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志->--上海旧政权建置志->--第三章议事机构->--

第二节 国民政府时期

2003/7/8 9:35:45

一、上海特别市参事会(民国16年)

上海特别市政府成立之初,曾以上海特别市暂行条例第31条设立市参事会的规定,函聘以下13人为市政府的参事:冯培熹、林祖溍、王晓籁、虞洽卿、顾桂履、陈德辉、李钟珏(平书)、王震、叶增铭、管际安、王延松、赵锡恩、姚承绶。

民国16年(1927年)11月1日,举行上海特别市参事会成立典礼。

参事会的职权是:建议上海市应兴应革事宜,议决市长咨询案件,及审议市行政的成绩,并得派员列席市政会议,但无表决权。

二、上海特别市参议会(民国17~21年)

民国17年(1928年)7月间,国民政府公布特别市组织法第6章第28条设有市参议会的规定,改市参事会为市参议会。参议会由市民代表组成。实际上,参议会未曾进行实质性工作。

1928~1932年上海市特别市参议会参事任免期一览表

姓名

任免期

胡世泽

民国17年(1928年)1l月2日免

陈承志

民国18年(1929年)6月25日免

曹振飞

民国17年(1928年)6月25日免

徐佩璜

民国17年(1928年)10月13日免

俞鸿钧

民国17年(1928年)11月2日任,民国21年(1932年)4月1日免

孙葆镕

民国18年(1929年)6月25日任,民国21年(1932年)4月1日免

唐乃康

民国19年(1930年)2月从南京调上海任

殷汝耕

民国21年(1932年)4月1日任

三、上海市临时参议会(民国21~26年)

民国21年(1932年)上海市政府参照市组织法,在民选未完成以前,暂行设立上海市临时参议会。市政府提出19人的名单,聘任为上海市临时参议员,其任期至正式市参议会成立时为止。民国21年(1932年)10月16日,举行上海市临时参议会成立典礼。

民国21年(1932年)10月19日,召开第一次参议会,推史量才为议长。同年12月1日,成立秘书处。暂借枫林桥外交大楼为大会议场,另于胶州路87号设立办公处。

史量才于民国23(1934年)11月13日被国民党特务杀害于浙江境内沪杭公路上,吴经熊等参议员又先后辞职,上海市政府经呈奉行政院,选聘徐新六、汪伯奇等为临时参议员,以补缺额。

民国24年(1935年)2月12日,开会改选参议员,王晓籁继任议长。民国26年(1937年)8月抗战爆发以后,参议会工作停顿。

1932~1937年上海市临时参议会议长和议员一览表

职务

姓名

任免变化

议长

史量才

民国23年(1934年)11月13日遇难。

议长

王晓籁

民国24年(1935年)2月12日继任

社会组委员

王延松、陶百川、陆京士

 

公安组委员

王晓籁、杜月笙

 

财政组委员

张嘉璈、秦祖泽、徐永祚

 

工务组委员

虞洽卿、郭顺

 

教育组委员

刘湛恩、吴经熊、武育干

 

卫生组委员

陈辉德、史量才(兼)

 

土地组委员

陈炳谦、王震

 

公用组委员

钱永铭、李铭

 

 

民国35年抗战胜利后,上海市根据南京国民政府民国27年(1938年)9月16日所颁布的《市临时参议会组织条例》,筹组临时参议会。该条例第一条规定:“国民政府在抗战期间,为集思广益促进市政兴革起见,特设市临时参议会。”第五条规定:“在抗战期间,市政府的重要施政方针,于实施前应提交市临时参议会议决。在市临时参议会休会期内,遇有特殊紧急情形,为紧急处置时,应呈行政院核准,并应于临时参议会次期会议时,报告于临时参议会。”第六条规定:“市临时参议会对于市政兴革得提出建议案于市政府。”第七条规定:“市政府对于市临时参议会,依第五条第六条所通过之议案,如认为不能执行时,至迟应于市临时参议会次期集会时提交复议,复议时如经法定出席参议员三分之二,赞同原案或对原案予以修正时,市政府对于市临时参议会复议之决议,除呈请行政院核准,免于执行者外,应予执行。”第八条规定:“市临时参议会有听取市政府施政报告之权。”第九条规定:“市临时参议会于开会时,有依议事规则向市政府提出咨询之权。”

参议员名额依照组织条例规定为30名,因上海市人口特多,经呈准增加为50名。根据要求,市政府会同国民党市党部,提出候选人100名的名单上报,民国35年(1946年)3月7日南京国民政府明令,选定临时参议员50人,候补参议员25人,并由南京国民政府指定徐寄庼为议长,奚玉书为副议长,于3月28日假南昌路111号,举行开幕典礼暨第一次大会。

