755

1929

20106

——

163000

3.路灯

上海传统的道路照明是油灯,上海开阜后出现了煤油路灯。1865年12月18日,上海第一批煤气路灯10盏在南京路燃点。这一批煤气路灯是大英自来火房出于向公众宣传的目的,为工部局免费安装的。次年5月,工部局与大英自来火房正式签订一份英租界道路安装煤气路灯的合同。1866年,英租界主要干道照明已普遍使用煤气灯,总数为205盏。70年代后又在虹口主要干道与界外静安寺路相继推广使用。1873年底,英美租界计有路灯498盏,其中煤气路灯485盏。到1881年,英美租界内有煤气路灯489盏,其中原英租界351盏,原美租界128盏,静安寺路10盏。1882年上海电气公司成立后,上海开始出现电灯照明。1883年5月,外滩首次用弧光灯替代暗淡的煤气灯。同年7月,工部局以新式电灯取代了南京路、百老汇路的煤气路灯,煤气路灯数量减少。1918年以后,煤气照明逐年减少。1933年煤气公用照明几乎停止,煤气照明用户也于1934年后逐年减少。1935年11月,上海街头的煤气路灯全部拆除。

1882年,工部局与上海电气公司协议在界内安装电气路灯。10月,10盏电气路灯首先在外滩试点。翌年7月,工部局在外滩、南京路、百老汇路使用电气路灯(弧光灯)35盏。到1884年,公共租界内使用电气路灯的道路包括广东路、福州路、汉口路、九江路、宁波路、北京路、扬子路等。至1885年,有240盏煤气路灯被电灯取代。80年代末,电气路灯的使用更加广泛。1890年白炽灯出现后,在道路照明上逐渐取代弧光灯。1909年1月电气处对主要路段燃点的弧光路灯实行降价。1916年白炽灯取代弧光灯,路灯状况进一步改善。

1867年3月,法租界公馆马路、科尔贝尔路、辣厄尔路、孟斗班路以及洋泾浜沿岸马路一带开始使用煤气路灯。法租界煤气路灯碎玻璃罩壳的调换工作一向由煤气公司承担。1873年10月,公董局决定收回这项权力,要求煤气公司将尚未动用的玻璃罩壳交还给公董局。由于这项玻璃罩壳的库存量并不充足,董事会决定订购煤气灯上的灯罩架200套和圆柱形玻璃罩200只。为了便于路灯灯光射向邻近道路,1875年,法租界将宁兴街、八里桥路东北角的煤气灯灯杆换成托架,并在自来火行西街、宁兴街、公馆马路等路段装设3盏新托架的煤气灯。1877年8月,公董局在煤气灯的玻璃上试写路名。1882年,公董局董事会决定在东门广场安全岛上增设2盏煤气灯,在宁波路和自来火行东街转角处增添路灯。同年10月,董事会批准向法国订购600只球形玻璃灯罩。

1882年7月,上海电气公司与公董局签订协议,在天主堂街竖立电杆输送电力,开始了法租界使用电灯的试点。9月,董事会批准上海电气公司在法租界全面安装输电设备和电线杆。1926年,法租界界内白炽路灯1910盏。1932年5月,界内路灯共3092盏。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