开幕典礼暨第一次大会出席参议员36人,党政军等各方面首脑均到会。会期自3月28日至4月10日止,历时半个月开全体会议14次。,开幕式上有各方面代表致词。3月30日市长钱大均报告施政方针,以后几次全体会,先后分别由各局局长报告工作。此外,尚有敌伪产业处理局和善后救济总署上海分署等中央驻沪机关作工作报告。其后由参议员向市政府及各局提出工作质询。大会收到飞花业同业公会等市民请愿书69件,陶百川等市民意见书60件。参议员对各项工作报告提出议案90件,市长交议事项5件,合并处理市民请愿和意见书79件。大会共有决议174件。

休会前,选出冯有真、徐士浩、沈春辉、王延松、徐永祚、傅统先、周学湘、朱素萼、詹文浒等9人为驻会委员,组成驻会委员会。其任务是:随时听取市政府对大会决议案的实施进度,及时提供市政兴革的建议,直至正式参议会成立。驻会委员会每二周开会一次,计召开8次常会2次临时会。共决议案件44件。

民国35年3月9日,行政院派项昌权为上海市临时参议会秘书长,随即成立秘书处。秘书处分设议事、总务两组。

〖BT2〗四、上海市参议会

1参议员选举

民国34年(1945年)1月30日国民政府公布《市参议会组织条例》,该条例第一条规定市参议会性质是:“市参议会为全市人民代表机关。”第二条规定市参议会的职权分:(1)议决完成地方自治事项;(2)议决市单行法规事项;(3)议决市预算,审核市决算事项;(4)议决市税、市公债及其他增加市库负担事项;(5)议决市有财产之经营和处分;(6)市长交议事项;(7)建议市政兴革事项;(8)听取市政府报告,提出质问事项;(9)接受市民请愿事项;(10)其他法律赋予的事项。

《市参议会组织条例》第四条规定,参议员基本数为19人,超过10万人口的市每3万人增加1人。上海市当时人口为334万余人,可增加108人,连同基本数得设区域参议员127人。按照人口比例分配,凡人口26345人,可产生参议员1名。又,职业团体,依法规定为54名。由社会局根据农、工、商等会员人数比例分配。两项合计,全市应有参议员181名。

民国35年2月28日至4月13日,办理参议员区域选举人及候选人登记,3月28日至4月3日,办理职业选举人及候选人登记。4月13日公布全市候选人名单,共1195人,开始竞选活动。4月28日为投票日,依照选举办法,区域选举和职业选举分别进行。据官方统计的数字,全市公民人数2055629人,参加选举人数945504人,占公民人数的46.45%。职业选举当时各职业团体会员总数有163462人,而实际参加选举的只有14220人,不足会员总数的10%。当选和遴定的参议会议长是潘公展,副议长是徐寄庼。

上海市第一届参议会参议员共181人。至民国36年12月又增加遴定民社党、青年党参议员各18人。参议员总数共增至217人。

2历次大会

上海市参议会于民国35年(1946年)8月13日在大西路(今延安西路)1号举行成立典礼,出席参议员170人,由市长吴国桢主持,参议员宣誓就职。吴国桢代表内政部长兼选举监督和监誓人致词。来宾致词的有:国民党市党部代表陈宝骅,江苏省监察使陈中行,地方法院院长查良鉴。潘公展代表参议员致答词。接着,互选议长副议长,杜月笙以116票当选议长,徐寄廎以116票当选副议长。杜氏以体弱不胜坚辞,当经重行投票选举,潘公展以154票当选为议长。

成立大会后,第一次大会的各次会议均在复兴中路逸园饭店(今文化广场)举行。9月9~24日共开全体会议24次。第一日市长吴国桢作施政报告。第二日警察局、卫生局报告工作。第三日地政局、财政局报告工作。第四日各审查委员会分别进行提案和施政报告的审查。第五日工务局、公用局报告工作。第六日教育局、社会局报告工作。第七、八两日举行全体和分组审查会议。第九日特请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上海分署长刘鸿生,报告上海区救济工作情形,并答复质询。第十日敌伪产业处理局报告工作。第十一日讨论“限期检举汉奸案”,是日全市各寺庙和尚800余人向参议会请愿。第十二至第十五日讨论警政、地政、财政等方面提案,并推定代表进京请愿,要求从速改善金融政策。第十六日(9月24日)举行闭幕式,通过并发表大会宣言。

大会共有决议案181件,内容包括:民政、自治方面15件,警政、保安方面6件,财政、地政方面26件,金融、工商、经济、粮食方面10件,工务、公用方面31件,教育、文化方面26件,社会、救济、劳工方面12件,卫生方面10件,预决算方面5件,法规方面14件,临时动议14件,施政报告10件,其他2件。决议案处理方式,绝大多数送请市政府办理,包括有:办理、切实办理、专案办理、参酌办理、转请中央办理、转饬办理等。只有极少数由参议会经办。大会共收到市民团体及个人请愿书66件。

大会议题中,与市民最有关系者,是民国35年(1946年)下半年度市府预算。决议核减支出,增加捐税,以使收支得以平衡。增加捐税是本次大会的实质性内容。

第二次大会于民国36年(1947年)1月6日在法华镇正始中学礼堂开幕,1月14日第八次会议后延会。到3月7日移至塘沽路295号新确定的参议会会址续开,3月8日闭幕。会议中心议案为本年度全市预算。

第三次大会于民国36年(1947年)5月26日在塘沽路会议厅举行开幕式,继而举行预备会议,由秘书处汇报工作。至6月5日共举行八次全体会议,6月5日下午闭会。此次大会起,审查委员会由休会期各种委员会的召集人组成,不再另行选举。这次会议除讨论通常议案,决定预决算,及检讨第一、二两次大会决议案实施情况外,重要课题是如何求得上海之社会安定。大会还初步讨论了大上海都市计划问题。吴国桢在闭幕词中声称:“大上海都市计划,在此不稳之际提出讨论,虽有纸上谈兵之嫌,然市政建设,诚如议长所言,贵有预定计划。今上海无系统之后果,系近百年无计划之前因所致。本人深信此一计划,益不空泛。”

第四次大会于民国36年(1947年)9月22日在塘沽路会议厅揭幕 。因民国37年(1948年)年度预算审查搁浅,于是在9月30日举行第七次会议后,延期一个月,至10月31日和11月1日继续举行第八次会议和闭幕式。此次大会重点讨论事项:(1)民国37年度预算;(2)组织联合电力公司以解决本市严重缺电问题;(3)开放赛马,用以解决难民救济问题。

第五次大会于民国37年(1948年)2月23日在塘沽路会议厅开幕,至3月6日闭会,共举行全体会议11次。会议议题主要有房租最高限额问题,工厂设厂厂址区划问题,取消超度用电罚款问题等。会上对公用事业涨价有强烈反映。尚有决议成立警备旅问题,通过一部分行政法规。

第六次大会于民国37年(1948年)6月21日至7月3日举行,地点在塘沽路会议厅,共举行全体会议8次。此次大会无重大议题,在物价飞涨束手无策的一片唉叹声中进行。潘公展在开幕词中讲了一番敷衍的话:“目前经济问题确实不可忽视,现中央对此当然关注,而市政当局亦在短期间召开经济汇报会,决定应急措施四项,付诸实施。”吴国桢在闭幕词中则苦于不得退位:“本人向参议会致词,此恐为最后一次。本人自莅沪以来即感才力不胜,先后五次请辞,均未获准。此次物价发生空前涨风之前,本人已预见危机,提出辞呈,今日复电中央,再度坚辞。”

第七次大会于民国37年(1948年)9月9~15日举行,在塘沽路会议厅举行全体会议共7次。潘公展在休会词中概括大会主旨称:“这次大会例应在10月初召开,所以提前举行者,系因于市府催请,因为市府六、七两月来,市财政已临最大难关,几至无钱修路,无法运垃圾之处境。自中央新经济措施方案后,市府之新预算,及房捐、市政建设捐之调整,均待本会研讨通过,这也是本次大会最重要的案件。”

第八次大会于民国37年(1948年)12月27日至民国38年(1949年)1月5日举行,共举行5次全体会议,地点在塘沽路会议厅。此次大会召开之日,已是国民党政权岌岌可危之时,许多参议员惶惶不安,已无心议事。开幕式出席159人,第一次会议147人,至第五次会议只有123人,不足全体参议员261人的一半,潘公展在休会词中号召,如果共产党长驱直入统治全国,“惟有准备支付最大代价,彻底做到有钱者出钱,有力者出力。”又说:“开会时法定人数必须过半之规定,本人对此法定人数一问题,甚表怀疑,而且这个规定,只有我们中国独创。幸中央现已察觉,故立法院开会时,只要有五分之一的委员出席,即为合法。”

第九次大会在民国38年(1949年)3月召开。国民党政权危在旦夕,草草收场。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